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错嫁成爱闪婚首富老公

错嫁成爱闪婚首富老公

唐艾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家人的逼迫,使得林浅不得不代替妹妹嫁给那个恶名昭彰的市井小混混。本以为她与他的婚姻不过就是搭伙过日子,为此她不敢对其有过多的奢望,可谁知转眼,男人竟然成了亿万总裁,且每日给她准备无数惊喜,让她成为众女艳羡的对象!

主角:林浅,叶桐   更新:2022-07-15 22: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浅,叶桐 的女频言情小说《错嫁成爱闪婚首富老公》,由网络作家“唐艾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家人的逼迫,使得林浅不得不代替妹妹嫁给那个恶名昭彰的市井小混混。本以为她与他的婚姻不过就是搭伙过日子,为此她不敢对其有过多的奢望,可谁知转眼,男人竟然成了亿万总裁,且每日给她准备无数惊喜,让她成为众女艳羡的对象!

《错嫁成爱闪婚首富老公》精彩片段

“怎么,你就准备站在那一晚上。”

林浅还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拉回。

男子的声音,低沉有力,很好听的声音。

顺着声音看过去,他的面庞及其俊美,一双精美绝伦的剑眉此刻轻瘪着,似乎是在对她此刻站在地上的动作不满意一样。

如同鬼斧神工般的五官雕刻的俊美容颜,让林浅不得不由心得赞叹一声。

高挺的鼻梁下面薄唇轻抿,同时,眉宇之间的那种淡淡的疑惑显露出来。

林浅紧张的手心里面全部都是汗,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是好。

不站着,那她能去干嘛?

去床上跟他一起睡觉吗?

不不,虽是二十一世纪的女性,但林浅还不至于那么疯狂。

可手心,早已因为指甲深深的嵌入而发出的刺痛,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以后的半辈子,都会跟眼前这个男人搅在一起。

这是林浅第一次见到她的丈夫,不,准确的来说,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陈默的丈夫。

林浅,陈氏集团夫人的上一段婚姻留下的产物,替妹妹嫁给眼前这个男人,这样,她的父亲才会得到最好的治疗。

她走投无路,应下了。

林浅在心里面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对上叶桐的眸子:“我需要换身衣服。”

她的婚纱还没有换下,陈家在韵城还是属于有头有脸的,林浅在陈家出嫁,虽是没有大肆操办,但该有的这些,“赵雅”一样也没有落下。

赵雅是她的母亲,亲生母亲,可能是沉默的爸爸比自己的爸爸更有能力吧,所以,对于两个女儿的态度,也是天差地别。

叶桐指着对面的浴室:“你没带别的衣服吧,浴室里有我的衬衫。”

他淡淡的说道,语气里面听不出一丝波澜。

林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所谓的浴室。

只不过是做出来的一个小隔断,但她还是去了,因为,她做不到,做不到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换衣服。

刚好,她需要洗澡,这里的道路很泥泞,林浅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会在22岁这一年,将自己就这样委委屈屈的嫁给一个乡野村夫,市井混混。

连一个像样子的婚车都没有,村口进不来车,里面将近两公里的路,是她靠着穿着高跟鞋的脚走过来的。

一想到这,林浅顿时酸涩万分,她的眼圈渐渐地红了,看着这两间空荡荡的房子。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这比之前和妈妈在一起生活的时候,还心酸。

这里连个热水器都没有,她只能用毛巾将自己的身上擦洗干净,以至于,不太狼狈的出现在那个人的面前。

换上衬衫的时候,林浅顿时感觉没有什么安全感可言,这男人存的什么心思,衬衫也就只刚刚盖住屁股而已,一伸手就能看见内裤边缘,这

犹豫了很长时间,这里能收拾的地方,她都收拾了,林浅趴在门上听外面没有什么动静,才走了出来,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男人竟然睡着了。

她便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床边,慢慢的上了床。

床上的叶桐,感受到了女人的小心翼翼,灯已经都关上了。

猝不及防的,林浅被一只大力的胳膊拽进了被窝,林浅忍不住惊呼一声“啊!”

本来,叶桐是的确没有对这女人有什么想法的,但,这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感觉身上的味道很香,但不同于香水。

这种味道,让叶桐的喉结动了动,便伸出手,不由自主的做出那样的动作。

突然的被人拥住的那种感觉,让林浅隐约受到惊吓。

林浅的老脸一片通红,这男人想干嘛?

不过,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就算做什么,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可,可他们两人毕竟也只见过一面而已,这会不会.

