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傅少的罪妻黑化了

傅少的罪妻黑化了

无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五岁那年,孟汐和傅衡第一次见面,他对她一见钟情;十八岁成年那天,他承诺会娶她为妻,生生世世只爱她一人;二十岁生日那天,傅衡将孟汐送进了监狱。过往的甜蜜,一桩桩,一件件,她不相信那都是假的,某人绝情残忍的背后,一定隐藏着她不知道的秘密。锒铛入狱之后,她并没有心灰意冷,她发誓自己出狱之时,就是她揭开真假千金谜团,逆风翻盘的时刻!

主角:孟汐,傅衡   更新:2022-07-15 23: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汐,傅衡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少的罪妻黑化了》,由网络作家“无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五岁那年,孟汐和傅衡第一次见面,他对她一见钟情;十八岁成年那天,他承诺会娶她为妻,生生世世只爱她一人;二十岁生日那天,傅衡将孟汐送进了监狱。过往的甜蜜,一桩桩,一件件,她不相信那都是假的,某人绝情残忍的背后,一定隐藏着她不知道的秘密。锒铛入狱之后,她并没有心灰意冷,她发誓自己出狱之时,就是她揭开真假千金谜团,逆风翻盘的时刻!

《傅少的罪妻黑化了》精彩片段

“本庭宣判,被告人孟汐,犯故意杀人罪,因杀人未遂,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判决声随着庄严的锤声落下,敲定了这个年近二十的孟家千金的罪行。

一身囚服的孟汐素面朝天,美丽俏皮的脸蛋因为连续一周的羁押、审讯而失去了往日的神采,那一锤不仅狠狠地砸在了她的自尊上,还彻底的抹杀掉了她与原告所有的纠葛。

她已经解释到声音嘶哑,近乎发不出声音,然而所有人都认为她在说谎。

孟汐悲伤地看向原告方,那个坐在轮椅上一脸冷漠的男人。

“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两侧的司法警察已经围上来将她押住,出了法院,她就要被带去监狱服刑。

然而孟汐却仿佛着了魔似的,直勾勾地盯着傅衡,就像是要得到最后一个结果般,没有竭嘶底里的哭闹,只有平静而又绝望的质问——

“十五岁,你生日那天,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说你对我一见钟情,让我陪你切蛋糕,说以后每年的生日都想和我一起过,”

“十八岁,我成年那天,我们在海边聚会,你向我表白说我是你此生最爱的人,会是你唯一的妻子,你要与我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往日的甜蜜,一桩桩,一件件,就像电影一样在孟汐的脑海里回放,她定定盯着全程冷漠眼皮都没抬一下的男人,心中苦涩蔓延,嗓音带上一丝哽咽。

“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日。”

“我们约好一起去领证,一起建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现在的我们应该在生日派对上,向各位来宾宣布我们即将举行婚礼的消息!”

“傅衡,你就当真......”

“够了!”

司法警察刚好押着孟汐经过傅衡的身边,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只余厌恶和痛恨,他冷冷开口,打破了孟汐所有残余的幻想,“我爱的那个孟汐,已经死了。”

“我......”

一切的解释,都显得徒劳无力。

连看她一眼都觉得会脏了自己眼睛的男人,漠然操控着轮椅的方向,转身向法庭的出口驶去。

孟汐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傅衡的态度,就像一把最锋利的刀般,狠狠插进她心脏,让她整个人都血肉模糊。

“你但凡愿意信我一次......”

看着男人决绝的背影,孟汐忽然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多余,她一下子失去了所有抗争的力气,只目睹着男人离开。

临出门的时候,外面的灯光斜斜洒在男人身上,将他映衬在一片光明之中,孟汐的瞳孔颤了又颤,她垂下眼帘,像是在和他做最后的告别,“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杀人。”

清冷沙哑的话音落下,庄严的法庭大门彻底关上。

门外,助理早早就等候着,看到浑身都撒发着冷漠气息的男人,不由有些惧怕,“少爷,孟小姐不像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会不会是有人在背后......”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眼里闪过一抹暗沉,他直视着前方乌云密布的天空,冷淡开口:““不重要了,走吧。”

两个小时后,孟汐被送进了监狱。

在事发之后整整一周之内,没有一个人来看过她,也没有一个人为她说一句话。

判刑,收押。

一切顺利的理所当然,如果不是她被冤枉的话。

孟汐想起自己在婚姻登记处被带走时,亲手从警察手里接过镣铐给她带上的傅衡,脑海里不停回荡着男人最后冷漠而又绝情的话。

“信任?一个披着孟家千金假身份的女人,值得信吗?”

