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护国龙帅小说

护国龙帅小说

别动薯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唐炎虽出身豪门,可是他与妹妹却是家族的弃子,红颜的背叛,加上家族的追杀,使得他与妹妹狼狈至极。途中,妹妹为了救他甚至还身受重伤。就在他以为,自己与妹妹皆命不久矣之时,云颖初一家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

主角:唐炎,云颖初   更新:2022-07-15 2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炎,云颖初 的女频言情小说《护国龙帅小说》,由网络作家“别动薯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炎虽出身豪门,可是他与妹妹却是家族的弃子,红颜的背叛,加上家族的追杀,使得他与妹妹狼狈至极。途中,妹妹为了救他甚至还身受重伤。就在他以为,自己与妹妹皆命不久矣之时,云颖初一家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

《护国龙帅小说》精彩片段

明珠公墓,冷风如刀。

一个身披黑色风衣的青年面无表情屹立在破败的孤坟前。他名,唐炎。

身后,一个冷酷的皮衣美女为其撑伞。

肩章之上,赫然印着四颗龙星,竟是一位女战神!

数以万计的战士列成方阵,退于百米之外,行注目礼。

不为别的。

只因那站在孤坟前的男子,是北疆最高的军医统领。

掌兵十万,封号龙尊。

面对海外十八国举大军进发北疆,大夏,只派出一人,那便是唐炎。

孤身一人,力压十八国联军!

以一人之力,扭转大夏国运!

却不知何故,出现在了这里。

孤坟破败,但是墓碑却很新,像是刚立的一般。

上面还挂着一件破旧染血的血衣!

下面则是简简单单四个字----唐炎之墓。

“呵,真没想到,我唐炎也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的墓碑。”

他自嘲一笑,但是那笑容之中,却蕴含着深深的冷意。

身后的凤凰,眼里也显露出杀意。

龙尊活得好好的,敢给龙尊立墓,简直找死!

下一刻,她开口说道:“龙尊,已经查到了。”

“您的墓碑,是您的妻子云颖初给您立的。”

云颖初!

听着这个名字,唐炎眼眸一凝,掠过一丝冷色。

但很快归于平静:“继续。”

“是……”

凤凰眼神惊恐,低着头,继续汇报。

“云颖初还为您生下了个女儿,取名叫思归。”

“女儿?”

一瞬间,唐炎浑身如遭雷击,竟剧烈颤抖起来。

“我唐炎……有女儿了?”

下一刻,唐炎神情变得无比紧张,眼里有喜悦、期待、茫然,还有一丝……愧疚。

“她现在在哪?过得好不好?”

“这……”

凤凰却是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神色变得晦暗:“龙尊,您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

顿了顿,凤凰才小心翼翼开口:“您的女儿思归身体不好,生下来就患有严重的白血病。”

听到这里,唐炎心里狠狠揪了一下。

然而,凤凰的下一句话,直接让唐炎杀气毕露。

“并且,小思归还签下了死后器官遗体转让协议。”

轰!

话音刚落,一股滔天的戾气如风暴般席卷开来。

天空瞬间阴云笼罩,山雨欲来。

“谁干得!”

一声山崩地裂的怒吼,犹如天雷炸响,下起了瓢泼大雨。

唐炎黑发乱舞,发丝之下,显露出一双布满杀气的赤红眼眸。

凤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咬牙道。

“是您的妻子,云颖初。”

霎时,滚滚气浪震荡开来,唐炎悲愤的仰天长啸:“云颖初!!我真是看错你了!”

