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神枪手竟是顶级豪门的女儿

神枪手竟是顶级豪门的女儿

淇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是能精确到0.01毫米的神枪手。本是顶级豪门的女儿,却被绿茶冒名顶替身世。他本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专情总裁,却因错认救命恩人,与她闪婚闪离。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用冰冷的洞口指向他的心脏。“这一颗,送你去给我的孩子陪葬!”她扣下食指……

主角:乔然左辰夜   更新:2022-09-30 17: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然左辰夜的女频言情小说《神枪手竟是顶级豪门的女儿》,由网络作家“淇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能精确到0.01毫米的神枪手。本是顶级豪门的女儿,却被绿茶冒名顶替身世。他本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专情总裁,却因错认救命恩人,与她闪婚闪离。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用冰冷的洞口指向他的心脏。“这一颗,送你去给我的孩子陪葬!”她扣下食指……

《神枪手竟是顶级豪门的女儿》精彩片段

    民政局。

    乔然结婚了。

    她签好自己的名字,填配偶一栏的时候,抬头看了眼身旁男人。

    男人帅得惊为天人,连民政局工作人员都时不时偷瞄他。心想,能嫁给他的女人,也太幸福了吧。

    “你叫左什么?抱歉,我忘了。”乔然煞风景地问道。

    左辰夜英俊无比的脸顿黑,这女人真不知?还是假装得太好?

    K城还有不知道他左辰夜的女人?拥有一张颠倒众生的惊艳脸庞,完美比例的身材,全K城女人的梦中情人,钻石级单身,RS集团掌门人,涉猎遍布金融,电商,地产,娱乐业。

    他一把夺过乔然手中的表格,大笔一挥直接落下自己名字。字迹豪迈张扬霸气。

    就这样,盖完章,领完证。

    乔然利落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左辰夜刚要开口。

    乔然突然打断,“什么时候离婚?”

    “医生说奶奶未必能熬过这个月。”他冷声回道。

    她的话,让他心情极度郁闷,什么时候能离婚,这不是他最该关注的事?她着急什么?

    乔然蹙眉,三个月前,她在路边偶然救下一名老奶奶,当时老奶奶气胸,气道闭塞,情况危急,她果断的给老奶奶在锁骨中线第二肋间进行了气胸穿刺。

    随后救护车及时赶到,挽救了老奶奶的性命。

    没想到老奶奶是名肺癌晚期患者,她执意在有生之年,让她孙子和自己结婚。

    “为什么不能伪造假证?”乔然依旧疑惑,这样多方便。

    左辰夜白了她一眼,“奶奶会派人查证,瞒不过。”

    “我有个要求。”乔然说道。

    “嗯?”左辰夜俊眉微挑,想看她会玩什么花样。

    “虽然我很希望奶奶长命百岁,颐享天年。但假结婚总有结束的时候,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动用你的能力,消除我和你领过证的痕迹。”乔然一脸认真的说道。

    “......”

    他作为财团继承人,钻石单身,难道不更需要消除痕迹?

    这女人,满脸都写着要和他撇得干干净净。让他非常不爽。

    “没问题。”他咬牙,从齿缝里吐出。

    “好的。”乔然洒脱地耸耸肩,“再见,别忘了说好的50万,这是卡号。”

    她递了一张纸条给左辰夜,娟秀的字迹,上面写着她的姓名,银行卡号。

    左辰夜冷笑,她终于提钱了?

    从小,他是奶奶一手带大,感情非同一般。奶奶晚年遭受疾病折磨,他只希望奶奶有生之年没有遗憾。

    可是奶奶被她蒙骗,当时为了哄住奶奶,他向她提出假结婚的时候,她当场提出要求给她50万酬劳。

    “所以,你是故意救奶奶的?”他对着她转身的背影,声音冷若寒冰。

    乔然回眸,红唇微扬,淡然一笑,“你觉得是,就是喽。”

    回眸一笑,丽得惊人。

    说完,她潇洒离开,不带丝毫留恋。

    笑话,她连他都不认识,更何况他奶奶。

    这男人准是王爷病没救了,不知道大清朝早就亡了。

    若她真是故意的,至少应该索要他500万?50万恐怕都不够他身上那套手工高级西装。

    左辰夜怔愣好一会儿才回神。

    该死,他竟然被那女人刚才回眸一笑给吸引了。

    低头,他神情玩味的摩挲着手中的结婚证。

    两人的合影照片,她离他远远的,显得分外疏离与陌生。

    不得不承认,照片里的她身材高挑,五官精致,黑曜石般的眼,长眉微扬,性感的唇,你说她妩媚,却有着一股英气,你说她利落,却也有着婉约,各种韵味糅合成独特的气质,让人看不透猜不着。

    他冷唇一勾,这个拜金心机女人,总有一天会露出她的真面目。

    离开民政局的时候,他低咒一声,该死的,忘了问她要电话。

    这个女人,竟然也没主动问他要。

 


