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其他类型 > 迟来的宠爱

迟来的宠爱

苏洛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早上六点半,窗外突然雷声滚滚,幽暗的暮色中逐渐飘落下来几滴雨水,而后越下越大。京都的天近几日总是如此,苏落枝睡眠本就不好,这下直接睡不着了。她拿起手机,看到四个小时前裴裴给她发来了消息。

主角:苏洛枝秦承泽   更新:2022-09-10 20: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洛枝秦承泽的其他类型小说《迟来的宠爱》,由网络作家“苏洛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早上六点半,窗外突然雷声滚滚,幽暗的暮色中逐渐飘落下来几滴雨水,而后越下越大。京都的天近几日总是如此,苏落枝睡眠本就不好,这下直接睡不着了。她拿起手机,看到四个小时前裴裴给她发来了消息。

《迟来的宠爱》精彩片段

早上六点半,窗外突然雷声滚滚,幽暗的暮色中逐渐飘落下来几滴雨水,而后越下越大。

京都的天近几日总是如此,苏落枝睡眠本就不好,这下直接睡不着了。

她拿起手机,看到四个小时前裴裴给她发来了消息。

“秦承泽回来了,你知道吗?”

苏落枝没回复,她放下手机,赤脚走到落地窗前。暗夜雨色如幕,四年前,她和秦承泽分手的那天,雨下的比现在还大。

“我不想分手。”

“枝枝,不分手行吗?”

“求你……”

苏洛枝心又痛了,铺天盖地的窒息感让她直不起身子,她捂着胸口,踉踉跄跄的走到床前,就着桌上的水将药吃了,过了片刻,终于舒服了一点。

她拿起手机,苍白的脸色在手机灯光更显虚弱。

“裴裴,帮我组织大学聚会,记得邀请秦承泽。”

大概八点,裴裴直接将电话打了过来。

苏洛枝刚接起,就听到那边的怒吼声:“苏洛枝,你疯了?!”

苏洛枝把手机放下,按了免提,淡淡道:“没疯。”说完,她把刚刚煮好的鸡蛋拿出来。

“没疯你邀请秦承泽?你怕是不知道,他恨死……”话没说完,裴裴噤了声。

等到思量好一个合适的说法后,她才小声嘟囔道:“我……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现在不太适合见面。”

“我知道他恨我,但我想他。”

裴裴突然就想哭,“枝枝,你别这样。”

这四年,她帮苏洛枝到处打听秦承泽的消息,可那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她觉得也就这样了,枝枝会找一个爱她的人,过一辈子。

可谁想到,秦承泽半路竟然又杀回来了。

苏洛枝吃了一口鸡蛋:“我先看看情况,如果他没女朋友,那我就追他,如果他有……他有就再说吧。”

话到这里,裴裴没法再说什么,只能应下。

毕业已经两年,大家都各奔东西,想要把人都聚集起来确实有些难度。

不过好在这里是京都,留下工作的人比较多,短短两天,裴裴就联系到了许多人。

可是秦承泽那边,却一直没什么消息。

大学时候,秦承泽和沈既让关系最好,最近沈既让回国陪他青梅竹马的媳妇,裴裴费了好多力气才要到了他的微信号。

“你好,你是沈既让吗?”

正在给温然看买什么零食的沈既让愣了一下,然后通过了申请:“是。”

“学长你好,我是2015届五班的裴裴,就是秦承泽的同班同学。”

沈既让回复:“你找他?”

裴裴有些紧张,沈既让和秦承泽是好朋友,也是同样优秀的京圈子弟,她当时还暗恋过这位呢。

“是的是的,学长,我们最近要举办一个大学同学聚会,这不是听说秦承泽回国了,想邀请他一下。”

沈既让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我跟他说一声,他来不来不一定,他刚回国,事情比较多。”

“好的,谢谢学长。”

“客气了。”

……

裴裴把这件事说给苏洛枝听的时候,苏洛枝没什么反应。

她有些着急“枝枝,万一他不来怎么办?”

