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帝国大佬的心尖宠大结局

帝国大佬的心尖宠大结局

瑶光春色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凝婠被家人陷害,嫁给瞎眼老男人。新婚夜,被男人逼进浴室……众人皆知,战寒爵是江城的活阎王,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叶凝婠被竖着带进去,都等着看她被横着抬出来。谁知道三天后,叶凝婠带着昂贵的礼物回门。叶家人望着回门礼,两眼放光。叶凝婠微微一笑:“过过眼瘾就行了,我还要带回去,毕竟叶家什么也没有给我陪嫁,怎么好意思收战家的回门礼?”“叶凝婠,你放肆。”叶家长辈呵斥。“她放...

主角:叶凝婠战寒爵   更新:2022-09-30 17: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凝婠战寒爵的女频言情小说《帝国大佬的心尖宠大结局》,由网络作家“瑶光春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凝婠被家人陷害,嫁给瞎眼老男人。新婚夜,被男人逼进浴室……众人皆知,战寒爵是江城的活阎王,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叶凝婠被竖着带进去,都等着看她被横着抬出来。谁知道三天后,叶凝婠带着昂贵的礼物回门。叶家人望着回门礼,两眼放光。叶凝婠微微一笑:“过过眼瘾就行了,我还要带回去,毕竟叶家什么也没有给我陪嫁,怎么好意思收战家的回门礼?”“叶凝婠,你放肆。”叶家长辈呵斥。“她放...

《帝国大佬的心尖宠大结局》精彩片段

  “母亲,我绝不会娶这种又丑又下贱的女人!”

  林大少爷林宇阳,涨红了脸大吼道:“我不管什么婚约,让她赶紧滚出叶家!”

  叶凝婠笔挺地站着,她身材婀娜纤弱。

  虽然戴着面纱看不清楚容貌,但是光是露出来的那双美丽的水眸,就像极了她过世的母亲。

  “凝绾,他说的……可是真的?”林太太痛心地看向她。

  看了一眼跪在边上,浑身发抖的司机。

  叶凝婠的眸子露出一丝深意,口中却满是愧疚道:

  “不错,昨夜送我的车坏了,我和司机大哥情难抑制,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林宇阳啐了一口,讽刺道:“真浪荡啊,丑八怪,离开男人就活不了了是吧?”

  叶凝婠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却瞬间按捺了下去。

  林太太痛苦地闭了闭眼睛。

  叶凝婠六岁时父母双亡,自己和叶太太情同姐妹,早在叶凝婠未出世时便已定下婚约。

  但现在,就算她不嫌弃叶凝婠脸上的丑陋伤疤,但是却不能逼着儿子娶一个不贞的妻子。

  但是明天就是婚礼了,叶林两家这场婚礼人尽皆知,如果突然取消该怎么跟众人交代?

  叶老爷子像是看出她的担忧,低沉着声提议:“为了不让叶林两家失了面子,就让萱儿代替凝绾嫁过去,不知道林太太意下如何?”

  “不行!”

  林太太拦下儿子,“听说叶二小姐已经许给战家了,我们林家可得罪不起战家。”

  叶老爷子却摆摆手:“这件事也不是不能解决,当初战家提亲,只说娶林家女儿,却并未指名道姓。既然凝绾不用小陈负责,不如和萱儿交换,由你嫁入战家。”

  “叶老爷子,那战寒爵可是……。”

  “未婚失身,我们叶家丢不起这个人。”

  叶老爷子打断林太太说:“除了战家,还有谁家愿意娶这样的女子?”

  林太太拗不过儿子,也无法阻止叶家的决定。

  她含泪把叶凝婠叫到跟前,拿出一张卡给她:

  “凝绾,我对不起你妈妈,我那个不孝子更对不起你。这些钱你拿着傍身,战家凶险,你自己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面纱下的叶凝婠微微蹙眉,这个情景是她没有想到的。

  她买通司机,以为被司机污蔑失身,就能被林家退婚。

  然后,她就可以再次被叶家赶出家门,送回乡下。

  可是哪想到,叶家如此歹毒。

  不止想要让她让出林家少奶奶的位置,还要让她替叶萱嫁入战家,嫁给战寒爵那个活阎王。

  江城四大家族:战、冯、叶、林。

  这战寒爵,便是战家独子,现任掌权人。

  不过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十三年前一场意外,让他盲了双眼毁了容貌。

  自此以后他便不再见人,终日在战家的深宅大院足不出户。

  可是即便如此,十年前接任战家当家人的位置,依旧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缔造了战家商业帝国的神话。

