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其他类型 > 和你有个家

和你有个家

顾霄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火爆新书《和你有个家》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认?」「你觉得我会接盘?」他反问我。我沉默几秒,「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九个月后。他恶狠狠拽着主刀医生,「兄弟,算我求你,给她划好看一点,她爱美。」

主角:陈佳顾霄   更新:2023-01-29 14: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佳顾霄的其他类型小说《和你有个家》,由网络作家“顾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和你有个家》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认?」「你觉得我会接盘?」他反问我。我沉默几秒,「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九个月后。他恶狠狠拽着主刀医生,「兄弟,算我求你,给她划好看一点,她爱美。」

《和你有个家》精彩片段

分手 6 年后,我坐在他的急诊室。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他脸色铁青,「什么孩子怀 6 年?」

一时间气氛尴尬到极致。

「不认?」

「你觉得我会接盘?」他反问我。

我沉默几秒,「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

九个月后。

他恶狠狠拽着主刀医生,「兄弟,算我求你,给她划好看一点,她爱美。」

和相亲对象去做婚前体检。

体检出来一个孩子。

婚事黄了。

媒婆跑来我家,把我妈骂了一顿。

「你说你们家姑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个黄花大闺女,孩子都两个月了!」

「真是招牌都被你们家给砸了!」

「以后别找我了,晦气!」

……

我妈被骂得狗血淋头。

然后我被我妈骂得狗血淋头。

「孩子爹是谁?」

「……」我闷着不说话。

「陈佳,你是 28 岁了,不是 8 岁了,你还在外面乱来?你有没有脑子?」

「你是不是想把你妈气死才甘心?」

「哦。」我转身上了楼,把门反锁了。

我躺在床上,回想大姨妈确实推迟了三周没来了。

而且最近总觉得有些没胃口。

我平时大姨妈的周期就不准,完全没法记。都是熬夜熬出来的。

我还以为这次也是这样。

没想过我怀孕了。

孩子爹,不是别人。

是我分手 6 年的前男友。

两个月前去参加同学会,他来得很晚,喝得很醉。

是我把他送回去的。

去他家的时候,我几乎是扛着他进去的。

出来的时候,我是连滚带爬走的。

出租车师傅还以为我怎么了,一路上在后视镜瞟我,不敢吭声。

……

在家里想了几天,我还是去了顾霄的医院。

排队,缴费,做检查,最后拿着报告去了他科室。

「上午就诊结束,等下午吧。」

我刚进去,他头也没抬,一句话打发了我。

大概感觉我没出去,他突然抬头就看到了我。

他的目光一震,瞳孔微缩。

一副久别重逢惊讶异常的样子。

真会装啊,怎么之前同学会上把我当成别人了?

「陈佳?」他张了张口。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把报告规规矩矩地放在他面前。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我开门见山。

他低头瞟了一眼报告,面色凝重。

我隐约觉得他怕了。

「什么孩子得怀 6 年?」他修长的手指敲着报告单,「你失忆了?我们分手 6 年了。」

我被他一句话堵死,面色难堪。

「你不想认?」我咬着牙问他。

他抬眼望我,神色难辨,

「陈佳,后悔要有后悔的样子,怎么……你觉得我会当接盘侠?」

他没再看那张报告单,埋头写病例,不想再理我。

「接你……」国粹差点脱口而出。

我万万没想到,他不承认就罢了,居然说我后悔了?

就他这种渣男,我陈佳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就算……后悔,也绝不能被他看出来!

我让自己冷静了几秒,想想该怎么说。

「你不觉得那孩子眼睛长得跟你一模一样?」

他埋着的头还是往报告单瞟了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

是吧?

他终于承认了?

「一个 10 周的 B 超照,你给我说说他眼睛在哪里?」

一瞬间我顿感失策。

算了,你没法叫醒一个不想当爹的人。

「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

扔下这句话,我转身出了他的门。



顾霄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

医学院的高岭之花。

很不好追。

我舔了他整整四年,终于在毕业前几个月把他追到了。

她们都说顾霄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把顾霄弄烦了。

「要不然高高在上的 A 大才子,怎么看得上历史系那个又胖又丑的陈佳?」

「就她那肚子,吃饱的时候活像怀孕 5 个月。」

她们不知道为了追顾霄,我瘦了 30 斤,体重从 120 降到了 90。

我卸载了所有外卖软件,早上啃苹果,晚上吃黄瓜。

就这样吃了几个月,看见蚊帐里的长脚蚊,都馋得流口水。

后来,我人是瘦了,但大姨妈却因此严重不正常,睡眠也严重紊乱了。

这一切,只是为了让顾霄多看我一眼。

有一天,我在操场跑步,跟在他后面,他回过头看我。

看了好久好久,我整张脸羞得绯红。

他喜欢我,一定是。

我紧张地走过去,想着我的开场白——

「你是陈佳的妹妹?」

他一句话像一盆冷水,把我从头泼到脚。

我又气,又觉得好笑。

「算……算是。」

他沉默一会,递给我一瓶水,「那你回去告诉她,别缠着我了。」

我接过他给的水,这是第一次离他那么近。

他睫毛好长,鼻子好挺。谈吐也好温柔。

可是,他的话语好冰冷。

「行。」我把委屈咽进肚子。

于是,后来我们经常在操场相遇。

第十次相遇后,他要了我的微信。

我第一次感觉到我瘦的 30 斤,值!