他恨、欲、狂。

他本弃子,被红颜背叛,他与妹妹遭家族追杀。

为救他,妹妹身负重伤。

他背着妹妹赤脚走了几十里地,终于来到了明珠。

那一天,下着大雪。

就在他体力不济,即将殒命之际,云颖初一家救了他。

云颖初的善良和笑容,拯救了唐炎。

两人也两情相悦,就算云家百般反对,云颖初也毅然和他领证。

日子清苦,却也甜蜜。

但是唐炎知道,一旦他活着的消息被家族知道,一定会派人追杀,到时候还要连累云颖初一家。

他必须要变强,强到连唐家都需要仰望的地步,才能和他的挚爱在一起。

于是他毅然选择参军,五年戎马,荣耀归来,本想给云颖初一个惊喜。

却发现当年他深爱着的女人,为他立了孤坟,还亲手替他未谋面的女儿,签下了遗体器官转让。

“啊……云颖初!你这个蛇蝎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唐炎眼含泪水,大声悲吼。

滔天杀意止不住得向外扩散。

整个天地,都为之变色。

正在这时,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捡着一大袋塑料瓶,冒雨来到了这里。

她浑身都被淋湿,寒风中,她不断哈着气,却也止不住小脸被冻得通红。

她来到了唐炎的墓前,跪下。

“爸爸,我又来看你啦,这次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当当!爸爸最喜欢吃的肉包子!”

小女孩如获至宝的从怀里掏出两个热腾腾的包子,放到了唐炎的墓前。

她小脸扬起,骄傲的说道:“这是思归用瓶子换来的哦,思归四岁啦,长大了,该为妈妈分担压力了。”

寒风凛冽,只有小女孩轻轻的诉说声。

然而,根本没有人回应她。

说了一会儿,小女孩不说了,小脸紧绷着,笑声渐渐变成了伤心的哭声。

“爸爸,你在里面住得还习惯吗?妈妈跟我说,爸爸就住在这里,我就每天来看你。”

“爸爸,你说说话好不好?不要不理我。妈妈过得很苦,你出来帮帮好不好?”

风渐大,雨渐寒。

不管小女孩说什么,都没人回应她。

终于,她绷不住了,趴在坟头大哭起来。

“爸爸,妈妈说你是大英雄,可是爸爸,思归不要你当什么大英雄,思归只想你平安回来啊……”

轰隆!

小女孩凄厉的哭声回荡在整个明珠公墓,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电闪雷鸣。

身后,唐炎早已泪流满面。

从凤凰手中接过雨伞,大步走到小女孩的身后。

女儿!

那是他唐炎的女儿无疑!

唐思归麻木的跪在墓前,忽然雨停了,她仰起了头。

唐炎,正饱含热泪的看着她。

四目相对,一种血脉相连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小家伙也不哭了,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唐炎。

下一刻,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哽咽着说道:“爸爸!你是爸爸吗?”

唐炎走过去,一把抱起了她。

“是爸爸,爸爸回来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唐炎抱得唐思归抱得很紧,深深闭上了眼睛。

泪水,却更多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时,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

指着唐炎的鼻子大骂:“你是什么人,赶紧把怀里的小女孩交给我,不然也找口棺材把你埋了!”

唐思归看到他们,浑身一颤,直接躲到了唐炎身后。

那人随后又看向唐思归,狰狞地笑了起来。

“你个小贱种,跑得倒是快,早晚都要死的人,为什么不安乐死,这样你的遗体器官,我们就可以卖个好价钱了。”

另一人则是满脸戏谑:“跑这里来有用吗?你那个死鬼老爹,还能从坟墓里爬出来保护你不成?”

哐哐两脚。

当着唐炎的面,他们一人一脚,踢翻了唐炎的墓碑。

唐炎眼皮微抬,眼神寒冷了许多。

不止因为他们毁了自己的墓碑,更因为他们想对自己女儿做的事。

“你们想……弄死她,再贱卖她的遗体?”

唐炎淡漠开口,像看死人一样看着他们。

偏偏他们还没感受到唐炎的杀意,依然猖狂大笑。

“没错,不过,可不是我们逼她的,而是走的正规途径。”

“是啊,谁让她妈妈为她签了遗体器官转让协议呢?”

“啧啧,五毒还不食子,云家那女人,真是蛇蝎心肠……”

就在他们大笑之时,唐炎却缓缓朝他们走来。

他的脸色,就如暴风雨来临般阴沉。

“她只是个四岁的孩子,你们却要害她性命,卖她器官。”

“那你们可知,我是谁?”

