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前妻难哄沈先生想夫凭子贵

前妻难哄沈先生想夫凭子贵

金糕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三年,顾半夏努力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她孝顺公婆,照顾沈司临的生活起居,为他怀孕生子。结果,她的努力付出换来的却是男人的离婚通知。意识到沈司临的心根本捂不热之后,她选择不焐了。一场阴谋,顾半夏被迫出国,一走就是四年。四年后,她带着一双萌宝,身披华丽马甲,高调归来。那位前夫哥又是跪方便面,又是跪键盘的,只为跟她复婚。

主角:顾半夏,沈司临   更新:2022-07-15 23: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半夏,沈司临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妻难哄沈先生想夫凭子贵》,由网络作家“金糕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顾半夏努力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她孝顺公婆,照顾沈司临的生活起居,为他怀孕生子。结果,她的努力付出换来的却是男人的离婚通知。意识到沈司临的心根本捂不热之后,她选择不焐了。一场阴谋,顾半夏被迫出国,一走就是四年。四年后,她带着一双萌宝,身披华丽马甲,高调归来。那位前夫哥又是跪方便面,又是跪键盘的,只为跟她复婚。

《前妻难哄沈先生想夫凭子贵》精彩片段

“我们离婚吧。”

饭桌上,沈司临跟顾半夏提出了离婚要求。

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冷。

砰——

顾半夏手中拿的杯子,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你刚刚说什么?”

顾半夏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勉强自己挂上笑容,把颤抖的手十指并拢。

今天是她和沈司临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也是她发现自己怀孕的好日子。

她从下午忙到晚上,做了一桌子好菜,就等着沈司临晚上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她要亲自告诉沈司临,他要当爸爸了!

顾半夏觉得,一定是沈司临口误了。

“我们离婚吧。”

沈司临皱着眉,神情有些不耐烦,连语气都带上了厌恶。

他理想的妻子是雅楠那种知书达理,善良大方的女人,而不是顾半夏这种老实胆小,唯唯诺诺的蠢女人。

他一向不喜欢被别人强迫。

当初要不是老爷子绝食,还用沈氏的股份相逼,他才不会娶顾半夏。

他现在已经完全把沈氏掌控在手里,而且老爷子的身体也健康得很,是时候还自己自由了。

听着一模一样的话,顾半夏心瞬间被冻住了。

原来,她没有听错,沈司临也没有口误。

努力经营了三年的婚姻,她自以为是的甜蜜,都是泡沫而已,在这一刻彻底破灭了。

顾半夏看着沈司临那双幽暗深邃的眼睛,依旧还是那么让人沉醉。

她恨不得沉醉在那双眼睛里,永远不要醒过来。

可现实却狠狠打了她一巴掌。

“三年了,你有喜欢过我吗?”

顾半夏问出了最后的期待,声音有些颤抖,眼睛紧紧盯着沈司临。

心脏也扑通扑通急剧加速跳动。

就连耳朵高高竖起来,生怕漏听错听了。

叮铃——

还没等沈司临回答,电话就响了。

“我马上过去。”

接到电话后,沈司临脸色都变了,急匆匆抓起衣服就出门。

砰——

重重的关门声,彻底把沈司临和顾半夏隔开了。

顾半夏跌坐在沙发上,泪水再也控制不住落了下来。

无声的回答就是最好的答案。

三年了,她还是没能把沈司临的心给捂热。

她是顾爷爷在垃圾堆里捡到的,从小就跟爷爷相依为命。

所有人都以为爷爷是看上了沈家的钱,才让她嫁给沈司临的。

可其实,爷爷是为了她。

那年春节,她跟爷爷去沈家拜年,她一个人在沈家老宅的后花园玩。无意间看到沈司临溺水,等她把人捞上来时,沈司临都昏迷不醒了。

从那以后,那张脆弱又好看的脸,就印在了她心里。

爷爷知道她的心事,所以临终前才把她托付给了沈爷爷。

于是,她成了沈爷爷的孙媳妇。

可没想到,沈司临因此厌恶上了她。

看着那已经冷掉的饭菜,顾半夏自嘲地笑了笑。

“好痛......”

