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暖心甜妻凌总晚安

暖心甜妻凌总晚安

金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熙和凌久泽结婚三年,两个人从未见过面,她知道男人不同意甚至抗拒这场婚姻。如若不然,他也不会两人刚一结婚就去了美国,又在婚约即将到期的时候,突然回来了。苏熙知道凌久泽不好惹,他曾经是江城有名的恶霸,纵横江城黑白两道,做事狠辣,六亲不认。苏熙的爸爸为了生意,带着她上门求他的时候,她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主角:苏熙,凌久泽   更新:2022-11-03 15: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熙,凌久泽 的女频言情小说《暖心甜妻凌总晚安》,由网络作家“金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熙和凌久泽结婚三年,两个人从未见过面,她知道男人不同意甚至抗拒这场婚姻。如若不然,他也不会两人刚一结婚就去了美国,又在婚约即将到期的时候,突然回来了。苏熙知道凌久泽不好惹,他曾经是江城有名的恶霸,纵横江城黑白两道,做事狠辣,六亲不认。苏熙的爸爸为了生意,带着她上门求他的时候,她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暖心甜妻凌总晚安》精彩片段

周三晚上七点,苏熙准时出现在天悦府酒店门外。

手机响了一下,苏熙打开微信,是苏正荣:【熙熙,谢谢你肯帮爸爸,我这里有点堵车,你先进去。】

苏熙脚步放慢,想着等下见到凌久泽,该怎么打招呼。

结婚三年,他们从来没见过面,不用想也知道凌久泽并不同意、甚至很抗拒这门婚事。

不怪凌久泽,当初是苏家公司遇到了危机,厚着脸皮上门要求凌家履行当初联姻的约定,凌家长子已经结婚,婚事就落在了次子凌久泽头上,他不情愿也是情理之中。

凌家自然也不会任人宰割,给了三个亿的彩礼帮着苏家度过难关,却也提出了条件,就是三年后这门婚事自动解除。

三年前,她还不到C国法定的结婚年龄,两人去维加斯办的证,确切的说两人都没去,是双方派人拿着彼此的证件过去就办完了。

两人一结婚凌久泽就去了美国,一直到现在、距解除婚姻还有三个月的时候他回来了,抗拒的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

偏偏今天,她爸爸为了生意,还要带着她再次上门求他。

苏熙自嘲的弯起唇角,等下她要怎么介绍自己,“凌先生你好,我是你老婆!”

他会拿正眼看她吗?

据说凌久泽去美国前,是江城有名的恶霸,统领江城黑白两道,做事狠辣决绝。

不过前几天她在电视上的财经频道上见过凌久泽,和印象中不太一样,一身名贵商务西服,姿态虽然矜傲,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淡雅、沉稳。

希望今天他也能像电视里那样有气度有涵养,别让她太难堪。

整个天悦府都是中式装修,古典大气,像是一个庄园,苏熙按照苏正荣给她的房间号去了荷风馆三楼。

三楼都是套房,木地板上铺着地毯,灯火昏黄,格外安静。

走到套房外,苏熙不着痕迹的深吸了口气,抬手敲门。

门是虚掩的,她一碰,金叶红木门自动开了一条缝,苏熙有些意外。

难道凌久泽在等她?

出于礼貌,苏熙还是又敲了几下。

没有人应声。

苏熙眉尾轻挑,推开门往里面走了两步,发现只有玄关亮着一盏昏黄的灯,里面一团黑。

没人?

套房很大,中间是客厅,两侧分别是休闲室和卧房。

她已经走到客厅,直觉不妙,方要反身回去,突然听到卧室的方向有水声,一道痛苦低沉的声音同时传来,“进来!”

苏熙的警惕性告诉她此时应该毫不犹豫的掉头离开,可是在黑暗中静立了三秒,她还是向着卧房的方向走去。

“是凌先生吗?你怎么了?”苏熙推开卧房的门,低低问了一句。

突然一条手臂伸出来直接将她拽进浴室,男人一手抵着墙壁,一手掐着她的脖子,声音压抑着痛苦,仍旧冷戾暴怒,“敢给我下药,你想死?”

客厅里还有窗外透过来的浮光,浴室里却是伸手不见五指。

苏熙忍着没有反击,喉咙被钳制,嗓音嘶哑、镇静,“不是我!”

“那你是谁?”