苏洛枝收拾着手里的文件:“那就下一次,京都虽大,却总有能碰到的一天,何况是我有心找他。”

裴裴叹气:“你说你,何必呢,你俩分手当初闹得那么难看,那可是秦承泽啊,那么高傲的秦承泽……”

苏洛枝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她随手从怀里掏出眼药水滴了几滴,才觉得稍微好些。

“所以说,这次追他一定要耗费很多力气,我得做好攻略才行。”

裴裴再次叹了口气:“得,你要追就追吧,我不说啥。但我觉得你俩之间最根本的问题是四年前为什么分手。如果他没女朋友,你要追他的话,建议你和他讲清楚。”

“会的。”

聚会时间最终定在了这周六,大家休息的一天。 



秦承泽那边最终也没说来不来,裴裴统计了一下,能按时参加的大概有十个人左右。

晚上七点,大家都到了。

苏洛枝把吃饭的地点选在了碎景。

碎景,算是一处高档餐厅,以前和秦承泽在一起时,他经常带她来,因为她提过一嘴说喜欢这里的景色。

包厢里热闹非常,苏洛枝披着黑色西装站在窗口,外面景色如旧,人却已非。

她想,秦承泽那会真的是把她疼爱到了骨子里。

秦承泽什么人啊,京圈里的高干子弟,自小就在军区大院长大,有官二代的身份,却没官二代的架子。

他高傲张扬,却懂得谦卑尊重。出身尊贵,却从不借势压人。大学那会,他人缘最好,朋友也最多。

是她,亲手把他逼走的,否则,他现在也会是最优秀的外交官之一。

背后的同学不知道谈到了什么,开始大笑起来,很开心。

苏洛枝也笑了,她端着酒杯坐回原位,然后很真诚的发问:“你们谁有秦承泽的联系方式?”

话音落下,全场寂静。

过了一会,裴裴干笑着打圆场。

“那啥,是这样的,本来今天也邀请了秦承泽,可他没来,所以……”

她话没说完,就被苏洛枝打断了。

“如果有的话,告诉他今天我们在举办同学聚会,他有时间的话可以来看一下。”

来看一下……

在场的哪位不是人精,苏洛枝说这话的意思,他们都心知肚明。

说实话,现在想起四年前的事,他们还是想为秦承泽鸣不平,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在那天却将自己的自尊丢在地上,求着苏洛枝。

可苏洛枝却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嘴里的话也绝情。

“我喜欢的不是你,除了这张脸,你在我这里一无是处。”

现在好了,人家国外四年,学成归来,苏洛枝又想把人追回来……

这放在小说里,妥妥的早早下线的女二。

可是毕竟是同学,他们又不好掺杂别人的事,尤其是感情。

“苏同学,当年承泽出国时,断了我们所有人的联系,这次回国,也是因为上次不小心看到秦家和姜家联姻的消息,才知道的。”

“联姻?”

“对啊,像秦承泽这种家世,传出这种消息很正常。”

苏洛枝陡然脸色苍白,裴裴瞧着不对劲,又连忙说:“这事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呀,豪门的事,最虚幻莫测了。”

其他人也开始打圆场:“是啊,现在的新闻哪有几个是真的。”

“就是,都是为了博取眼球罢了。”

……

安慰的话,并没让苏洛枝好多少,消息都有了,那就不是空穴来风。

过了一会,气氛逐渐缓和下来后,苏洛枝才扶着墙到洗手间,她从包里掏出药,刚放进嘴里,就见到裴裴一脸担忧的走进来。

“你这怎么还吃药啊,医生不是都说好了吗?”

