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神医王妃有点飘

神医王妃有点飘

吃骨头不吐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颜璎珞做梦都没有想到,一觉醒来之后,竟然穿越到古代王朝,并且非常倒霉的成了相府不受宠爱的千金。原主貌丑无颜,经常遭到庶妹欺凌,简直是个小可怜。如今她被迫沦为工具人,被逼迫嫁给那位病危王爷!新婚之夜,颜璎珞发现一件怪事,那位王爷夫君毫无病态!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原来对方竟然是个扮猪吃虎的……

主角:颜璎珞,谢弦凌   更新:2022-07-15 22: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璎珞,谢弦凌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王妃有点飘》,由网络作家“吃骨头不吐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颜璎珞做梦都没有想到,一觉醒来之后,竟然穿越到古代王朝,并且非常倒霉的成了相府不受宠爱的千金。原主貌丑无颜,经常遭到庶妹欺凌,简直是个小可怜。如今她被迫沦为工具人,被逼迫嫁给那位病危王爷!新婚之夜,颜璎珞发现一件怪事,那位王爷夫君毫无病态!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原来对方竟然是个扮猪吃虎的……

《神医王妃有点飘》精彩片段

“混账!居然还想抗旨!是想害死我们颜家一家大小吗?!”

一道厉喝声,紧接着痛意席卷她的全身......

颜璎珞倒抽了一口气,浑身上下都忍不住的颤抖,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干涩的喉头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

她挣扎着蠕动了一下,这才看清面前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但穿着都是古代的衣服,站在最前面的男人瞠目的瞪着自己,手里还拿着一条长长的鞭子。

颜璎珞瞪大眼睛愣在原地,男人指着她的鼻子吼道,“孽障!凭你的姿色,这辈子能攀上雁北王,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这个花轿,你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

什么?花轿?雁北王?

她好歹也是华国最年轻的第一神医,还是拥有高精尖科技芯片的科研人才,怎么就莫名其妙到了这个网剧剧组?

她脑子一片混乱,还没等她理出个头绪来,男人却早已失去了耐心,上前一步,把她一把从地上拽起来。

“逆子,你这是什么态度,为父的话,你全当耳旁风吗?”

头皮猛地被人拽住,撕扯的疼痛让颜璎珞不得不答应,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啊啊”声!

“老爷,你别为难璎珞了,她就是个哑巴,刚刚她就是病发作了才会忤逆你,等她待会儿清醒过来,一定会明白您的苦心的。”

身段妩媚纤弱的女子上前两步,拉住了男人,揉了揉胸口,声音柔媚的劝道。

“你平时还是太纵容她了,哼!”

男人拂袖而去,走到一半又想起来什么立马折返回来,“刘管家人呢?赶紧让人再给她扎几针,免得疯疯癫癫的让我们惹人耻笑!”

“是,老爷。”一个婆子从人群中走出来,肥横的脸上挤出笑容,“老爷。您就放心吧!”

说着,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布袋打开,十几根长短不一的银针泛着冷光。

颜璎珞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身子也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一阵头痛欲裂,破碎痛苦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

她这才想起来,她早就已经死了,在参加一次科研活动时,不小心被电死了,可谁能告诉她她为什么会穿越!

原主的记忆混乱破碎,并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

只知道她是相国公府的嫡女,娘亲则是大柱国之女。

天有不测风云,她的母亲和外公都在她三岁的时候离世。

刚刚这个中年美妇,是她母亲的庶妹,现在相国公府的柔姨娘,从小就“精心”照顾她。

在她的照顾下,这原主被宠的无法无天,恶名远扬,可偏偏她还落了个善良大度的好继母形象。

原主顶着一身的肥肉,在京城无恶不作,两年前不知怎的,还得了恶疾,不仅面生恶疮,甚至变成了一个哑巴,人也痴傻起来。

太子亲自上书,要求取消和她定的娃娃亲。

这婚约,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成蕊儿,也就是她那庶妹头上。

这也就罢了,这个原主的爹今天一回家,竟然逼着她嫁给雁北王!

把持朝政的摄政王,皇上的胞弟,心狠手辣的嗜血阎王!

