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其他类型 > 谢若汐萧亦辰不负佳人不负卿

谢若汐萧亦辰不负佳人不负卿

谢若汐萧亦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看着主子惯来精神的龙颜因为熬了一宿而出现了淡青色,李茂全道:“皇上,奴才不明白,您既然喜欢谢小姐,为何昨夜还要假扮旁人去接近她呢?”“李茂全。”

主角:谢若汐萧亦辰   更新:2022-09-11 09: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若汐萧亦辰的其他类型小说《谢若汐萧亦辰不负佳人不负卿》,由网络作家“谢若汐萧亦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着主子惯来精神的龙颜因为熬了一宿而出现了淡青色,李茂全道:“皇上,奴才不明白,您既然喜欢谢小姐,为何昨夜还要假扮旁人去接近她呢?”“李茂全。”

《谢若汐萧亦辰不负佳人不负卿》精彩片段

自那日起,不论萧亦辰再如何使出浑身解数,床上百般花样也好,床下舌灿莲花也好,谢済璎都坚持自己没有资格为后,两人各持所见,争论无果,于是这事便就此耽搁了下来。


这曰怡逢萧亦辰去上早朝,谢若汐刚刚用过早膳,正在玉露殿院中赏一丛月季,外头忽然有宫女来报,言道芷兰殿的淑妃江氏来了。


谢若汐闻言,黛眉微蹙,她来宫中已有些时日了,这位淑妃娘娘先前从未来过,今日怎会忽然而至了?


一时也不敢耽搁,忙简单整理衣着,带着兰馨和慧儿去前殿相迎。


刚刚进门,淑妃转眼便到了。


谢若汐抬眼一瞧,只见这淑妃江海棠年约双十,长相端庄娴雅,椭圆鹅蛋脸,上身着一袭绯色镶菊花补子短袄,祅外罩一件对襟如意纹比甲,逶迤拖地鹅黄色蝴蝶戏花百褶裙,再配着云鬓里的镶珊瑚金步摇,当真是好一个妩媚的丽人!


“民女谢若汐见过淑妃娘娘,娘娘金安。”


谢若汐现今尚无名份,于是规矩的行了万福礼。


“哎,妹妹快请起。”


淑妃坐于锦榻上首,招手唤谢若汐道:“妹妹别拘着了,来姐姐旁边坐吧。'',


“是,娘娘。”


谢若汐方一落座,那淑妃便拉着她的手,仔细地瞧着她。


只见眼前的女子凤眼灵动、秀鼻笔挺、红唇微微上扬,未语先笑,一张脸儿晶莹剔透,说不出的娇俏动人,又带着一丝别的女子少见的英气。


五官在这偌大的后寓中虽不里顶尖,却也十分的特别,凑在一起炅气通人,令人见之忘俗。


淑妃瞧完,心中不禁又羡又很,恨不得立时便要毁去。


但是到底是在宫中历练过多年的老人了,她面上却丝毫不露,只含笑贽道:“好一个美人儿,怨不得皇上这些日子心疼妹妹,姐姐若是男子,只怕也恨不得日日怜爱呢。”


她这话一出,谢若汐心中瞬间了然,不动声色的微微勾唇。


这位淑妃娘娘表面上是夸她容貌,可实则却是在嫉妒她分了萧亦辰的宠爱。


谢若汐只作不知,含羞带怯地低头道:“谢淑妃娘娘夸奖,民女不胜惶恐。”


淑妃闻言,被她气得一滞!


明明是挟枪带棒的一句话,却宛如轻飘飘打在棉花上一般,当真无趣。


她不由得再看一眼谢若汐,暗想这女子看着这般灵气,难不成成也是个愚钝之人?


可是一个蠢人,又里如何勾得萧亦辰的欢心的?难道当真仅凭一张脸蛋儿?


