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签到种田怂女配她躺赢了

签到种田怂女配她躺赢了

金微恬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沁稀里糊涂的穿书了,还被签到系统绑定了,她穿书的第一天,女主角就死了,世界彻底混乱。她不想走原剧情,也不想最终被炮灰掉,于是,她抱上签到系统的大腿,携手签到系统赠送的便宜相公周铮,苟到乡下去种田,准备熬死一个算一个,苟到大结局。沈沁挖空心思,就是不想跟原书中的男主和大反派扯上关系,谁成想,周铮竟是书中的大反派!

主角:沈沁,周铮   更新:2022-07-15 23: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沁,周铮 的女频言情小说《签到种田怂女配她躺赢了》,由网络作家“金微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沁稀里糊涂的穿书了,还被签到系统绑定了,她穿书的第一天,女主角就死了,世界彻底混乱。她不想走原剧情,也不想最终被炮灰掉,于是,她抱上签到系统的大腿,携手签到系统赠送的便宜相公周铮,苟到乡下去种田,准备熬死一个算一个,苟到大结局。沈沁挖空心思,就是不想跟原书中的男主和大反派扯上关系,谁成想,周铮竟是书中的大反派!

《签到种田怂女配她躺赢了》精彩片段

头好痛!

【恭喜宿主,成功绑定签到系统!完成每日签到任务,可以获得丰厚的系统奖励哦!】

什么声音?

沈沁捂着额头睁开眼,眼前的情景让她瞬间僵住,连刚才听到的那个奇怪声音都顾不上了。

一个用茅草搭建的院子,院子前站了几个人,但是他们都是古人打扮。

这是哪里?她怎么坐在地上?还是泥灰满布的黄土地面,抬眼看到的是绵延不绝的青山。

在她愣神时,忽然被人从背后抱住,紧跟着耳畔便响起一道好听但是怯懦的女声,“沁儿,疼不疼?别怕,别怕,娘在这儿......”

沈沁转头看去,一张柔美的脸庞映入眼帘,这人是谁?

一头雾水的沈沁,抬手揉了揉额角,那里实在有些疼,谁来告诉她,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我呸!少在这给老娘装可怜,我们李家可养不起你们母女俩!”

什么鬼?

沈沁抬头看向双手叉腰,朝着她走来的妇人。

这又是谁?

“大嫂,你别这样,我跟沁儿会好好干活儿的,你别赶我们走......”沈沁身后的女人哽咽着苦苦哀求。

“好好干活?就你们那十指不沾洋葱水的手,能干啥?让你们在家里白吃白喝了大半年,我已经够对得起死去的公婆了,你们还想咋地?想我给你们养老送终啊?”

妇人说着话,又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大嫂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跟沁儿从府里带出来的东西都给你了,这大半年来,我们母女日夜不停的做绣活,赚的银子也都是拿给你的,你......”

沈沁身后的女人鼓起勇气说出这番话,可还没说完,就被凶悍妇人打断,“行了行了,你也别提什么以前了,这半个月来,你们两个花了咱家多少银子看病喝药,你心里没数啊?老娘告诉你,从前那些东西早就花光了!”

“你胡说!怎么可能花完?我们......”

她身后的女子又说了什么,沈沁已经听不见了,因为此时她的脑子里正在涌入大量信息。

片刻后,沈沁终于明白了她现在的处境,可她却只想给贼老天竖中指!

她竟然穿越了!

她不过是趁着难得的休假,熬夜看小说后睡了一觉,也不知道哪里触碰到了穿越机制,竟然成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

原身跟她同名同姓,但身世和经历跟她简直是天壤之别。

八个月前,原身和她娘被赶出了宁云伯府,一个娇娇弱弱的伯府庶小姐,自此成了农家女。

原身的娘李氏就更惨了,身世暂且不提,被送回娘家后,性格懦弱如包子的她,只能看哥嫂的脸色过活。

李氏的嫂子王氏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泼妇,贪财抠门,她们刚回来那阵子,王氏还能看在李氏手上有点值钱东西的份上,给原身母女一个好脸色。

等到那些东西都被王氏磨到手之后,母女俩就过上了免费长工的日子。

一个月前,李氏病倒,原身就成了唯一的长工。然而,半个月前,因为积劳成疾,原身也病倒了。

到得今天,王氏终于忍不住,要将两人扫地出门。

这都什么破事?沈沁闭了闭眼,想到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她试探着在心中道:系统,签到?