苏洛枝干咽下去,把药放回包里才说:“偶尔吃,已经在变好了,不然不会想迫切见他的。”

裴裴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枝枝,我觉得真的有点悬,秦承泽今天大概是不会来了。”

苏洛枝“嗯”了一声,又掏出口红给自己嘴唇上补了一下。

“好看吗?”她看向裴裴。

裴裴刚想说好看,就见苏洛枝陡然睁大了那双干净明亮的眼睛。

然后,她没反应过来,苏洛枝就冲出去了,因为穿着高跟鞋,走跑得快,她还差点被绊倒。

裴裴转头看过去,是秦承泽。

四年前的他帅气阳光,四年后的他,照样俊美,可却像换了个人。

正值夏初,温度醉人,窗外鸟鸣声不断,温润的光线透过树枝斑驳洒下,透过玻璃映到那人脸上。

分明的下颌角半数隐藏在昏暗里,另一半便直直入了苏洛枝的眼,他更高了,脸上棱角分明,也不再是当初少年模样了。

那双不带情绪,幽静暗沉的眸子看过来时,苏洛枝紧张的抓起衣角。 



那一瞬间,无数的想法涌入苏洛枝脑海。

第一句话该怎么说。

问问他这些年还好吗?

问他是不是还在怪自己,或者直接开口求复合。

……

紧张的扣了扣指甲,她慢慢朝着那人走过去。

秦承泽神色丝毫未变,就那么看着她。

就在两人距离只有一步之遥时,一道娇靓的声音传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个俏丽的身影。

苏洛枝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孩扑进了秦承泽的怀里。

几乎是同时,秦承泽收回了视线,冷漠不见,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温柔的摸了摸那个女孩的头发。

苏洛枝几乎站不稳,还是裴裴连忙跑过来扶住了她。     

“承泽哥,你和这位姐姐认识吗?”

或许是苏洛枝目光太烈,终于引起了那个女孩注意。

她窝在秦承泽怀里,用一种极为天真烂漫的语气问他。

秦承泽终于抬头看了一眼,却只是在瞬间就收回视线,然后淡淡道:“以前同学。”

他怀里的姑娘睁大眼睛:“呀,哥哥居然有这么好看的女同学。”

秦承泽笑了笑:“行了,出来这么久该回家了。”

小姑娘努着嘴撒娇:“再玩一会好不好?你跟这个姐姐是同学,那你们聊会,我想吃冰激凌,一会就回来,可以吗哥哥?”

秦承泽拒绝的话没说出口,裴裴就干巴巴的说:“秦承泽,要不……咱们聚会儿?今天同学聚会?大家都在包厢里呢。”

“对呀对呀,哥哥你都四年没回国了,和你同学们聚聚嘛。”

秦承泽揉了揉她的头:“那你去吧,我再这里等你。”

小姑娘高兴坏了,站起身来朝着苏洛枝和裴裴漏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姐姐再见。”

苏洛枝想,她的笑容可能比哭还要难看。

那个女孩离开后,秦承泽并没有任何起身的想法,甚至都没有再看他们一眼。

裴裴皱着脸,拽了拽苏洛枝的衣袖:“枝枝,咋办?”

苏洛枝深吸了口气,慢慢朝着那人走过去。

“秦承泽……”

秦承泽抬头,黑眸平淡:“有事吗?”

“留个联系方式吧,好多年没见了。”

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不用了,反正也不联系。”

苏洛枝看着他,轻飘飘的问:“真的不会联系了吗?”

秦承泽这个人,有一个很强的原则,那就是只要是他在乎的东西,他会豁出命的去爱去疼护。可一旦他不在意了,有人是死是活都跟他没关系。

四年前,苏洛枝抛弃了他。

四年后,秦承泽拒绝了她。

“不会。”

苏洛枝紧紧攥着拳头,指甲几乎嵌入肉里。

“不管怎么样,四年前的事。我都想跟你道个歉,当初本该有更温和的方式去解决这一切,可我选择了最糟糕的一种,对不起。”

秦承泽垂眸,语气平静:“年少的事,都是玩笑,你也别想太多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有机会再聚。”

说完,他起身直接离开。

苏洛枝看着他的背影,抿唇不语。

裴裴几乎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直到苏洛枝终于走了动静朝着方才秦承泽坐的地方走过去时,她才开口。

“枝枝,你这……确定要追吗?”