还没等顾半夏去把那碍眼的饭菜倒掉,只觉得眼前一黑,四肢无力,晕倒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时,顾半夏发现自己在医院。

“医生,我这是怎么了?”

顾半夏躺在病床上,声音有些嘶哑,头还有些疼,浑身无力。

“你情绪不稳定,内分泌紊乱,有流产迹象,要是后期还是不能控制情绪,你肚子里的孩子就很难保住了......”

听着医生的话,顾半夏有些后怕。

摸着肚子,顾半夏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那种血脉相连的悸动。

爷爷去世后,这个孩子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哪怕到最后她和沈司临离婚了,她也舍不得不要这个孩子。

这是一条生命,而且孩子是无辜的啊。

打定主意,又跟医生咨询了一些孕期注意事项后,顾半夏才离开了诊室。

医院走廊里,看着其他丈夫陪着怀孕的妻子检查、散步,顾半夏深吸了一口气,才压制住内心的那股酸楚。

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得稳定自己的情绪。

可没走几步,顾半夏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阿临,我这是老毛病了,你不用这么紧张。不过今天好像是你和顾小姐的结婚纪念日,你在医院陪我,顾小姐会不会不开心啊?”

“你的身体比较重要,不用管她。”

......

轰隆——

顾半夏只觉得五雷轰顶。

身体和灵魂同时被撕扯。

难怪沈司临要在今天跟她离婚,还抛下她一个人急匆匆出了门。

原来是他的白月光,傅雅楠回来了!

顾半夏忽然觉得自己这三年的婚姻,就像一个笑话。

这三年,她孝敬长辈,照顾小姑子,打理沈司临的衣食起居,努力扮演好妻子的角色。

哪怕被冷落、被忽视、被嘲讽,受委屈也往肚子里咽。

可她的这些付出和努力,到头来却抵不过傅雅楠的一句身体不舒服。

甚至换不来沈司临的一个关心的眼神。

知道真相的顾半夏,觉得此时的自己像一条离开水的鱼,呼吸有些困难。

她现在只想逃离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可还没等她转身,就被沈司临那双充满审视的眼睛盯上了。

“你怎么在这?”

“呵呵,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

顾半夏被气笑了。

她这个法律上被认证的妻子,都还没开口呢,沈司临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先发制人了。

顾半夏的心,一点一点结成冰。

“阿临,你不要生气,顾小姐她也是关心你,我想她不是故意跟踪你的。”

傅雅楠着急地摇晃着沈司临的手臂,帮顾半夏解释。

“同样的事,我不想发生第二次。”

沈司临厌恶地扫了顾半夏一眼。

没想到一向老实胆小的女人,居然跟踪他到医院。

沈司临甚至有些怀疑,过去的三年,顾半夏的本分温柔,是不是都是装的。

“所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不堪的人吗?”

沈司临的不信任,就像一把刀,狠狠插在顾半夏的心口上。

痛得她都没办法呼吸了。

看着顾半夏苍白的脸,沈司临一顿,心情莫名烦躁起来。

难道,他真的错怪这个女人了?

“阿临,你不要怪顾小姐,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打电话求你帮忙的。”

傅雅楠委屈巴巴地扯着沈司临的袖子。

“你不要管我了,顾小姐才是你的妻子,我只是一个外人而已,不值得你这么关心的。”

傅雅楠的话,像一把火,烧在了沈司临的心口上。

雅楠是他曾经的恋人,还救过他的命。

没有雅楠,他当初早就溺死在泳池了,哪里还会有现在的沈司临。

论起亲疏,顾半夏才是那个外人!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单独留下雅楠一人的。

看着沈司临和傅雅楠默契又互相体贴对方的样子,顾半夏只觉得嘴巴苦苦的,比吃了黄连还苦。

她这个妻子,倒像第三者一样,被隔离在外。

想想,还真是讽刺。

“你先忙,我等你回来。”

这句说过无数遍的话,再次从顾半夏嘴里冒出来。

以前是当妻子的,做好饭菜,等丈夫回家。

而现在,是妻子等着丈夫安顿好白月光,再回家谈离婚的事。

多么的讽刺!

