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我的姐姐们倾国倾城

我的姐姐们倾国倾城

疤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凡是一个孤儿,五岁那年,他亲眼看见一群黑衣人闯进他家,杀害他的父母。侥幸不死的他,被一家福利院院长收养,同时被收养的,还有他那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后来,一场阴差阳错,陆凡被师父带上山修行,从此与七个姐姐失去联系。长大之后,他下山寻找七个姐姐,发现七个姐姐都出落的亭亭玉立,倾国倾城,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是宠弟狂魔。

主角:陆凡,林沐儿   更新:2022-07-15 23: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凡,林沐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姐姐们倾国倾城》,由网络作家“疤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凡是一个孤儿,五岁那年,他亲眼看见一群黑衣人闯进他家,杀害他的父母。侥幸不死的他,被一家福利院院长收养,同时被收养的,还有他那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后来,一场阴差阳错,陆凡被师父带上山修行,从此与七个姐姐失去联系。长大之后,他下山寻找七个姐姐,发现七个姐姐都出落的亭亭玉立,倾国倾城,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是宠弟狂魔。

《我的姐姐们倾国倾城》精彩片段

烈日照耀着大地,迎来了酷暑。

龙国,江宁城机场。

出站的人流中有一个留着寸头,穿着普通的青年。

青年透过刺眼的阳光,眺望着熟悉的蓝天,看着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的城市,手上拿着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上面是七个女娃娃跟一个男娃娃,亲密的抱在一起。

他站在出站口,打着电话,眺望蓝天。

“如何?”

“神尊,您的七个姐姐五个不在国内,您的二姐与五姐都在国内。”

“陆家事件,红星福利院事件可以开始查了。”

“是,神尊!”

他挂了电话,握着手机的手一点点收紧,眼神冰冷。

虽然是酷暑,但以他为中心,一股犹如南极的冷气朝周围释放。

原本走在青年身边的路人,都忍不住避开他,在拥挤的出站口,形成了一个空旷的地带。

他叫陆凡,是个孤儿。

五岁那年。

他亲眼看见一群黑衣人杀进了陆家,陆凡母亲将五岁的陆凡塞到了床底。

而他的父母被黑衣人砍死在了床前,双亲死之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床下的缝隙,朝着陆凡无声的说道。

活下去。

陆凡看着父母的鲜血流淌在了手边,而后一场大火席卷了陆家。

江宁第一家族陆家,一百零八人,全部葬身火海,江宁顶级世家陆家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痛哭流涕的小陆凡踉踉跄跄的跑出了火海。

然后他被红星福利院院长收养,同时被收养的还有七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然而,两年后。

孤儿院突然出现一群穿着同样黑衣的人贩子,凶神恶煞的抓起陆凡就走。

为了保护陆凡,大姐死死抱住陆凡,其他姐姐更是抱住人贩子的脚,惊慌失措的大声哭喊。

哭喊惊动了院长。

然而,前来的院长却被黑衣人打断了腿。

而姐姐们被人贩子不耐烦的一脚踹在地上,相继晕了过去,平时爱美的二姐更是脸上出现了划痕,口中吐出了鲜血。

同时一把大火再次烧了起来。

鲜血和大火再次染红了陆凡的眼睛。

陆凡已经失去一次家人,不想再次失去。

她们快死了,谁来救救她们,只要能救她们,他什么都愿意,甚至是生命。

老天爷仿佛听见了陆凡心中的呼喊,周围燃烧的火焰定格,而猖狂不已的黑衣人也停在了原地,一切就像按了暂停键。

紧接着一个穿着洗的发白的道服,嘴里啃着包子的老道士出现在陆凡面前。

“想救她们?”

陆凡通红的双眼瞪大,毫不犹豫点头。

“拜我为师。”

陆凡二话不说,一声师傅。

只见老道士衣袖一甩,一道金光而过,只是一击,所有的人贩子全部倒下,大火全部熄灭。

老道士兴奋的高声大呼:“命运之子。”

一手包子一手提陆凡,回到了他的破道观。

一股脑的给陆凡塞了风水八卦,法术医术,特别还传授给了陆凡一个叫敌人落花流水修炼术。

在这期间,老道士不停的给陆凡接各种边境任务。

十七年的戎马生涯,上阵杀敌,他从一个连刀都拿不动的小子,在边境成为了敌人闻风丧胆“华夏”组织的华夏神尊!

