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无名神婿

无名神婿

年度爆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无名不知道自己的过往,他在三年前被叶灵秋捡回家。这个女孩曾经被誉为第一名媛,可是却因为救他而毁掉了容貌。在苏醒之后,他与叶家签订了合约,以三年为期,要寸步不离的照顾叶家千金。虽然妻子善良,可叶家人却只当他是个免费的保姆!三年后,叶无名终于恢复了记忆,自此重回巅峰!

主角:叶无名,叶灵秋   更新:2022-07-16 00: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无名,叶灵秋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名神婿》,由网络作家“年度爆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无名不知道自己的过往,他在三年前被叶灵秋捡回家。这个女孩曾经被誉为第一名媛,可是却因为救他而毁掉了容貌。在苏醒之后,他与叶家签订了合约,以三年为期,要寸步不离的照顾叶家千金。虽然妻子善良,可叶家人却只当他是个免费的保姆!三年后,叶无名终于恢复了记忆,自此重回巅峰!

《无名神婿》精彩片段

叶无名将三轮车在餐厅后巷停下,撸起袖子,将车上的菜一筐筐搬下来。

几十公斤的菜,在他手上却毫不费力一般。一身结实肌肉,手臂上,若隐若现着一个奇特的龙形文身。

“无名哥你回来啦,肚子饿不饿?先吃点东西吧!”

一个年轻女孩却从后门出现,一边说着,连忙过去拿毛巾帮他细心擦汗。

这女孩温柔乖巧,腰细肤白——可唯独,脸上那大面积的丑陋疤痕,却显得极为骇人!

“不用了。”

他眼睛始终没看女孩一眼,只管低头干活。

这个被她捡来的男人,已经在她家里住了三年了。

他失去所有记忆,不知自己从哪来,也不知要到哪去。

名字还是她起的,从了他们家的姓,叫做无名。

当年那晚,她独自在海边看夜景,突然发现,远处一艘小船正在燃起大火。

而船上竟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眼看就要被烈火吞噬!

危急时刻,她毫不犹豫,立即冲过去将男人救了出来。

本已经濒死的他,被送到医院抢救一天一夜后,居然苏醒。

而叶灵秋,自己却被大火烧伤,毁去了容颜!

男人这条命是叶灵秋捡回来的,如果不是她,他早就死在那个海滩上了。

为了偿还医疗费,他只得留下来打工,并且,成为了这家的上门女婿,娶了这位叶家的独女,叶灵秋。

叶灵秋本来的相貌却不是如此,从小她生的水灵可爱,貌美出众,十八岁那年,更是被称为全市第一容颜。

叶家本可以靠着她,与豪门联姻,从此飞黄腾达。

可三年前那场事故后,她被彻底毁了容,成了没人要的丑八怪!

无奈之下,叶家人看他身体健康,长相不错,又无牵无挂,就干脆留在自己家做了个上门女婿。

这样叶家也算后继有人。

他们签下三年之约,三年内必须寸步不离,在叶家当牛做马!偿还恩情!

尽管如此,整个叶家,都没人看得起叶无名。

不仅如此,还恨他入骨。

是他,毁掉了叶家跟豪门联姻的机会!

毁掉了叶家的未来!

所以这三年来,他连上桌吃饭的权利都没有,有时候甚至只能吃剩饭。

在叶家的地位,就跟一条流浪狗没区别。

任谁都想踩他两脚!吐两口口水!

“废物东西!买个菜怎么这么久?!磨磨叽叽的,要你他吗有什么用?”

身后,呵斥声突然传来,是叶无名的岳父,叶大洪。

长得五大三粗,面目凶恶至极。

“爸……”

“闭嘴!叶无名,去把后厨的碗全刷了,然后把所有厕所都扫干净!干不完明天你也别想吃饭!告诉你,这是你欠我们家的!你就得还!”

说完,叶大洪冷哼一声,不屑地扭头离开!

“无名哥,我帮你刷碗吧……”

叶灵秋眼眶有些发红,充满歉意地站在叶无名面前。

“不必了。我干活了。”

叶无名摇摇头,淡然走进后厨。

他知道,这确实是自己欠这一家人的。所以他默默接受一切。

其实,他怎会感觉不到叶灵秋对自己的喜欢?