  三家的势力加起来,怕也不能与战家比肩。

  这战寒爵虽然盲了双眼毁了容,但就冲战家富可敌国的财富,江城想要和他结亲的家族依旧如过江之鲫。

  十年前,战家老太太便为刚成年的他娶了第一任妻子,正是冯家小姐。

  可是没想到结婚不足三月,那位身体健康的冯小姐便香消玉殒。

  两年后,战老太太再次为他寻了一门亲事。

  这次更离谱,聘礼下了,就在迎亲的前一晚新娘竟然自杀了。

  又过了三年,战寒爵自己找了个女人,是个当红女明星。

  特别高调地在报纸上刊登这条喜讯,可是没过多久,女明星拍戏的时候失足落水,等找到的时候人都凉透了。

  自此以后战寒爵人送外号“活阎王”,天煞孤星,天生克妻,谁嫁给他谁死。

  就算战家再有钱有势,也没有哪个女人再敢冒着生命危险嫁入战家。

  财富固然诱人,但是也要有命去花。

  不过就在两个月前,叶家公司资金短缺去战家求助。

  战家答应帮叶家渡过难关,但是唯一的要求,是叶家把女儿嫁过去。

  叶恒辉只有两个女儿,叶大小姐早两年就已经出嫁,唯一待字闺中的只有叶二小姐叶萱。

  叶家渡过危机后怕是后悔的要死,这才想起她来,催促林家早日定下婚期。

  呵,真是好大一步棋……

  “阿姨,我知道您已经尽力了,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好自己。”

  叶凝婠也没有客气,收下她给的卡。

  白给的钱,不要白不要,这是林家亏欠她的。

  这场设计里她不知道林太太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但是林宇阳绝对脱不了干系。

  林太太抹着眼泪说:“说起来,你跟战寒爵还是有些缘分。当年你父母的那场车祸事故,他也是受害者之一,不过他命大活下来了,你父母却……”

  林太太说不下去了,又抹了抹眼泪。

  “阿姨,您说战寒爵也是那场车祸的受害者之一?”叶凝婠惊讶。

  当年她也在事故现场,不过年纪太小,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等她长大后再去调查,关于车祸的所有痕迹都被抹掉了,什么都查不到。

  “是,”林太太叹息,“希望他能看在这点情分上,对你好一点。”

  叶凝婠秋水般的眼眸深了深,原本不想嫁进战家,现在她又改变主意了。

  叶萱大张旗鼓、热热闹闹地从叶家正门出嫁。

  而叶凝婠则是被叶家,悄咪咪的从后门送上战家的婚车。

  战寒爵几次娶亲不顺,战家怕闹得动静太大,再次引来祸端。

  所以,婚礼取消,只接人过去。

  叶家自然是没有意见,他们全力以赴准备叶萱的婚礼,本来也没什么都没有给叶凝婠准备,战家不办婚礼正合他们心意。

  ……

  后院幽静阴沉,就连路灯都是昏昏惨惨,散发着昏暗地光亮。

  “少爷,少奶奶来了。”吴管家推开一扇暗红色的木门。

  木门发出沉重地声响,似乎颇有些年头。

  叶凝婠走进去,就看见男人伫立在床边,听到声音转过身。

  不过很快冲吴管家挥手,让其离开。

  吴管家转身出去,离开时还贴心地为他们将木门关上。

  叶凝婠已经做好他又丑又老又眼盲的心理准备。

  可是,当她看清楚战寒爵的模样,却惊呆了!

  丰神俊朗、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只是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散发着凌然的贵气。

  “战寒爵?”

  不怪她会惊讶,战寒爵是商业奇才,但是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这十几年,他一直都很神秘。

  可是结合十三年前车祸、大火和眼盲,又接二连三的丧妻,众人自然而然认为他是面目可憎、凶神恶煞的样子。

  不然,怎么对得起“活阎王”这个称号?

  “十三年前被送回乡下,昨日才被接回叶家的叶小姐。”战寒爵不动声色地说出她的来历。

  叶凝婠秋水般的眸子闪了闪,对方这么快就将她的身世来历查的这么清楚。

  “知道我为什么明知你是替代品,”

  战寒爵声音低沉,“甚至相貌丑陋、失去清白,却依旧将你留下?”


  “不知。”叶凝婠默默回答。

  “我双眼失明,并不在乎你的相貌如何。”

  战寒爵薄唇勾出一个冰冷的弧度,“叶家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你可以留在战家,但你需要尽好你战太太的职责。”

  “战太太的职责?”叶凝婠眼眸微抬。

  怪不得看他双眼无神,居然真是个瞎子。

  这就好办多了,以后她做起事情就更加方便。

  “过来,帮我脱衣服。”战寒爵命令。

  叶凝绾耳根微微泛红,澄亮的眼眸略带尴尬。

  战太太的职责就是帮他脱衣服?