【签到成功!恭喜宿主获得银花生一粒!】


“滚滚滚,赶紧滚!你可是嫁出去的小姑子,老娘养你们这么久已经够对得起良心了!”

沈沁还来不及搞清楚签到系统的情况,就听见王氏的大嗓门嚷嚷开了,并且这次她竟然还动手直接来推沈沁母女。

“等等!”沈沁一把抓住王氏蒲扇般粗糙的大手,“舅母不就是想要银子吗?我有!”

晕,这声音也太软了吧?

沈沁暗暗翻了个白眼,难怪这母女俩总被欺负。

现在可是寒冬腊月,估计再过不久就要下雪了,要是她们母女俩身无分文的被赶出去,那后果都不用细想。

一听到银子,王氏的眼睛都亮了,可想到这母女俩哪哪都被她搜刮过,顿时又怀疑的眯着眼,“你哪里来的银子?”

沈沁扶着身后的李氏,从地上站起来,拍拍两人身上的泥土,淡定从容的道:“你别管哪里来的,反正我们母女俩不缺你那点银子就是。”

这具身体的声音又软又糯,放狠话都没气势,沈沁一点都不习惯。

王氏仔细想了一遍,她这大半年来可是将这母女俩的行李翻了个底朝天,她们刺绣赚的银子也全都在她手上,她们怎么可能还有银子?

“呵呵,你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想骗老娘?你要真能拿出银子来,那老娘就再养着你们几日。”

王氏轻蔑的看着沈沁,笃定沈沁肯定是骗她的,只是为了留在李家才这样说。

李氏也满脸担忧的看着沈沁,扯了扯她的衣袖,磕绊道:“沁儿,你哪里......”

她们母女俩别说银子了,就连料子好些的衣服都被王氏骗走了,沈沁又哪里来的银子?

沈沁拍拍李氏的手,嘲讽的看着王氏,冷哼,“舅母难道不知,从前我在宁云伯府,是最得老太太喜欢的孙女?她老人家赏下来的东西,我能轻易让你找到?”

宁云伯府没有嫡出的孙女,只有一个记在嫡母名下的庶出四小姐。

可众所周知,宁云伯老夫人最喜欢的却是庶出的五小姐沈沁。

可惜,老太太在八个月前患了急病过世,沈沁母女也被当家夫人寻了由头赶回了老家。

“你当我傻啊?你说有就有?”王氏撇撇嘴,心里却是有些动摇了。

这死丫头真藏了银子?

沈沁厌恶的看了一眼王氏,右手手腕一翻,一粒做工精致的银花生出现在她掌心,“这个够我跟我娘住在李家一个月了吧?”

银光乍现的瞬间,王氏便激动的扑上前,“够了够了!”

沈沁的手一缩,往后退了一步,差点让王氏摔个狗吃屎,“口说无凭,你让隔壁的秦婶儿来做个见证。”

王氏差点出丑,正想发作,看见沈沁掌心的银花生后,又生生忍了下来,“行,你们等着!”

死丫头,给她等着!等把死丫头手里的东西哄出来,看她怎么将死丫头母女扫地出门!

在这个普罗大众都用铜板的时代,沈沁手里的银花生算是稀罕物,王氏为了拿到这颗银花生也是拼了,动作飞快的请了人来做见证,沈沁母女再次回到了李家。

母女俩在李家柴房隔出来的小小房间中相对而坐,李氏犹豫了许久,还是轻声问道:“沁儿,刚刚那银花生你哪里来的?娘在伯府这么多年可没见过。”

沈沁其实也有些懵圈,谁能想到系统签到给的银花生都那般精致呢?只那做工,至少也值二钱银子。

“祖母给的,娘您别多想,咱们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母女俩在屋里大眼瞪小眼,还没来得及多说,屋外就传来王氏的小儿子李家宝的嚷嚷声。

“爹,娘,老牛头家的牛温柔淹死啦!”

