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起心动意

起心动意

一半浮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简意非常害怕周起,这个男人长着一张非常俊俏的脸,整个人却从骨子里透出来一股说不出的邪气。亲眼看见他砍掉她学生父亲的两个手指头,将人揍得像条死狗似的之后,宋简意更加确定了一点:周起这个男人不好惹,她必须要远离。谁成想,她避之如蛇蝎的男人居然对她一见钟情了。

主角:宋简意,周起   更新:2022-07-15 23: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简意,周起 的女频言情小说《起心动意》,由网络作家“一半浮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简意非常害怕周起,这个男人长着一张非常俊俏的脸,整个人却从骨子里透出来一股说不出的邪气。亲眼看见他砍掉她学生父亲的两个手指头,将人揍得像条死狗似的之后,宋简意更加确定了一点:周起这个男人不好惹,她必须要远离。谁成想,她避之如蛇蝎的男人居然对她一见钟情了。

《起心动意》精彩片段

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包间中烟雾缭绕。沙发中间的男人姿态随意的坐着,嘴叼着一根雪茄。他见着被带进来的宋简意动也未动一下,只微微的眯起眼来,说:“你就是我那便宜媳妇儿?”

他缓缓的吐了口烟雾,目光轻佻又放肆的打量着她,从脸一直往下,最后落到了她高耸的胸脯前,啧了一声,说:“还算有点儿可取之处。”

宋简意早在看到他时一张脸就变得煞白,眼前的男人虽是长着一张俊美的脸,但整个人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子说不出的邪气。

就在几天前,她亲眼看见他砍掉了她学生父亲的两个手指头,将人揍得像条死狗似的丢在地上,她低声下气万般求饶,保证会如期还上欠款,他这才放了人扬长而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那么快就又见到他,强自镇定的说:“抱歉周先生,您认错人了。”

周起没说话,叼着烟站了起来,走到了她跟前。

宋简意如受惊的小鹿一般,一张小脸煞白,唇抿得紧紧的。

周起轻嗤了一声,往前一步逼近她,慢腾腾的说:“紧张什么,我今天又没打算碰你。”

宋简意涨红了脸,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急的,“周先生,我并不是你的……什么未婚妻,请自重。”

周起像是没听到她的前半句话似的,邪气的一笑,说:“自重什么,你迟早不是我媳妇儿么。”

他一脸的轻薄样儿,宋简意的处处退让完全没有用,她忍无可忍的抬起手,往周起的脸上落去。

但这巴掌并没有如预料之中的落下,在半空中就被生生的截住了。周起高高在上的看着她,握住她手腕的手一点点的加重力气,直到看到宋简意的脸色煞白,这才稍稍的俯身眉眼逼近眼前的人,“宋老师,你觉得我像是能容忍女人往我脸上落巴掌的人嘛?”

原来他已经认出了她。

纤细的手腕被他捏在手中,能听到骨头吱吱作响的声音。周起就跟逗猫狗似的紧捏着她的手腕一步步的逼着她往后退,直到她退靠在了墙壁,这才一字一句说:“宋老师,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很不绅士。所以,并没有绅士不打女人的习惯。所以我建议你最好收好你的爪子,否则,我不建议一个个全替你拔掉。”

宋简意用力的挣脱了他的禁锢,她哪里受过这样的轻薄欺辱,一张白皙的脸涨得通红。前几天周起的狠辣已让她由心底的害怕,这会儿哪里还敢惹他。

但该说清楚的还得说清楚,周起这样的人,哪怕一丝一毫的关系她也不想同他扯上。忍着手上传来的痛意,试图同周起解释清楚,“我不知道周先生在说什么,但我并不是你什么未婚妻。我有男朋友。”

她特地的加重了后边儿几个字。

周起不置可否,隔了会儿后轻嗤了一声,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了看她,“宋老师,现在什么年代了你还那么迂腐。结了婚不是同样还可以离婚嘛?”

说着叼着烟回到了沙发那边,坐了下来。他完全视宋简意为无物,拿起了酒瓶倒了一杯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包间里很安静,橘黄色的灯光晕染开来,生出了几分风月场合里的暧昧来。

周起喝了一杯酒,见宋简意还在站着,他微微的勾了勾唇角,说:“宋老师还不打算走,是想今晚就和我睡么?”


他的语气轻佻得很,宋简意的脑子里乱糟糟,听到他让她走几乎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儿,匆匆的就要往外边儿走。

但还未走到门口,竟然就听到周起漫不经心的对身边的人说:“送宋老师回去。”

宋简意不知道他又要生出什么幺蛾子,不自觉的停下脚步,戒备的看着他。他睨了她一眼,要笑不笑的说:“这边乱,总不能让别人先占了便宜。”

他的语气中颇有几分意味深长,宋简意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一张脸涨得通红,没有再停留,脚步匆匆的离开。

这边的确很乱,灯光暧昧的走廊中,有醉汉骂骂咧咧,也有迫不及待的男女在角落里坐着少儿不宜的事。

宋简意到家已是十一点多,她喝下一大杯冰水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一晚上在梦魇里皆是惶惶的辗转反侧。

隔天是周末,天空中仍旧飘着毛毛细雨,宋简意睡得迷迷糊糊时就接到蒋南的电话,她爬起来胡乱的穿上衣服赶到城北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蒋南早在家门口等着,见着她泪水掉了下来,说道:“宋老师,我爸、我爸他跑了。”