男人似淋了许久的冷水,浑身冰凉,喷出来的呼吸却炙热,冷热交替,苏熙有些发愣。

黑暗中,两人无声对视,男人的呼吸一下比一下重,似已经忍到了极致,捏着她喉咙的手突然一勾她脖颈,低头用力的吻下来。

唇瓣冰凉,霸道!

苏熙瞬间瞪大了眼,抬腿用力的向着男人身体顶去。

男人的力气和速度都不在她之下,长腿压制着她的膝盖,粗哑道,“帮我,你想要什么,事后我都会补偿你!”

苏熙暗自吸气,无论如何她都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凌久泽竟然被人下了药?

黑暗中,男人的气息笼罩着她所有的感官,她还在衡量帮他还是让他去找别人的女人,男人铺天盖地的吻已经落下来。

......

苏熙已经忘了两人是如何从浴室到卧房的床上,她还在抗拒和顺从之间徘徊的时候,男人已经不容拒绝的拉着她一起坠入深渊。

她不是没想过两人结婚后要面对这样的场景,但不是这样的情况下。

深渊里水火两重天,她像是经历了比这三年还要久的时间。

......

停下来的时候,恰好有人进来,脚步靠近卧房,“凌总?”

“别进来!”男人声音低沉,带着餍足之后的慵懒。

外面顿时没了声音。

片刻后,凌久泽起身,穿上浴袍,看也未看床上的女人,抬步走了出去。

苏熙把被子拉到脖颈,看到外面开了灯,一缕光线顺着虚掩的门缝照进来。

凌久泽走到客厅,靠在沙发里,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喜怒不露,只眸底透着一丝事后的懒怠。

助理上前道,“凌总您没事吧?”

酒局上凌久泽突然离开,还不让人跟着,隔了两个多小时没动静,他不放心上来看看,他刚才听到了什么,好像是两个人的呼吸声?

凌久泽捏了捏眉心,“没事儿!”

助理从臆想中回神,“苏正荣订了听雪阁1009的房间,约您九点点见面,时间快到了。”

凌久泽随口问道,“哪个苏正荣?”

他话音落,似乎又想起来了,淡漠问道,“三年的时间还没到?”

助理回道,“还差几个月。”

凌久泽语调讥诮,“那有什么区别?”

助理说,“苏正荣已经打过几次电话要见您,大概有事求凌总。”

凌久泽想到屋里的女人,有些说不出的烦躁,“之前卖过一次女儿,现在又想卖一次?他有多大脸,以为我会一直惯着他?还是以为他女儿金贵,总能卖个好价钱?不见!”

最后两个字说的无情又冰冷!

卧房内,苏熙将外面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本些许红晕的脸寸寸白下去,如果这个时候凌久泽发现他床上躺的就是苏正荣的女儿,这个“卖”字也许会说的更讽刺!

她忍着浑身的不适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随手又把衣兜里的东西掏出来压在桌子上。

她没有回头,径直走向阳台,推开窗子,纵身一跃。

少女几个旋身而落,顷刻间,人已经在几米外的青石路上,纤细的身影很快隐没在昏黄灯影中。

凌久泽和助理又在外面谈了些别的,最后凌久泽吩咐,“去查一下,今天酒局上谁的手不干净?”

助理一愣,想起刚才听到的声音,很快反应过来,面容冷肃,“是!”

凌久泽起身回卧房,昏暗中扫了一眼大床,淡声道,“起来,拿着钱离开,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没有人回答,凌久泽皱了一下眉,打开灯,昏黄的光亮下,床上一片凌乱,却没了刚才的女孩!

他转身去浴室,浴室里也空荡荡的。

他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诧异,刚才跟他在床上翻滚的是鬼不成?

然而,他分明看到了床上那一抹红痕。

凌久泽眉头一皱,转头看向床对面的柜子,他缓步走近,拿起花瓶下的东西,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他手里是一张百元纸币。

事后付钱,她把他当成了什么?

男人脸色冷沉,大步往阳台走去,窗户果然开着。

这里楼层高,三楼相当于四楼,她怎么跳下去的?

他有那么恐怖?让她冒死也要逃?

风自窗外吹进来,清凉似水,却无法浇灭男人心头邪火,这女人不但拿一百块钱羞辱他,事后还跳窗逃了......一定别让他抓到!

......