牛温柔?沈沁听见这名字差点笑喷,可转瞬间,她身子一僵,笑不出来了。


牛温柔,沈沁,牛家村,宁云伯府......这特么不是她很久前看过的一本小说吗?!

犹记得当时她还嘲笑过书中女主牛温柔的名字,但因为书里的工具人沈沁跟她同名同姓,所以她坚持将那本书看完了。

如果不是牛温柔这个名字提醒了沈沁,她根本就没意识到,她居然穿到了一本书里!

刚刚李家宝说什么?牛温柔淹死了?

卧槽!

沈沁蓦地起身,转身朝着院子外狂奔而去。

“沁儿,你要去哪......”

李氏的声音被风吹散在空中,沈沁此刻却顾不了许多,她只想确认,她到底是不是穿书了!

循着原身的记忆跑到村中蓄水的水塘边,沈沁连气都没喘匀,直奔水塘旁正哭得稀里哗啦的一家人而去。

“对不起各位,打扰一下,”沈沁看着跪在新土坟包前的两个年轻女子,喘了一口气后问,“请问你们是不是牛美丽和牛善良?”

那两名女子脸上挂着泪,听到问话后傻傻的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沈沁瞬间坐到地上,欲哭无泪的望着坟包。

女主牛温柔竟然死了!

接下来的剧情要怎么办?这书不会崩了吧?

在原书中,沈沁母女被王氏赶走后,离开牛家村的路上,恰好碰见牛温柔落水,母女俩将牛温柔救了,但她们不知道的是,被救上来的牛温柔已经换了芯子。

之后的狗血剧情不提也罢,总之,女主牛温柔靠着沈沁这个工具人出自宁云伯府这一点,很快就搭上了上层圈子,最后竟然跟沈沁原本的定亲对象成了亲!

沈沁表情诡异的盯着坟包,不知道她现在把坟掘开,牛温柔还会不会活过来?

也许是她的眼神太吓人,牛家人回过神后,不由分说的就将沈沁赶走。

“去去去,别在这捣乱,没听过淹死的人不能见生人吗?”

牛家村的规矩,被水淹死的人,不能被生人打扰,还要立刻在水塘边下葬,埋上七日后才能迁入祖坟。

据说这样可以将死者淹死前被吓散的魂魄集齐,避免下辈子投胎成傻子。

......

就在沈沁被赶走的同时,宁云伯府后院的莲池畔,一名丫鬟惊恐的大喊大叫,“快来人啊!四小姐落水啦!”

没过一会儿,落水的宁云伯府四小姐沈渺被人救了上来,在一片混乱中被送回了闺房。

伯府里有大夫,很快就将沈渺喝下肚的水拍了出来,沈渺也因此醒转。

“这是哪?你们在拍电影吗?”

沈渺的话让屋里众人一头雾水,但下人们见她醒了,只顾着高兴,她后面那句话就被忽略了。

“快快快,去告诉夫人,四小姐醒了!”

......

沈沁失魂落魄的回到李家,李氏正焦急的站在门口等她。

“沁儿,发生什么事了?你身子还没好,刚刚为什么跑出去?”

沈沁摇摇头,她现在一个字都不想说。

莫名其妙穿越也就罢了,穿到一本书里也可以接受,但穿过来就因为她没按照原书剧情被赶走,而让女主淹死,这就有点难受了。

所以她到底是穿过来干啥的?

李氏见沈沁一直坐在那里发呆,以为她还在想今后要怎么办的事,便开口道:“沁儿,你还生着病,你......咳咳......”

她才说了一句话,便咳得撕心裂肺的,瞬间便将陷入混乱中的沈沁拉了回来。

“娘!你怎么了?”沈沁连忙扶着李氏,轻拍着她的背,心里忽然针扎一样的疼。

这情绪......沈沁皱着眉,总觉得这突如其来的感觉有些诡异。

李氏咳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停住了,她拍拍沈沁的手,“我没事,你别担心。倒是你,”李氏柔美的脸皱了皱,“已经断了两天药,咱们还有银子抓药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