因为我从小到大,除了在街上发广告的,还没有人向我要过微信。

我约他去看电影,他没拒绝。

谈恋爱是我提出的,他也没拒绝。

就连最后我提出分手,他也没拒绝。

反倒是我自己,在寝室哭了一天一夜。

室友问我:「失恋有这么难过吗?」

我哭着说:「还行。」

「就像是送走了一位故人,总还是要哭一哭的。」

他就像是湖底的一潭死水。

平静到让我恐惧。

只是听说,后来他的朋友在他面前,从来不敢提我的名字。

一提他就翻脸。

这感觉,我理解。

他这样的大游艇,在我的小阴沟翻了船,郁闷和气愤是难免的。

但要说他恨我,估计我还不配。

毕业后,我回了老家的市区工作。

一个月工资 4500,我妈一年给我安排十次相亲。

大大小小相了百来次,我早已经麻木了。

以至于这次,媒婆介绍,跟对方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们就敲定了婚事。

对方是镇上的小学老师,30 岁,工作稳定,父母待在农村,有个上高中的弟弟。

「他这样的条件可不好找。他弟弟上高中大学能用多少钱啊。」

「你都 28 了,再不结婚,就只有找二婚的了。」

「现在二婚带娃的,要知道你家里还有个这样的妹妹,估计也难。」

……

我妈在桌边低声下气,不停地点头。

「你问问清楚,对方不介意我们的家庭对吗?」

「你告诉他们放心,佳佳妹妹不会拖累他们,我们还年轻,还能干活……」

每次看我妈这个样子,我就有点烦。

我好像是被明码标价的商品,还是最廉价的那种。

我妈讨好地送走媒婆,走的时候又给她塞了一个大红包。

一切准备就绪。

结果我出了那档子事。

我妈气得好几天没跟我说话。

气归气,没几天,我妈就提着一纸箱鸡蛋来城里看我。

纸箱上缠了她的外套,里面放了大米,我妈整个人头发都快散了,鸡蛋一个没坏。

「去医院检查了吗?」我妈小心翼翼把鸡蛋放在冰箱,转过头来问我。

「检查什么?」我玩着手机,「没有。」

「看看孩子长得怎么样啊!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不上心。」我妈说着就要拉着我往外走。

「有什么好看的?」

我挣脱了。

「你真不打算要?」

我妈担忧地看着我。

气氛有些尴尬。

我沉默了。

不是我不想要,是他不想要。

「你年龄也不小了,你这次不要,以后不好要了怎么办?」

「反正你也一直在相亲,你把那个男孩子找过来,我和你爸看看,如果人还不错,干脆把婚结了。」

……

把婚结了?

她倒是想得远,想得美。

「你别管了,我过两天去医院做手术。」我把我妈打发走了。

我妈听我这样决绝,又想再劝我。

「你别冲动,那是一条命。」在我关门的时候,我妈还在挣扎。

「你当年就是这样生下陈玉的吗?」我脱口而出。

「……」我妈一下子闭嘴了。

她眼神里很受伤。

陈玉是我的妹妹。

也是我妈的死穴。

因为她是个癫痫儿,今年 10 岁了,还不会说话。

气走她后,我胸口闷得慌。

每次说出那些话,我觉得是报复,却又很快觉得后悔。

我拿起手机,挂了一个号,去了医院。

去的路上,我甚至在认真地考虑我妈的那句话,「要不然结婚算了。」

我在思考,如果嫁给顾霄,我愿意吗?

