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其他类型 > 天降福运

天降福运

陈豪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陈肖岚站在门外,一边流泪,一边自嘲的笑着。这道房门,隔绝了她和陈豪,也将她二十年的感情彻底隔绝在了外面。如果之前她还抱有一丝幻想,那现在,她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主角:陈肖岚陈豪虎子哥   更新:2023-01-17 09: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肖岚陈豪虎子哥的其他类型小说《天降福运》,由网络作家“陈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肖岚站在门外,一边流泪,一边自嘲的笑着。这道房门,隔绝了她和陈豪,也将她二十年的感情彻底隔绝在了外面。如果之前她还抱有一丝幻想,那现在,她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天降福运》精彩片段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你们特意开间房,只是单纯的为了讲故事?”


“我......”沐婉兮咬着唇,一副委屈的模样,像是陈肖岚把她怎么了似的。


陈豪一把将沐婉兮拉进了怀里,他冷漠的看着陈肖岚,“你再凶婉兮一下试试?”


“陈豪,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陈肖岚心如刀绞,痛的快要窒息,“今天,是我们两个人的婚礼,你扔下我去见沐婉兮!”


“为什么?”陈豪冷哼了一声,十分不屑,“陈肖岚,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不喜欢你,是你非要嫁给我,现在,承受不了了?既然承受不了,那就离婚啊!”


陈肖岚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落了下来,“陈豪,你有没有心?我从六岁开始,就喜欢你,二十年了,我想就算是一颗石头,也该被我捂热了。”


陈豪冷冷的皱着眉。


“你趁我爷爷生病不清醒,让爷爷逼着我娶你,就该想到我对你会是什么态度。


识趣点就主动去跟爷爷说你要和我离婚,不然,你就算缠着我一辈子,你也只能得到一个陈太太的名分而已。”


丢下一句话,陈豪搂着沐婉兮进门,关上了房门。


陈肖岚站在门外,一边流泪,一边自嘲的笑着。


这道房门,隔绝了她和陈豪,也将她二十年的感情彻底隔绝在了外面。


如果之前她还抱有一丝幻想,那现在,她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没多久,房间里面就传出了嗯嗯啊啊的声音。


沐婉兮的声音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似的。


陈肖岚站在门外,整个人像是跌进了谷底。


最后连陈肖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她满脑子都是陈豪和沐婉兮在一起的场景。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了他,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她到底哪里做的不好?


......


第二天一早。


别墅的房门开了。


陈肖岚坐在客厅的地上,目光呆滞。


突然,她看向门口。


陈豪穿着一身西装,踩着黑色的定制皮鞋走进来。


看见陈豪,陈肖岚原本无神的双眸瞬间有了光芒,她从地上起来,迎了上去,“翊然,你回来了?”


由于太过惊喜,她下意识想要忘记昨晚发生的一切。


她太爱陈豪了,本能的将陈豪出轨沐婉兮的事情抛之脑后。



陈肖岚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陈豪,就被陈豪躲开。


她踉跄着摔了一下。


陈豪手臂微动,又克制地收回。他皱眉下了最后的通牒。


“陈肖岚,你明明知道我喜欢沐婉兮,何必这样......爷爷糊涂,我可不会。你最好主动提离婚,否则,别怪我不留情面。”


陈肖岚的眼泪瞬间又不争气的爬上了眼眶。


“翊然,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不要和我离婚,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二十年了,她为他活了二十年,她早就没有自己的人生了。


她不敢想,没有陈豪,她以后得日子该怎么办。


“陈肖岚,你还没认清现实吗?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喜欢你的,永远不会!”陈豪满脸不高兴,好似陈肖岚对他的爱让他很负担。


陈肖岚听着他绝情的话,眼泪横流,“陈豪,我为了你,连你逃婚,连你出轨都可以忍,都这样了,你还是和我要离婚吗?”


“是!”


陈肖岚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沐婉兮?”


那一年,他八岁,她六岁。


陈豪遭人绑架,她孤身跟着那些绑架犯进了山里。为了救他,她用尽全力,引开了那些罪犯。


最后,他获救了,她却被抓了。


她被那些绑架犯打的很惨,他们还当着她的面,说要将她的手脚都砍了,让她去要饭。


当时她都害怕极了,虽然她为了救陈豪,可以不顾一切,但是那时,她也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啊。


后来还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被一家人看中了,要买她回去当女儿,她才逃过了一劫。


去了那户人家之后,她找机会打电话告诉爸妈,她才得以获救。


可是她回去之后,等再次见到陈豪,他就变了,他的身边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个沐婉兮。


他开始事事以沐婉兮为重,他开始疏远她,忽略她......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好惹陈豪生气了。


再后来,沐婉兮总是和她作对,她也讨厌沐婉兮,但她从未对沐婉兮做过什么。


反倒是沐婉兮,总是在他的面前演一个被她欺负的受害者。


她向陈豪解释了无数遍,但他从来不信。


二十年如一日,她的心早就千疮百孔。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去的,是爱,是不甘心,是期待,是幻想......都有。


“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陈豪看着陈肖岚,说出来的话十分绝情,“陈肖岚,你最好别再纠缠,否则,你父母留下来的公司,我都不会给你留。”


陈肖岚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一盆冷水泼下来,从头凉到了脚。


她不死心的问:“就为了让我离婚,你当真要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




陈豪冷笑着打断了陈肖岚的话,“够了,陈肖岚,你该不会还想说当初是你救的我这种话吧?就算是你救了我又如何,我爱的人是沐婉兮,不是你!”