不是她不支持,秦承泽真的变了。

以前的秦承泽舍不得让苏洛枝受半点伤害,把她宠上了天。现在的秦承泽,连看一眼都懒得,这种差别…… 



放下手机后,苏洛枝很快洗漱好,然后去厨房做了两份早餐,用很快的速度把自己的那份吃完后,她把另外一份装在了保温盒里,然后打了个车,到了秦家公司。 

秦家三代从军,到了秦承泽这里,秦家大哥上了国防大学,而秦承泽则是报考了外交官学院,好在秦家长辈思想开明,倒是没说什么,都顺着孩子们的想法来了。 

可上了不过两年,秦承泽就离开了学院,转而去国外,苏洛枝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在国外修的是金融,这次回来,就是执掌秦家企业。 

秦家名下企业数不胜数,在京圈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秦承泽的回归,更是让其上了一层楼,因为他的手段更加狠辣果决。 

到公司是不明智的选择,但她没办法。秦承泽不想见他,那她除了能在公司见到他之外,再没办法。 

大企业的前台态度都很好,进去后,前台接待的姑娘听说她要见秦承泽,又见她长的这么漂亮,怀里还抱着保温盒,一时之间拿不准主意。 

只能让她先坐在接待的沙发上,然后给顶层办公室秘书打了个电话。 

“让她离开确定吗?”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前台姑娘终于挂断了电话,然后朝着苏洛枝走过去。 

“苏小姐,张秘书说,秦总交代过了,您把那块表交给我们,由我们转交给秦总就可以。” 

苏洛枝抬眸,语气淡淡:“比较贵重,我不太放心,想自己亲手交给她。” 

她的气质太好了,说话又很安静恬淡,前台姑娘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这位苏小姐看起来也不是会死缠烂打来闹事的人。 

没办法,她又打了个电话。 

这次,上面让把这位小姐带到秦总办公室。 

见到秦承泽的时候,苏洛枝也有点诧异,他居然这么早就上班。 

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秦承泽连头也没抬,一直在处理文件。 

苏洛枝就抱着保温盒坐在旁边等他,安静的看他,目光自始至终都没移开过。 

终于,一个半个小时后,秦承泽放下了电脑和笔。 

他起身走到咖啡机那里,给自己冲了杯咖啡后,才靠在桌子上,抿了一口淡淡道:“一块表用不着这么麻烦。” 

苏洛枝看着他:“是我想见你。” 

秦承泽终于舍得看向她,“迟来的深情比草轻贱,听过这句话吗?” 

苏洛枝抱紧保温盒,垂下眸:“知道。” 

“况且这份真情还是假的,那就更轻贱了。” 

苏洛枝半晌后,才开口:“不是装的,我一直……都喜欢你。” 

一边说着,苏洛枝心里想,以前怎么不知道他这么会怼起人来这么狠。 

秦承泽很轻的笑了一下:“可我不喜欢你了。” 

瞬间,苏洛枝心痛如刀绞。 

秦承泽目光不移的看着她:“四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出国后,我见识到了更多的风景,也认识到了更多的人。因为眼界开阔了,所以我现在从不把自己拘束在一方小天地里。” 

“不管是从前和你的那一段恋爱,还是被你把尊严踩在脚下任意践踏的那段时光,都已经过去了。物是人非,我们都应该向前看,以后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我们互不干涉。” 



“京都这么大,我们不会再见。” 

“不会再见”四个字出来,苏洛枝眼泪忍不住的流出来。 

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紧紧抱着保温杯的手上,苏洛枝觉得肌肤滚烫,她的心也要被烫坏了。 

秦承泽很绅士的没开口,不知过了多久,等她平静下来后,他才上前递上一张纸。 

“枝枝,祝你前途似锦,早遇良人。” 

枝枝…… 

苏洛枝抬起头看向他,时隔四年,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 

她想,他真的变成熟了,比以前更有魅力了,喜欢他的女孩子一定很多。 

在眼泪落下之前,苏洛枝缓缓上前抱住了秦承泽,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温暖,却不是熟悉的人。 