怎么会不愿意,这是我曾经的梦想啊。

路过一楼急诊科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顾霄。

一群护士医生围着一个刚送来的病人抢救。

而他穿着白大褂,刚为病人插上气管,一个侧脸就迷得我呼吸乱了节奏。

所以我想,就算再来一次,同学会那天晚上我还是推不开他。

在我看到他的瞬间,他也看到了我。

他只匆忙看了我一秒,就收回目光,继续抢救。

他好忙。

我不敢上前打扰,只好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他。

我想清楚了,就算是他再次拒绝我,我也要问清楚。

为什么同学会那天,他表现得对我那样热烈,过后却不认。

就算,他不认,做手术,他也该陪着我去做……

我没钱。

在等他的十几分钟内,我想了好多好多种可能。

每一种都给自己想好了退路。

但一切都在我点开 QQ 空间,看见他的那条说说的时候化为乌有……

「顾霄:六斤六两,母子平安。」

我心猛地抖了一下,像是被人抽干了力气。

他结婚了,还有孩子了,今天刚生。

难怪,他不承认那天晚上的事。

难怪,他不要孩子。



我觉得有些可笑。

他那天晚上喝醉了,红着眼问我:「你是不是陈佳?」

我犹豫了一下,「是。」

他却泄气地看我一眼,「你不是。」

「那你说说找她干吗?」我笑着问他。

「讨债。」

讨债?

我笑容僵住。

「什么债?」

「情债。」他整个人显得苍白无助,冷冷地来了一句,「没有人耍过我。」

听他说讨情债,我一下子失了神。

下一秒,他吻了我。

我没推开。

当然后来失去控制,也有我纵容的成分。

暧昧上头,我以为那一刻或许他还是爱我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妇产科。

整个过程浑浑噩噩的。

就听见医生说,HCG 含量低,子宫内壁薄,流产的风险很大。

医生要给我开保胎针,我拒绝了。

我想着顾霄那条说说,还保什么胎啊……

我坐着车灰溜溜地回去。

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在哪?」是顾霄。

六年没打过电话,我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声音。

孤傲,清冷。

「车上。」我调整呼吸,平复情绪。

「你刚才找我?什么事?」依旧是高傲的语气。

我顿了一秒,「嗯,现在没事了。」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还不死心?我们没可能了。」

「……那行,挂了。」我很干脆地就要挂电话。

他却不愿意了。

「我听你的主治医生说了,你的情况不太好,你还是回来打保胎针吧,我会跟医生说一声,相识一场,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啪!我挂了电话。

渣男!谁要他帮。

他却又发了一条短信,气急败坏地问我:「陈佳,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没礼貌了?」

我委屈得炸裂,「怎样才算礼貌?你有工夫在这教育我,还不如回家多换两片尿不湿。」

「?」他发一个问号。

我懒得回他。

他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任他拿捏的陈佳吗?

那时候,他发一条说说,我都要小心翼翼地揣摩半天;

跟他聊天,从来不敢让以他的回答结束;

费尽心思找各种话题,结果他的回复总是:「睡了。」「我去洗澡。」「回聊。」「……」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拿出了和他的合影,通通剪碎,然后把他的头冲进马桶。

狗男人,见鬼去吧!

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就他这种渣男,我陈佳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就算……后悔,也绝不能被他看出来!


"……"我让自己冷静了几秒,想想该怎么说。


"你不觉得那孩子眼睛长得跟你一模一样?"


"……"他埋着的头还是往报告单瞟了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


是吧?


他终于承认了?


"一个10周的B超照,你给我说说他眼睛在哪里?"


吼……


一瞬间我顿感失策。


算了,你没法叫醒一个不想当爹的人。


"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


扔下这句话,我转身出了他的门。



他待在原地,像是受了什么重创。

看他不爽,我就爽得不行。

关上门后,我回了妇产科。

得到了一个打脸的消息。

孩子没掉。不仅没掉,还很健康。

「很正常,有时候 HCG 刚开始很低,慢慢就高了,小家伙长得不错,我先给你建个卡。」

我整个人就蒙了。

「我那天上厕所有血。」我颤抖着问刘医生。

「一点点没关系的。」刘医生苦口婆心安慰我,「这个孩子跟你有缘分,别想不开了,你是顾医生的朋友,我就实话跟你说,现在不孕不育的特别多,怀一个孩子特别不容易,而且你的子宫内壁太薄了,这种情况怀孕更难。」

「对了,你刚才说顾医生有孩子了?你一定搞错了,好像是他表姐生了孩子,他自己还没女朋友呢,你吓了我一跳。」

我:啊?!是他表姐?

那他神经病啊,表姐生孩子,他发那个说说干什么?

我才意识自己闹了好大一个乌龙。

难怪他刚才那么生气。

可是乌龙归乌龙,他不喜欢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也是真的。

我冷静了几秒,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孩子爹不要。」

刚说完,顾霄又出现在我面前。

「你出来一下。」

我浑身一个激灵。

怎么又是他?

又是这句话?

刘医生都觉得有些无语,狐疑地看着我们两个。

我有些头疼,跟他走了出去。

「又怎么了?顾大医生……」我现在因为孩子心烦意乱,实在不想跟他对线了。

「你这么忙,能不能别找我碴……」

「那天晚上……你是说我和你,发生了什么?」他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哪天晚上?」我装傻。

「同——学——会。」他说得咬牙切齿。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

那天晚上可没少叫我名字,现在失忆了。

「我以为……是梦。」他沉默着不说话了。

「梦?」我真是要被气死了。

该狠的时候一次没含糊,现在跟我装做梦?