苏熙坐在计程车上打了一个喷嚏,司机顺着后视镜看过来,“小姑娘,你没事吧?”

长的这么好看,浑身湿淋淋的,一看就是遇上事儿了。

苏熙温笑,“没事儿。”

司机笑笑,“你还是学生吧,孤身在外,一定要多加小心。”

“嗯,谢谢师傅。”

苏熙应了声,拿出手机,迅速的打字,“马上毁掉天悦府七点和九点左右我出现的监控记录,彻底粉碎!”

“ok!”对面的人什么都没问,只听从指令。

男人那些刺耳的话再次响起,事到如今,苏熙已经不去想今天该不该去见凌久泽这种没用的问题,只想让凌久泽不知道她曾经来过。

在云海路下车,苏熙因为弄湿了计程车的后座,多付了一倍的车资。

回到别墅,佣人吴妈看到苏熙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吓了一跳,“少奶奶,你怎么了?”

“遇到一点情况,我先上楼洗澡。”苏熙抬步往楼上走。

“我给去少奶奶放水。”吴妈也没敢多问,忙上楼准备。

几分钟后,苏熙泡在暖热的浴缸中,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脑子里有些乱,她强迫自己不去想晚上发生的事,把头也埋进水中。

洗完澡换了干净的睡衣,吴妈给她吹头发的时候,苏正荣的电话正好打进来。

苏熙眼眸凉了凉,让吴妈先出去,自己走到阳台上接电话。

电话接通,苏正荣急急忙忙问道,“熙熙,你在哪儿,见到凌总了吗?”

苏熙语气听不出情绪,“爸爸是担心我和凌总不能和谐相处,所以下点药助兴吗?”

苏正荣一愣,“什么意思,下药?给谁下药?我没有!”

“没有?”苏熙勾起唇角,“那爸爸明明和凌久泽的助理约的九点,为什么和我说的是七点?”

电话那边沉默下来,苏熙心头沉下去,准备挂电话。

“熙熙!”电话里突然又传来声音,苏正荣声音内疚,“这事儿是我不对,我想让你早点去见凌总,想着你们两个单独多呆一会儿,他就会对婚事不会那么抵触。”

他马上又问道,“出了什么事儿,你怎么了?”

苏熙听的出苏正荣语气里有几分真的关心,问道,“真的不是你?”

苏正荣立刻道,“当然不是,我就算再困难,也不会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去算计自己的女儿!”

苏熙没说话。

苏正荣小心翼翼问道,“熙熙你没事儿吧?”

苏熙淡声道,“没事儿,我没见到凌久泽。”

苏正荣也没敢细问中间经过,似是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是爸爸对不起你,以后再不会让你去见他了。你要是不想住在山上别墅里,爸爸现在就去接你回家。”

苏熙声音稍稍缓和了些,“已经住了两年多,不在乎多住几个月,爸爸不用担心,我还是挺喜欢这里的。”

这别墅是凌久泽的私人产业,一结婚她就搬了过来,住了将近三年。

苏正荣宽慰些,笑道,“好,那就再住几个月,三年一到,我亲自接我的女儿回家。对了......”

他声音一顿,道,“这周六是你妈妈的生日,你回家吧。上次你回家她说的那些话不是故意的,你别往心里去,她已经后悔了,只是舍不下脸面给你道歉。”

苏熙应了一声,“这周六上午有一节课,上完课我自己回去。”

“也好,有事给爸爸打电话。”

挂下电话,苏熙想了一下,又拨了一个号码出去,“莹莹,把春季最新款的项链耳环准备一套,这两天我过去取。”

那边应了声,苏熙放下手机,想到今天的事,脑子里不由自主的蹦出黑暗中的画面。

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似乎就在耳边......她双臂伏在石栏上,头埋下去,心里说不上是恼还是恨。

夜里十一点的时候,凌久泽离开天悦府,助理跟在他身后,低声回禀,“凌总,查到了,是天启的副总李海,他本来想给自己今天带的女伴下药,酒杯不知道怎么转到了凌总您手上。李海吓坏了,已经连夜逃出江城,去了海城。”

凌久泽如墨的丹凤眸中隐者狠厉,“既然跑了,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助理低下头去,“明白!”