在边境无人敢范之际,陆凡突然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就是俗话说的,活腻歪了,想死。

心理医生建议陆凡回故乡看看,所以陆凡回来了。

时过境迁,国家安定,是时候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了!

“真TM跟做梦一样。”

陆凡看向照片上的八个小人,脸色缓和,感慨道。

此时,同一片蓝天下,江宁城郊区的红星福利院。

与陆凡记忆中有些破败,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福利院不一样。

现在的福利院已经焕然一新。

洋气的二层小楼,新建的小食堂,被涂鸦的五颜六色可可爱爱图案的墙壁,围墙里面还有新的滑滑梯等玩乐的东西。

本来应该是孩子们欢快的在福利院玩耍的时刻,但是现在福利院内却空无一人,而在福利院的门口挤满了人。

可以清晰的看见以孤儿院门前为分界线,一边站着一个白发苍苍颤颤巍巍拄着拐杖的老者,老者身后跟着一群愤愤的娃娃们。

另一边则是气势汹汹站着一个人高马大,膘肥体壮,满脸横肉,脖子带着金链子的男人,男人身后是五个不怀好意的跟班,跟班身后则是几台巨大如怪物的挖掘机。

大金链子这群人将福利院团团围住,大金链子拿出一根烟,身后的小弟立刻上前帮大金链子点燃了烟。

“邓胖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相比大金链子等怕邓胖子那边的嚣张,另一边的老者气急,拄着拐杖指着大金链子破口大骂。

“东卓集团那低价的收购合同,我死都不会签的!”

大金链子,被人称作邓胖子,欺软怕硬,专门干欺压老百姓的勾当。这次来红星福利院是收了东卓集团的钱,搞定福利院的地皮。

而老者则是福利院的院长,夏建国。

大金链子一口吐出烟圈,不屑的说道。

“老头子,给你十五分钟,赶紧带着这群野种滚,十五分钟后管你有人没人直接开挖。”

老者夏建国被大金链子的话气的浑身颤抖,那被岁月侵蚀的身体呼吸不畅。

老者夏建国身后的娃娃们,一个个水灵灵的,看起来被照顾的很好,听见大金链子的话后,按住心中的害怕纷纷从后面跑了出来,用那清脆的声音反驳。

“你们是坏人,我们才不是野种,我们有院长爷爷,有七个漂亮的姐姐,我们有家人!”

“呵,没有爹没有娘的玩意,你们不是小野种谁是?”

大金链子说完,身后那群跟班纷纷得意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说不定是老野种带着小野种呢。”

“我们不是野种,院长爷爷也不是,你们是坏人,坏人.....我们的五姐姐是警察,马上就要来抓你们。”

娃娃们气急,但是因为年龄小,骂来骂去只有那几句,还被对面笑话。

说着说着,从地上捡起小石头,砸到了大金链子那满脸横肉的脸上。

一个人砸了之后,其他人纷纷砸了起来。

大金链子邓胖子愣住,而本来在哈哈大笑的跟班们也突然安静,鸦雀无声。

一秒过后,大金链子愤怒直冲天灵盖,甩着那猪蹄一样大的膀子,要去抓那群娃娃。

“没有爹没有娘的小野种,不仅打,还敢报警,要扒了你们的皮!”

“求求你,放过这些孩子,孩子还不懂事。”

老者夏建国想要阻止,却因为年迈,跌坐在地,只能趴在地上苦苦的哀求着,但是没有人理他。

一时之间,娃娃的哭喊声,夹杂着大金链子的辱骂声响彻福利院。

“咚!”

“啊!”

而下一秒随着一声惨叫响起。

只见原本还狞笑着,想要一口一个娃娃的大金链子邓胖子,被陆凡一脚踹飞在了空中,然后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零距离接触。

陆凡同时扶起来趴在地上的夏建国。

娃娃们跟老者看见阳光照耀在突然出现的陆凡身上,给陆凡镀上了一层金光,仿若降落在人世间的神仙。

娃娃们激动的大呼。

“神仙哥哥来救我们了!”