但他对这个女人,只感到深深的歉疚。

所以,结婚三年,都未曾碰她一下。

这也让外界一度认为,他那方面根本不行。对他更为鄙视。

这些年,叶灵秋为了他,吃了太多苦头。

曾经为了在家里维护他,她整整三天没吃饭,最终撼动家里,做出让步。

为了怕他吃不饱,叶灵秋瞒着家里,隔三差五偷偷给他做顿好的……

这样点点滴滴的事情,三年来数也数不清。

这也让他心里,对这个女人的亏欠感越来越强烈。

低头洗碗时,忽然听得外面一阵喧闹。

感到不对,立即快步走出。

刚出去,映入眼的是一群男女,正揪住叶灵秋的头发,肆意推搡着她,脸上还留着清晰的巴掌印!

“他吗的,你们家没人了是吗?派这么个丑玩意给老子倒酒!看不起老子?!”

正是饭点,餐厅客人不少,所有人都在笑嘻嘻地看着热闹。

似乎欺负这个当年的第一美女,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自从叶灵秋毁容后,不少当年的人来看她的笑话!

这群男女,为首的这个富少,当年也是叶灵秋的追求者。在竞争者中,甚至算没优势的那种。完全没存在感。

可如今,连他也终于能来出口恶气了!

“对不起尹少,求你放开我……”

叶灵秋挣扎着,可是她又怎会拗得过这些人。被死死扯着头发,脸也涨的通红。

“当年你特么不是高冷美女吗?不是很傲吗?怎么现在成了这样了呢?哈哈哈……让她给老子跪下!丑的影响了老子胃口,给我磕头认错!”

这帮人按着叶灵秋,强行就要让她下跪!

看客们开心极了,餐厅里没一个人敢去阻拦。包括叶家的人。

“放开她。”

叶无名冷喝一声,引来所有人侧目。

全场瞬间安静下来。

“哟呵?!看到没,这个被捡来的窝囊废敢冲我们吆喝?出息了哈?!”

为首的那个富少,顿时冷笑着说道。

叶无名非但没镇住他们,反而引来一阵哄笑。

叶灵秋是笑话,而他则是笑话中的笑话。

“一个废物也敢出头?真特么可笑啊。”

“就他这样的,还不知道夹起尾巴做人,装什么比?”

“白痴……”

所有人都在看笑话。

叶灵秋是笑话,叶无名更是笑话中的笑话。

“老子不光不松手,还要让她跪下给我磕头!你能怎么着?心疼你老婆了?那不如你过来替他跪下?怎么样?”

富少肆意嘲讽,继续哈哈大笑!

骤然间。

叶无名的眼神,仿佛忽然变了个人!

一股寒意,包围了整个饭店!

砰!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凌然闪过!

下一秒,那个死死揪着叶灵秋头发的富少,被叶无名一脚踹飞!骨骼尽碎!

“我的女人,你碰不起!”

剩余的人全都惊了!

半天才反应过来,抡起桌凳朝他冲去!

可没等他们靠近,叶无名又猛然抬手!重重一拳轰出!

这群人直接飞出数米!一个个摔翻在地!

这一幕,震撼所有人!

所有人眼神惊恐地望着这个可怕的男人!

平时那个任人欺侮的窝囊废,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浑身透着的那股杀气,凌人至极!

仿佛,刚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无名!快住手!他们是尹家的人,不好惹的......”

反应过来,叶灵秋紧张地过去拉着他的胳膊,连忙小声阻拦。

尹家,不是他们能得罪的起的!

“呵,等着吧!你们一家都死定了......”

撂下狠话,那帮人一瘸一拐地爬起来,狼狈地搀扶着尹少,逃出餐厅。

叶无名只是冷冷瞪着他们背影,没再动手。

“你怎么会......这么厉害?之前从没见你动手过。”

叶灵秋忍不住有些惊讶。

“不知道,但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叶无名说话的表情很平静。脸上没有一点波澜。

慢慢收拾了一片狼藉的大厅后,又返回了后厨。

望着他的背影,叶灵秋心情十分复杂。

这么多年,虽然这个男人表面如此之冷,但是却始终对自己很呵护。

虽然她从小倾城倾国,可是却从未被人宠爱,在家里只是个利用的工具。身边,充满虚情假意之人。

反而在失去容颜后,人群散尽,她才第一次感觉到被真心对待的滋味。

从小到大,都没有谁像这个男人一样对她。

这,也是她会渐渐爱上他的原因。

刚刚的那句我的女人,也在她心里深深回响着,脸上忍不住羞红一片......

