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盛世欢宠霍少家的小撩精

盛世欢宠霍少家的小撩精

菁本佳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絮惨遭渣男劈腿,急着泄愤,她把目标对准了霍逸庭。一夜过后,两人心照不宣,各奔东西。再见面时,她去面试,他是面试官,苏絮落荒而逃。霍逸庭要跟她玩谁先动心的游戏?玩就玩,谁怕谁!后来,男人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输了心,丢了魂。于是,他决定把某人拐回家,不让任何人看到!

主角:苏絮,霍逸庭   更新:2022-07-15 23: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絮,霍逸庭 的女频言情小说《盛世欢宠霍少家的小撩精》,由网络作家“菁本佳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絮惨遭渣男劈腿,急着泄愤,她把目标对准了霍逸庭。一夜过后,两人心照不宣,各奔东西。再见面时,她去面试,他是面试官,苏絮落荒而逃。霍逸庭要跟她玩谁先动心的游戏?玩就玩,谁怕谁!后来,男人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输了心,丢了魂。于是,他决定把某人拐回家,不让任何人看到!

《盛世欢宠霍少家的小撩精》精彩片段

三小时前,苏絮收到了去盛天面试的消息。

作为庐市的第一企业,光注册资金就高达五十亿,可见盛天是多么的牛掰。

苏絮开心到飞起,立马去和男友汇报好消息。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肉体的纠缠,和满屋子的龌龊。

苏絮没有闹,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她只是走到床边,将自己亲手布置的窗帘扯了下来。

让那对龌龊的男女彻底的暴露在阳光之下。

之后,她一口唾沫,吐在了男人的脸上,便转身离开了。

身后,渣男的咒骂声铺天盖地。

“苏絮,你他妈的就是有病,你就是个没缝的石女。”

嘭,房门关上,苏絮的耳根子彻底清静。

三年的相恋瞬间化为泡影,她以为自己会哭得撕心裂肺。

然而,她似乎高估了自己。

酒吧的卡座里,苏絮翘着修长的双腿,眼眸微醺。

她知道渣男为什么出/轨,因为这三年来,她从未让他碰过。

苏絮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她一直都想把最美好的东西留到洞房花烛,但是渣男却不那么以为,甚至不止一次骂她是石女。

想起他愤恨的嘴脸,苏絮勾起了嘴角。

今天,她就要证明一下,自己是多么的正常。

五分钟前,她看中了一个猎物,此时,猎物已经站起了身。

苏絮迅速结了账,脚步飘忽的跟了出去。

“先生,等一下。”

她拎着包,摇摇晃晃的挡在了男人的身前。

一字形的领口被她拉到了肩下,露出了精致诱人的锁骨,看起来十分的性感。

男人挑了挑眉,目光冷淡。

“有事?”

苏絮娇笑了一声,大着胆子贴到了他的身上。

声音里诱惑满满。

“我看上你了,要玩玩吗?”

男人垂下了眼,正好看到了苏絮胸前起伏不定的波涛。

这女人看着很瘦,却很有料。

苏絮的手已经搂上了他的腰。

轻笑着说道:“你放心,我很干净,也有固定的收入,不需要负责,怎么样?”

男人的目光在她脸上转了一圈,这种把戏,他见得多了。

毫无客气的推开了苏絮,淡淡的说道:“我对你没兴趣。”

在大学的时候,苏絮曾连续三年霸占校花之位,样貌自然非比寻常,没和渣男相处前,追求者不说排到门口,也差不多。

但是眼下,她竟然被个男人给无视了。

眼见男人拉开了车门,心中顿有不服,再次追了上去。

“你要是真的对我没反应,我就放过你,敢赌吗?”

副驾上,苏絮勾着嘴角,笑得冶艳。

柔弱无骨的小手已朝男人的腰带伸了过去。

男人猛地抓住了她的手。

“我为什么要和你赌?”

“你怕了?”

苏絮轻笑。“要么就是不好使?”