回到凌家老宅已经凌晨,凌家老大夫妇去伦敦开经济研讨会,凌家父母也跟着去了,只留下自己的女儿儿子在家,这个时候也都已经睡了。

凌久泽直接上了三楼,洗澡后,裹着浴袍在阳台的藤椅上坐下,顺手在茶几上摸了一根烟点上。

烟头星火在月色下明灭闪烁,凌久泽微湿的墨发垂在额角,暗光下一张俊脸轮廓深邃,俊美矜贵。

莫名的又想起今晚那个女孩,在浴室的时候,他察觉她的不安,怕太急伤了她,所以吻了她很久。

直到她回应,他才进一步动作,她抓着他的手臂,惶惶不安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当时他神经已经被烧的混沌,所以如今想来,她有没有喊他的名字都已经恍惚。

凌久泽摸出那一百块钱,新版的,已经被水湿透。

如今手机支付几乎覆盖全国,什么人会随身带着现金?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房里?

她到底是谁?

凌久泽突然有些好奇。

拿起手机,凌久泽拨了个电话出去,“查一下,今晚从三楼跳下去的女人,找到她!”

“是!”助理明左只接命令,从不说废话。

次日,上午上完课,苏熙接到辅导员电话,让她把准备申请奖学金的材料整理一下送到办公室去。

苏熙整理好,还没过去又收到辅导员的微信,【苏熙,我有急事要去九楼会议室,你直接拿过来吧。】

苏熙回了微信,往办公楼的方向走。

办公楼外的绿茵路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苏熙刚要走过去,就看到一抹欣长挺拔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苏熙看着男人的侧脸心头猛的一跳,下意识的转过身去。

昨天晚上一直没有开灯,凌久泽也许并不认识她,反而是她不知道怎么面对。

等车开走,男人也转弯进了办公楼区,苏熙才继续往前走。

谁知道一转弯又看到男人站在那里打电话,苏熙也停下来,假装低头看手机。

抬头时,凌久泽已经走远,苏熙深吸了口气,有些疑惑,凌久泽怎么会在这里?

进了办公楼,男人正进电梯,苏熙放慢脚步,等着电梯合上才走过去。

她手刚放在电梯按钮上,本来已经合上的电梯再次打开。

苏熙抬头,措不及防,正对上男人矜冷质疑的眼神。


苏熙呆了一瞬。

男人语调冷淡的开口,“你跟着我做什么?你是江大的学生?”

他来的路上就发现了这个女生跟在他身后,他一停她就假装有事也停下,还一路跟到了电梯这里。

苏熙脸红了一下,很快恢复白净,语气冷静,“这是你回家的路吗?人人可走的路,为什么说是我跟着你?”

男人墨眸中闪过一抹凉色,往后靠了一步,示意苏熙上去。

苏熙讥诮扬唇,“算了,免得您误会。”

说完转身往楼梯走去。

电梯门在她身后缓缓合上,挡住了男人微微眯起的墨眸。

苏熙怕再和凌久泽遇到,干脆爬楼梯去了九楼。

到了会议室,辅导员和经管院的院长在谈事,看到她,对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先等一下。

旁边还有几个学生也是来交资料的,其中一道阴戾的眼神看过来,不怀好意的打量苏熙。

苏熙假装没看到,拿出手机,玩了一会儿数独。

不到五分钟,一局解完,有脚步声靠近,

“回来有一段时间了吧,出国那么久,也该回来了!”

随着校长的声音,两个人走进会议室,一个是方校长,另外一人......

苏熙不由的皱眉,这么巧吗?

凌久泽也看到了苏熙,长眸在她身上扫过,没有半点停留。

院长忙迎上去,和校长打招呼。

方校长给他介绍,“这是凌氏集团总裁,以前也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对了,咱们学校的好几项奖学金都是凌总赞助的。”

院长面色立刻恭敬了些,和凌久泽握手后笑道,“今天正好让学生过来交申请奖学金材料,凌总您看,这些学生都是拿过您的奖学金的。”

凌久泽一眼看过去,这次似多看了苏熙一眼,淡笑道,“江大一向人才辈出!”

苏熙看着男人俊美的侧颜,眼珠微转,别人说凌久泽是个纨绔,昨晚他的确又那样霸道,浑身都充满攻击性,可是现在男人一身矜贵温雅之气,又像是坐在电视里的那个人。

到底哪个才是他的真面目?