林浅能够感受到,后背有一个十分火热的胸膛在贴着她,还有,砰砰砰的强有力的心跳声。

身后被迫的闻着属于男人独有的身上烟草的味道,她突然清醒过来。

“叶桐.”

叶桐此时一怔,她再叫他,苦笑一声:“怎么?”

可惜,她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叶桐。

“你可不可以温柔一点?”

说出这样的话,真的让林浅的脸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但,听说第一次很疼,她有点害怕。

如果,此时的灯是开着的话,叶桐能够从看到林浅的脸,已经红的能滴出血来了。

叶桐感受到女人的颤栗,她很害怕?

她害怕什么?紧张的小手冰凉一片。

他的唇角微微上扬。

“你想让我怎么温柔?陈默?”

男子试探性的一问,让林浅更加不知所措,是啊,在他的眼睛里面看来,她是陈默,看来以后,真的得好好接受这个名字呢,免得一不小心就漏了包。

他倒是想听听,这女人能装到什么时候。

她不是陈默,这一点,叶桐心里面是非常清楚,不过,还好,彼此彼此,因为,他也不是叶桐。

她替别人嫁给他,他替别人娶了他,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传言,陈家大小姐的性格嚣张跋扈,可她不是。

再说,陈家又怎么可能真的会将捧在手里面的女儿下嫁给他,这是天方夜谭。

找了这么一个冒牌货,不就是为了怕以后,遭人诟病吗?

说陈家攀龙附凤,这对他们家的名声很不好。

叶家以前也算是这韵城的数一数二的家族,只不过,家道中落

林浅没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要说什么。

男人的胳膊很有力量,他一个翻身,就将自己压在了身下,林浅没有拒绝,反而是,手试探性的攀附在了叶桐的肩膀上。

叶桐的心里一紧,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做。

深邃的眸子,突然往下沉了沉,尽管,屋子里面很黑,但,林浅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他生气了,为什么?

 


果然,下一秒,他从自己的身上下去了。

再下一秒,灯已经被打开了,叶桐拿个枕头就去外面的沙发上了。

“我不喜欢强迫人做任何事,这几天,我先在沙发睡,等到什么时候,你适应有个男人和你一起睡了,再说。”

说完这句话,还不忘将屋子里面的灯顺手关上。

听到叶桐这样说,其实,她松了一口气,但是,她刚刚注意到,他只拿了一个枕头,会不会冷啊!

这个天气,外面在下雪唉!

“叶桐,你拿个被子盖,要不,会感冒的。”

在这一刻,林浅的心里面还是有些感激他的。

可,这样的一个人,真的会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十恶不赦的样子吗,偷盗成瘾,坏事做尽的叶桐吗?

看到他没拿被子,林浅是下意识的关心,毕竟,这也算是自己的丈夫了。

但是很久,没有回答。

就在林浅以为,她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叶桐说:“只有一床被,你盖着吧,明天,再去买一床。”

林浅怎么可能睡得着,夜里,她辗转反侧,父亲的病,还急需她去拿医药费。

林浅是真的不想去陈家,难以想象,她会经历什么。

林浅睡不着,叶桐就更睡不着了,他一向是觉很轻的,有一点动静,他都是睡不着的。

翌日一早,林浅起来的时候,发现叶桐早就已经起床了,外面很冷,在这个季节,是需要生火取暖的。

外面乒乒乓乓的声音,吸引了林浅的眼睛。

她转身进屋子里面,拿了件衣服,披在叶桐的身上。

“我不冷,你穿着吧!我都习惯了的,倒是你,楼房别墅都是住惯的,刚来到这是不是不习惯啊?”

林浅迎着叶桐的声音看过去,对上叶桐那深邃的眸子,那里一望无际。

“我适应能力强啊,没关系,既然,嫁给你了,以后这些事情,我来吧!”

林浅心虚过后,其实,还伴随着一点心疼,他这么一个大男人,操持着一个家,也很不容易吧!

林浅接过叶桐手中的东西,学着他的样子,像模像样的升起火来。

叶桐双手叉腰,他倒是想看看,这女人到底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她想生火,那就生吧,一会还要吃饭,看她怎么办,叶倚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林浅的一举一动。

“老公,火咋灭了?”

叶桐自己在那研究了半天,本来刚刚燃起的火,却一点一点灭掉了。

她挫败的转过身来,问叶桐,却丝毫都没注意,脸上已经被烟灰弄脏了两道。

“你,叫我什么?”老公?

这个称呼,显然他还不太适应。

“老公啊?有什么问题吗?”

