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恶毒后娘真香了

恶毒后娘真香了

猫儿不偷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书不可怕,可怕的是穿成一个人人喊打的炮灰女配!沐小暖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成了书中的恶毒后母,家中五个继子两个继女,最后七人全部成了反派,他们强大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原主送进地狱!为了活命,沐小暖决定改变原有剧情,将儿女们引上正途……

主角:沐小暖,周炼之   更新:2022-07-15 22: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小暖,周炼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恶毒后娘真香了》,由网络作家“猫儿不偷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不可怕,可怕的是穿成一个人人喊打的炮灰女配!沐小暖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成了书中的恶毒后母,家中五个继子两个继女,最后七人全部成了反派,他们强大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原主送进地狱!为了活命,沐小暖决定改变原有剧情,将儿女们引上正途……

《恶毒后娘真香了》精彩片段

“没爹没娘的小野种!你娘没了你爹没了,以后还有后娘打你们,略略略~”

“就是就是,不给你们饭吃,还打你们,后娘就是坏,我娘说了,周家七个孩子,两对双胞胎长得都好看,那后娘肯定会把他们卖了换钱养自己的弟弟。”

一群孩子你一句我一句,天真无邪的脸说着最恶毒扎心的话。

后娘恶毒!不给吃饭!卖了他们!

一字一句的刻印在了周家大双胞胎的脑子里。

扑通一声,竟有人趁乱将周家二郎推下了水!

岸上的周四丫看着懵懂的小双胞胎,远远的看到了自家后娘怒气冲冲的往这边赶来,忍不住害怕。

却发现木大丫没着急训斥她,反而想也没想跳入了水里直奔周二郎而去。

深水区的水有成年男子那么高,木大丫的个头一般,她不会水,但是知道闭气,想着伸手将孩子拉回来就好。

没想到周二郎因为受惊吓,又加上讨厌木大丫,根本不配合,手脚乱蹬,木大丫将周二郎朝岸边推去,却被周二郎一脚给蹬到眼睛吃痛松手。

这边周大郎过来将弟弟带回岸上,木大丫却沉到了水底。

村子里有人听到动静,急忙赶来,将人拖上岸才发现人已经没了气儿,大家也怕事,纷纷站得老远。

被救起的周二郎呸了一声。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死了就死了,少一个人吃饭我们还能多吃点。”

周大郎小脸眉头紧皱,却也不打算上前。

目睹了全过程的周四丫有点于心不忍看向自家大哥,“她好像是为了救二哥,大哥,她是不是......”

沐小暖狠狠的吐了几口水睁开了眼,脑子里的记忆一下涌了进来。

木大丫,今年不过二十岁,父母早逝,为了给弟弟娶妻,原生就找了媒婆,只要出得起十两银子她就嫁。

周老婆子看中了木大丫能干活,便借了银子将人带回来给儿子当续弦,谁知道老人摔了一跤,人没熬住去了。

周文生遵守亲娘遗嘱,草草让木大丫入门,竟在结婚当天喝土酒给喝死了。

平白的,木大丫摊上了一个克夫的名声,剩下一屋子的小崽子们,没忍心放着不管,咬咬牙认了后娘的名头,养起了家。

可惜好心没好报,养了一窝白眼狼。

这周家几个崽子,是一本书中的反派,长大后不仅没有孝敬木大丫,还觉得是后娘害死了他们爹娘奶奶。

得势后直接弄死了木大丫。

现在,末世异能者沐小暖,成了书里反派们的后娘!

那边周二郎还在不知好歹地干嚎。

“什么救我,我看她就是想要自杀还想带着我一起,不会水还跳水里,要不是大哥出手,我才真的是死了。”

一股火气冒了出来,沐小暖突然坐起身。

双眼四下寻找合适趁手的东西,很快,一根细竹鞭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木大丫,不对,已经换了芯子的沐小暖直奔那不知哪个小孩遗落的细竹鞭,然后又大步朝着周家大双胞胎走去。

一把将周二郎扯过来,朝着屁股抽了上去。

小白眼狼,果然是从小就坏,自己非得替原身好好教训这些小白眼狼一顿。

“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凭什么打我们!”

周二郎叫嚣起来,他没想到沐小暖这个后娘真敢打他们。

怒火中烧,周二郎就朝着沐小暖狠狠的撞了过去,想要将沐小暖重新推回河里。

“呵,老娘就该让你在河里淹死!费劲救你,你倒好,想着把我往河里踹,不是说后娘恶毒吗,正好,我恶毒给你们看!”