半晌,他又开口:「孩子是我的?」

「要不然呢?」

「陈佳,你别耍我!」他皱着眉头看我。

「我耍你?」我笑了,「那几天,除了你没别人。」

其实一直都没别人,我又怕说出来显得我好像忘不了他。

「说吧,你想怎么办?」他叹了一口气。

什么叫我想怎么办?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懒得跟他理论。

「跟我扯个证,孩子需要准生证,每个月给我打 3000 块,我自己养不活一个孩子。」

我的诉求很简单。

他盯着我不说话。

我被他盯得不自在。

见他久久没说话,我越发心虚。

「要是 3000 你觉得多,2500 也行。」我试探着问他。

「陈佳……」他声音低沉得可怕,「婚姻不是儿戏。」

我不说话。

他还是不想跟我结婚?

僵持几秒,我觉得自己有些自讨没趣,咬着唇转身就走……

「周末,把时间腾出来。」他叫住我,像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

「干什么?」

「去你家。」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装作无所谓地回了一个:「哦。」

回到科室,我建了卡,刘医生对我依旧很热情,还拉着我要问顾霄的事。



我仔细看了看她。

瓜子脸,皮肤白皙,那双手一看就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公主,性格开朗。

我要是个男的,我也会喜欢她。

这样的女生追顾霄,我有点心慌。

但我好像没资格。

顾霄说周末去我家的意思,是要跟我结婚吧?

诊疗结束,我拿着刚建的卡,路过急诊科的时候,没看到顾霄。

我丧丧地去坐公交车,他的短信却来了。

「你走了吗?」

「嗯。」

「晚上给你电话。」

「随你。」

我坐在公交车上,望着短信,明明谈成了一件人生大事,我却高兴不起来。

晚上他还算守约,给我打了电话。

但他这人很没趣,又冷。

每次聊天,无非就是问一些「今天吐了没」「吐了几次」「吃了什么」之类的问题,

丝毫不关心我难不难受。

我也机械地回答他的问题。

回答得敷衍了些,他还不高兴了,「陈佳你是不是永远这么吊儿郎当的?」

「那顾医生是不是下了床,永远像个冰冷机器?」

两个人把天聊死,我挂了电话。

难道我要永远用热脸去贴他冷屁股?

周末,我家院子里停了一辆黑色奔驰。

饭桌上,突然多了顾霄和他爸妈三个陌生人,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怀孕多久了,这孩子也没跟我们说。」顾霄妈妈开口。

她穿着套装裙,脚下的高跟在下车的时候踩进我家的水沟,拔了好久才拔出来。

「12 周。」顾霄开口。

我有些惊讶,不知道他怎么知道。

后来想想,他是医生,他肯定会算。

「12 周了,那要抓紧办,待会肚子都显了。亲家,你说是不是。」顾霄妈妈询问我妈意见。

「是。」我妈急切地回答。

顾霄没发言,只是在我夹辣椒的时候,盯了我一眼,

「别吃太辣。」

「吃点蒸蛋有营养。」顾霄妈妈见状,给我舀了一勺蒸蛋。

结果,我盯着黄黄的蒸蛋,胃里一阵翻腾,我赶紧起身,去厕所大吐特吐。

吐完出来,我整个人都焉了。

「反应这么大?」我妈担忧地看着我。

「反应大说明孩子好。」顾霄妈妈笑呵呵地看着我,好像对我的反应很满意。

「你看你们俩抽个空先把证扯了?婚礼当然也是要的,我们家就顾霄一个,以后佳佳过来,家里就当多了一个孩子,我们肯定……」

顾霄妈妈话还没说完——

我爸突然从外面回来,后面跟着我妹。

「顾……顾医生。」

我爸首先看到了顾霄的父亲。

我爸这一声顾医生叫得我浑身惊起一层冷汗。

没错,顾霄爸爸是有名的神经内科专家,是我妹的主治医生。

在我爸回来前,我妈没提,我以为我妈忘记了。

结果我爸一回来,一眼便认出了。

顾霄爸爸也是吃了一惊。

大概是看过太多病人,不是我爸提起,他都忘记了有我妹这个病人。

「认识?」顾霄妈妈问。

顾霄爸爸抿着唇不说话。

他看看我妹,我爸,又看看我,最后收回了目光。

「一个病人。」他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

顾霄盯着我,一脸疑问。

顾霄妈妈也没再说话。

「姐姐。」

陈玉发音不太标准,咧着嘴笑,然后跑我面前摊开手,像是要给我什么宝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