陈肖岚怔住,不敢置信的望着陈豪。


“最后给你一天的时间,去跟爷爷说你要和我离婚。”


丢下一句话,陈豪转身离开了。


陈肖岚跌坐在地上,心痛的感觉从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所以,不爱她,就是单纯的不爱。


她突然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


所以,这二十年来,她一直活的像个笑话,都是她活该,都是她自找的。


她一直感动的,都是自己而已。


这个痴情梦做了这么久,她该醒了......


下午的时候,沐婉兮约了陈肖岚。


街头咖啡厅。


沐婉兮和陈肖岚相视而坐。


陈肖岚面无表情,“什么事?”


沐婉兮说有十分重要的是要见她,她原本是不想来的,但她最后还是来了。


沐婉兮看着陈肖岚,笑着说道:“陈肖岚,你知道吗?翊然在那方面,很厉害,一晚上能折腾我很多次,每次都能两个小时以上,我都快承受不住了。”


陈肖岚咽了咽口水,听到沐婉兮的话,她心痛吗?很痛!


她双手紧紧的攥着,咬着牙说道:“如果你叫我来,就是为了描述你和陈豪的细节故事,大可不必,我不在意。”


“是吗?”沐婉兮轻声一笑,根本就不信,“你若是不在意,那你脸色怎么这么白?粉底液都遮不住你眼底的憔悴了!”


“怎么样?被心爱之人背叛的感觉,不好受吧?”她越说越兴奋,“昨晚我和翊然恩爱的时候,你就在门外,应该都听到了吧?感觉怎么样?”


陈肖岚已经听不下去了,她站起身,准备走,但沐婉兮拦住了她的去路,“陈肖岚,他爱的人是我,你放手吧!”


陈肖岚看着沐婉兮,突然勾唇笑了起来,“既然你那么爱他,想必应该愿意当一辈子的小三吧?”


沐婉兮皱眉,“陈肖岚,都这样了,你还不愿意离婚吗?”


“本来打算离了。”陈肖岚轻声一笑,如风中摇曳着的带刺玫瑰,“但现在,我反悔了,我得不到他又怎么样?我只要占着陈太太的位置,你就永远是见不得光的小三,以后你的孩子,永远也只会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下午的时候,沐婉兮约了陈肖岚。

街头咖啡厅。

沐婉兮和陈肖岚相视而坐。

陈肖岚面无表情,“什么事”

沐婉兮说有十分重要的是要见她,她原本是不想来的,但她最后还是来了。

沐婉兮看着陈肖岚,笑着说道:“陈肖岚,你知道吗陈豪在那方面,很厉害,一晚上能折腾我很多次,每次都能两个小时以上,我都快承受不住了。”

陈肖岚咽了咽口水,听到沐婉兮的话,她心痛吗很痛

她双手紧紧的攥着,咬着牙说道:“如果你叫我来,就是为了描述你和陈豪的细节故事,大可不必,我不在意。”

“是吗”沐婉兮轻声一笑,根本就不信,“你若是不在意,那你脸色怎么这么白粉底液都遮不住你眼底的憔悴了”

“怎么样被心爱之人背叛的感觉,不好受吧”她越说越兴奋,“昨晚我和陈豪恩爱的时候,你就在门外,应该都听到了吧感觉怎么样”

陈肖岚已经听不下去了,她站起身,准备走,但沐婉兮拦住了她的去路,“陈肖岚,他爱的人是我,你放手吧”

陈肖岚看着沐婉兮,突然勾唇笑了起来,“既然你那么爱他,想必应该愿意当一辈子的小三吧”

沐婉兮皱眉,“陈肖岚,都这样了,你还不愿意离婚吗”

“本来打算离了。”陈肖岚轻声一笑,如风中摇曳着的带刺玫瑰,“但现在,我反悔了,我得不到他又怎么样我只要占着陈太太的位置,你就永远是见不得光的小三,以后你的孩子,永远也只会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沐婉兮拉起陈肖岚的手,模样突然委屈起来,“肖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爱陈豪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说着沐婉兮还用力的摔在了地上,作出了一副她是被陈肖岚推倒在地的模样。