“跪下!道歉!”

“不然,死!”

陆凡一贯挂在脸上的笑意消失,看着那群人五人六的家伙,冷冷的说道。

这一眼,带着雷霆万钧之势,仿佛千军万马呼啸而来,带着让人胆寒的肃杀之气,仿佛看见男人身后的尸山血海。

扶着大金链子的跟班们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咚。”

大金链子邓胖子再次跟地面来了个零距离接触,不过有那一身肉做缓冲,也没受到什么伤害。

而夏建国看着扶起自己的年轻人,眼中满是疑惑,这年轻人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他奶奶的,你们给老子滚开!”

大金链子从地上爬起来,上上下下打量着装X的陆凡,确认在江宁的上流人物中没见过这么一号人物。

大金链子邓胖子看着陆凡心中不屑,嘲弄的骂道。

“踏马的,哪来的傻子,还想充当救世主英雄?!”

“老子让你长长见识!”

邓胖子眼神阴狠,怒火滔天,今天福利院一定要拿下!

“小伙子,不要趟这浑水,你快走.....”

老者夏建国着急的将陆凡往外面推。

而在他说话的时候,大金链子邓胖子轮着双手,朝陆凡脑袋上招呼,那些跟班那些手上的棍子紧跟其后。

至于刚刚陆凡将自己一脚踹飞的事,大金链子表示,那是纯属意外,自己大意了。

然而。

下一秒。

大金链子再次飞了出去。

“咚!”

“嘎吱。”

那肥胖的身躯,正好撞到了后面巨大的挖掘机上。

挖掘机被撞的深深的凹陷下去,还朝后面移动了一米。

“啊!”

而这一切都没有停。

“啊!”

陆凡一把抢过棍子,直接砸到跟班的脑袋上,一个两个三个五个,一时之间只闻杀猪叫,不见一滴血。

因为为了不让身后的娃娃们见血,陆凡控制了力道,只会让他们痛不欲生。

“玛德,你知道老子后台是谁吗。”

邓胖子看着被打翻在地的跟班们,想要从挖掘机上下来,对着陆凡进行反击,但是动了半天,还是卡在挖掘机上,只能表情扭曲,歇斯底里的吼着,想要威胁陆凡。

“咚!”

然而迎接他的是一棍子。

“你他妈听老子说。”

“诶呦!痛死老子了,老子后台是唔唔唔.....”

“咚咚咚......”

邓胖子还想继续说,陆凡面无表情一棍子接着一棍子打在了他的身上,直接把他的声音打的吞了回去,肉眼可见邓胖子跟挖掘机深深的纠缠在了一起,晕了过去。

“花里胡哨。”

陆凡收回了棍子,冷冷的看向那几个跟班。

躺在地上的跟班们见陆凡这么猛,吓的瑟瑟发抖。

这尼玛还是人吗,一脚把邓胖子给踹进了挖掘机,还让给你挖掘机凹陷进去?!

邓胖子可是能靠体重称霸这条街的啊。

平凡三五个人都不能撼动。

五个人二话不说立刻转身朝着夏建国跪了下去,用尽全力,“咚咚咚”磕头,声音颤抖的说道。

“对不起!是我们有眼无珠!请原谅我们。”

而另一边陆凡明明已经收了手,而邓胖子还在闭着眼睛凄凄惨惨的哭叫着。“啊,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

仔细看去,邓胖子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泪。

好家伙,这是直接打哭了啊。

拿着棍子凶神恶煞的陆凡越过瑟瑟发抖的跟班,跟班们一个激灵更加卖力的磕起头来。

夏建国被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到,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犹如杀神的陆凡一步步靠近。

这一幕似曾相识。

陆凡扔掉了手上的棍子,两步并做三步,朝着夏建国灿烂一笑,“院长!我回来了!”

在福利院里,陆凡性格跳脱,经常弄的孤儿院鸡飞狗跳,老院长跟在后面操碎了心,帮忙收拾烂摊子。

而这边的夏建国疑惑的眯了眯眼睛,随后瞳孔逐渐放大,心头一跳。

脑海中的记忆翻滚,看着眼前这个俊俏的青年与脑海中的小小人儿重合。

夏建国手颤抖的细细的抚摸着陆凡的脸,声音哽咽道;“小陆凡,你个臭小子真的回来了?”