“你敢为了那些股份伤害爷爷,就要承担得起后果。”

“孟汐,爷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偿命。”

在这一刻,孟汐才彻底明白,五年的爱恋,期盼已久的婚姻,在她入狱这一刻彻底划上了休止符。

听着铁门重重关上的声音,幽暗冰冷的走廊里,孟汐几乎不用抬头,都知道狱警们看她的眼神有多奇怪。

对于杀人犯,没有人会给好脸色,更何况,孟汐之前还是经常出入各大报纸头条版面的千金小姐。

富裕,美貌,杀人,罪犯。

完全不搭边的几个词,却都出现在了她身上。

所有人都觉得她道貌岸然,对她的态度自然不客气。

解开她手上的镣铐,狱警毫不客气地将她推进了牢房。

一个踉跄,因为一时没站稳,孟汐直直朝旁边人身上砸去。

“你大爷的长没长眼睛啊!”

昏暗中,孟汐看到了好几个人围了过来,身上还有一股发臭了的霉味。

她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张口想说话,声音却嘶哑地难以发出任何声音。

对方更气了。

“怎么,来到这地方还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谁比谁高贵似的。”

粗暴蛮横的拳打脚踢扑面而来,女人们虽力道不及男人,但却阴狠毒辣无比,没一会,孟汐身上便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触目惊心。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说,“行了,傅先生说过要长久的折磨她,你们可别一来就把人给弄死了,不好交代。”

傅衡。

呵。

眼前一点一点变得模糊,孟汐一声不吭,蜷缩着身子保护着最重要的头部。

终于,直到打累了,那群人才解气般停下手中的动作。

孟汐已经仿佛一具死尸般躺在脏兮兮的地板上,进气短出气长,满身都是血迹。

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在死亡面前,没有人是不怕的。

孟汐看着这些不把人命当一回事的丑恶嘴脸,抄起旁边不知谁扔下的手术刀狠狠扎进了离她最近的女人肩膀上。

“啊!”

刚才还围着孟汐的人们都慌了,这个女人明明已经半死不活了,怎么还能有报复的力气。

“你们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被判进来的吗?”

孟汐的手握着手术刀的另一头,浑身都是血,她勾唇笑道:“因为杀人。”

猛地将手术刀拔出,无视呲了她一脸的鲜血,孟汐一步一步靠近这群女人,宛如从地狱归来的恶鬼般,喃喃自语,“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不如,大家一起去死吧......”


“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一声尖叫划破孟家上空,佣人管家们纷纷急匆匆的朝着三楼孟家千金的房间赶去,生怕这位好不容易认祖归宗的千金大小姐有个什么闪失。

“别怕别怕,”孟宪国坐在夜梦惊醒的林若婉身边,“你现在是咱们孟家的掌上明珠,不会再有人害你了。”

躺在公主床上的林若婉脸色苍白,双眸盛着泪珠,看起来楚楚可怜,“爸,她不会回来的对吧?”

孟宪国知道女儿说的是谁,赶紧给这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宝贝女儿吃了个定心丸,“放心吧,这四年她一直在监狱里待着呢,就算她出来了,我也绝不会让她踏进孟家半步!”

孟宪国看起来像是在和林若婉做承诺,其实也是在告诉自己,孟汐是个冒牌货,她坐牢是罪有应得!

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角度,林若婉悄无声息地勾起了唇角。

四年前,孟汐跪在孟家门口求孟宪国帮她的时候,她就在孟家三楼这个属于千金小姐的房间里,看着她卑微哭泣的样子。

终于,她如愿以偿回到了孟家,而那个冒牌货也成功进了监狱。

原本属于孟家的联姻也轻而易举地落到了她的头上,那个在W市叱咤风云的男人,即将成为她林若婉的枕边人。

“婉婉,今天晚上的颁奖礼,傅少会去吧?你还不快赶紧准备准备?”

孟母推开了门,她的欣喜之情丝毫不亚于林若婉,得益于上一辈提出的联姻,傅衡这个人人都想要的W市最完美的男人也只能是他们孟家的女婿。

一听到傅衡,林若婉的眼睛也亮了起来,“是啊,我要给阿衡一个惊喜!”

环亚商城。

“那是林若婉吧,真人好漂亮啊!”

“是那个......拿了逆袭剧本的孟家千金林若婉?天哪我可喜欢她了!”