她埋在他胸口,声音因努力控制哭意而变得嘶哑哽咽。 

“阿泽,也祝你前途似锦,早遇良人。” 

出来的时候,外面又下起了大雨。 

京都的天说变就变,苏洛枝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才想起自己没带伞。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冰冷的雨滴扑打在脸上时,让她有了瞬间的冷静。 

想了想,她走进了雨中。

裴裴整整一天没联系到苏洛枝,手头工作实在是脱不开身,她只能等到下班去家里看看。 

可是苏洛枝不在家里。 

她有些慌乱,苏洛枝从来不会这样。想了想,她连忙给沈既让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边是个女孩子,裴裴猜测她就是沈既让那个青梅竹马的小女朋友。 

“你好,我找一下沈既让。” 

软糯糯的声音传过来:“既让哥哥,你的电话。” 

沈既让不知说了什么,逗的小姑娘直笑,很快,男声传过来:“你好。” 

“学长,你可以把秦承泽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个吗?我很冒昧这么晚打扰你,因为枝枝说她今天要去找秦承泽,到现在还没回家,我也联系不上她,就想问问秦承泽。” 

沈既让答应了,很快,他把秦承泽的联系方式发了过来。 

可是裴裴打了好多个电话,都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她没办法,只能到秦承泽的公司里问,前台说,那个姑娘早上就走了。 

裴裴报了警,警察通过手机定位查到苏洛枝的所在地时,显示是在山城墓地。 

山城是京都周边的一个小镇,苏洛枝自小生活在那里,她的家人去世后……也都葬在那里。 

裴裴没麻烦警察,自己开车前往山城。 

雨下的很大,墓地路很滑,她走了许久才到目的地。 

雨幕阻隔了一切,可裴裴还是一眼看到了穿着白裙子,靠着墓碑像是睡着的女孩。 



眼泪混着雨水落下,她的视线也模糊了。 

裴裴扔了伞,踉跄的走过去:“枝枝……” 

女孩的脸色一片苍白,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大概是听到了裴裴的声音,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裴裴哭的撕心裂肺。 

“你怎么来了。” 

裴裴抱着她:“你干嘛啊,苏洛枝你想干嘛啊!” 

苏洛枝拍她的后背安慰她“我就回来看看我爸妈,还有我奶奶,别哭了,我没事。” 

“你没事你一个人跑这里来,现在是晚上七点,你是想一个人在这墓地过夜吗?!” 

“我……” 

“至于吗?就一个秦承泽你至于吗?这世上好男人多了去了,你干嘛就死心眼等他一个人,四年前的事又不是你的错,你跟他说清楚不就好了吗?到底怎么了,你们怎么都这样啊。” 

“枝枝,叔叔阿姨还有奶奶看到你这样会难过的。” 

苏洛枝噤了声,她转过头看了一眼墓碑。 

照片上的女人温柔的笑着,一如从前模样。 

苏洛枝突然就哭出了声,她好委屈,她想妈妈,也想秦承泽。 

四年前,她失去了家人。 

今天,她又彻底失去了秦承泽。 

有些人,活着只是为了那一点点的希望,如果希望破灭了,这人世间还有什么意思。 

“裴裴,他彻底放下了,他祝我前程似锦,我也祝他前程似锦。” 

“他说,京都那么大,我们不会再见。” 

“他说,见识过更广阔的世界,就不会拘束在小方天地里。他真的放下了。” 

“我想追他,可我忘了,他那样的人,身边从不缺优秀的女孩子,是我高看了自己。” 