 


铿锵之音,犹如天怒。

那两人浑然不知天灾将来临,讥笑道:“那你说说,你是谁……”

啪!

没等他把话说完,唐炎一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脸上。

那人被唐炎一巴掌打懵了,满脸的呆滞。

回过神来,他表情就变得狰狞:“杂碎,你敢打我?”

唐炎却是抱着唐思归转身就走,淡漠地挥手。

“我不想再听到他们的声音。”

“是,龙尊。”

凤凰领命。

“啊……”

唐炎刚走出十步,身后就响起一声痛苦的哀嚎声,以及骨裂的脆响。

之前还叫嚣的两人,像死狗一样,被丢到唐炎面前。

唐炎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们,眼神淡漠地就像在看两具尸体。

其中一人,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看着唐炎惊恐道:“你……你是这小女孩的父亲?”

“不可能……她的父亲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战死了!”

他瞳孔骤缩,仿佛看见了鬼。

唐炎眉头一皱:“是谁说我死了的?”

“云家,是云家……云家宣布了你战死沙场的死讯,还申请了死亡证明。”

“云颖初!”

闻言,唐炎牙齿紧咬,本能想到了他的妻子,云颖初。

他的心,很痛,痛到无法呼吸。

他不明白。

为什么五年过去,他所爱的女人会变成这样?

“爸爸,你不要怪妈妈……”

这时,怀中的唐思归怯生生的说道:“知道爸爸死的时候,妈妈哭了几天几夜,爸爸的坟,也是妈妈亲手用手挖出来的……”

“既然爸爸没事,我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

说着,唐思归便挣脱唐炎的怀抱,踉踉跄跄走去。

可是仅仅走了几步,就两眼一黑,晕倒在地上。

鼻子里,嘴巴里,都流出了黑红色的血液。

唐炎瞳孔骤缩,急忙抱起了她:“思归,思归,你怎么了?”

“她是白血病发了。”

另一人忽然笑了起来,强忍着疼痛说道:“劝你还是放了我,我们是宋玉宋少爷的人,宋少爷看上了你女儿的心脏,那是她的福气,反正她也活不久了,还不如废物利用,把心脏献出来。”

“你说什么?!”

唐炎双眼赤红,如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死死盯着他们。

两人更加嚣张,大声道:“宋少爷的父亲需要做换心手术,全明珠只有你女儿的心脏是匹配的,你老婆给她签了死后遗体转让协议,所以我们取走她的心脏,是合法的,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不错,否则就是和宋少为敌!”

“在这明珠,宋少爷才是天!他要你女儿死,你女儿就得死!”

轰!

瞬间,唐炎的愤怒像江河湖海一般倒灌,一时间连视线都看不清了。

整个世界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明。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他的女儿,只有四岁,去被迫签了遗体转让协议。

这些人,还要提前让她去死!

如果他今天不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永远见不到他女儿了?

“你们……该死!”

唐炎发疯似的咆哮,连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他从没像现在这样痛恨过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妻子,云颖初。

这是他们的女儿啊,是有多狠的心,才会做出这种事?

“凤凰!”

唐炎一声怒喝,连天都要塌下来。

“给我解决了这些杂碎,另外,给我查,云颖初现在在哪!”

“是!”

凤凰眼神惊恐,那感觉,天真的要塌!

但是,看着嘴里、鼻子里都流出血,脸色苍白如纸的唐思归,她又一阵心疼。

目光冰冷万分,走到那两人面前,咔嚓两下,便扭断了他们的脖子。

随后去追查云颖初的下落。

而唐炎则是颤巍巍拿出一盒银针,为自己的女儿医治。

他是北疆最高的军医统领,悬壶济世,救死扶伤。

但是此刻他的手,却在颤抖。

因为那是他的女儿!