沐小暖差点没站稳,手里的竹条挥得更狠,而周大郎过来抱住了自己弟弟,抗下了打。

原本以为后娘会停下,谁知沐小暖一下比一下狠。

“做什么呢,打孩子没有这么打的,你做后娘也不能如此,孩子做得不对,好好教就是了怎么能动手。”

赶来的村长连忙出声劝阻,这几个孩子到底姓周,虽然关系远了,但是还是要叫他一声伯伯的。

“刚才这孩子可是想要我死,连个后娘都不喊,养不熟的白眼狼,谁稀罕谁家带去养去,老娘不欠你们的,更不欠你们周家的,我还没嫌晦气呢!”

沐小暖一把将人甩开,手里的竹鞭子也扔了,一幅懒得管的模样。

“文生家的,话不能这么说。”

村长也头疼。

但是要是这几个孩子真的没了大人照顾,还真不好安排。

周家这可是七个孩子,两对双胞胎,最大的也不过六岁,最小的也才月余,谁家都不容易。

“别,我可没有正式进门,叫我木娘子。”

沐小暖立即打断村长的话。

“你是我奶奶花了十两银子买回来的!奶奶说了,你就是来我们家为奴为婢的!”

周二郎大声的叫嚣着,仿佛这样身上就不疼了。

“呵,十两银子五两都是借的,你以为你们家有什么钱,还要我为奴为婢?老娘心好,又是干活又是给他们办身后事,没占你家一点便宜!”

说到这里沐小暖也是呕得很。

原身十两礼金都被弟弟骗了去,两场丧事办完,才知道周家里有五两银子的欠债。

原主一个人下地收割,就为了能赶上交赋税,不然连地都要被收回去。

多的口粮一粒米都没不说,还有一群只会开口吃还不贴心的小白眼狼。

“不跟你们废话,别什么脏的臭的都往老娘头上泼,你们娘是生孩子死的,不是老娘害的!我过来的时候,你们娘都下葬好几天了!”

沐小暖说着,视线放到最爱嚼舌根的人身上。 

“那些乱嚼舌根子的,也不怕肠穿肚烂,说我这个后娘歹毒,你们心肠好,那就把孩子接你们家去,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我现在都能把他们塞你们家里。”

村长对上沐小暖的眼神,想规劝的话顿时改了口。

“文生的死和木娘子有什么关系,你们再瞎说闲话,就去祠堂跪着。”

村长顺势敲打了一下村里的长舌妇,然后看向周大郎兄弟。

“大郎二郎,去给你们娘跪下认错。”


周大郎看着现在的形势,最后还是拉着弟弟走了过想要给沐小暖跪下。

“可别,我可受不起,我就是个后娘。

这些孩子都不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那恨不能杀了我的眼神,谁爱养谁养去,当老娘图你们周家那破房三两间?

连口饭都吃不饱,还要给他们累死累活的干活,村长不如直接替他们周家给我放妻书得了,我自归家去。”

归家是不可能归家的,那个家里有了女主人,怎么容得她一个外人。

但是,为了以后的舒心日子,沐小暖现在就要将一些流言直接从根部消除了。

要知道就是这些流言,就是这一群未来反派让原身凄惨悲凉死去的根源。

她沐小暖书穿可不是为了重新走一遍凄惨路的。

“大郎二郎,还不给你们娘道歉,难不成你们真的要成了无人管的孤儿?有娘才有家。”

村长觉得自己也是操碎了心了,可是周二郎偏偏这个时候犯倔。

“她不是我娘!”

“行了,我这心也是被伤透了,村长您也看到了,不是我这个后娘想走,是他们容不下我。”

沐小暖手一摊,一幅放弃了的模样。

周围的村民看了,心中嘀咕。

周家二郎这态度,要是换成自家孩子这样,打一顿都是轻的。

“这孩子也是一时没了亲人,所以钻了牛角尖,木娘子先家去休息,我这个当伯伯的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你既然已经进了周家,那周家就是你的家,他们就是你的孩子,哪里能那么轻易放手。”

村长想了想,先把人分开,免得跟斗鸡眼似的。

浑身湿哒哒的确实不舒服,沐小暖见状空手回去了,至于几个孩子,她看都没看。

村里人纷纷让开了路。

“行了行了,该干嘛的干嘛去,在这里看什么,你们两个去把弟弟妹妹都带过来,今天我跟你们好好说说,别总是这么犯倔。”

村长挥手,村民们见没热闹看了,也都纷纷离开了。

“村长伯伯,我们错了。”

周大郎率先开口,他们想要在村子里好好活,那就不能得罪村长。

“我看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错在哪了,你们觉得人家害死了你们爹娘奶奶,那跟人家八竿子打不着干系。

你们家那三间破房子再不修,住人都没办法住了。

有两亩地不错,但是你们那么多的人,吃饭都不够的,还要交税,你们现在是能种地还是能赚钱?