身为法学系的学生,苏絮专门研究过心理学,她知道如何激起男人的怒气。

果然,男人的眼中闪出了一丝怒色。

“那我就让你好好试试。”

一声刺耳的轰鸣,轿车如离弦之箭,冲上了马路。

十分钟后,苏絮被扔在了床上,摔得头晕眼花。

“先生,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温柔只适用于淑女。”

言下之意,苏絮就是个骚货。

苏絮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咯咯的笑了出来。

既然已经决定放纵,何必还要装清纯。

她爬了起来,主动的解开了男人的衣扣,鸡啄米般的吻向了他线条明朗的胸膛。

男人皱了皱眉,这种调情的手段,未免有些幼稚。

“别告诉我你是雏儿?”

苏絮的脸热了一下,这都能看出来,看样子他是个老手。

嘴上却娇笑道:“先生,你见过像我这么大胆的雏儿吗?”

“确实没见过。”

男人利落的解开了腰带,将苏絮压到了床上。

“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为什么要反悔。”

苏絮搂着他的脖子,眼神有些迷离。

男人长的俊,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笔挺的鼻梁下,嘴唇轮廓十分的性感,让人有种想要吻他的冲动。

苏絮已经将唇凑了上来。

生涩的吻技,让男人有了一丝悸动,粗粝的大手已顺着她的腰线,朝那丰满游走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苏絮终于清醒过来。

睁开眼,便看到了一个背着她的身体。

幽暗的灯光照射在男人那对精致的蝴蝶骨上,在背部形成了一片淡淡的阴影。

毫无疑问,男人是一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有肌肉的线条,但却不是爆炸的形状,每一寸的肌肉都充满了力量感。

苏絮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疼的要死。

如果她没记错,昨天似乎做了三次。

看来,她还是低估了男人的怒火,也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

强撑着一口气,苏絮悄无声息的穿上了衣服,光着脚出了门。

手机上显示的是四点十分。

苏絮不由哀嚎了一声,今天她还要去盛天面试,真是不该和渣男赌那口气。

回到公寓,立马冲澡、敷面膜,必须要保持最好的状态。

一番手忙脚乱的补救,苏絮的气色恢复了不少,只是身体还有些不适。

一夜的折腾,某处疼的厉害,导致她走路都不利落。

为了遮掩,苏絮选了一条高腰的阔腿裤,上身配上了一件能遮住臀/部的立领卡腰长衬衫。

不但挡住了吻痕,也最大幅度的修饰了她的形体。

八点二十,苏絮准时来到了盛天。

还是晚了。

前边排了六个人,竞争果然厉害。

苏絮并不害怕,无论从专业还是从外形气质,她都是六人中的佼佼者,目光扫过,清丽的脸蛋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刚刚坐好,便看到一个秘书模样的人从会议室中走了出来。

“谁是苏絮?”

“我是。”

苏絮站了起来。

秘书对她点了点头。

“进去吧。”

“凭什么先叫她?”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了出来,一脸愤恨。

秘书似乎认识她,陪着笑道:“林小姐,这是霍先生的意思。”

女人恨恨的看了苏絮一眼,嘟着嘴道:“我不管,下一个必须是我。”

“我会转告霍总的。”

苏絮皱了皱眉,这么大的企业也搞内定?

那自己岂不是没戏了?

路过女人的时候,她回过了头,女人也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苏絮不屑一笑,对她比了个中指,便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了会议室。

里边坐了五个人,唯有C位上的男人没有抬头,他手上拿着的,正是苏絮的档案。

看样子,他就是盛天的老总了。

苏絮轻咳了一声,换上了御姐特有的利落声线。

“各位老总好,我是东大法学院毕业的苏絮。”

男人抬起了头,四目相对,苏絮顿时僵住。

回应(0)


男人二十六七岁的模样,五官俊朗,挺拔的鼻子完美的突出了脸部的轮廓,两片薄削的嘴角微微抿着,带着一种生人勿进的疏离感。

颀长的身躯包裹在合体的西装里,带着一股子呼之欲出的力量感。

苏絮不由张开了嘴,许久没有合上。

不论是这张脸,还是这副身躯,苏絮都再熟悉不过。

眼前的考官,正是昨晚在她身上一再求索的男人!