他在害怕。

害怕一点差错,救不回女儿的命。

害怕针扎得太深,会弄疼女儿。

而在救治过程中,唐思归似有所感觉,双眸紧闭,小声呢喃着。

“爸爸,我快死了,对不对?你不要怪妈妈,是我,让妈妈断了医治的。”

唐炎鼻子一酸,手里银针一抖,差点扎错穴道。

“思归乖,爸爸不怪妈妈,有爸爸在,思归绝对不会有事……”

唐炎紧紧握着唐思归冰凉的小手,双目赤红。

“思归治不好啦,但是小阿姨还有救,妈妈把所有的希望,都给了小阿姨。”

唐思归又呢喃着。

唐炎听得心底猛地一颤。

小阿姨……

是他的妹妹,唐曦。

唐炎晃晃脑袋,将心中的杂念抛除,继续施针。

他唐炎要救的人,阎王也带不走!

半小时后,施针结束。

唐思归脸色红润了许多,嘴里、鼻子里的血,也不流了。

唐炎悬着的心这才安心下来。

这时,凤凰走了过来:“龙尊,查到了,云小姐现在在不夜皇城夜总会!”

轰!

此话一出,唐炎神色再一次变得冰冷。

女儿差点被人取走心脏,她却在夜总会?

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他心灰意冷。

云颖初……

难道你以前的温柔善良,都是装出来的吗?

如果是,那就从此成路人吧!

“帮我照看好女儿。”

唐炎吩咐一句,便朝着不夜皇城夜总会赶去。

……

几乎同一时间,不夜皇城夜总会。

一个皇级包厢里。

云颖初拿着个大号的高脚杯,低声下气的向面前的高贵公子哥哀求。

“宋少爷,唐曦住院费的事情,还请您看在我孤儿寡母的份上,再宽限几天,过几天我一定将钱拿出来……”

“这酒,我先喝了。”

说完,她就闭上眼,咕咚咕咚,将整杯白酒灌了下去。

喝完,她脑袋昏沉,一脸的痛苦。

刺鼻的酒精刺激着她的脑袋,胃里更是翻江倒海。

她根本不会喝酒,可是为了唐曦的住院费,她不得不强撑下来。

光线昏暗,宋玉旁边的几个公子哥,却是一个个怪叫起来。

“求宋少帮忙,一杯怎么够,至少要一瓶!”

“没错,一瓶才显诚意。”

“满上!满上!”

云颖初眼神惊惧的看着他们,身子直发颤。

她都喝了整整一瓶白酒了,他们还要灌她!

宋玉搂着怀中的美女,玩味道:“颖初啊,不是我不帮你,那死人的妹妹虽然在我名下的医院住院,但我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也需要盈利。”

“你要是付不出医药费,我只能把唐曦给扔出去了。”

“不,不要……”

云颖初神情一下子变得慌张。

五年前,她丈夫要去参军,临走前,她答应过唐炎,会照顾好病重的妹妹。

可是,丈夫没等来,只等来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以及一件染血的血衣。

她绝望的哭了三天三夜,却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她丈夫不在了,她就替他照顾好唐曦。

她不能,让唐炎死不瞑目。

想到这,云颖初咬咬牙。

“宋少爷,只要您不把唐曦扔出去,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哦?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

宋玉表情一下变得戏谑,说着,就把手伸向去摸云颖初的脸。

灯光之下,云颖初脸颊通红,比五年前更具韵味。

云颖初意识到不对,急忙推开宋玉的手。

“宋,宋少爷,请自重,我已经结婚了。”

啪的一巴掌!

宋玉狠狠扇在云颖初脸上。

“臭婊子,别他妈给脸不要脸,在这里,我要你装纯,你就得装纯,我让你脱衣服,你就给我脱!”