不就是应该叫老公吗,林浅本身就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人,既然已经和叶桐结了婚,她就从未想过要离婚。

尽管外界的传言是那样的,但人都是慢慢相处的,林浅从未想过改变他,但能继续,林浅就不会离开。

看着她那双大眼睛忽悠忽悠的转,跟自己说话的样子,叶桐的心里面涌过一丝异样。

他伸手擦去了林浅脸上的烟灰的黑道:“你不会,今天,我来吧,以后你再慢慢学。”

指尖触碰到林浅的面庞,很显然,她明显从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但很快,一闪而过。

“那好。”

林浅不好意思继续在这待着,找个借口回到房间里面去了。

刚刚,他摸了她的脸,自己心里面止不住的跳。

双手捂住脸颊,似乎还能感受到,他指尖的余温。

林浅仔细的打量着这间屋子,虽然破旧,但是,好在墙面都是干净的,东西什么的,好好收拾收拾,应该也不错。

想着就开始动起手来了。

他在外面生火,不一会,屋子就慢慢地暖和了起来。

叶桐一边做饭,一边在想着刚刚那女人的样子。

等到叶桐将饭端进来的时候,看见屋子里面亮堂了不少。

“你收拾的?”

肯定句。

叶桐平时才没时间收拾这里,就那样一直堆着了。

现在这么一收拾,倒是真的还顺眼了不少。

“只是简单地收拾一下,等下好好收拾收拾,屋子会亮不少呢!”

她在说话的样子,是那么的天真,从她的眼神当中,倒是看不出一丝一毫嫌弃他的样子。

叶桐不由得笑道:“你这么勤快?”

林浅没做声,只是瞥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

不禁皱眉,指着说:“你就吃这些?”

太简单了点吧,最起码连一点咸菜都没有,真的难以想象,这么多年,他是怎么自己一个人熬过来的。

最起码,她当初难的时候,还有爸爸在一起跟她相依为命,可叶桐他就只有自己。

林浅眼睛里面的怜惜一点也没漏的进了叶桐的眼睛里面。

这家伙,这是以为自己有多可怜啊?

突然,他对这女人来了兴趣。

“对啊,我不会煮别的,能吃饱就很不错了。”

这不说还好,一说林浅就替他心酸。

“以后,你生火,我做饭。”

林浅说着,似乎,昨天晚上的害怕,已经成为过眼云烟,至少在今天一点看不出来。

叶桐似笑非笑的答应:“好。”

“我一会想去市里,把婚纱给退了,一天不少钱呢!”林浅自顾自的说着,叶桐看着这婚纱,眼底浮现一抹讥笑。

这陈家做事是真的很不错,好歹是以他家名义出嫁的,竟然,连个婚纱都是租的,这不只是对于眼前这个小女人的蔑视,更是对于他的看低。

“你这婚纱是租的?”

“嗯。”林浅自然应了一声。

丝毫都没有反应过来,某人在隐约的试探她。

“那恐怕,得你自己去了,我下午还有事。”

“你忙你的,我自己去就行。”说完朝着叶桐笑了一下。

虽然,她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他的生活,不知道他的为人,但是,这些以后都会知道的不是吗?

林浅对未来的生活很有信心

“小姐,您这婚纱已经脏了呀,我们不能退您押金的。”

林浅自然知道这婚纱是脏了的,可是,她都已经擦过了,况且,这押金对她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爸爸的手术费,虽然是陈叔答应出了,但是,她现在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也该为自己和叶桐打算打算了。

 


店员的鄙夷是林浅轻而易举就能看得出来的。

“美女,你看啊,这我昨天都擦过了,不会有影响的,你看,你就把押金退给我吧。”

林浅才不管她是不是对自己瞧不瞧得起,钱揣在自己的兜里才是最重要的,其它,林浅都不在乎。

“不行的,这婚纱租之前,是刻意交代过的,现在已经影响我们再次租赁了,所以,干洗部分的钱只能从你这里扣。”

她轻瘪的眉头已经在诉说着她的不满了。

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人都能结婚呢?

连一件婚纱的钱都出不起,那还结什么婚?

不过,看,她这个样子也知道,是家境不怎么富裕。

“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姐姐吗?怎么样,昨晚的新婚之夜,过得可否尽兴啊?”

林浅怎么都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碰上她?