和苏絮相比,男人到显得淡定的多。

眸中色彩淡淡,毫无波澜,就仿佛两人从不认识一般。

他放下了苏絮的资料,挑起眼眸说道:“苏小姐,很遗憾,你被淘汰了。”

低沉的声音让苏絮瞬间回神。

“为什么?你连问都没问,就淘汰我?”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难道就因为她勾引了他?

换个角度来讲,她不也被他白睡了一夜?

男人淡淡说道:“苏的小姐的反应太过迟钝,自报家门之后完全呆住,这就意味着苏小姐的临场反应很差,盛天要的是能随机应变的法律顾问,不是只会靠脸来刷存在感的木偶,下一个。”

他神情寡淡,仿佛是尊禁欲的大佛。

看到此时的他,苏絮完全无法想象,昨晚在自己身上疯狂攻略的男人和他是同一个。

随即,便被男人的最后一句给刺痛了。

她迅速调整了一下心态,咄咄逼人的说道。

“这位先生,我的文凭靠的是知识的积累,从来都不是脸面,之所以呆了一下,是因为先生长的很像我之前认识的一个人渣,人在看到相似的事物时会惊讶才是正常的反应,我不认为我有什么过错,如果在专业上出问题,您淘汰我,我无话可说,如果只是因为如此,盛天未免也太武断了。”

口才不错,旁边考官不由多瞧了苏絮一眼。

“霍总,要不要再给她……”

男人抬手打断。“我的判断不会错,苏小姐和我们的企业并不契合,不要浪费时间了,下一个。”

苏絮耐着性子,继续微笑道:“是否契合要合作了才能知道,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期限,哪怕是三天也行,至少让我走得心服口服。”

男人目光清冷。

“没那个必要,更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请苏小姐出去。”

盛天不需要这种轻浮的女人,尤其是严谨的法务部。

万一她哪天又看上了谁,把公司的机密说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眼见没了转圜的余地,苏絮不由勾起嘴角,绽出了几分讥笑。

“冲您这副尊容,我就不该进来这里,感谢您一大早让我吃了一坨屎,味道的确不怎么样。”

说完便推开了门,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走了出去。

男人攥住了手中的笔,用力的按在了苏絮的资料上。

这女人,居然敢拐着弯的骂他长的像屎……

苏絮已经来到了楼下,想到导师的嘱托,不禁为刚才的冲动而后悔。

她想进盛天为的并不是钱,而是为了调查一桩经济案。

受害者是苏絮导师的儿子,也是她最敬重的师兄,毕业之后,师兄便进入了盛天,成为了盛天的高管。

二十几天前,苏絮忽然收到了导师的电话,说师兄挪用公款,进了监狱,但是他本人却并不承认,所以导师便拜托苏絮前去调查。

在学校的时候,苏絮受导师照顾颇多,自然不能推辞,不想却因为自己的一时意气用事,给弄砸了。

都怪那个狗男人!

他不该因为她私生活而迁怒到她的工作。

分明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絮攥了攥拳,无论如何都得进入盛天。

回忆了一下男人的住处,她决定今晚再去找他。

做人要以义字当先,为了报恩,她豁出去了。

这时,手机响了。

“亲爱的”三个字从屏幕上蹦了出来,是渣男韩子安。

苏絮正好一肚子火没处撒,接起来就劈头盖脸的说道。

“韩子安,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

“阿絮,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韩子安声音颓废,字里行间都带着一种垂头丧气之感。

苏絮冷笑:“你觉得这可能吗?”

韩子安有些急。

“阿絮,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原谅我?”

