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其他类型 > 我不爱你了

我不爱你了

洛鸢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顾微微死了,贺禹森将洛鸢送进了监狱。“洛鸢,像你这种恶心的女人,我这辈子都不会多看你一眼!”“洛鸢,杀人偿命,你活该被判死刑!”“洛鸢,五年牢狱是你赔给微微的,我留着你这条命,但你记住,这笔帐,没完!”

主角:贺禹森洛鸢   更新:2022-09-11 10: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贺禹森洛鸢的其他类型小说《我不爱你了》,由网络作家“洛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微微死了,贺禹森将洛鸢送进了监狱。“洛鸢,像你这种恶心的女人,我这辈子都不会多看你一眼!”“洛鸢,杀人偿命,你活该被判死刑!”“洛鸢,五年牢狱是你赔给微微的,我留着你这条命,但你记住,这笔帐,没完!”

《我不爱你了》精彩片段

被掐掉电话,贺禹森内心一阵烦躁,他决定暂时不刺激顾微微,给她时间缓冲下。


可三天过去,顾微微既没有回来,也没有联系他。


贺禹森派人调查后才知道,顾微微居然跟一个男人跑了,


而这个男人还是顾微微的前夫,


两人五年前结婚的,离婚也是顾微微回来不久前。


桌上的文件被暴怒扫下,贺禹森气的咬牙切齿,“赶紧给我查查,五年前顾微微到底有没有坠楼。”


洛鸢从楼上跳下,支离破碎,


顾微微如今却完好无损,身体没有半点痕迹。


他早该有所怀疑,可他每天都魂不守舍的躲在那栋别墅里,对着一具尸体自说自话,


回去面对顾微微时,他戴上温柔体贴的面具给予安慰和补偿。


如果不是顾微微被刺激到了主动离去,他可能真会被瞒一辈子。


他为顾微微断情绝爱,手段狠厉的报复了洛鸢整整五年,


而这五年里,她却跟别的男人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


想到他把洛鸢折磨的多痛苦,顾微微在外面过的就有多快乐,


愤怒,悔恨,愧疚便交织成一团,在他胸口猛烈撞击,折磨得他痛不欲生。


恍然间,他想起了那天他扬起棍子逼着洛鸢下跪,


她的脊背挺的笔直,眼底满是不屈,


“我没有杀人,我不跪!我洛鸢上跪天地,下跪父母,除此之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让我下跪!”


那时的他认定了洛鸢就是凶手,


是他亲手毁了洛鸢,还将她逼入绝境……


顾微微被抓回来时,心里后悔到了极点。


转念想到贺禹森这么爱她,为了她能不折手段的对付洛鸢,


只要她低低头,示示弱,将责任都推掉,贺禹森一定会原谅他。


就算他的特殊癖好难以忍受,


为了活着,她能做到。


可她不知道,贺禹森已经调查到了她当年坠楼的真相,


当年为了脱身,顾微微和前夫密谋了一场假跳楼,并且将其嫁祸给了洛鸢。


痛失爱人的打击和疯狂让贺禹森相信了他人的一面之词,就此给洛鸢定了罪。


顶楼的监控被顾微微安排的人提前拆去,当所谓的证人出现,表示亲眼见着洛鸢将顾微微推下楼时,


洛鸢已经被贺禹森死死摁住无法挣脱。


顾微微被架到贺禹森面前时,刚刚建立好的心理防线,一下就被击溃了。


“你做过的所有事,我都知道了!”


只这一句,顾微微软着腿脚瘫在了地上,


贺禹森脸色布满阴霾,犹如狂风暴雨前的宁静。


完了!


顾微微垂着头,身体不住的抖动,“我早该知道,不管我多努力,始终代替不了洛鸢。”


贺禹森眉头一皱,似是没听明白,可她接下来的话,只让他觉得天崩地铁。


“知道了当年你苦苦找寻的女孩是洛鸢后,你后悔了吗?”



她还在期待,期待贺禹森对她还有爱。


殊不知,就在刚刚,她亲手将他最后的一丝可能摧毁了。


贺禹森爱上她,是将她当做了当年的那个女孩,


现在她将这场骗局戳破了,


她不仅将自己送入了炼狱,还将贺禹森推入了深渊。


顾微微死后,贺禹森就像是一把刀子,一刀一刀凌迟着洛鸢,看着她伤痕累累,还不满足的在伤口上面撒一把盐,只有她疼的死去活来才算满意。


顷刻间,贺禹森的世界坍塌了!


曾对洛鸢做过的桩桩件件,突然在他脑海奔涌浮现,


他生生将一个骄傲明媚的女孩破开,摧残她的肉体,践踏她的尊严,碾碎她的希望,还让她失去灵魂的肉体不得安息。


他像一个魔鬼,


不,


他比魔鬼更恶毒。


剧烈的疼痛由心脏破开,奔向四肢百骸,身上的力气像是顷刻被抽空,他强撑着桌子才没让自己当场失态。


此时,他既想将顾微微千刀万剐,又想将自己碎尸万段。


他想将洛鸢遭受过的一切通通都赎回来,报应到自己身上,


可尽管如此,洛鸢再也回不来了!


真相残忍又绝情,贺禹森却又找到任何一点机会和可能,


无尽的悔恨让他感到窒息。


他恨自己一开始就找错了人,


以至于之后的每一步,错的越来越离谱,


到最后他连挽救赎罪的机会都没有。


他给了洛鸢致命的一击,也给了自己致命的一击。


贺禹森已经不想和顾微微浪费一点时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甩开顾微微的纠缠,贺禹森冲了出去。


将油门踩到底,车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在马路上飞奔疾驰。


没有哪一次,他有这么急迫的想要见到洛鸢。


慌乱的冲进别墅,奔上二楼,在手指握上门把的瞬间,他犹豫了,


他害怕见到洛鸢!


哪怕只是她的尸体!


门还是打开了,刺骨的寒冷让贺禹森本能的颤抖,


没有穿上保暖衣,在这样的温度下,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贺禹森自虐般的走了进去,关上房门。


从洛鸢被搬到这里后,他来过这间房很多次,却从来没有掀开过那层白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