一旁的售货员,刚想要上来说话毕竟,这可是大客户啊,这家店的钻石VIP,谁不认识。

但此刻,却被陈默的手一挥,她们就都默契的没再说话。

“陈默,你别的了便宜还卖乖,若不是我,昨晚过新婚之夜的,就该是你了。”

向来,她就不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骄纵跋扈,而且,心眼还坏。

“爸爸,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地痞流氓,不如,你让林浅替我嫁过去吧,反正,林浅那个半死不活的爹,还不是得你帮着交医药费,你去说,她一定不会拒绝的。”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叶家已经没落至今了,也断断不会再有翻身的可能了,你放心,爸爸不会让你嫁给他的,这个倒霉鬼,也只能是她了。”

这是,那天她和陈渊的对话,陈渊也就是她妈妈后来找的丈夫,林浅站在楼梯的拐角处听的一清二楚。

“你当真是伶牙俐齿,别忘了,你爸的命还攥在我的手里。”

陈默指着林浅说道,这样子,完全不像是和姐姐说话的样子,在外人看来似乎更像是姐姐在教训妹妹。

林浅自然不是吃素的,走到陈默的跟前,凑到她的耳朵那边上说:“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嚣张,要是让外界知道了,陈家背信弃义,看人家家道中落,就反悔把女儿下嫁的话,我估计你爸不会饶了你。”

林浅的眼睛犀利,她自然知道她的弱点在哪里。

陈默哑口无言。

“这样吧,我现在跟你去干洗店,看看是多少钱,然后,你把剩下的返给我。”

林浅懒得搭理她,直接和售货员说道。

行吧,看来这一单,这女人似乎是真的不好骗,也真的是倒霉,一大天了,一个业绩都没有,想指着这点押金落到自己的口袋,怕是不可能了。

林浅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回到家里面就没看到叶桐的踪迹。

屋里屋外都找了一遍,也没看到。

看着手里的这些菜,林浅将它们都放入冰箱里面,走之前,她看过了,冰箱上面除了啤酒什么都没有,下面更是只有几袋速冻水饺,东西少的可怜。

所以,她回来路过超市就买了一点。

整个下午,林浅都在收拾屋子,早上收拾一半,就出去送婚纱了,来来回回算上倒公交车的时间也有四五个小时了。

撸起袖子加油干,林浅是准备将这两间屋子,在做晚饭前收拾干净。

累的满头是汗,林浅也不觉得苦,只是看着这个被自己一点一点收拾出来的家,感觉很有成就感。

等到叶桐回来的时候,家里面已经被林浅收拾的焕然一新。

再往里面住的屋子走,桌子上是林浅做好的菜,简简单单的四个家常菜。

“这都是你做的吗?”

屋子收拾的很干净,只不过,没什么意义,他不可能和她一直生活下去的。

也许,过两天,他就要离开了。

爷爷的身体有些不好,江城那边,自己拖得太久也是不好。

“是啊,你去哪了?我等你很长时间了,一会,我们把电话留一下吧,这样以后有事,我找你就方便许多了。”

这是林浅最后悔的一件事,说出来可笑,自己的老公的电话号码,自己竟然不知道。

叶桐从林浅的脸上看不出一点不自在,相反,倒是就像正常生活的老夫老妻一样。

“嗯,以后,不必这么麻烦,我要是回来晚了,你就自己吃就行,不用刻意等我。”

叶桐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有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觉

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这女人,他不会和她一直在一起的。

林浅从叶桐的眼神当中看到的一丝愧疚,等到再一看的时候,就没有了,转瞬即逝。

快的林浅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婚纱退了?”

听到了叶桐的话,林浅点了点头,顺便给叶桐夹了口菜。

“对啊,婚纱有点脏了,幸好,我这三寸不烂之舌了,要不然啊,肯定就被他们给坑了。”

林浅一边说着,一边露出自己的那个骄傲的小表情,真的是看的让叶桐有些好笑。

这家伙,还觉得自己很厉害。

只和自己说婚纱的事情,却丝毫都不提遇见了她妹妹时的窘迫。

“你今天,在没遇到别的事情吗?”

叶桐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浅,这女人,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只说好的,却只字不提遇见陈默的事。

妈呀,这给林浅有一种错觉,他好像能洞悉她的眼睛一样,好像能看出来她在说谎。

“没有,对了,你吃这个,我很拿手的,爸爸平时最喜欢我做的这道菜了。”

林浅赶紧转移话题,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转移叶桐的注意力。

“不过,像你这种家庭的女孩子,会把家务做的这么好,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

叶桐看着林浅说。

这么明显,她要装作人家千金的样子,也要像一点啊,谁家千金会做这些活的。

林浅的脸上已经露出显而易见的尴尬。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玩,这个女人,她不会撒谎。

“我可能天生有这方面的天赋,哈哈哈。”

林浅无力地解释,衰,这个理由,她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