陆凡眼眶湿润笑着点头,上前给了夏建国一个大大的拥抱。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夏建国老泪纵横。

藏在心里十七年的愧疚自责,在这一刻全部发泄出来。

十七年前陆凡被人贩子拐走,夏建国有事外出,并不在福利院。

夏建国每每到了夜晚,都深深自责,泪流满脸,要是当年自己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院长爷爷,神仙哥哥就是姐姐们常说的陆凡哥哥吗?”

小娃娃们纷纷围了上来,好奇的看着陆凡。

夏建国老脸一红,在这群娃娃面前丢脸了。

他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想到心中多年来的郁结消失,爽朗的笑着:“对,这就是你们的陆凡哥哥。”

“哇,陆凡哥哥好厉害,跟五姐姐一样,可以打坏蛋,我们以后也要成为这样厉害的人。”

娃娃们将陆凡团团围住,全部星星眼崇拜的看着陆凡。

夏建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斥着开心,拉着陆凡的手兴奋的说道。

“你个臭小子也回来了,你姐姐们过得也很好,此生无憾了,哈哈哈哈哈。”

“你看看这后面新建的房子,翻新的墙壁,还有那些玩乐设施,都是你姐姐们花的钱。”

“以后你就可以去你姐那边,让她们照顾照顾你这个臭小子。”

陆凡耐心的听着,时不时点点头。

等夏建国絮絮叨叨的将心中的兴奋之情说完,陆凡看向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瑟瑟发抖的那群人才缓缓开口。

“院长,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夏建国眼神复杂,长长的叹了口气。

“东卓集团收咱们福利院的地皮,我想着,我要是卖了,你个臭小子回来不就找不到家了吗,所以我不答应,谁知道他们就叫人过来强制收购。”

夏建国说完,就看见陆凡的脸色一变,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那黝黑的眸子里满是肃杀。

然后从陆凡口中冰冷的吐出几个字:“东卓集团......”

夏建国看的眼皮直跳。

这小子从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怎么长这么大还是这样。


夏建国赶紧拽住陆凡的手,板着脸叮嘱着。

“臭小子,你不要出去给我惹事,到时候就听你姐姐们的。”

东卓集团,是江宁当之无愧的上流,传说他们是黑转白,手下能人无数,不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够得罪的。

陆凡脸上的寒冰融化,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院长你可要相信我。”

夏建国越看越觉得心里不安稳。

这小子从小就鬼的很,相信鬼都不能相信他。

“滋啦。”

两人有说有笑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了孤儿院前方,从上面迈出一条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大长腿肌肉均匀,不像那些营养不良的竹竿子,而是完美的将力量与柔美的柔和在一起,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而那大长腿向上是被超短牛仔裤包裹的臀,因为锻炼,而拥有完美的弧度,让人血脉喷张。

随着大长腿站直,牛仔短裤被上身宽大的短袖遮掩,若隐若现,让人遐想。

优美的天鹅颈上,是绝美的容颜,英气的剑眉,挺直的鼻梁,棱角分明的红唇,将女人的柔美和男人的英气完美结合,形成了林青霞般的气质美。

这个大美人就是陆凡的五姐。

林沐儿!

而此时剑眉微蹙,眉毛下面的带着星光的大眼睛满是焦急与怒火。

本来今天林沐儿有了陆凡弟弟的线索,已经在着手调查。

谁知道邓胖子居然带人来了孤儿院。

收到电话的林沐儿立刻返回,但是距离太远,一时半会不能到。

好不容易到了孤儿院门口,却看见一个男人抓住老院长的手,其他小娃娃们一个个拽住那个男人,看起来是想要阻止男人。

顿时林沐儿火冒三丈。

一个急刹车,林沐儿从车上下来,三两步连带着一个跳跃,杀了过去。

同时吼道。

“警察,全部给我抱头蹲下!”