大明星林若婉的到来让所有店员都毕恭毕敬地围在了她的身后,也不乏有一些路人认出了这个新生代的女明星,纷纷拿出手机来拍照。

“不好意思啊,不让拍照。”

经纪人吴宇赶紧上前拦住,一脸不爽的看着商场的保安,“你们商场的安保工作怎么回事?小心把你们都开除了!”

林若婉坐在沙发上,看着店员手里拿着最新的礼服,在她面前一字排开,她慢悠悠地品着手里的茶,眉头不悦的皱起,“这就是你们这一季的新品了?设计师该辞退了,一个比一个丑!”

门店经理赶紧给店员使眼色,“去把咱们的限量款拿出来给大小姐试试!”

一排店员灰溜溜地拿着衣服离开,还没走出多远就惹来了一阵轰动,引得坐在沙发上的林若婉都不禁侧目。

“她真的好有气质,她是哪个明星吗?”

“不知道啊,感觉走路带风,太飒了!就是感觉有点眼熟......肯定是在哪个电影里见过!”

林若婉不满地皱起眉头,难道这里除了她,还有哪个明星敢出现吗?

她起身走了过去,看到试衣镜前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

黑色的长裙将她窈窕有致的身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衬得肤若凝脂,她纤细的手指顺着腰线而上,最后停在了白皙如玉的天鹅颈上。

“有项链搭配吗?”

女人的声音纯冽如泉,却带着一丝沉淀下来的磁性,像一颗石头,砸在了原本毫无波澜的林若婉心上。

这个声音是......

“这串蓝宝石项链,是咱们春季走秀搭配这条黑裙子的,您先试一试?”店员主动递过来一条项链,看向女人的眼神充满艳羡。

林若婉戴着墨镜,踩着高跟鞋徐徐的走了过来。

刚才拿着项链的店员看到林若婉立刻毕恭毕敬地站到了一旁。

享受着众人追捧的林若婉甚至连鞋都不用自己脱,两个工作人员和助理跟着走进宽敞的试衣间。

林若婉对着镜子无意地摘下眼镜,一抬眸看到镜中的人,瞬间像见了鬼似的。

“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镜中的女人正是本该在坐牢的杀人犯——孟汐!

女人从镜中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和她的震惊失措形成了极强烈的反差,她优雅地拿过项链戴上,把胸前的空白填满。

她没有说一句话,林若婉却仿佛被一下子掐住了喉咙一样难受。

林若婉总觉得面前这个人好像变了,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变了,记得刚搬到孟家的时候,孟汐的衣橱里都是白色浅色系的衣服,像一朵清纯的百合花。

如今她一身黑,衬得整个人透着一股强劲又妖冶的气息。

孟汐转过身,面无表情地朝着林若婉走了几步,林若婉下意识地后退,明显感觉到她身上压迫且逼人的气场。

孟汐唇角若有似无地微微勾起一个冷嘲的弧度,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往里面一个试衣间走去。

林若婉看到那抹嘲讽的笑,才猛的回过神来,她一把抓住孟汐的胳膊,缓和了面部表情,露出了一个天然无害的笑容,“姐姐,既然出来了,就别到处跑了,到底是坐过牢有案底的人,脏得很。”

孟汐转身,眉头一挑,“你说谁脏?”

林若婉眨了眨眼睛,“你啊。”

啪!

清脆的一耳光打在了林若婉的脸上,瞬间把林若婉都给打蒙了,她捂着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孟汐。

而和她的巴掌应声响起的,是试衣间大门被推开的声音。

林若婉看向来人,第一时间捂住了胸口,脸色苍白,身体一虚就往后仰倒。

一只大手稳稳扶住了她,林若婉也顺势坐在了轮椅上那人的腿上。

“刚出狱就要害人是吗?”

薄唇微微扯动,冷峻的眉眼仍然带着熟悉的寒凉气息,哪怕坐在轮椅上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孟汐,牢还没坐够吧。”

在轮椅出现在门口的那一瞬间,孟汐就认出了来人,是傅衡。


傅衡磁性好听的声线在不算宽敞的试衣房间里,显得沉重有力。

孟汐浑身一颤,抬头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呆愣住了。

在狱中挣扎的每一分每一秒,他绝情的话都在一遍遍的回放,成为了她无法磨灭的梦魇。

——“够了!”