日暮时分,叶无名点了支烟,独自坐在后巷的台阶上。

已经三年过去了。

自己真的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

可那个女人......自己确实亏欠她太多了。

其实,叶无名的大脑几周前已经痊愈了。

他恢复了全部记忆!想起了一切!

他,是地下世界的首席战神!本名,魏恩!

他生在高滩市一个大家族,本该享尽荣华富贵。可在兄弟姐妹中,他却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个。

不擅长讨好父亲与继母,天生体格孱弱,在家里的地位,还不如一个下人。

十三岁那年,他家族得罪了大佬,对方惩罚他们将自己的子嗣,发配北境蛮荒之地,从军十年!

于是,被选中那个的自然是他。

他被迫中断学业,被送去入伍。

在军中,却逐渐显露出过人天赋,几年间,他逐渐从一个落魄少爷,成长为医武双绝的顶级强者!

统领一方!四处征战!

身上那个龙形文身,便是在军中地位的象征!能获此标志之人,堪称凤毛麟角。

三年前,他在北境呆满了十年之期。

于是,他隐瞒自己地位,回到家乡。

本以为,族人心中有所亏欠,或许,已经悔过。

魏家人也盛情迎接了他的回归。

可他万般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在接风宴的酒里,给他下了毒!

原来,十年过去,魏家早已视他为外人!

甚至处心积虑,担心这个“外人”已有了仇心!所以,设此毒计!

可他是全心全意相信自己的家人,所以,毫无防备喝下了毒酒。

毒发昏迷后,他们便把他丢进一艘海边的废弃渔船里,并一把火烧掉了船,毁尸灭迹。

对外宣称,魏恩因病暴毙而亡。

可没想到的是,他不仅体质过人,扛住了毒。

并且,在临死之际,又被贵人所救......

“虎毒不食子,我的亲人,却置我于死地!”

念及此仇,叶无名眼中泛着杀意。

三年了。

恩跟仇,都该有个了结了。

他考虑了数日,今天,终于下定决心。

掏出手机,拨通那个号码。

“是我。”

“......首、首席大人?!”

电话那头的人,瞬间认出了那个声音!

他激动的有些发抖!双腿几乎跪地!

那个男人,终于要回来了吗?!

三年前,北境首席战神灭掉了八大敌国联盟,突然宣布,卸甲归田,隐退还乡。

此后三年,都毫无音讯!

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关于战神的突然隐退,地下世界有各种传闻,有的说战神得了绝症,有的说他死了......

而这通电话,证明了那一切都是传言!

战神还活在世上!

“真的是您吗......您、您还好吗?!天啊,属下等这一天太久了!这些年您过得怎么样?您究竟何时回归啊!北境,不能没有您啊......”

这位在地下世界一言九鼎的战王,手下号令数十万兵众,杀敌万千!

可面对叶无名,却淌下泪来!

激动的不能自已!

叶无名的声音却非常平静,打断了他,道:“三年前一战,我已平定八大敌国,北境二十年内不会有战事。我无需回去,只要有你们镇守,龙国无人敢犯。”

“我现在一切安好,只需要你们给我办一件事,给我找一种叫天河草的珍稀药材,是治烧伤用的。”

叶灵秋的脸重度烧伤,但对叶无名这种医武天才来说,却并不难治。

只不过需要一种极为罕见的草药来辅助。

这种药就是天河草,产自高原寒地,奢侈程度堪称药中钻石!甚至有钱都无法买到!

所以,只能靠自己过去的能量去搞来这种药。

这是他欠叶灵秋的,虽然还不了什么,但他只想尽力为她做点事。

把她的容颜,还给她!

“......烧伤?”

电话那边的人一愣。

“不要多问。”

“......是!大人!在下一定办到!”

面对首领仅有的要求,手下自然不敢怠慢,马上照办。

尽管已消失三年,但首席战神的地位,在北境仍然无可撼动!

他的名字,在北境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

晚上,得知了事情发生的叶大洪怒不可遏。

当着众人的面,又冲叶无名发难。

拿着皮带,就往他身上抽!

“我说你他吗是不是疯了,敢去招惹那帮人?嫌我们家生意太好了?!你他吗自己不想活去外面死,别连累我们!”

叶大洪怒气冲冲,边骂边打!