  她来做战太太,又不是做女佣。

  “怎么,你想被送回去?”战寒爵冷冷问。

  叶凝绾立刻走过去,手脚麻利地帮他解开衬衣的第二颗扣子。

  战寒爵个子很高,大约一米八五以上。而叶凝绾则是很标准的女性身高,也就一米六八。

  所以给他解扣子还是有些困难的,必须微微踮脚。

  “脸上为什么带着面纱?”战寒爵看着她问。

  叶凝婠抬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不过刚晃一下,就被战寒爵一把抓住。

  叶凝婠心一慌,脚下不稳,立刻往前倾斜,投怀送抱地倒在他怀里。

  女子独有的幽香气息传入战寒爵的鼻中,这股香味很奇特,而且还有些熟悉。

  战寒爵蹙眉,不过还没等他闻够,叶凝婠就立刻挣扎着从他怀里起身。

  叶凝婠马上回答说:“我的脸因为车祸受伤,怕吓到别人。”

  “正好,我眼盲看不见,在我这里就不必戴面纱了。”战寒爵松开她。

  不过她也没有跟他争执,低低地“嗯”了一声,轻轻地将面纱摘掉。

  叶凝婠的双目极美,美目盼兮令人沉醉。

  精巧的小鼻子挺直俏丽,完好的半张脸肌肤如雪,泛着莹润的光泽。唇不点而红,如清晨带着雨露的玫瑰花瓣,让人看了只想一亲芳泽。

  这原本应该是一张极美的脸,只看半张脸,她美的令人窒息。

  可惜,她的另外半张脸上却布满了狰狞的伤疤。

  这些疤痕像是有很多年了,蜿蜒着布满了她的半张脸。就算另外半张脸再美,也无法消除对她这半张脸的恐惧厌恶。

  她摘下面纱后,特意抬头看了看战寒爵,将整张脸印在他的瞳孔中。

  不过战寒爵没有丝毫反应,眼眸波澜不惊。

  叶凝婠只好继续给他脱衣服。

  衬衣脱掉后,就开始脱裤子。

  脱掉外裤,就只剩下内裤,叶凝婠尴尬了。

  虽说她又不是没见过男人的身体,但是这样鲜活的……

  “去浴室放水。”战寒爵冷声命令。

  叶凝婠松了口气,连忙起身去浴室,把水放好后,又出来准备扶着他进去。

  不过战寒爵不用她扶,自己就走进去了。

  步伐坚定毫无迟疑,让叶凝婠都不禁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眼盲?

  就算一个人眼盲多年,对周遭的事物十分熟悉,可是娴熟到他这种地步也是很困难的。

  不行,她必须要找个机会试探试探他。

  “叶凝婠,进来。”

  浴室里突然又传来战寒爵的声音。

  叶凝婠一颤,眉头轻蹙。

  这时候叫她进去干什么?

  “叶凝婠,要么进来,或者被送走。”战寒爵又在浴室里催促。

  叶凝婠一咬牙,推门而入。

  “啊。”

  突如其来的热水朝她喷过来,叶凝婠尖叫一声。

  还好,没看到长针眼的怪东西,他腰间已经围了一条浴巾,露着结实的八块腹肌,遮住了重要部位。

  不过手里却拿着花洒,而且花洒还在不停地喷水,正对着她。

  叶凝婠赶紧躲开,连忙问:“你怎么了?花洒怎么了?”

  “花洒坏了,你过来帮我把花洒的开关关上。我看不到,找不到位置。”

  战寒爵拿着花洒,脸色略微有些阴沉。

  叶凝婠赶紧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绕了一下走过去,帮他把花洒上的开关关上。

  战寒爵松了口气,又伸手去扶旁边的墙壁。

  不过刚好叶凝婠站在一旁,他一手按在叶凝婠脸上。

  “别挡着我。”战寒爵语气冰冷。

  叶凝婠让开地方,还不知道自己脸上的变化,看他走出浴室也跟着出去。

  战寒爵从容地去衣柜里拿出睡衣,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叶凝婠说:“还不赶紧去浴室洗澡,一会过来给我暖床。”

  叶凝婠:“……”

  居然让她给他暖床?

  当他自己是皇帝吗?