——“我爱的那个孟汐,已经死了。”

她从没想到会和他在这样的场合下相遇,更没想到自己会亲眼目睹这一副恩爱的场面。

但也就只是仅仅呆愣了一瞬间,她便恢复了神情,冷然一笑。

“让傅先生失望了,我不仅好好的活着,还出狱了。”

傅衡听到这声称呼的同时,眉头微微蹙起。

林若婉虽然坐在他的腿上,和他如此亲近的距离,却总感觉他像是要离自己远去一般,忙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阿衡,我没事的。”

傅衡“嗯”了一声,眸光再次落在了孟汐的身上。

“婉儿说的话一点也没错,一个连有恩之人都能下得去手的女人,心,永远是肮脏的。”

林若婉看傅衡为着自己说话,还破天荒地喊了自己“婉儿”,她笑得开心,忍不住在傅衡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留下淡淡吻痕。

孟汐的目光在那个吻痕上停了几秒,轻描淡写地把目光收了回去,眼角眉梢都是冷漠,转身径直走向门口打算离开。

在经过门边的时候,傅衡再度开口。

“以后不要来这里了,我嫌脏。”

孟汐脚步停顿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指狠狠地掐进了手掌心里,但她的下巴却高高昂起,轻声嗤笑,“傅先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看着孟汐离开的背影,林若婉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孟汐,时代变了,现在我才是傅衡心尖上的那个人。

在林若婉兴致勃勃的挑选自己晚上参加颁奖礼的衣服时,傅衡却拿着李峰递过来的手绢,擦掉了脸上的吻痕。

“为什么没有孟汐出狱的消息?”

李峰一愣,遂道,“没有,只知道孟小姐出狱后回了一趟孟家。”

看着傅衡若有所思的侧脸,李峰又补了一句,“自从两年前,孟小姐换了监狱之后,就丢失了她的消息,哪怕是我们这边松口让孟小姐减刑,也没能获得一次见面的机会。”

“是属下办事不利!”

李峰狠狠垂下头。

“正常。”傅衡勾唇冷笑,“她故意躲着我。”

毕竟,时隔多年,他们还是见面了。

......

荣景会场外。

一辆黑色的摩托车在夜幕中呼啸而过,最终稳稳地停在了会场后方不起眼的角落处。

孟汐摘下头盔,看了一眼现场,外面停了很多辆保姆车,里面正在开办银盏花电影节,人流量比往日多了整整三倍。

此时的她俨然已经换了一身造型,短发将她的长发藏匿其中,短款卫衣和铅笔裤的搭配,露出了纤细的腰身。

她一路从安全通道直达顶楼,畅通无阻。

孟汐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找到了K先生发给她的短信里说的那个房间,将一个装置放在了密码锁上,接上耳麦。

“0301。”

那边速度很快,破解了密码。

“收到。”孟汐将装置放进了宽敞的卫衣袖口里,推门而入,很顺利地找到了目标物品。

这是她现在赖以生存的主要来源,一个充满危险但又满是机遇的“工作”,有些真相,需要她亲自寻找。

转身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门外传来一阵动静。

“二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房间。”

二少?

孟汐神经敏感了一下,背靠着门,一动不动。

“阿衡,不用这么麻烦的,我在下面和那些演员们一起等着就好。”温柔又软糯的声音,不正是林若婉吗?

傅衡没有说话,只是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轻轻推动着轮椅向前。

林若婉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的声音满满的都是依恋,“我知道你心疼我,我想,这次我获奖,不仅爸妈搞笑,老爷子如果知道的话,应该也会很开心的吧。”

似乎是因为提到了傅老爷子,傅衡“嗯”了一声。

突然,脚步停在了门外。

孟汐摒住了呼吸,从袖口慢慢滑出来一个电击棒。

这扇门一旦打开,为求自保,她必会出手。

“阿衡,你一会儿会陪我吗?”林若婉的问句中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我还有事。”傅衡说着,目光却一直看着门缝下透出来的一双影子。

林若婉失落的垂下头,“好吧,那我也不要休息了,从这里下去还要些时间,我还是现在下面等着吧。”

“李峰,送林小姐下去。”

李峰立刻从走廊尽头走了过来,林若婉不满地撅起嘴角,都订婚三年了,还一直叫她“林小姐”,听着太生分了。

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见李峰挡住了她前进的步伐,“林小姐,请。”

林若婉只能转身离开了。

而孟汐反而要感谢林若婉这一波没事找事,让她有了足够的时间从窗外逃离。

在窗外的她看了一眼下面的高度,足足58层的高度,她的脑袋不由得一阵眩晕,立刻想起了K教她的方法,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一刻,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一刹那,所有的灯都点亮了。

而房间内却空无一人,连脚印都没有一个,大理石地板光洁如新。

傅衡眉头微皱,难道他看错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