这些年,他一直都这么打过来的,皮带都不知道打断了多少根。

带着对他毁掉自己女儿容颜,毁掉叶家前途的恨意!

而叶无名,却从不反抗。

何况这种程度的打,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而叶无名越是这样,他打的就越狠!

“爸!我求你了,别打了!无名哥也是为了保护我,你不要怪他了......”

叶灵秋在旁边早就哭的稀里哗啦,不断地恳求着父亲。

“我他吗还没说你呢!交代过你多少次,客人多的时候不准出去?非要给我把人都吓走吗?别人吃饭的时候给人留点胃口!”

叶大洪怒气未消,枪口顿时又对准叶灵秋。

骂人不揭短。叶灵秋顿时涌出泪水,她羞愧难当,擦着眼泪冲了出去!

叶大洪这话几乎一点不留情面,直接揭叶灵秋的伤疤!

叶家人,似乎早就习惯这么对她了。

“你要是个男人,就应该把你的本事去冲那些人,别只会在家对自己女儿窝里横。”

叶无名忽然开口,眼神平静地盯着叶大洪。

语气中,透着一股寒意,让众人都感到有些发冷!

“你......你他吗还敢跟我顶嘴了是吧?反了你了!不是老子养你三年,你他妈早死大街上了!”

叶大洪愣了半秒,随即,他羞怒不已。

抡起皮带,继续更加凶狠抽着他!

没想到这个窝囊废女婿敢这么说自己了?!

当众这么说他!他面子何在?!

“三年期限一到,我就会走。”

叶无名一把抓住皮带,看着叶大洪,冷冷说道。

“呵,想滚我不拦着,但是先把我女儿的容颜还回来!还有我们家救你花的那二十万!不然的话,你这辈子都得给我家当牛做马!”

听到这话,叶无名沉默了。

当年,自己在医院被抢救,住ICU,前前后后花的钱很多,这些全都是叶灵秋偷偷挪用的家里积蓄。

所以,每当叶家提起这笔钱,叶无名都没话可说了。

更何况,叶灵秋救自己命的恩情,无以为报。

“这些,我会还的。”

撂下这句话,叶无名扭头离开。

常年生活在军营,他离开社会太久了,早已忘记这是个金钱至上的世界。

可钱对于他这个地位的人来说,早就跟纸一样,可以说想要多少有多少。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个社会,几乎可以无所不能!


“这家伙,以前不会是个傻子吧?”

“就是,那可是二十万!他这辈子见过这么多钱吗!”

“呵呵,就他这样,以前能有什么大出息?估计最多也就是个拾破烂的。”

“对,那叶灵秋不就是他拾得破烂吗?哈哈哈!没人要的丑鬼!”

“……”

众人一言一语地议论着他,话语十分恶毒。

对于这夫妻二人,就连下面打工的都没人看得起。

从来都把他们当笑话看待!

似乎在叶家,他们的地位才是最底层。

回到家,叶灵秋已经在卧室里。叶无名的地铺已帮他铺好。

知道他不愿跟自己睡,叶灵秋从不勉强什么,反而一直都会帮着他铺地铺,并替他隐瞒着。

叶无名没说话,换下衣服后,默默躺下。

叶灵秋脸上还有泪痕,看起来哭了很久。

“……你没事吧。”

他终于问了句。

“嗯。没事的,不用担心我。”

叶灵秋心里暖了一下,她马上微笑着回答。

其实刚刚,叶无名说的要离开的话,她都听到了。

她深深爱着叶无名,这个男人虽然一无所有,可是他正直,能干又迷人。

但她知道,自己这么丑,世界上已经没有人会喜欢自己。包括亲人。

可她没怨过叶无名,反而觉得,变丑是一种幸运。

再也不用看见那些围绕在身边的虚伪嘴脸,最重要的是,不用成为联姻的工具了!

她知道自己没资格拖累叶无名,能夫妻三年,已是莫大的幸运。她唯一担心的是,这个失去记忆跟一切的男人,以后如何在社会立足?

“这些年,辛苦你了。”

她轻声道。

“睡吧。”

叶无名背过身去,不再说话。

他仍像往日一样沉默。

没人知道,那个真正的魔,已经觉醒!

这三年,对他好的人,他同样会百倍奉还。

……

第二天中午,餐厅正是生意热闹的时候,外面突然来了一大群凶神恶煞的打手,堵住了大门。

这群人来势汹汹,各个手持砍刀棍棒等武器!