心中虽百般不解,面上淑妃却又笑道:“妹妹进宫也有些时日了吧?按理说姐姐早就该来看望的,只垦这消息被皇上封得紧,姐姐也是昨夜才得了消息,这不,今日一早,就急忙过来了。”


这这的含义就更为明显了,是在质问若汐为何进宫那么久了,却不去芝兰殿向她请安。


谢若汐虽则从未在后宫待过,家中的环境也简单,父亲谢章一直敬重谢夫人,府中既无姨娘,也没有通房,然而好在从小到大书看得多,又在朝为官这几年来,也逐渐学会了听别人的话外之音,此刻自然是明白了淑妃话中的机锋。


于是忙作惺恐状,道:“原该民女去给娘娘您请安的,只是皇上吩咐了,不许民女四处走动,以免惊动了贵人,故而一直沈沈未去,还望娘娘您勿怪。”她这话一说,淑妃瞬间脸色便不好看了。


皇上这哪里是怕她惊动了贵人啊,分明是怕后宫嫔妃们动了他的心肝宝贝。她江海棠也真是想不明白了,她是在萧亦辰还是太子的时候,便入东宫成为侧妃的,及至他登基为帝,她便成为了淑妃,入芝兰殿,成为一宫主位,


本来头两年她还担心萧亦辰会立后,却没想到,他勤政爱民,于女色上并不耽溺,几年下来,后宫中也就十几位妃嫔,而位份最高的,便属她了。


宫中又无太后,因此这几年她在宫中不可谓不逍遥,说是横着走都不为过。


满宫诸人,谁不巴着她?讨好她?


本以为再熬一两年,她便能登临后座了,却未想到,竟然平地冒出一个谢若汐!


也不知这狐媚子是使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从不流连后宫的萧亦辰竟然为了她



眼见得美人儿心神领会,萧亦辰一下子便激动得有些坐立不住了。


于是两人一个自去寝房更衣,一个则重回书案前坐好,继续批阅奏折。


不多时,萧亦辰正落笔写着批语,忽地,只听一道清越的声音道:“臣谢若汐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萧亦辰闻声抬头,只见谢若汐一头青丝全部束起,头顶着乌纱帽,帽珠上镶着一颗黑色的玛瑙,身着一袭绣着鹭鸶的薪新绯色官服,怡是过往三年来他日日所见的模样。


他一瞬间心神激荡,恨不得马上便要上前将她搂入怀中,按在身下狠狠地蹂躏。


但到底还是克制住了,如果只是那样,那多无趣。


于是恢复了一贯在大臣面前的端然模样,淡淡道:“平身吧。”


“谢皇上。”跪地的谢若汐闻言恭谨地站起,垂手而立。


许久未着官服了,刚刚上身的那一瞬间,她竟然有些怀念。


身为一介女子,她这一生,都无法像男儿那样挥斥方遒、指点江山。


当今皇上贤明,登基后积极提拨新秀,虽则朝中重职还是以老臣居多,但是这几年来,已经逐渐有不少优秀年轻的官员崭露头角了,每日下朝后,并平日在翰林院中,每每与那些英才讨论政务时,谢若汐都是极为畅快的。


这也是她女扮男装三年里最为开心的时刻。


正忆往昔间,只听上首的萧亦辰淡淡道:“近日御史台上书,言道威武将军慕轩在北地接连抗敌取胜,广收民心,以至于北地许多百姓只知有将军,不知有天子,建议朕下旨召慕轩还朝,另派严总兵前去,不知谢卿以为如何?”


谢若汐闻言,悚然一惊。


她万万没没有想到,萧亦辰竟然会问她如此重大之事。


自古以来,功高必震主,手握兵权又深得民心的将领从来都是君王的大忌,稍有差池,便有可能造成江山易主。


然而,那可是威武将军啊!


谢若汐先前不知看过多少有关他抗敌的捷报,听过多少他的传奇故事。


传闻,这位将军出身平民之家,却屡建奇功,年少英雄。


这样的人,倘若就此折断他的羽翼,实在太过可惜了。


但是谢若汐却不知萧亦辰现今是何想法,依据她对他的了解,他肯定心中是已经有了主意的,在政事上,他从来都思虑周全、刚毅果决。


心中虽想了这许多,旦其实也不过是须臾,谢若汐略略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这才躬身回道:“皇上,臣未曾入朝为官时,便常听闻威武将军的事迹,之后,在翰林院中时,又得知他在北地屡退敌军,更是欣喜万分。臣之欣喜,既是为北地百姓,更是为皇上。自古明君治下多出良将,有如此良才,皆因皇上识人善用之故,亦是大离百姓之福。英武将军在北地抗敌多年,臣窃以为,皇上不仅不能将之召回,失了北地的民心,反而该赏。”


“哦?”萧亦辰凤眸微眯,不动声色地问道:“那谢卿认为朕该如何赏呢?”