没有了这个后娘,你们啥也不是,人家嘴毒了点,但是小七还活着,你们也没饿死,除了今天这顿打,之前人家打过你们吗?”

周大郎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点头,后娘早出晚归的,总能带点吃的回来,每天两顿饭,虽然野菜比米多,但是多少能填饱肚子。

“行了,你们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想通了就去给你们后娘认错,有那功夫去仇视,还不如学着怎么种地填饱肚子能赚钱再说。”

村长的话提醒了周大郎,他们现在确实不能将后娘赶走。

“谢谢您,我们真的知道错了,现在就回去跟后娘道歉。”

村长一走,周大郎才拉着弟弟回家,周二郎对此还是很不服气,尤其是他居然被那恶毒的女人打了,腿肚子跟后背疼得不得了,好在竹条细,只伤皮肉不伤筋骨。

然而等周家兄弟回家的时候根本就没看到沐小暖。

沐小暖换了身衣裳直接去了山里,这个家里是真没有粮食了,而且她还要去确认一些事情,与其在家等着一群小白眼狼回来,那还不如进山呢。

进了山,确认了周边不会出现人,沐小暖这才找了块干净地坐下。

闭上眼睛,沐小暖尝试打开异能空间,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之前自己收的那些物资全没有了。

灰蒙蒙的,她尝试着往里放东西,发现原本广阔的空间如今只剩下不到一个立方的空间。

她的木系异能还在,但是太弱小,只能催生豆芽那么大点的绿植。

她的本命植物食人花只长出了小叶芽,没有一点杀伤力,连苍蝇蚊子都吃不了。

好在,这里的木之灵不像末世那样充满了暴戾,修炼一小会就感觉精神力长了不少。

待恢复精神,沐小暖也认真的考虑起来,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

这里再怎么也比末世好,起码食物还是原生态的。

这座大山遍地都是宝,尤其现在九月,山里物产最丰富的时候,空间小是小了点,但是也能放些东西,只要自己规划好了,能塞不少。

末世的时候为什么看小说,就是因为那个时候一切都被破坏。

如今眼前的一切不正和她心意,不过住的地方太差了,得修,没有吃得可不行,得买,都得花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赚钱。

因为异能是木系的原因,沐小暖对植物非常的熟悉,闭上眼感知着周围的草木,林子深处有一处浓郁的木系能量! 

一路走过去,沐小暖采了蘑菇、药材、野果,还捡了野鸡蛋。

当然,收获最大的还是那处能量。

要不是惦记着将东西换成钱,沐小暖还准备多采集一些,不过现在赶去镇上要紧。

按照原身的记忆,沐小暖直奔药铺。

“大夫,您这可收药材?”

沐小暖说着已经大大咧咧的将箩筐摆放在了桌上,她也不怕对方动歪心思。

大夫都吓了一跳,哪里来的村妇这么虎。

不过目光触及到箩筐里的药材,大夫忍下了怒斥。

“这是何首乌,今天刚挖的,您看看。”

沐小暖指了指最上面的何首乌,已经是人形了,手臂粗,长的年限可不少了,提起来能有七八斤重。

“这位娘子不如随老夫去后院,免得人多眼杂。”

大夫见沐小暖提起了一部分何首乌,立即压了下去,沐小暖见状点了点头一把提起了背篓跟着大夫去了后院。

当何首乌整个提起来的时候大夫都忍不住震惊了。

人形何首乌他不是没见过,但是长相如此大,并且如同娃娃一样胖乎乎的却是第一次见。


尤其是沐小暖为了挖起来方便,将上面的藤蔓给扎了起来如同一个发髻,多余的全都砍断了,越像一个孩童。

“二十两,这何首乌确实稀奇,但是若是无人脉,想要卖出,只怕这位娘子要人财两空,当然,若是这位娘子有人脉,便当老夫没说,娘子带回去再寻人,老夫......”

“卖了!”

沐小暖爽快的声音差点让老大夫没反应过来,他还想着怎么将其中的厉害关系跟面前这位农妇说清楚,毕竟这样好的东西他确实也舍不得让到别人手中。

“卖?卖了?”

大夫还是有些不可置信,沐小暖点了点头,刚才就只吃了些野果子,走了一路肚子早就又饿了,赶紧卖了买吃的填饱肚子才行。

“您再看看其他的,若是能收,我就都卖了,我还赶着去买粮食,家里还有孩子等着。”

沐小暖的话一出,老大夫也不墨迹了,他怕墨迹下去剩下的药材都让着农妇给霍霍了,哪有人抬手就那么随意的将这何首乌给提起来放地上的,还好是放,要是扔,老大夫觉得自己会受不了。

药材不多,但是品质不错,年份也足够,老大夫一起收了,因为是没有炮制过的,又不像那何首乌那样稀奇,不过加一块也差不多一两银子了。

“这样,一起算你二十一两,零头给你补上。”