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惊慌慌的站着,眼睛早已哭得红肿。

宋简意快步上前,一边安慰着她一边随着她上楼往家里走。二楼的门还开着,本就家徒四壁的屋子现在更是空荡荡的,昏黄的灯光下更显得凄清无比。

宋简意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果然属于蒋父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就在一个星期前,蒋父欠了高利贷被追债人砍下两根手指,她送不舒服的蒋南回来正巧碰见那血腥的一幕,低声下气的万般求饶以身作保,才得以延期还款。当时蒋父忍着剧痛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在规定的时间还款,谁知道转眼间他就跑了。

宋简意犹如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浑身透冰的凉。她试图想安慰哭丧着脸的蒋南两句,但还未开口说话,门口就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两人齐齐往门口看去,就见几个混子从门口进来,见着满地的狼藉已猜出了几分来,冷笑着说:“看来我们来得挺及时。”

不由分说的将俩人拘着下了楼,丢进了楼下的一辆商务车里。

一路上蒋南煞白着脸,紧紧的抓着宋简意的手。她同宋简意都见识过上次她父亲被砍断指头的血腥,现在她父亲跑了,她们俩被抓来,光想也知道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宋简意到底年长些,慌乱过后迫使自己镇定下来,低声的安慰着浑身控制不住颤抖的蒋南。

两人没多时就被丢到了包间里,沙发上的周起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宋简意一眼,手指在面前的矮几上有节奏的敲着,缓缓的吐了一口烟圈,“我记得上次是宋老师作保的,现在人跑了,宋老师来说说怎么办?”

他说着便示意身边的人上前,将蒋父签下的欠条丢到了宋简意面前。这狗男人真真是翻脸不认人,仿佛昨天说宋简意是他未婚妻的人不是他一般。

欠条上光本金就是三十来万,更别提周起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不用想也知道是一个巨额的数字。

宋简意粗粗的扫了一眼,一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飞速的转动着脑子想着能解决的办法。

见两人均没有说话,周起的视线落在了一直被宋简意挡在身后的蒋南身上。

蒋南显然更怕他,尽管躲在宋简意的身后仍是瑟缩了一下。

周起吐了口烟雾,视线移到了宋简意的身上,要笑不笑的说:“欠了我周起的钱敢跑的人他姓蒋的还是头一个,宋老师说说,这钱是用你来偿,还是用她来偿?”


他的眉眼间皆带着戾气,声音里有几分阴恻恻的。

蒋南听到这话脸瞬间便褪去了血色,更加抓紧了宋简意的手。

宋简意哪里不知道周起什么意思,尽管心里慌乱,但她好歹为人师表,怎么也是要保护好这小姑娘的。

她咽了咽口水后鼓起勇气看向了坐在沙发上吐着烟圈的周起,说道:“周先生,你这个并不受法律保护,是犯法的。”

她文绉绉的,到底还是怵他,眼神并不如语气那么坚定。

周起的唇角勾了勾,掐灭了手中的烟头丢在一旁。邪气一笑,站起身走近宋简意,“宋老师是打算和一混子讲法律嘛?”

他的手上带着一双黑色的手套,手中把玩着不知道是从哪儿拿来的匕首。锃亮的刀尖透着一股子寒意。

“宋老师要讲法律,上次求我延长期限的时候怎么不讲?难道是上次忘了?”他皮笑肉不笑的,故意靠近宋简意,逼得她连连后退。

宋简意无可辩驳,涨红了一张脸。她咬咬牙,说:“周先生,当前的情况您也看到了,这笔钱无论是我还是她都还不起。”

周起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那宋老师是把我当成做慈善的了?”

他说完这话也不等宋简意开口,视线落在了躲在她身后的蒋南身上,吩咐身边的人:“带下去。”他掏出了一支烟来,故意假惺惺的问宋简意:“宋老师应该没意见吧?”

蒋南被吓得浑身发抖哭了起来,紧紧的拉住宋简意的手。

宋简意一下子就慌了起来,要去护住她。但她哪里是那两个壮汉的对手。蒋南很快便被捂住嘴拖出了包间。

宋简意知道人被拖出去意味着什么,急急的低声下气的说:“周先生,求求您高抬贵手。”

周起邪气一笑,一步步的逼近她,“那宋老师是想代替她嘛?”

宋简意不敢与他对视,微微的低着头,露出了一截纤细如凝脂般雪白的脖颈。周起的视线落在她饱满的胸脯上,眸色微暗,低笑了一声,说:“宋老师要是想代替她,我不介意。”他附到了宋简意的耳边,接着说:“当然,宋老师要是把我伺候舒服了,我也不介意暂时先放她一马。”

宋简意被他逼靠在了角落里,鼻间是陌生的男性烟草气息。她试图要将距离隔开一些,但周起的手掌已落在了她的腰上。带着暗示性的一寸寸收紧。

宋简意这下慌得更厉害,如小兽一般惊慌不安。

连这样的场面也应付不了,还不如刚才被带出去的小丫头片子,一看就知道是出生于被保护得很好的家庭。

周起的骨子里的恶劣上来,突然就有了想毁掉她的欲望。他一手捏着她,粗鲁的掀起了她身上的毛衣。

宋简意拼命的要挣扎,但她哪里是周起的对手,在他流连着的视线下羞愤不已,挣扎之余眼泪控制不住的掉落了下来。

周起平生最烦的就是人哭哭啼啼,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放下了宋简意的衣服,眼中的欲色已在瞬间褪去。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径多么恶劣,漫不经心的说:“不过开个玩笑而已,宋老师哭得要死要活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周起自己就是美人,宋简意这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样子并不能让他心软半分,皮笑肉不笑的说:“或是宋老师想要让我坐实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