陆凡循着声音看去,顿时眼前一亮。

跟资料上的静止的照片相比,动态的五姐更加的英姿勃发,更加的有魅力。

刹那间,两人四目相对。

林沐儿锐利的双眼盯着陆凡,随机瞳孔放大,不敢置信。

“五姐!我回来了!”

陆凡嘴角咧开,迈着轻快的步子,张开双手,走向林沐儿。

道观的苦修,加上十几年的戎马生涯的磨练,让陆凡就算是面对千军万马,无数的高科技,也内心毫无波动。

十几年的积淀,更是让陆凡感觉不到任何情绪波动,他已经失去了人类所应该拥有的情感,所以他想到了死。

但是。

此刻。

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情绪的波动,他在体验从所谓有的快乐。

而与此同时,林沐儿也同样快步走向了陆凡。

夏建国哽咽的看着眼前这温馨的画面,再次老泪纵横。

姐弟相认,真是太感人了。

娃娃们也懂事的没有出声。

但是。

下一秒。

夏建国的哽咽卡在了喉咙里,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咚!”

只见林沐儿快速来到陆凡面前。

然后亲密的一把拽住陆凡的衣领,给陆凡来了一个......过肩摔。

她速度极快的将陆凡的手扣在了身后。

因为是自己的姐姐,所以没有丝毫防备。

所以陆凡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弄的一脸蒙圈,他抬头眨巴着眼睛说道。

“五姐,是我啊,陆凡。”

林沐儿那绝色的容颜上眉头一挑,然后眼睛冷冷看着陆凡说道。

“东卓集团当真是好手段。”

“前面派个邓胖子来强制收购,顺带恐吓,发现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知道我们福利院一直在找丢失的小陆凡,现在又派个人假扮陆凡过来打亲情牌。”

“真以为你是陆凡吗!”

说着说着,林沐儿心里的怒火冉冉升起。

眼前这个男人,确实很像模拟出来长大后的小陆凡的模样。

这些无耻之徒,居然那她们心底最惦记的小陆凡来骗人,当她们是傻子吗!

夏建国拄着拐杖上前,斩钉截铁的说道。

“老五,这臭小子就是陆凡。”

林沐儿:“......”

她收回傻子那句话。

“陆凡刚刚还帮我们打倒了邓胖子。”

林沐儿顺着夏建国的视线看去,五个抱头蹲在地上的混混。

看见林沐儿看向他们,立刻双眼发光,大叫道。

“警察同痣,我们不应该鬼迷心窍,想要强行霸占福利院,我们有罪,快抓我们。”

林沐儿:“......”

这什么鬼?

第一次见到罪犯凑上前让抓的。

林沐儿视线一转,看向其中一个变形的挖掘机。

这个挖掘机怎么回事?

歪歪扭扭,破破烂烂。

林沐儿刚想移开视线,猛的转回去。

那里面是不是有个人?

隐隐约约还能听见里面的人哽咽的哭泣声。

林沐儿:“???”

挖掘机里哭泣?

林沐儿一头雾水,自己火急火燎的过来救人,全都被眼前这个男人解决了?

林沐儿怀疑的看向了陆凡。

陆凡朝着林沐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林沐儿:“......”

林沐儿有一瞬间失神,像,实在是太像了,神情动作,表情。

林沐儿摇了摇头。

院长年纪大了会被骗,自己可不会!

“院长,我将人带走做笔录了。”

“院长,孩子们还要你照顾,我们就先走了。”

林沐儿一把将陆凡拉起来,根本不给反应的时间,雷厉风行的抓走人,开着车直奔警局。

......

治安署。

“林队好。”

“林队。”

陆凡跟在林沐儿身边,有人给林沐儿打招呼,陆凡就会像头头一样的点点头,还时不时的来两句。

“干的不错,继续保持,以后还得看你们的。”

那架势,直接反客为主,就像是来巡视的头头,牛逼的不行。

被鼓励的警察激动的脸色红润,挺直了腰板。

那模样,比动员会的的时候还要打鸡血。

激动一会后,他们有些疑惑看向林沐儿,眼神询问。

这是谁?

看的林沐儿火冒三丈。

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跟我过来。”

林沐儿一把抓住陆凡,拽向了审讯室。

外面的警察沸腾了。

“好家伙,居然是个嫌疑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