江湖人称“活阎王”,传说他杀人不眨眼,一夜间屠尽一座城,形如野人,生吃羊羔,面色可怖,面具从不离身,见过他真实面目的人都被他杀了。

这雁北王也是当今圣上眼中刺,他此次出征大获全胜,却在归途中遭到暗算,命悬一线。

按照律令,如果这个雁北王死了,那她就得为他殉葬。

就算那人不死,恐怕自己最后也得命丧在那人手中!

而那所谓的皇上颁布圣旨,不过也是针对雁北王,借着自己尊贵的身份好意赐婚,其次也是给雁北王一个难堪,毕竟像她这样“名声在外”的人,还被太子退婚的女人,怎么着也能好好的恶心雁北王!

而颜璎珞这个榆木脑袋却一直不明白,羞愤自己被退婚,却活活的死在了自己亲爹的鞭下!而她一直认为对自己最好的姨娘......不过也是个刽子手。

现在她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顶替了真正颜璎珞的身份,以后她才不会这般蠢笨的活下去!她要替她报仇!

恰在此时,几个下人快速的走了过来把她狠狠地按在地上,其中一个年纪略长的老嬷嬷拿着一根银针朝她走近。

颜璎珞当即暗叹不好!

记忆里每次颜璎珞不听话的时候,这个老嬷嬷就会用针“伺候”自己,称是在为她“治病”!其实她哪里有什么病?不过是林姨娘故意串通大夫安上的这个病症!

避免请大夫麻烦,林姨娘告诉颜契轩派这个老嬷嬷去大夫那里学了手艺回来给颜璎珞治病。

颜璎珞被林姨娘惯的性格早就出现问题,自然招来颜契轩的厌恶。

“小姐,等嬷嬷给你扎针治病,你就不会难受了。”

老嬷嬷带着一脸笑意,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颜璎珞心里一紧,咬紧了牙关使出浑身的力气推开了按住她的人,转头直接撞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霎时之间,整个大厅乱做了一团。

“快去把太医叫来!快!”

颜契轩厉声呵斥,看着软摊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颜璎珞,他的心底生起一丝恻隐,虽说他厌恶至极这个女儿,但终究是他颜府的嫡亲小姐。

而最重要的是现在她不能就这么死了,被皇帝赐婚的大事可不能抗旨不尊,否则颜家上下都得倒霉!

然而颜契轩不知道的是,颜璎珞根本就没有用力撞在柱子上,此时的她只是在装晕,好躲过那银针“伺候”。

颜璎珞躺在床上听着外面叽叽喳喳的人吵个不停,她总算松了一口气。

经过那顿鞭子的抽打,她早就遍体鳞伤,如果再被那些银针扎透,肯定也跟着一命呜呼。

她叹了一口气,抬了抬胳膊,动了动手指,不想竟发现她手腕处有一块凸起,顿时她心中一喜!

居然是智能芯片!

她不过就是魂魄穿越了,没有想到这块芯片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这枚芯片是她最新研究的高科技,还处于实验之中,里面还有很多版块并没有解开,唯一能用的是简单的催眠术,其他的她还没有研究透。

不过拥有催眠术这个大招,在这个落后的古代......怎么着都能横着走吧?

颜璎珞心中雀跃,而这时外面传来了阵阵脚步声,她赶紧闭上眼等着那群人的道来。

“刘太医,快,这边请,小女又犯病了!”

颜契轩急切的对着刘太医说道。

刘太医擦了擦鬓角的汗渍,脸上露出讪讪一笑,颜璎珞的名声他也听过,性格乖张跋扈,身体还不是很好,现在听说还撞了柱子,恐怕......

刘太医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颜璎珞,脸上露出了难色,看这样子还有皮外伤......

颜契轩看出了刘太医的为难,赶忙开口:“小女性格烈,每次犯了病就乱打乱叫,不得已才动了粗让她停下来,不想她今天竟想不通......”

“刘太医,倘若你能把璎珞治好,本相定会奉上黄金百两!”

听颜契轩这么一说,一旁的林姨娘脸色顿显难看,却也不好开口多说什么。

毕竟现在颜璎珞不能死,她要是死了,相府就真的完了!

刘太医也赶忙开口:“颜丞相,这话严重了!老朽一定会尽力救治令千金的!”

说着刘太医便开始为颜璎珞把脉。

刚一碰脉搏,刘太医便是一愣,这脉跳得十分生动,没有一丝虚弱的脉象!似乎只是受了简单的皮外伤!