  她也懒得跟这种喜怒无常的人计较,先去洗澡再说。

  一会他若是真的敢对她怎么样,那也就别怪她不客气。

  这样一想,叶凝婠也就从容地走进浴室,结果一照浴室的镜子才发现她脸上的仿生人皮翘起来了。

  她赶紧用手按了按,不由得蹙眉暗想,什么时候翘起来的?

  对,刚才战寒爵朝她脸上抓了一把,当时她没有在意,难不成就是那一下?

  如果是的话,刚才花洒坏的事,也有可能是假的,是他故意趁机试探她。

  越想越可疑,叶凝婠干脆将脸上的仿生人皮揭掉。

  她倒是要看看,对方到底是真瞎还是骗人。

  洗完澡,叶凝婠就这样走出去。

  此刻的她两边的脸颊一样的光滑白皙,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

  脸上还带着刚刚沐浴过后的水雾,如出水芙蓉一般令人沉醉。

  她径直地走到战寒爵面前,紧盯着他的眼睛,想分辨他眼眸中的变化。

  不过可惜,战寒爵的眼眸深沉如潭,什么也看不出来。

  叶凝婠咬唇,手底下摸出一根银针,突然靠近战寒爵,似乎作势要亲吻他。

  战寒爵感受到热气袭来,微微蹙眉,不由得往后倾斜,低声呵斥:“你靠过来做什么?”

  “洞房花烛夜,当然是尽战太太该尽的责任。”叶凝婠声音妩媚。

  战寒爵冷着脸道:“不用,滚开。”

  “这可不行,战老太太知道了一定会生气。”

  叶凝婠欺身上前,伸出手去摸他的脸。

  不过,趁他惊慌失措之际,趁机一针扎在他的风池穴。

  看着他两眼一闭倒在床上微微勾唇。

  “你不让我把脉我偏把,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眼瞎是真是假!”

  叶凝婠冷哼一声,将手搭在他的脉搏上。


  他的眼睛的确受过伤。经脉堵塞,是眼疾的症状。

  看来眼瞎不是装的,是真的瞎,这太好了,以后做事就可以不用顾忌。

  那以后她脸上的仿生人皮也不需要贴了,直接戴面纱就好了。

  战寒爵醒来,叶凝婠已经洗漱好从卫生间里出来。

  战寒爵伸手摸到自己的手表,摸了一下时间问:“我昨天是怎么睡着的?”

  叶凝婠淡淡回答:“昨天你一倒下就睡着了,睡眠质量可真好,真是令人羡慕。”

  战寒爵皱了下眉毛,摸索着起床,脱掉身上的睡衣换正装。

  “少爷,少奶奶,老太太叫你们下去吃早饭。”佣人过来敲门。

  叶凝婠戴着面纱,去扶战寒爵。

  不过刚触碰,就被战寒爵无情地甩开。

  叶凝婠撇嘴,只好跟在他身后下去。

  战老太太看到两人一同下来,高兴地说道:“你们下来了,昨天睡得可好?”

  叶凝婠连忙附身行礼,柔声回答说:“睡得很好,谢谢奶奶关心。”

  这时候佣人端着一杯茶过来。

  叶凝婠不等佣人开口,便主动接过那杯茶,端着送到战老太太面前。

  战老太太满意地点头,眼角瞥见从楼上下来的女佣。

  女佣手里拿着一块白色绢布,绢布上渲染着暗红色血迹。

  战老太太惊讶:“你,你还是第一次?”

  叶凝婠马上低声解释说:“那一晚司机并未做什么,他可怜我,帮我隐瞒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说出来,不告诉你爷爷?”战老太太疑惑。

  叶凝婠的一双美目中盛满晶莹,抬起纤纤玉手轻轻地擦拭眼角,低声哽咽:

  “爷爷向来不太喜欢我,林家的这门婚事对我来说是祸不是福,我要不起的。”

  战老太太一听,心疼的拉住她的手。

  “真是可怜,叶老头子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如此厚此薄彼,真是良心被狗吃了。”

  “不过也幸好如此,才让我有机会嫁进战家,遇到这么好的老公和奶奶。”

  叶凝婠又趁机讨好。

  战老太太更加心疼她了,连忙让她坐下,给她往盘子里夹了好几种早点。

  叶凝婠轻轻掀起面纱往嘴里送东西。

  战老太太看着十分别扭,忍不住问:“你的脸……”

  “车祸中留了疤,就是这个原因,爷爷才觉得我不吉利。”叶凝婠解释。

  “人表面上的美丑并不重要,心灵美才是真的美。奶奶这把年纪,什么没见过,你把面纱摘掉吧!”