云颖初脸都被打肿了,眼里泪花滚滚,惊恐地身子直往后缩。

宋玉又拿来一部手机,点开一个视频,音量开到最大。

视频里,竟是一个小女孩被取出器官。

鲜血淋漓,奄奄一息。

看到这个视频,云颖初整个人都傻了。

“云颖初,你恐怕还不知道吧,你女儿已经死了,遗体器官已经捐出来了。”

宋玉一脸阴狠的笑道:“这多亏了你这个做母亲的,知道她活不久了,就签下遗体捐赠协议,可以卖个好价钱呢。”

“你听,你女儿叫得多惨啊。”

“啊啊啊……宋玉,你个禽兽,畜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女儿?”

“思归!思归啊……我可怜的女儿!”

云颖初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似的,发疯般朝宋玉冲了过来。

可是,云颖初只是一个女人,面对这么多男人,她如何是对手?

很快被人踢倒在地上,可即便如此,她依然大喊着唐思归的名字。

泪珠滚落,跟地上的鲜血混合在一起。

这一刻,她绝望了。

是!

她是个不负责的母亲!

女儿得了绝症,知道治疗无望,干脆就停止了治疗。

还给签了遗体捐赠协议,好换来一些钱。

可是!

可是那些钱,是拿来给唐曦治病的啊!!!

宋玉却没有等到唐思归自然死,而是提前害死了她!

“思归……妈妈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视频里的女孩,云颖初信以为真,绝望得眼泪都流干了。

“好吵啊……”

宋玉挠了挠耳朵,满脸戾气的看着云颖初:“既然你不从我,那就没办法了。”

顿了顿,宋玉又问道:“今晚不夜皇城,是不是还有一场斗兽?”

“不错,宋少,楼上斗兽场里的野兽,都是从巴国抓来的狮子,凶残的很。”

“是吗……”

宋玉看着云颖初,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都说,人在绝望中会爆发出巨大的潜力,那陷入绝望的女人,和凶猛野性的狮子,谁更胜一筹?”


宋玉虽然在笑,但是那种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云颖初听到这些话,精神彻底崩溃,泪水止不住得往下流。

宋玉害死了她女儿,现在连她也不放过。

“宋少,妙啊,美女和野兽斗兽,看点一定足!”

“就是可惜了云颖初这么漂亮的脸蛋和身体,马上要被狮子撕成碎片。”

“不过,我喜欢……”

宋玉的身边,其他公子哥怪笑连连,纷纷附和。

宋玉眼神阴冷,做了个手势。

立刻就有两个保镖,面无表情朝云颖初。

“不要……放过我……”

“我还不能死,我死了,唐曦怎么办?”

云颖初眼神惊恐到了极点,不断向门口爬去。

这群人,就是没有人性的魔鬼。

可是大门随之关上,云颖初的内心,也随之绝望。

她被抓了回来,丢到宋玉脚边。

宋玉抬起脚,狠狠踩在云颖初头上。

一边踩,一边碾,狞笑道:“云颖初,这就是不顺从我的下场。现在你只剩下一条路,和狮子搏斗,才能活下来。”

“救命……谁来,谁来救救我……”

“谁来都可以……”

云颖初绝望呼救,期盼外面有人可以听到,然后冲进来。

可是,根本没有人出现。

她绝望了。

她拼尽全身力气,一口咬在宋玉的手上。

她咬得很用力,硬生生咬下宋玉手背上的一块肉。

“啊……”

尖锐的惨叫声,回荡在包厢中。

云颖初嘴角鲜血淋漓,像是刚生食人肉一样。

宋玉疼得面色扭曲,但是却笑得更加狰狞:“有意思,有意思……想咬人是吧?一会儿我让你咬个够!”

“给我抓到楼上斗兽场!”

“是。”

几个保镖走来,眼神冷得可怕。

拽着云颖初的长发,像拖一条死狗一般,朝楼上拖去。

外面有很多客人,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但是当认出他们是谁的保镖后,急忙把头扭向一边

宋家的人,惹不起。

云颖初穿着单薄的白裙,一层层台阶,磨破了她的衣裙,磨破了她雪白的肌肤,鲜血一路走,一路流。

她大声的呼救,大声的求饶,但都于事无补。

最终,被拖到了楼上。

大门打开,是另一个世界。

无数明珠上流社会的光鲜男女,座无虚席。

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下方的一处斗兽场,疯狂的呐喊,尖叫。

吼!!