刘太医刚想要细细把脉,不想瞧着颜璎珞睁开了眼,刚要开口说话,却见颜璎珞嘴里嘀嘀咕咕的动了几下,瞬间刘太医便开始目光呆滞。

不一会儿,一切似乎恢复了常态,刘太医收回了诊脉的东西摇了摇头,十分惭愧的说道:“颜丞相,令千金的身体怕是难以熬过今晚了。小姐的脉搏十分紊乱,时而虚弱微乎其微,大概是回光返照的征兆。”

“刘太医,我家璎珞可是要嫁给雁北王的人!你可不敢说这种话!要知道,整个大周天下属你的医术最高明,你要说没有办法,那,那不可能啊!”

颜契轩真的慌了,眼里露出了几分不安。

“其实......也并非没有办法。只是这食用药材十分的珍贵,而救回来的机率只有一半。”

刘太医十分为难的开口。

“什么药材?本相赶紧令人去准备!只要能够救回小女,我整个相府的资产都能奉上!”

什么钱财,在活命面前已经微乎其微了!

“千年人参,天山雪莲,深海巨鳖,再以百年桃胶熬制。最重要的一点,以小姐的嫡亲之血为药引,必须是女子之血方可有效。”

这话一出,刘太医又长叹了一口气,“小姐运气好,有个亲妹妹的血做药引。不过那四味药材就十分难寻了。”

“不难寻!相府恰好有这四味药!”

颜契轩顿时大喜,对着身旁的林姨娘吩咐,“前些日子你不是去寻了这几分药材给蕊儿做嫁妆吗?赶紧命人拿过来交给刘太医!”


“老爷!那可是蕊儿的嫁妆!你要知道蕊儿可是嫁给当今太子,嫁妆怎可寒碜,否则会被人说闲话的!”

林姨娘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想试图让颜契轩放弃这个念头。

“璎珞的命重要还是东西重要?赶紧差人拿过来!还有,把蕊儿也带过来!”

颜契轩脸色一沉,声音里带着几分微怒。

林姨娘见状咬了咬牙点头,对着身旁的人吩咐,再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颜璎珞,心里十分的后悔,早知道当时就拽着一点颜契轩,这样也不至于赔上这些珍贵的药材了!

不一会儿,颜蕊儿便被带了过来。

颜蕊儿偷瞄了一眼颜璎珞的方向,两只小手紧紧地揣在袖口里,再小步的挪到了林姨娘的身边。

“爹,我听翠竹说姐姐的药需要我的血做药引。只要能够救回姐姐,别说一碗血了,就是把我的血放干都可以!”

颜蕊儿的小脸苍白,娇弱的轻喘了一口气。

“蕊儿乖,爹爹知道蕊儿心地善良,想必璎珞以后也会感谢你的。”

颜契轩十分的疼爱自己的二女儿,对颜蕊儿说话的语气也十分的温和。

颜蕊儿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小手拽着林姨娘的袖子,一副十分胆怯的模样。

刘太医也不再做任何的犹豫,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匕首和碗朝着颜蕊儿走了过来,“二小姐,得罪了。”

说罢刘太医不含糊的直接割破了颜蕊儿的手腕处。

不一会儿,血已经流了满满一大碗。

此时颜蕊儿脸色更加苍白了,脚步也开始虚晃,开始流向第二碗血,毕竟是用血引药,谁知道会用多少血?

颜璎珞此刻也是浑身冒着虚汗,她双手死死的捏成了拳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颜蕊儿,终于在第二碗血快要流满时撤回了自己的意识。

霎时之间,刘太医也猛地打了一个冷颤,看着手里端着的一碗血被吓了一跳,心中不由得开始懊恼。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刚才那些话,只是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于是,他把手中的血碗放在了一旁,简单的为颜蕊儿包扎了伤口便道:“老朽这就去为大小姐熬药。”

说完刘太医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而颜蕊儿在放了两碗血之后再也不能支撑,直接晕死过去。

“蕊儿!”