    夜黑,风冷,四周弥漫着肃杀萧瑟的气息。

    左辰夜心知自己中了圈套,太大意了。看来他是安逸太久,忽略了危险的存在。

    身后追击的三人都有枪。

    “砰砰砰!”几声枪响,一番搏斗后,左辰夜身手虽然不错,但毕竟以一敌三,腿部又擦枪受伤,他渐渐体力不支。

    费力摆脱追击之人,他无奈一跃跳入汉江之中,这是最后一线生机。

    乔然正走在路上,今晚她有事,李若英院长要她回孤儿院一趟。

    突如其来的几声巨响让她瞬间警觉起来。

    凭经验,她一听便知道是枪声,AK-47,武装冲突,国际恐怖分子才会持有。

    和平年代,国泰民安,有枪声太不寻常。

    她循声而去,远远只见几人正在搏斗,其中一人似乎受伤被迫跳入汉江里。

    正当另外三人穷追不舍,准备继续向水中射击时,只听“嗖嗖嗖”几声连响,乔然反手甩出几枚飞镖,精准地划过三名歹徒的脖颈。

    “嗖嗖嗖”又是几声连响,空中漂亮的银弧划过,飞镖顷刻间回到乔然手中。

    随身带着自制的回旋飞镖,是她多年来的习惯。

    “哎呦!”惨叫声响起,几名歹徒连忙捂住不断流血的脖子,落荒而逃。

    好厉害的手段,虽没有割破颈动脉,但不及时止血必死无疑。

    乔然,K城康纳德大学,大四,制造设计系优异学生,学霸与美貌兼备。

    但几乎没人知道她更辉煌的过去,曾获全国少年组10米气手枪竞赛冠军,本可以拿下世界射击锦标赛冠军,预赛一路遥遥领先,不知因何决赛时刻突然退出比赛,从此销声匿迹。

    乔然可是能精确到0.01毫米的神枪手。10.9环是家常便饭。掷飞镖简直小菜一碟。

    击退歹徒后,乔然火速赶到江边,刚才跳水的人肯定受了伤,也许会没命。

    没多想,她直接翻越栏杆,纵身跃入水中。

    果然不出她所料,落水的人好沉,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男人拖上岸。

    天很黑很黑,厚厚的云层遮蔽了月光,周围也没有路灯,完全看不清人脸。

    中枪的男人呛水昏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乔然曾经参加过急救志愿者培训活动,她学过各种急救术。

    她用力反复按压着他的胸口,数次下来,他还没吐出呛入胸中的河水。

    这架势,难道还得给他做人工呼吸?

    人命关天。

    不管了,她皱着眉,闭着眼,直接对上他的双唇,然后用力往里吹气。

    奇怪,落水之人,他的唇并不冰冷,反而热得滚烫。

    烫得连带她的双唇都跟着他轻轻颤抖。

    乔然反复给他做了几次人工呼吸,终于他吐出几口水,猛咳几声。

    “热,好热......”左辰夜意识混沌,只觉得浑身燥热,莫名的渴求,难以自控。

    感觉到柔软的唇覆上他,令他全身血液都燃烧起来。他知道自己被下药,强烈的需要令自制力崩塌,甜蜜的吻无疑是最后的催化剂。

    当柔软的唇再度覆上他时,他猛地伸手勾住身前的女人,狠狠地吻住她。

    “不,唔。”当乔然意识到危险时,显然太迟了。

    他手臂逐渐收紧,身上散发出不寻常的热度,似要将她一同融化。

    她知道他不对劲,像是被人下药了。

    她拼死反抗却那么无力。

    完了,她知道这意味什么......

    “我会负责。”理智尽失的最后一刻,他说道。

  


    随之而来,是更疯狂的吻,他撕咬着她的唇,令她说不出话。

    她用力挣扎,却撼动不了半分。

    乔然无比懊悔,本不该多管闲事。

    她知道自己要失身了。救了豺狼,引火烧身。

    他的第一次,他彻底释放自己。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结束。

    像是残存最后一丝意识。他吻去她眼角的泪珠,轻柔说道,“对不起,我会娶你......”

    他将头深深埋在她的颈窝,似想牢牢记住她的味道。

    “滚开。”乔然终于推开他。

    他因着受伤,浑身无力,翻身躺到一旁沉沉睡去。

    她颤抖着爬起来,僵硬的手指哆嗦着扣衣服。

    大脑一片空白,她的第一次,竟然失身给一个陌生人。

    鼻息之间,全都是他留下的味道,挥之不去。

    乔然死死咬住下唇,美眸圆睁,满腔怒火燃爆。

    银光一闪,她执起飞镖,暗夜之中,居高临下,对准他的喉咙。

    该死的男人,恩将仇报!

    她攥紧飞镖,一分一分放下,却最终下不了手。

    看得出来,他也是被人下药,身不由己。

    他夺她身,她怎能夺他命?

    罢了,权当被狗咬了。

    趁着他还没醒转,乔然愤然站起来。

    脚步深深浅浅,赶紧离开现场。

    出了这档意外之事,今晚孤儿院是去不成了。

    她心情糟糕透顶,无奈之下调转方向,今晚先返回学校。

    乔然完全不知道,这一幕全部都被安云熙看到了。

    安云熙。康耐德大学,市场营销系,大四学生。和乔然在同一所孤儿院长大。

    今晚,安云熙和乔然都接到孤儿院李若英院长的电话,让她们两个都回去一趟。

    乔然先出发,她随后才走,所以刚好看到乔然救人,又失身的完整一幕。

    当乔然离开后,又等了一会儿,她才悄悄靠近。

    天太黑,看不清地上躺着的男人是谁。

    她拿出手机,打开电筒。

    一道白光映在男人如刀凿般的俊颜上,棱角分明的眉,紧闭的双眼,冷情的薄唇。

    天,颜值好高!帅得惊为天人。

    只是这俊容好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她又细看了下,才想起来地上躺着的男人竟然是左辰夜!

    她在财经人物杂志封面上见过。

    左辰夜,全K城谁人不知?各大头条,媒体经常有他的肖像,英俊多金,钻石单身。

    安云熙心念一动。

    本来她也就是想抓住乔然失身的把柄,没想到会遇上这等好事。

    刚才她亲眼瞧见,乔然愤怒狼狈的离开,想必乔然不可能之前就和左辰夜相识。

    而且天这么黑,刚才状况那么混乱,乔然肯定没看清他是谁。

    现下,周围空无一人,而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