听着顾半夏话,沈司临只觉得心口有些闷。

但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继续去照顾傅雅楠了。

当沈司临忙完回到家时,已经是半夜2点钟了。

顾半夏也没有睡,就这么坐在客厅,等沈司临回来。

只是眼睛有些红肿,明显的哭过了。

沈司临有些烦躁,不想继续离婚的话题。

“你把离婚协议书拿来吧,我现在签字。”

顾半夏声音很平静。

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说出这句话费了她多大的力气。

从医院回来后,她想通了。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沈司临跟傅雅楠间的默契,她还会争取一下。

毕竟喜欢沈司临那么多年了,她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而且还有了沈司临的孩子,她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可是现实没有“如果”,只有让她心碎的真相。

她输得明明白白,彻彻底底。

她累了,已经没有力气去努力了。

看到顾半夏比自己还着急离婚,沈司临有些不是滋味。


明明之前还一副很爱他,不愿意离婚的样子,甚至不惜追到了医院。

现在却这么迫不及待,要跟他撇清关系。

一时间,沈司临很是不爽。

“房子留给你,还有8000万的赡养费。”

沈司临面无表情地把离婚协议书、支票还有房产证丢到顾半夏面前,转身就上楼去客房住了。

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想听顾半夏说话了。

看着沈司临离开的背影,顾半夏好不容易才压制住的酸楚,又涌上了心头。

眼泪无声无息地把胸前的衣服打湿。

白月光回来了,沈司临连最后的体面和告别都不肯给她了。

刷刷两下,顾半夏毫不犹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摸了摸那个戴了三年的结婚戒指,顾半夏咬破嘴唇,狠心摘了下来,压在离婚协议书上面。

连夜收拾好东西,顾半夏站在沈司临房门外,手停在半空中,最终还是没有敲门。

走到别墅门口,顾半夏回头看了几眼,吸了吸鼻子,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第二天,沈司临发现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还有那张8000万的支票和房产证。

这个顾半夏,在搞什么鬼?

居然净身出户?

该不会是耍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吧?

沈司临想不通,看着那份离婚协议,只觉得越看越碍眼。

“阿临,顾小姐,她真的答应跟你离婚了?”

医院里,傅雅楠气色虽然还不是很好,但眼睛却有了光彩。

“嗯。”

原本顾半夏答应离婚,是件高兴的事。

可想到顾半夏留下来的那枚结婚戒指,沈司临就有些不舒服。

那个女人不知道是太蠢还是太精明了,钱和房子都不要。

“顾小姐是个好人,阿临你要多补偿些钱给她。顾家的生活也不富裕,要不然当初顾爷爷也不会把顾小姐嫁到沈家......”

傅雅楠突然捂住嘴,一副说错话的样子。

“阿临,我不是说顾家贪钱,我的意思是顾小姐一个人不容易。”

傅雅楠一副懊恼的样子。

听着傅雅楠的话,沈司临眼神变得冷峻起来。

原来如此。

顾半夏这么爽快地签下离婚协议书,却净身出户,果然是另有打算。

老爷子一向很喜欢顾半夏,恐怕顾半夏就是以退为进,打算借着离婚的事,去老爷子哪里索要更多的好处,甚至逼他复婚。

哼。

他果然小看顾半夏了。

“沈司临,如果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来!”

还没离开医院的沈司临,接到了老爷子的电话。

沈司临冷哼了一声。

顾半夏果然去找爷爷了。

果然是个有心机的女人!

“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居然瞒着我跟夏夏离婚!”

沈家老宅,沈老爷子气得随手抓起桌上的茶杯,直接朝沈司临砸去。

沈司临没有躲避,额头还流了血。

“当初要不是老顾救了我,哪里会有你们,哪里还会有现在的沈氏?”

沈老爷子气得拐杖重重地捶在地面上。

“老顾临终前让我照顾好夏夏,你倒好,不仅没有把人照顾好,反而把人赶走了,你这个白眼狼!”

沈老爷子气得咳嗽不已,脖子都憋红了。

“你现在马上去求夏夏的原谅,让她跟你复婚,否则你就别叫我爷爷,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沈司临额头还流着血,但依然没有松口。

“爷爷,顾半夏没有你想象中的单纯善良,而且我也不会跟她复婚的。”

沈煜直视着老爷子,不肯屈服。

还没等老爷子训斥,沈司临电话响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