林姨娘心疼的眼睛冒着泪花,招了下人搀扶着颜蕊儿,“老爷,我先带蕊儿回屋休息了,再找一些补气血的东西给蕊儿补一补。”

颜契轩也十分担心颜蕊儿的身体状况,便道:“库房里还有一根五百年的人参,取过来给蕊儿吧。”

过了大概两个时辰,刘太医带着十分大补药回来了,直接给颜璎珞喂了进去,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担心。

毕竟这大伤之后大补,身体是否能够承担得起这个药性?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毕竟这人要是医不好,颜丞相也不会放过自己!

再次为颜璎珞把脉后,发现她的脉搏与常人无异后,心里的那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颜璎珞救过来之后的待遇并没有很好,整个屋子里没有一个人伺候,只有一天一顿清粥送过来。

她心里对颜府的事情知道得差不多,整个府内都是林姨娘一手操办,自己得到这样的待遇想必和她逃不了一点关系!

想必对他们而言,只要自己不死,那就万事大吉。

虽说一天只有一碗清粥,好在之前的十全大补药起了功效,让她的身体有了些力气,

这几天,她细细的把整个脑子里的记忆过滤了一遍,才知道之前的颜璎珞活得是真的糊涂,就连中了慢性毒药都不自知。

看着镜中那张陌生丑陋的脸,颜璎珞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咙,试着发出了一个单音。

不知道中了什么毒,解毒还需得要些时间,好在带过来的芯片可以抑制毒性,只要不再服用那一丁点计量的慢性毒药,开口说话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得到解决。

忽然芯片猛的发出一串急促的声音,颜璎珞不由得后背一僵,下意识的起身往后退了一步,一把短剑直接从她的面前略过,并死死的钉在了梳妆台上。

颜璎珞立马朝着窗户外看过去,瞧见一黑衣人虚晃了一下便消失不见,不由得心中一颤。

若不是当时她在芯片里植入了危险警报系统,恐怕她刚刚......

到底是谁想杀她?

雁北王府

“属下无能,没能完雁北王爷安排的任务!”

一黑衣人跪在了地上,脸上闪过一丝懊恼。

只见一穿着青色长袍的男子椅坐在塌边,脸上带着半张狰狞面孔的面具,没有人能看到那面具下的面容,只是嘴唇微微的有些发白。

“王爷,您何必受这样的侮辱?!只要您一声令下,咱们上百万大军听您号令,定要那......”

“好了,这种话我不想再听。”

谢弦凌眉头一蹙直接打断了黑衣人的话。

“你出手都没有解决,想来是本王小瞧了这颜璎珞。”

男子的声音略微有些嘶哑,他举手端起面前的茶轻啄了一口,再道,“盯着她,不要动她。”

“是!”

暗影虽然不明白谢弦凌到底想做什么,但既然他这么安排,他只有无条件领命。

与此同时,躺在床上已经进入梦乡的颜璎珞忽然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手腕处莫名的开始发热,烫得她不由得开始冒虚汗。

当时她把警报系统设计了好几个级别,芯片会自动感应,能够发烫的芯片等级比之前的声音级别高多了,看来今晚上还有事情要发生。

另一边,颜蕊儿在喝了一碗人参汤后身体总算有了力气。

“娘,你怎么当时就不再劝劝爹爹,拿了我的嫁妆去医治那个贱人也罢,用我的血来做药引,还真是便宜了那个贱人!”

“当时你娘我还有说话的权利吗?”

林姨娘戳了戳颜蕊儿的小脑袋,“那儿贱人要是真那样死了,咱们颜府才真的完了!蕊儿,你现在只需要静候消息便好,再等段时间,你就入住东宫,再给太子吹一吹枕头风......”

“娘......”

颜蕊儿脸上露出一丝娇羞,对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忽然她想起了什么,从自己的头上拔下了一根金钗递给了身旁的翠竹。

“这些日子也没让那贱人过得好!翠竹,你去看看那个贱人!免得她丢了记性!”

翠竹应了下来,揣着金钗直接便朝着东苑走去。

脚步声到了门口,坐在黑暗之中的颜璎珞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冷笑,她为自己倒了一杯冷茶一饮而尽,再悄然的走到了屏风后面。

“吱呀......”

门被人推开了,便见一道黑影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

翠竹放轻了脚步,借着月光缓缓的朝着床边走了过去,看着床上隆起的地方,她举着金钗恶狠狠的朝着腿部位置刺了下去!

“呼......呼......”