苏洛枝说话也说不不清楚了,裴裴哭着摸了摸她的额头,烫的厉害。 

这里太偏僻,她自己没办法把苏洛枝带出去,只能再次报警。 

苏洛枝烧的太厉害,到了医院医生说是肺炎,直接转到了重症监护室。 

裴裴守了三天,直到医生说她脱离危险后,才彻底放心。 

她回家换了一套衣服,亲自去拜见了沈既让,说明一切后,沈既让又带着她去见了正在参加宴会的秦承泽。 

这次宴会说是生意伙伴之间的聚会,实际上就是秦家和姜家联姻的商议宴会。 

裴裴又见到了那个女孩,这次,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姜莱。 

秦承泽对姜莱很温柔,眼神里满是宠溺。 

“走吧。”沈既让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思绪。 

见到沈既让领着裴裴走过来,秦承泽找了个借口让人把姜莱带走了。 

沈既让坐了下来,拿起一杯酒淡淡道:“学妹说有事跟你说。” 

秦承泽有些不耐,但还是礼貌伸手,请裴裴坐下。 

裴裴没领情,“谢谢秦总,不过不用了。我今天过来是有一些话想跟你说,说完我就走。” 

秦承泽眸色平静:“好。” 

“四年前,枝枝之所以跟你说分手,是因为她的家庭,你和她在一起那么久,应该知道枝枝家里情况不是很好,她一直勤工俭学,你是耀眼的,明亮的,跟你在一起,她下了很大的决心。” 



“枝枝爸爸很早就去世了,奶奶患有癌症,一直需要治疗。苏妈妈很努力的打工,赚钱,也只是杯水车薪。那次,奶奶病情严重,苏妈妈没办法借了高利贷,可奶奶没救回来,钱也花了。” 

“高利贷这个东西,你们这些有钱人应该也听过。还不上的时候,那些人经常到苏家,苏妈妈……” 

裴裴有些哽咽。 

“苏妈妈受了很多屈辱,也挨了很多次打。可那些人不满意,把目光又放在了枝枝身上。” 

“那天和你道别之后,她刚回家就被那些人绑了。小混混嘛,想做什么你们应该猜的出来。” 

“后来,苏妈妈死了,小混混也死了。” 

“枝枝东躲西藏回到学校,就是想和你提分手,她手上有人命,不想拖累你。” 

“不过,法官最后判定枝枝是正常防卫,她才从警局出来,重新回到了校园,可那时候,你已经出国了。” 

“我们找了你很久,可你没有一点消息,直到知道你前不久回国,她很开心,四年了,我第一次见她那么开心,说要重新追求你。” 

“秦承泽,我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同情她,只是想还她一个清白,她喜欢你,爱你,从来都不是装的。” 

…… 

直到裴裴离开很久之后,秦承泽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没有动。 

沈既让有些担心:“阿泽,没事吧。” 

秦承泽声音嘶哑:“没事。” 

“放不下就去看看她。”

秦承泽还是去了。 

苏洛枝已经转入普通病房,他去的时候,裴裴不在。 

病床上的人正靠在枕头上,她手里拿着一本书,窗户开着,外头有些许微风吹过,她长发散下来被吹起了几缕。 

阳光恬淡,时光温润。 

秦承泽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也是一个这样阳光明媚的早晨。 

他去上选修课,因为那个教授的课特别满,那天他去的时候教室里只有一个空位。 

少女就穿着白色裙子,坐在窗前,情景同现在一模一样。 

自小,他生长的环境就很优越,身边优秀的女孩子只多不少。 

可就是那一眼,堂堂秦家二少沦陷了。 

苏洛枝很难追,尤其是她很在意他的身份。可他的真心最终换来了少女的爱慕,大学两年,他们是最让人羡慕的一对。 

“阿泽。” 

轻飘飘的声音唤回了秦承泽的思绪,顿了一下,他走进病房。 

苏洛枝放下手里的书,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下:“裴裴找过你?” 

秦承泽把窗户关上后,直接靠在边上,垂眸看她。 

“找过。” 

苏洛枝抿唇:“不好意思,是她有些冲动了,我代她跟你道歉,希望没对你造成困扰。” 

“没有,我该感谢她,让我知道当年我并不是那么差。” 

苏洛枝的手抖了一下,过了一会,她才开口:“你一直很优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