  战老太太很是通情达理,她提前要到了这姑娘的八字,发现和自己的孙子特别合,多子多福之相。

  现在,她对这个姑娘更满意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八字却是叶凝婠故意塞给战家的。

  叶凝婠连忙拒绝:“还是不要了,免得吓到奶奶。”

  “奶奶什么没见过,怎么会被你吓到?”

  战寒爵一边说一边手速很快地给她脸上的面纱扯下来。

  叶凝婠完全没想到他会动手扯掉自己的面纱,立刻捂住脸。

  现在脸上别说疤痕,就连一颗痣都没有。

  刚刚在战老太太心目中塑造的好形象,怕是要前功尽弃。

  “凝绾,你的脸?”战老太太惊呼。

  叶凝婠心虚解释:“奶奶,我……”

  “原来你的脸也是假装的。太好了!凝绾,看来是我们战家捡到大便宜了,娶了你这么一个美人!”

  战老太太高兴的抚掌大笑,“你们俩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会特别的冰雪可爱。可要抓紧时间赶紧给我生出来个重孙孙。”

  叶凝婠:“……”

  战老太太居然没有生气?

  这老太太的胸襟还真是……宽广的令人佩服!

  “凝绾,我听说你那个堂姐和林宇阳三天回门,到时候你和寒爵也大大方方地回去。不要戴面纱,让他们两家后悔死。”战老太太兴奋提议。

  叶凝婠讪笑,她连忙看向战寒爵。

  战寒爵这些年深入简出,不然也不会被外界猜测又老又丑,他会愿意陪她回叶家?

  “奶奶,我不方便出门。”

  果然,战寒爵冷声拒绝。

  不过战太太却十分强势:“不行,我们战家好不容易娶了媳妇,必须带出去炫耀!,你要是不肯陪凝绾去,我就把你小时候光屁股的照片给凝绾看。”

  战寒爵:“……”

  叶凝婠勾唇,好笑地看着他。

  不过又想到他也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于是笑容就更加灿烂了。

  “好,我陪她回门。”战寒爵咬牙答应。

  ……

  今天二小姐叶萱回门,叶家一大早就开始张罗布置,准备迎接。

  叶老爷子一共三男两女,叶萱的父亲是长子,最小的儿子便是叶凝婠的父亲。

  所有人都知道,叶老爷子最不喜欢的便是这个小儿子。

  所以才在小儿子夫妇刚刚过世,便迫不及待地将他们唯一的女儿送去乡下。

  而叶萱从小长在叶老爷子身边,备受宠爱。

  “来了,来了,二小姐回来了。”

  有人喊了一声,亲戚们连忙迎出去,就见叶萱和林宇阳一起进门。

  叶萱一改往日少女的浓妆艳抹,成为新妇的她妆容清淡贵雅了许多。

  原本就长得姿容秀丽,经过爱情的滋润,现在越发娇俏动人。

  林宇阳挺拔英俊,相貌不俗,两人走在一起,真真是男才女貌。

  “爷爷,这是我们给爷爷带的礼物,希望爷爷喜欢。”

  叶萱笑吟吟地奉上一柄玉如意,这可是前朝古董,是林家收藏的真品。

  叶老爷子一看他们的大礼,立刻笑得合不拢嘴,“好好好,爷爷很喜欢,没有白疼你们。”

  其他人看着玉如意也露出羡慕表情,尤其是家里的其他姐妹。

  更是一脸羡慕地看着叶萱,羡慕她嫁入四大家族的林家,能有今天的排场。

  叶恒辉夫妇得意不已,看来当初走的这一步棋走对了。

  不然被送进战家生死未卜的就会是他们女儿,哪还有现在的这份荣耀?

  “凝绾今天不回来吗?”

  叶萱像是突然想到,故作关切问道。

  母亲李美凤皱眉说:“大好的日子,提她做什么,晦气。”

  “这战寒爵就是个活阎王,也不知道那丫头能撑几天。不过也好,她也是个扫把精,早死早托生。”大姑妈嘲讽。

  小姑妈低下头,心里为自己那个可怜的侄女心疼不已。

  不过她在这个家里没有话语权,除了心疼什么也做不了。

  “老爷,老爷。”

  佣人突然惊慌地跑进来禀报,“三小姐回来了。”

  叶家人纷纷惊讶,有震惊也有欣喜,更有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

  不过同时都在心里暗想,叶凝婠怎么还有脸回来?

  佣人又禀报说,“三姑爷也一并回来了。”

  众人更加惊讶,战寒爵也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