想起那龌龊的画面,苏絮眼神森冷。

“你该清楚我的脾气,我和你永远都不可能。”

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没一分钟,韩子安又打了过来。

声音里带着几分狰狞。

“苏絮,你最好想清楚了。”

“我想的很清楚。”

苏絮不想和他浪费口水,准备挂电话了。

“等等。”

韩子安咆哮了一声,旋即恶狠狠的说道:“别忘了律师事务所还有你的股份。”

“你想干什么?”苏絮皱了皱眉。

事务所是她和韩子安一起创办的。

也是她目前的经济来源。

韩子安觉得自己已经扼住了她的喉咙,得意一笑道:“你的印章可都在我这。”

“你敢碰我的东西?”

苏絮顿时直起了身体,印章一直放在事务所的抽屉里,钥匙韩子安也有。

“有什么不敢的。”

韩子安冷笑了一声道:“我可以用你的印章接个十起八起案子,再扔一边不管,到时候你等着陪到倾家荡产吧。”

“你做人别太绝,别忘了,大学毕业后是谁接济你的。”

苏絮的话犹如踩到了韩子安的尾巴。

“你少他妈的提那些,是你自愿给我钱花的,我可没求你。”

苏絮自嘲一笑,这话也没错。

韩子安是从农村出来的,家世不好,苏絮从没嫌弃他,她一直觉得人好就够了,没想到却供出了一个白眼狼。

为了印章,她放软了声调。

“是我说错话了,子安,看在我们好了一场的份上,我希望咱们分手也能体面一些。”

“那好,今晚7点,你来夜韵酒店,我开了房。”

“可以。”

放下电话,苏絮皱了皱眉,韩子安把地点选在了酒店,分明没安好心。

但是无论如何,她都得先把公章先拿回来。

夜幕很快降临,苏絮如约来到了酒店的门口。

进门前她给好友王雪曼打了一个电话。

我准备去夜韵酒店,如果二十分钟后我还没出来,你就上来敲门,房间号1616。

将削苹果的匕首放进了包包里,苏絮迈开了优雅的步子,进了旋转门。

回应(0)


一分钟后,苏絮来到了十六楼。

韩子安那张斯文俊秀的脸出现在了门口。

“进来。”

苏絮往后退了一步。

“你想要什么,在这说吧,我还有事,拿了东西就走。”

韩子安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苏絮,是你求着我拿东西,不进来,其他免谈。”

苏絮抿了抿嘴,迅速朝屋里看了一眼。

里边空空如也,只有韩子安一人,犹豫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声音淡淡的说道:“韩子安,就算咱们俩分手了,事务所还在,如果你有处理不了的案子,我还是会帮你的。”

因为还有事务所在,苏絮不想闹得太僵。

韩子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是当然。”

看着韩子安那副小人嘴脸,苏絮一阵反胃,掠了掠头发,直接进入了正题。

“说你条件吧。”

“这么急干什么,苏絮,咱们能不能好好谈谈。”

韩子安的手已经搭到了苏絮的肩膀上,正在向下延伸。

苏絮立即站了起来。“韩子安,你别太过分了。”

韩子安也不再装模作样了,一把抱住了苏絮,急不可耐的把她压在了沙发上。

“想要东西就和我睡一觉,我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缝儿。”

猥琐的语言顿让苏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巴掌扇向了韩子安。

“不要脸。”

韩子安被扇了一个正着,不禁恼羞成怒。

恶狠狠的掐住了苏絮的脖子。

“你这个贱人,不要以为你家有几个臭钱就可以压着我,妈的,大家都是学法律的,真闹起来老子也未必怕你。”

苏絮被掐的双眼爆突,包也被压在了身下,立即曲起膝盖,狠狠的撞向了韩子安的裤裆。

韩子安一声闷哼,滚到了地上,苏絮趁机跑出了门。

韩子安的眼中顿时闪出了一丝狠色,强忍着疼痛追了出去,一把拽住了苏絮的头发。

“啊!”

苏絮疼的尖叫了一声,这时,1618的房门开了。

一道西装笔挺的颀长身影,从门内走出,四个保镖紧跟在身后。

苏絮认出是盛天的C位主考官,不由大喊:“救命啊!”