“臣听闻将军曾有言——‘北地不平,誓不家为’。而今既北地已初平,皇上何不从公主、郡主等皇室宗亲中挑品德出众的女子,给将军赐一个好婚事?既慰将军多年抗敌之辛劳,又以此彰显天恩,让大离臣民看到皇上的恤下之心。”


谢若汐说完,室内便陷入了一片安静。好半响,萧亦辰淡淡道:“上前一步。”


上前一步。


这话是他往日惯常喜欢对她说的。


每每叫她上前一步,而后,也并不做什么事,只是淡淡地瞧着她,眼神幽深难懂让人头皮发麻。


谢若汐照旧顺从地上前,心中略有些惴惴不安。


不管她是六品的侍读,还是他的女人,都是没有妄议朝政的资格的。


及至走至案前,萧亦辰将手里的奏折递给她,笑道:“瞧瞧。''


谢若汐接过,在他目光示意下打开。


却正是御史台上书的折子,说的是威武将军功高震主之事。


在折子的最末,有最新的御批:“有功之臣,当厚待之。拟晋昌平郡主为昌平和安公主,下嫁于慕轩,交由礼部择日大婚。”


字迹遒劲有力,鲜红的朱批刚刚干透,显见得是在她换衣之际萧亦辰刚刚批就。


谢若汐看完,一双眸子晶晶发亮,含笑看着他,诚心诚意地道:“皇上英明。”


''哦?跟谢卿想法相同,便是英明了?''萧亦辰挑眉,勾唇问道。


他这模样,可真是好看哪!


眉目傲然,摄人心魄,谢若汐一下子胸口一跳,慌忙垂眸道:“臣惶恐。”


萧亦辰轻笑,道:“朕还有几封奏折要批,谢卿便在这里给朕磨墨吧。”


“是,皇上。”



她的眼神,澄澈极了,如同一汪湖水,清可见底。


被这样的一双眸盯着,萧亦辰好不容易鼓住的勇气,又有些偃息了。


他弱弱地做着垂死挣扎,问她:“咳,你一定要把人抓到么?”


谢若汐挑眉,愤然道:“当然,那人辱我清白,我恨不得立时抓了他,将他付诸我的痛苦,百倍、千倍奉还。”


他那两次除了对她用强,还做了些什么恶事呢?


让他好好想想。


但是谢若汐却等不得了,她伸指戳他硬挺的胸膛,催促道:“快些说啊。”


“…….''


萧亦辰无奈,一副慨然赴死的模样道:“其实,那个刺客现在就在你面前,就是朕。”


“你说什么?”谢若汐震惊地看着他,面露极度的不可思议。


“卿儿,”萧亦辰凤眸微垂,有些不敢面对她的眼睛,他深呼吸一口,方继续道:“都是朕不好,是朕对不住你……''


''皇上。”谢若汐似乎这才自震惊中回神,她打断他,道:“你在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是你呢?那个刺客第一次来找我时,你并不在玉露殿内。”


萧亦辰苦笑,话既已出口,他便干脆和盘托出了。


“是朕让他们假传的消息,得知你是女扮男装,朕已经够生气了,结果那晚李茂全告诉朕,你第二天就要嫁给沈彬,当时朕实在是气疯了,所以才从玉露殿浴池的暗道中进入,扮作刺客来戏弄你,就是想你也尝一尝被人欺瞒的滋味儿。”


谢若汐闻言,微微咬唇。


果然,跟她想的一样,因为她先欺骗他,所以,他也用同样的方式来回敬她。


''就算这是你欺负我的理由,那么第二次呢?你为何又要那样?”说到这儿,谢若汐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她看着萧亦辰,恨恨的道:“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恨不得杀了你?”


“卿儿,”萧亦辰心疼的紧紧抱住她,在她的发顶、额上、脸颊上落下一连串轻吻,他连声道:“对不起,是朕不好,是朕的错,朕不该那般小心眼。”


为什么要假扮第二次,理由他已经不想说了。


错了便是错了,不该给自己找任何借口。


何况,经过昨夜,他也明白了她为何那么在意家人。


跟他威严的父皇和幼年慈爱之后却背叛他的母后不同,她的家人,都是真心爱她的。


并没有因为他是皇上,就依靠她来献媚他。


他对她好,谢大人和谢夫人看他的眼神便带着温暖与笑意。


这样的温暖,是他未曾感受过的。


因为不曾得到,所以也无法理解。


眼见的怀中的人儿不说话,只是微微的颤抖,萧亦辰心中一震,慌忙抬起她的下巴,去瞧她的脸。


果然,她已经哭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