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不诉相思小说

不诉相思小说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官沉不仅仅是她的夫君,更是后宫所有女人的夫君,使天下人的皇帝;可南念安终究是贪心了,只想求得一生一世一双人。为此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终于死心,本想着就此离去,相忘于江湖,奈何男人根本不放她离开。

主角:上官沉,南念安   更新:2022-07-15 2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上官沉,南念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不诉相思小说》,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官沉不仅仅是她的夫君,更是后宫所有女人的夫君,使天下人的皇帝;可南念安终究是贪心了,只想求得一生一世一双人。为此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终于死心,本想着就此离去,相忘于江湖,奈何男人根本不放她离开。

《不诉相思小说》精彩片段

隆冬腊月,冷月如霜。

一女子跪于御书房外的青石板上,素衣上布着血痕,脸色苍白,头发凌乱,唯有一双眼睛透着清傲。

“我南家世代忠良,断不会通敌叛国,望皇上明察!”

她已经被打成这个样子,还在这跪着。

李公公叹气,上前低声道,“皇后娘娘,后宫不得干政,您这样只会再次惹怒皇上,还是请回吧。”

南念安不理会旁边公公的劝言,继续跪着喊着。

李公公无奈,摇了摇头,只好退居一旁。

此时御书房的门开了。

只见一男子负手而立,身着绣着龙纹的黑色锦袍,绝世的容颜之下透着风雪万重的冷。

“南念安,莫要不知好歹,滚!”

南念安拖着浑身的伤爬到他跟前,“皇上,南家不可能谋反,求皇上从轻处罚!”

上官沉双目无情,居高临下,“朕说过,谁敢为南家求情,鞭子伺候。”

“李良。”

“奴才在!”

“继续打!”

“是......”

南念安心口一阵钝痛,喉间腥甜,咳嗽不止,一口血吐出来,染到素白的衣裳上,触目惊心。

自替他挡了那一剑,剑气伤了肺,留下病根,她的咳嗽就没好过。

现在又被这样打,更是雪上加霜。

但是她不悔,她永远记得幼时溺水,他不顾隆冬水冷,跳下水救她的样子。

一晃十多年过去,他早已不是那个不得势的王爷,他是冰冷无情的帝王。

视线里,上官沉离开的背影绝情漠然,没有多看她一眼。

这些年来,她助他登基,为他领兵固皇权,她倾尽所有只为他高枕无忧,他......竟是无半点情意吗?

“皇上......”南念安颤着嗓音喊道。

上官沉停住脚步,没有转身,像是在等她说话。

“如果皇上执意要诛我将军府,那也请皇上赐臣妾一死!”

“回昭阳殿。”

他并未回答她的话,只平淡的对身侧的奴才说了这句话。

天色一瞬间暗下来,寒风凛冽,鹅毛大雪随之落了下来。

鞭子一下又一下落在身上,她所有的骄傲在这一刻全部溃不成军。

飘雪落地,雪白一片。

恍惚见似乎看到早逝的母亲心疼的看着她。

泪终于掉下来,她呢喃出声,“娘......”

她想伸手抓住母亲的手,却一伸手什么都没有。

哪里还会有娘亲。

只有冰冷的风雪,倾听着她的悲戚与绝望。


鞭打之后的锥心之痛,南念安彻夜难眠。

屋外冷风簌簌,像是什么在哀鸣。

侍女青莲见此情景,眼眶微湿,“娘娘......”

南念安偏头看了她一眼,“我没事,你先下去吧。”

青莲哽咽,“奴婢去给您做点吃的。”

南念安没回应,神色呆滞,脑海中来来回回都是上官沉冷漠绝情的脸。

她应该怎么办才能救南家......

“姐姐这是怎么了?怎病成这个样子?”突然一道女音传来,南念安蹙起眉头。

姐姐?

这后宫之中还没人这么称呼她,因为这后宫除了她再无其他嫔妃。

南念安抬头看过去,只见林蓉儿身着一身粉色宫装,娇俏又明亮。

南念安瞳孔微缩,她怎么会出现在这?

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林蓉儿坐到她的床沿上,道,“姐姐很惊讶?皇上已册封我为蓉妃,姐姐不会不知道吧?”

蓉妃......