“没事的赶紧滚!”

餐厅的食客们钱都还没付,吓得纷纷逃窜!

“坏了,是尹家的人来闹事了!”

一看到这阵势,餐厅的服务员都感到一阵紧张。

昨天那个被叶无名打伤的,就是这个家族的少爷!

城西的大家族!手段出名阴险,狠毒!

叶灵秋见状不好,连忙冲到后厨,找到正在干活的叶无名。

“你快躲起来!尹家人来报仇了!”

“尹家?”

叶无名有些迷茫。

“是昨天你得罪那人的家族!如果被他们发现你,你会没命的!你在里面千万别出声!”

说完,不由分说地就把叶无名拽进杂物间里。

没等他说话,就已经被用力推进去,门从外面咔哒锁上。

“……”他有些无语。

这个女人,对他的那种袒护,真的是不带一点掩饰。

甚至有些可爱了。

饭店里。

此时,已经连半个客人都没有了。

一众员工被围在中间全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叶大洪握紧拳头,却只能赔着笑迎过去,“尹老板,这是怎么了啊?咱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为首的正是尹家的家主,尹大龙。闻言,他顿时眼睛一瞪:“误会你爹!昨天老子的儿子在你这儿被人废了!你他妈敢跟我说误会?!废话少说,先把昨天动手那个孙子给我带出来!”

叶大洪暗暗心惊!没想到叶无名出手如此之狠,本以为只是普通动了手,居然……直接打残了?!

尹家在这城西一带,是数一数二的家族,背景硬,手底下人多!根本不是他们这种小家族得罪得起的!

这下居然把人家公子给打残了!那不是死定了……

“是是是……叶无名那王八犊子呢?!快点让他滚出来!”

叶大洪立即冲手下吼着。

“老板,那家伙好像不见了……”

“什么?!”

叶大洪顿时恼了。

这家伙惹了事就藏起来了?!

他吗的……

“呵,找不到人了是吧?那就你来担责!说吧,你们家是想赔钱,还是赔命?”

尹家家主闻言,阴冷地道。

“尹老爷,您饶命啊!这两年生意不景气,我真的没钱赔……”

叶大洪像孙子似的直接跪在地上,颤抖着说出这番话。

这些年餐厅经营不善,叶大洪一家在外甚至欠下不少外债!

如果再让他赔钱,那就是雪上加霜……

“赔不起?没事,你不是还有这家餐厅吗。”

尹家主点了支烟,冷笑打量着叶大洪。

他居然要借这个机会,吃掉叶家几代经营的餐馆!

看着他的眼神,叶大洪这才恍然明白过来。

原来,这场阴谋是早就蓄谋已久的了!

他们就是奔着饭店来的!就算叶无名不出手,这些人一定还会继续挑衅!

“金爷,我……我求您了,这是我叶家三代的祖业啊!”

叶大洪跪在地上,砰砰磕头哭喊着。

就算饭馆生意不行,也是他一家人赖以生活的保障啊!

没了这里,那他就彻底没了一切……

“妈的,还敢啰嗦?!就你家这破饭馆,我能要就算是便宜你了!”

尹家主蛮横地道。

“爸,别给这种人求饶,没用的。他们这是违法的!”

叶灵秋拉住自己父亲。

“给我闭嘴!要不是你这个晦气东西,咱家也不至于这么惨!”

叶大洪愤然吼道!

“他吗的,这丑鬼话特么挺多啊?!去把她给我拽过来!”

尹家主怒了,立即命令手下道。

身边的喽啰爪牙二话不说,上去抓住了叶灵秋,直接拖了过来!

“今天老子让你看看,什么才是法!把她舌头拽出来剪了!”

尹家主霸道下令!

几个喽啰死死架住她,一个混混狞笑着,抓住她的头发,就要拿刀往她嘴里捅!

叶灵秋恐惧地挣扎,却毫无用处,眼看就要被匕首扎进嘴里……

蹭!

寒光一闪!

一把菜刀,当地一声扎在远处的地面上!

跟着,一只断手应声而落!鲜血飞溅!

“啊……啊!”

那个混混抓住自己的断臂,疯狂惨嚎!

众人骇然!

纷纷回过头,看向飞来菜刀的方向。

只见一个男人站在那里。

这人,正是叶无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