突然被院长点名,几个学生不由的挺直了后背,崇拜或羞怯的看向凌久泽。

方才盯着苏熙的女生眼珠一转,突然往前一步,脆声开口,“既然赞助奖学金的凌总来了,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辅导员皱眉,不知道周婷要使什么幺蛾子。

方校长儒雅笑道,“这位同学有话尽管说。”

周婷瞥了苏熙一眼,负手道,“凌总设立的奖学金是奖励江大优秀的学生,我觉得一个人优秀不只是学习方面,还包括品行对吧?”

“当然!”方校长点头。

周婷拿出手机,打开论坛的一个帖子给众人看。

“前几天有人看到苏熙放学后上了一辆豪车,苏熙家庭普通,恐怕买不起这样的车,她去做什么,我想大家都得能想得到,这样的学生也算得上优秀吗?”

除了凌久泽,众人脸色都是一变,辅导员低声道,“周婷,当着凌总,你说这些干嘛?”

周婷扬眉,“我想让凌总知道自己赞助的奖学金都发给了什么人,花的冤不冤?”

院长脸色已经沉下来,拿过手机看了看,很多天以前的帖子,只有几章模糊的照片,苏熙跟一个看不清脸的中年男人上了一辆奔驰600。

“苏熙,你怎么解释?”周婷挑衅的看向苏熙。

苏熙精致的面孔上没什么表情,平时的温静的眉眼像是一弯冰湖,“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

周婷刚要说话,凌久泽突然开口,语气是他惯常的讥诮淡漠,“什么年代了,名校的学生还会拿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来诬陷一个人的名声?”

周婷咬牙辩解,“有照片,凌总怎么能说是捕风捉影?”

凌久泽冷笑,“你在照片里看到了什么?我现在帮她说话,你是不是也要说我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苏熙眼皮突的一跳。

突然庆幸凌久泽没认出她来,才会把这句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凌久泽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这就是名校优秀学生的素养?”

他在优秀两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明显是反讽周婷刚才拿“优秀”说事儿。

周婷被凌久泽的气势压的说不出话来。

众人脸色皆变了变,周婷脸色难堪,其他人也好不哪去,唯有苏熙意外的挑挑眉,没想到凌久泽会帮她说话。

方校长皱眉沉声道,“凌总说的对,凭几张什么都看不出来的照片说事儿,这样的帖子就不该出现在江大论坛上。”

辅导员立刻道,“我马上让人删帖。”

周婷不甘心,还要说什么,被辅导员一眼瞪回去。

方校长转头看向凌久泽,温雅笑道,“我看张院长这边在会议室有事要谈,还是去我办公室吧。”

凌久泽颔首,“也好!”

“这边请!”

“方校长请!”

方校长和凌久泽走了,辅导员转头看向周婷,愠怒道,“周婷,你太不懂事了!”

周婷咬着后槽牙没说话,瞪了苏熙一眼,扭身出了会议室。

辅导员安慰了苏熙几句,苏熙没说别的,交上材料,告辞离开。

走廊拐角,周婷站在那,冷冷的盯着苏熙。

苏熙目不斜视的走过去,擦肩而过的刹那,她脚步一顿,淡淡开口,“喜欢乔宇就去追,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会显得、”

她侧眸,明明是是纯美软糯的一张脸,偏偏带着冰冷煞气,“你很low!”

周婷一瞬间绷直了身体,黑着脸道,“你说什么?”

苏熙瞥她一眼,不急不缓的走了。

周婷怒不可遏,抬步想追上去,同行的女生拉住她,“婷婷,你冷静点,这里是办公楼啊!”

周婷站住,目光阴狠的看着苏熙的背影,“我早晚弄死她!”

......

下午没课,中午的时候,苏熙坐公车回半山别墅,坐在车上不由的又想到凌久泽。

第一次见面两人连个认识的过程都没有就上了床,第二次见面她先是被当成不怀好意的尾随着,又被人当众指责做小三......

苏熙额头抵着车窗,轻挑眉尾,他一定是她的克星!

一个小时后,凌久泽婉拒了方校长的宴请,坐车离开江大。

司机回头道,“凌总,下午金水湾别墅区的开发会议定在三点,中间有一段时间可以休息,您去哪儿?”

凌久泽翻看手里的文件,听到别墅两字,突然想到什么,淡淡开口,“去一趟青园别墅。”

“是!”司机找路口拐弯。

凌久泽手机突然响起,接听后,手机里明左的声音传来:“凌总,昨晚的女人找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