斗兽场中,一只美洲豹,正在和一头鬃毛雄狮厮杀。

美洲豹凶猛异常,但是在鬃毛雄狮面前,还是被一口咬死。

开膛破肚,茹毛饮血。

押雄狮赢的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而押美洲豹的人,则是一个个垂头丧气。

云颖初当场就被吓傻了,大脑一片空白。

一会儿,她会被丢进去吗?

正在所有观众期待下一场斗兽时,忽然有人上来和主持人说了什么。

主持人先是脸色变得惊讶,随后就笑了起来。

扭头看向所有观众,高呼:“各位,下一场的斗兽,可能有些特别。”

“因为有一方,不是野兽,而是人,活生生的人----”

哗!

此话一出,现场先是寂静,随后就爆发出更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压得注,也越来越高。

野兽和野兽看腻了,看看人和野兽倒也不错。

于是,就在万众瞩目之下,云颖初被拖了上来。

她披头散发,额头、身上满是鲜血,甚至高跟鞋还掉了一只。

轰!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站了起来。

居然是一个女人!

云颖初颤颤巍巍爬起来,向四周的观众伸出了手,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不断求救。

“救我,谁来,救救我……”

观众台上,所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女人,被丢入斗兽场,这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吼……”

不远处,两个笼子里传来阵阵低吼声。

几只狮子已经闻到猎物的香味,探出头来,对着云颖初发出阵阵低吼。

云颖初害怕到了极点,瑟瑟发抖,蜷缩在角落。

“不要……谁来救我……”

宋玉坐在看台上,笑着对主持人说道:“可以开始了。”

后者点点头,做了个手势。

嘎吱!

铁门随即被打开。

两只嘴边还带着几块腐肉的狮子缓缓走了过来。

巨大的压迫感,压迫着云颖初。

她吓得浑身都在抖!

走着走着,两只狮子开始朝云颖初扑了过去。

云颖初拖着疼痛的身体,用尽全力奔跑。

看台上,宋玉放声大笑。

他喊来工作人员,将视频投放到了大荧幕上。

顿时,斗兽场的荧幕播放的,不是斗兽场的场景,而是一个小女孩被取出器官的画面。

这一幕,深深刺激到了云颖初的眼球。

她双眼再次变得血红,撕心裂肺的吼声,回荡在整个斗兽场。

“啊!!!”

吼完,云颖初像是失去所有力气一般,倒在地上。

四周,都是宋玉那些人病态的笑声。

她不跑了。

没人懂她的绝望。

这五年,她一直都拼尽全力活着。

可是这些人,总是随便很容易就能毁掉她的一切。

她的家庭,她的工作。

丈夫战死沙场。

现在,连唯一的女儿也没了。

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两只狮子离她越来越近。

云颖初却闭上了眼睛。

死就死吧。

死亡,也是一种解脱。

“思归!妈妈来陪你了!”

然而,四周不仅没有变的安静。

反而,变的更加狂暴。

更加的,充满杀意。

轰隆隆……

地面在摇晃。

天花板上不断落在石子尘埃。

一声巨响,一道伟岸的身影,犹如天神降世一般,出现在她眼前。

他眼里燃烧着熊熊烈火,目眦欲裂。

死死瞪着两头朝他们狂奔而来的鬃毛雄狮。

吼!

狮王长啸一声,怒扑过来。

而唐炎所有的愤怒,也在这一刻如火山般爆发开来。

只见他重重抬起脚,如泰山压顶般,踩在其中一头雄狮的头上。

轰隆!

地板尽数碎裂,雄狮发出一声悲吼,就软软倒了下来。

大片大片的鲜血蔓延开来,染红了地面,触目惊心

凶猛的巴国雄狮,竟然被唐炎一脚活生生踩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