忽然窗户被风给吹开了,一道凉风让翠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些后怕,尤其是没有听到颜璎珞的声音,她心里更没有底气了。

她猛地看向窗外,便见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披散着头发挡住了脸部的“人”。

“啊!”

翠竹尖叫了一声,揉了揉眼睛再看向窗外,却发现那个“人”似乎进来了!

只见那个“人”十分的瘦弱,头发随着风荡漾着,翠竹瞪大了双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吓得立马往后退了好几步。

“翠竹,你为何要害我女儿?”

凄然的声音让翠竹瞳孔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深意,声音也忍不住的开始颤抖:“你,你是夫人?”

“翠竹!你为何要害我女儿?!”

凄厉的声音听着十分幽怨,吓得翠竹连滚带爬的往后退,“夫,夫人......不是我要害小姐,是林姨娘和二小姐指使我的!您饶了我,饶命啊!”

翠竹连忙磕头,嘴里一直喊着饶命,眼泪鼻涕的往下流,根本就不敢抬头。

风停了,也没有任何的回应,翠竹的额头早就磕破了,浑身冒着冷汗,片刻之后她壮着胆子抬起头,却见面前什么都没有,根本不敢再在这屋待下去,起身便逃了出去。

站在屏风后的颜璎珞冷哼了一声,瞥了一眼地上的一滩“水”,不由得拧了拧眉头,这些古代人还真是旧思想,这么不禁吓的。

翌日,颜璎珞是被一群人给吵醒的,她一睁眼便瞧见了颜契轩那张臭脸,她同样没好气的挑着眉头,伸出了手让刘太医为自己把脉。

“刘太医,小女现在身体状况如何?她已经躺在床上好几天了,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好转。您看能否再开一些猛药,让她拖过这几天......”

离颜璎珞和雁北王的大婚日子就还剩两天了,这亲爹的意思是怎么着也要拖过大婚,这样人死了也赖不上他们颜家了!

还真是亲爹啊!

颜璎珞心里不禁觉得恶心。

“让爹爹忧心璎珞的身体,是女儿的不孝。”

这话一出,整个屋内一片死寂。

林姨娘先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颜璎珞,“你,你会说话了?”

颜璎珞佯装的摸了摸自己的喉咙,不以为意的开口:“吃了那副药后第二天我就感觉能发声了。现在能说话了,林姨娘你开心吗?之前林姨娘你不是告诉我,只要我不是哑巴,还是有机会嫁给太子呢!”


林姨娘脸色微变,下一秒又恢复了往日的好好模样笑着开口:“没想到因祸得福,现在璎珞能说话了,是我们相府的大喜事啊!”

“颜丞相,令千金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想必是那些名贵的药材起了作用,真是恭喜丞相了。”

刘太医也顺杆往下爬,立马躬身恭维。

听到刘太医这么一说,颜契轩也松了一口气,挥了挥手说道:“管家,送一送刘太医。”

对他来说,只要颜璎珞这几天还活着就行,只要撑过大婚,相府的未来就一切光明!

“老爷,御蝶轩那边送来了婚服,是否让小姐试一下?”

这时,一个丫鬟捧着婚服走了进来。

颜璎珞立马反应过来,瞧了一眼来人坐了起来,直接开口:“爹,我可没有答应嫁给那个什么雁北王!”

“混账!都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了,还是没有记性!这圣旨早就下来了,岂能容你拒绝?这婚你是不答应也不行!”

颜契轩整个人盛怒,脸色更加难看。

“接了圣旨是爹你,而不是我颜璎珞!”

颜璎珞挺直了腰板直视颜契轩,眼里多了几分讥笑。

她真搞不懂为什么颜契轩不喜欢她这个嫡女,怎么着她母亲的娘家背景显赫,她也理应受到尊重,却被一个小小的妾室欺负上头,而这糊涂丞相居然也看不明白!

果然男人在温柔乡里,都不长脑子。

“瞧瞧,这都是你惯的!脾气上头,怎么都改不过来!”

颜契轩气得直接对着身旁的林姨娘责备,毕竟颜璎珞从小就是林姨娘管教的。

“老爷,我......”