男人回过了头,眉头微皱。

对身后的保镖摆了摆手。

保镖立即走了过去,一脚就把韩子安踹倒了一边。

韩子安恶狠狠的看着几人,冷冷的说道:“老子是律师,有种留下你的姓名。”

男人冷淡的看了他一眼。

“盛天,霍逸庭。”

原来他叫霍逸庭!

苏絮记住了这个名字,人已八爪鱼般挎住了他的手臂。

脸上迅速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霍总,多谢你了。”

韩子安气得要死,双眼血红。

“苏絮,你这个贱人。”

他想来拉苏絮,却被保镖拦住,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上了电梯。

酒店门外,霍逸庭挑起了狭长的眼。

“可以松手了吧。”

苏絮再次堆出了笑。

“我正好有事找你,霍总,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霍逸庭淡淡说道:“我不认为我这副屎一般的尊荣还有什么好和苏小姐说的。”

还挺记仇的。

苏絮揉了揉被揪痛的头发,笑着说道:“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但也希望霍总不要把私生活和工作混为一谈。”

霍逸庭停住了脚,反问道:“为什么不能?”

苏絮瞧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霍总不也同样躲不开美色的诱惑,我爱俊俏的男人又有什么错,大家各取所需,之后一拍两散不好吗?”

霍逸庭的脸色缓了缓。

果然,奉承话的就没人不爱听。

苏絮继续说道:“我真的很需要盛天的那份工作,还请霍先生给我一个面试的机会,如果是我能力不足,我保证不再纠缠。”

霍逸庭伸手拉开了车门。

“本季度人员已经招满,你想来盛天就等下季度再来报名。”

“你……”

苏絮没想到霍逸庭会这么油盐不进,眼中的怒色一闪而过,为了师兄,又硬压了下去。

“霍先生到底怎样才肯给我机会?”

霍逸庭侧过了眼眸,像是在考虑。

苏絮顿时觉得有希望了,就在她以为霍逸庭想提要求的时候,霍逸庭忽然掰开了她的手。

“怎么样都不可能,我对用过的女人没兴趣。”

苏絮脸颊一热,狗男人,什么叫用过。

她苏絮可是堂堂九八五毕业的高材生,不是厕纸。

眼见他迈入了后座,苏絮咬了咬牙,腰身一扭便骑在了他的腿上。

过大的动作牵引到了某处,疼的她嘶了一声。

霍逸庭看着她,目光寡淡。

“还想赌?你可以试试。”

苏絮抿了抿嘴唇。

“试就试。”

她捧住了霍逸庭的脸,朝他嘴上亲去。

对于两性的亲密上,苏絮并没有太多的经验。

她像小狗一样舔着霍逸庭的嘴唇,发出了一阵让人极为尴尬的啧啧声。

然而,这奶狗一般的笨拙吻技,却偏偏让霍逸庭心动了。

身体的变化让他脸色十分难看,这该死的女人。

立即掐住了她的腰,把她扔出了车外。

“我还有事,今天到此为止。”

一声引擎的声响,轿车离弦而去。

“霍逸庭!”

苏絮气得跺脚大骂。

这时,一辆拉风的蓝色跑车停在了身边。

“阿絮,我没来晚吧。”

一身太妹装扮的王雪曼从车上跳了下来,关切的打量着苏絮。

“没有,时间刚刚好。”

苏絮颓然的上了车。

王雪曼立即追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那姓韩的小子欺负你了?他在哪儿呢,老娘这就去教训他。”

看着好友火爆的性子,苏絮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就算是,她也不能说。

要让王雪曼知道了,非闹的天翻地覆不可。

“没有,去你家吧,我想找人说说话。”

轿车刚走,韩子安便从里边跑了出来。

他认识王雪曼的车,想到刚才那一巴掌,顿时涌出了一阵恨意。

拿出了电话,打给了助手。

“给我查一下,霍逸庭是干什么的?”

“阿絮,你去酒店到底见谁了?”

一进屋,王雪曼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我确实去见了韩子安,我们俩已经分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