老大夫索性给了个整。

“行,二十两您给我拿整的,剩下那一两麻烦您帮忙全部拿成铜钱。”

老大夫点了点头,让药童过来将药材拿去放好,然后给沐小暖拿钱。

“这位娘子贵姓?下次若是再碰上这样的药材也可继续送来卖。”

“免贵姓木,木头的木。”

毕竟原身户籍上就是木头的木。

“好,木娘子,这是二十两,一个银子十两,你收好了。”

十两一个的银锭子都是固定的,上面还印了是哪里造的,做不得假。

沐小暖将钱放到了背篓里,实际上是收进了空间,就剩一些铜钱在里面。

“店家,来十个胡饼,八个包起来,可有水?”

一个胡饼半斤重,两文钱一个,沐小暖两个胡饼下肚,总算觉得有饱腹感了,喝了一壶水,水不要钱。

将剩下的胡饼包起来带走,准备去买粮食。

到了粮食铺子,店小二热情的招呼过来。

“这位大娘子想要买什么?我们店里的粮食最齐全了!”

箩筐里放麻袋粮食种类确实挺齐全的,还有面,虽然面粉的颜色黄了一些,但是是面没错。

沐小暖看了看,要了两斗碎米,一斗豆子,又买了些盐。

毕竟少了盐吃什么都没有味,人也需要吃盐才有力气。

背着东西,沐小暖就往家赶。

此时周家几个孩子正在看着周小七。

被村长教训了回来后,他们刚好看到一只野猫跑了进来想要将周小七给叼走,除了周大郎周二郎,其他的孩子都吓哭了,那野猫的个头可不小,还是被周大郎用木棍给吓跑的。

周小七已经被拖到了床边,差点就掉到了地上。

周家一群孩子围在一起,给周小七喂了剩下的米汤,周四丫给换了尿芥子,周小七又睡了过去。

他们在等,等木大丫这个后娘回来。

沐小暖将东西全部放进了空间里,就用麻袋压在背篓上,快到村口才将东西取出来,胡饼给几个小崽子吃那是不可能的,这是她自己的劳动成果,她有权如何处理。

回家看到用仇视的目光看自己的一群小崽子,沐小暖不屑的走了进去,给自己从水缸里舀了瓢水喝了起来。

“你为什么丢小七自己在家,你知不知道小七差点被野猫吃了!”

周二郎率先忍不住出声,还想过来将沐小暖手里的水瓢打掉,可惜身高不够。

“呵,什么叫我丢下小七,别忘了,那是你们的妹妹,她,包括你们,都不是老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崽子,说得好听我是个后娘,说得不好听,老娘跟你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沐小暖朝前走,周二郎不知为什么让开了位置,最后变成了沐小暖坐到了堂屋的桌子旁,而他们一群孩子站在沐小暖面前。

身高不对等,站着有气势一些。

“说吧,不是有一大堆的话要说吗,老娘给你们机会,你们说完了老娘正好也好好跟你们说一说,免得日后全都跟白眼狼一样,还以为老娘欠你们的。”

做饭不急,反正她吃饱了。

之前还想着忍气吞声认错的周二郎,在经历了小七差点被猫叼走的事情后再看到沐小暖的态度,顿时跟炸了毛的猫一样,都等不及周大郎劝阻。

“你是我奶奶给我爹花了十两银子买过来的女人,就该照顾小七,照顾我们,你克死了我们奶奶还有爹,你就是个扫把星。”

周二郎将话说完,然后一直盯着沐小暖,沐小暖脸色没有一点的变化。

反倒是周大郎一把拉住了弟弟还在周二郎后背拍了一下,弟弟太冲了,会吃亏的,面前这个女人可不好对付,尤其现在他们还不能将人赶走。

“二弟,给娘道歉,娘,二弟刚才确实冲了一些,但是都是因为看到小七危险所以才这样的,之前是我们不懂事,听信了他人的话,但是后娘这样丢下小七出门是不是不太好,小七差点就没命了。”

周大郎这话看似道歉了,但是却更像在指责,一切的错又推到了沐小暖这个后娘身上。

“说完了?”

几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周大郎比较镇定外,其余几个还不知道怎么了。

沐小暖看着周大郎,果然不愧是后来位极人臣的权谋家,小小年纪说话就如此阴阳怪气会推卸责任了,一文一武倒是配合得好。

“首先,别叫我娘,我就是个后娘,但是别不把后娘不当娘,一个孝字压死你们。”

当初木大丫为什么不早早嫁人而是养大了弟弟又要那么大一笔礼金才嫁?

就是因为木大丫的娘当着众人的面留下的遗言,让木大丫必须养大弟弟,给弟弟成家之后才能成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