林姨娘双眼含着泪水低垂着头也不敢多说什么。

倒是身旁的颜蕊儿看不下去了,撅起了小嘴不满道:“爹爹,你也知道姐姐的性格一直乖张忤逆,娘说教过她无数次,她听得进去吗?你就这样责怪娘,蕊儿真替娘寒心。”

“蕊儿,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颜契轩虽然气上头,但是对待颜蕊儿这个宝贝女儿还是态度温和。

“爹,都要出嫁的大姑娘了,叫什么小孩子?怎么着我也是这丞相府的嫡女吧?也轮不到一个庶女在这儿指指点点!难怪丞相府就没有嫡庶之分了?”

颜璎珞看不下去这些矫情的人,直接打断开口,“我们柱国府可不这样,要是这样没了规矩,早就拖出去乱棍打死了!哪里轮得上这些人插嘴!”

颜璎珞的一席话让在场的人都惊住了,尤其是颜契轩,他没有想到自己平日里嫌弃蠢笨如猪的女儿居然能够说出这番言辞!

最令他震惊的是,他仿佛看到了多年前那个女人的身姿,也是这般薄凉的看着自己,浑身散发着令人压迫的气势。

瞧见众人都被自己唬住了,颜璎珞心中暗喜,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皇上虽说颁发了圣旨,圣旨上只写了丞相之女。爹爹你有两个女儿,我和颜蕊儿,以我母亲娘家的势力,加上雁北王现在手握兵权......皇上恐怕并非想要这样的结果。”

颜蕊儿听到这里,立马心生惶恐,“姐姐,我和太子殿下是真心相爱的,我不想嫁给雁北王,你就成全我们吧!”

让她嫁给那个将死之人去陪葬,她可没有那么蠢!颜璎珞还真是吃了点补药补了脑子,竟说出这样的话,还想把自己推给雁北王!

颜蕊儿心里正还在谋算,却不想一记巴掌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从小疼爱自己的颜契轩,“爹......”

“你怎么教的女儿?竟说出这些混账话!把她关在祠堂,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去探望!”

要知道隔墙有耳,太子与颜蕊儿的婚事并没有敲定,而她居然这样当众口无遮拦的说出来,要是被有心人听到了那还了得?

“是......”

林姨娘心里也咒骂了一句,但不敢忤逆颜契轩,连忙带着颜蕊儿离开。

“爹,其实我也明白,皇上要的是我嫁进雁北王府,既然如此,那我就随了他的意吧。”

呆在丞相府,恐怕不是长久之计,既然雁北王都是要死的人了,她嫁过去守寡也无所谓,只要时机成熟再弄个假死溜走即可。

面对颜璎珞的突然转变,颜契轩不由得愣住了,转而松了一口气,“你能想明白也好,倒不用再吃什么苦头。”

“怎么?你还想像那天一样对我是以刑罚?爹,我现在是铁定的雁北王妃,按理来说我身子金贵,你动我一分一毫都是侵犯皇亲国戚,我要是死了,颜府也铁定玩完!”

颜璎珞嗤鼻一笑,“我现在......可是你心里的定心丸!”

“你!”

“放肆!”

一道浑厚的呵斥声,紧接着便见一群丫头先涌了进来,紧接着是林姨娘和本应禁足的颜蕊儿搀扶着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老妇人走了进来。

那老夫人满脸怒色,尤其是看到一副不以为意的颜璎珞,以及刚才她在来的路上听到林姨娘和颜蕊儿搬说的是非,更是对这个死丫头看不顺眼。

“颜璎珞,你好大的胆子!竟在我颜家如此放肆!是平日里我们颜府把你惯上了天,你竟对你父亲如此无礼!”

老夫人深吸了一口气斥责。

“奶奶,现在我是皇上钦点的雁北王妃,自然是可以在颜府放肆的!”

颜璎珞没好气的开口,这林姨娘段位真低,拉来了个老太婆就想给自己施压。

“雁北王妃?你现在还是我颜家未出阁的女儿,自然受我颜家管教!听说前几日你不是抗旨不尊,以死明志?怎么?现在就承认自己是雁北王妃了。”

老夫人怎么都是见过世面的,也不会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给唬住。

颜璎珞低笑了一声,“我这不是为了相府上下委身嫁于雁北王府吗?这嫡孙女还不如一个庶孙女,既然如此,那大家就一起玩完吧!”

不知道颜璎珞从哪里摸出来一只发簪直接抵在了自己喉咙间,眼睛却直视着颜契轩。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颜契轩满脸惶恐,生怕颜璎珞做了傻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