林蓉儿的言辞如同细针,直直扎进南念安的心。

林家和南家是死对头,林家仗着丞相之位,不知道陷害过多少忠良,她的两个哥哥就是被林家暗中害死,仇人在眼前却苦于没有证据将之绳之於法,母亲心痛夜夜以泪洗面,早早逝世......

爱恨家仇一一摆在眼前,她不明白,为什么上官沉会封她为妃。

他竟如此厌她吗?要这样扎她的心......

瞧着南念安恨不能杀她的样子,林蓉儿更加得意。

“姐姐不会以为皇上真的爱你吧?”说着林蓉儿就笑了,“你可知,当年你落水救你的人并非是皇上?他不过偷了允王的玉佩,故意引导你,让你认为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以此来利用你,利用南家,助他成就千秋大业罢了。”

林蓉儿把玩着指甲,说,“多谢姐姐栽好树,让我好乘凉,哈哈哈。”

南念安脑中轰鸣,细思极恐,不是他......怎么可能呢?

他怎么可能只是利用她......她眼睫轻颤,神色呆滞,像个失了智的痴傻之人。

“娘娘!”

青莲端着吃的一回来就见到这个场景,慌的手中的东西一下掉到了地上,忙上前,一把扯过林蓉儿,关切查看她的情况。

林蓉儿顺势‘摔到’在地,哭喊着说皇后容不下她,差人去请皇上过来主持公道。

南念安一直处于呆滞状态,不言不语的。

“朕的妃子何时轮得到一个宫女欺负了?”

听到上官沉的声音,南念安这才有了些许反应,缓缓向他看过去。

只见他立在不远处,一身的黑色如同地狱修罗,冰冷无情。


见上官沉来,林蓉儿忙爬起来,到上官沉身侧,挽着他的胳膊,“皇上,这宫女藐视臣妾就是在藐视皇上,应该赐死。”

上官沉目光落到林蓉儿挽着他的手上,林蓉儿吓的急忙收了手,没敢吭声。

听闻赐死二字,南念安才有所反应。

艰难起身道,“青莲只是担心臣妾,一时情急,请皇上恕罪。”

她面色苍白,额前碎发落下,添了些病态,倒是有几分乖巧柔弱。

只是那神色仍旧轻傲。

上官沉打量她一番,讥笑道,“担心什么?皇后是将死之人不成?什么事能情急到以下犯上?”

将死之人……南念安无言相对。

青莲听闻此言,怒从心来,“皇上可知,娘娘她……”

“青莲!”南念安呵斥。

她不想让自己的病泄露分毫,特别是在林蓉儿这。

青莲像是豁出去了,不顾南念安的呵斥,继续道,“娘娘因为替皇上挡了一剑,留下病根,到现在都没有痊愈,以前是偶尔咳,现在是没日没夜的咳……昨天又被皇上重打,娘娘她……”

想到主子的病,青莲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自懂事起就跟着南念安,青莲清楚她为了皇上付出了多少。

而在她生命的尽头,皇上不仅没有感恩之心,却封了林蓉儿为妃……这无疑是在剜娘娘的心。

上官沉极冷的目光,转向青莲,“你的意思是朕不知好歹,辜负了皇后?”

南念安大惊,“皇上!青莲她不是这个意思!”

“杖毙!”

冰冷的两个字从上官沉的嘴里说出来时,南念安跟着跪了下去,“皇上恕罪!求皇上看在臣妾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从轻处罚……”

上官沉垂下眼眸,轻笑一声,“怎么,皇后是觉得朕这个皇帝是依附你而存在的?”

“臣妾惶恐,皇上息怒!”

上官沉一字一句,没有丝毫余地,“青莲杖毙,废南念安皇后之位。”

语毕,拂袖离去,无任何留恋。

南念安无力的垂下手,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他是要让她在这深宫里,孤立无援,才能消了对南家的疑虑吗?

林蓉儿蹲到她跟前,在她耳边轻声道,“你以为你们将军府还能掌控他吗?”

说完她便阴阴的笑了出来,“你终究是女儿身。”

她两个哥哥死于非命,被林蓉儿这样嘲讽,南念安瞬间血性燃起。

伸手掐住她的脖子,眼神充满杀气,“女儿身怎么了?”

林蓉儿没想到她会突然这样,但却毫不畏惧,“我可是皇上亲封的妃子,你敢动我就是在给你将军府雪上加霜!”

纵然有一身的怒,南念安还是松了手。

林蓉儿捂着脖子踉跄站起来,笑着离开了永安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