陈肖岚已经见惯不惯了。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陈豪出现了。

果然,下一秒,陈豪就走了过来,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陈肖岚,你有什么火冲我来,你欺负婉兮做什么”

陈肖岚伸手捂着脸,看着陈豪的眼神带着冷意。

她已经不想解释了,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陈豪将沐婉兮扶了起来,紧张的询问:“婉兮,你没事吧”

沐婉兮眼睛里闪着泪花,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陈豪哥哥,我没事的,你不要生肖岚的气,都是我不好,是我惹肖岚不高兴了。”

陈豪皱着眉头,十分不悦,“你管她做什么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任由陈肖岚欺负你。”

善良陈肖岚只觉得这个词用来形容沐婉兮,简直是侮辱这个词。

明明这么拙劣的演技,可架不住陈豪的信任啊

陈肖岚现在也算是明白了,根本不是沐婉兮演技多高超,而是陈豪心甘情愿的愿意受骗。

他只是一意孤行的相信沐婉兮,爱沐婉兮而已。

而她,又何尝不是自欺欺人的爱着陈豪

沐婉兮在陈豪的怀里,看了一眼陈肖岚,然后说道:“肖岚,我是真心爱陈豪哥哥的,求求你了,成全我和陈豪哥哥吧”

陈豪将沐婉兮护在怀里,说道:“婉兮,你不用求她。”

然后他看向了陈肖岚,“陈肖岚,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不顾念我们两家的情面了。”

说着陈豪拿出手机,给他的秘书打去了电话,“准备一下,收购陈氏集团。”

陈肖岚已经不惊讶陈豪会这么做了,她淡淡的说:“陈豪,你说给我一天的时间,怎么早上才说的话,现在就反悔了”

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她现在的感觉吧。

陈豪皱了皱眉,随后说道:“明天一早,你再不主动和爷爷提离婚,陈氏这两个字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丢下一句话,陈豪带着沐婉兮离开了。

陈肖岚傻站在原地,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


翌日。

陈氏集团的顶楼上。

陈肖岚坐在墙边上,微风拂起她的长发,她双目无神的看着远方。

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但眼泪早已经干涸了。

二十年了,从小时候单纯的喜欢到现在的爱,她已经数不清自己为了陈豪哭了多少次了。

陈豪收到消息匆匆赶来,看到陈肖岚坐在顶楼边沿上,他冷着脸,气极了,“陈肖岚,你该不会以为,你用跳楼威胁我,我就会和你在一起吧”

听见陈豪的声音,陈肖岚机械的扭头看向他。

除了陈豪,他的身旁还有一些警察和消防员。

警察皱了皱眉,对着陈豪说道:“陈先生,麻烦你不要再刺激这位女士了。”

陈豪冷哼了一声,根本不相信陈肖岚会自杀,“这里所有的人都会自杀,唯有她不会”

陈肖岚扭头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环境,心下了然。

原来是以为她要自杀啊。

其实她是想的。

毕竟青梅竹马,二十年的感情,真的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可是她还抱有一丝希望,但这一丝希望,昨天已经被陈豪彻底打破了。

陈老爷子被人搀扶着走了过来,他模样着急,“肖岚,快下来,不要想不开,是不是陈豪又欺负你了你下来,爷爷替你教训他,只要你下来,你想让陈豪做什么,爷爷都帮你。”

陈豪沉着脸,冷声嘲讽道:“呵陈肖岚,不要演了,爷爷已经来了,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陈肖岚扭头看向陈豪,突然笑了起来,看他的眼神只剩无尽的冷漠,“陈豪,看来你不仅眼瞎,心也盲。”

她二十年的感情,真的是喂了狗了。

就在刚才,她为了他,竟然还想过要自杀。

真是讽刺

陈豪皱着眉头,不语。

陈肖岚看向陈爷爷,说道:“爷爷,我要和陈豪离婚。”

陈老爷子皱了皱眉,“可是肖岚,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陈肖岚打断了他,“爷爷,你也看到了,二十年了,他不会喜欢我的,我不想彼此折磨了。”

这段感情,注定不会有结果的。

早该结束的,是她一直纠缠他。

继续下去,折磨他,也折磨自己,既如此,倒不如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

陈豪闻言眉头紧锁,“陈肖岚,你又想耍什么花招你别以为有爷爷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他根本不信陈肖岚会同意离婚。

如今演上这一出,不过是为了逼他就范。

陈老爷子生气的一拐杖打在了陈豪的身上,“臭小子,你闭嘴,你若是和肖岚离婚,你一定会后悔的。”

“呵”陈豪觉得好笑,“我巴不得和她离婚,怎么可能会后悔”

陈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说:“臭小子,你知不知道,当年肖岚为了你”

只是他的话没说完,陈肖岚打断了他,“爷爷,别说了。”

已经没意义了。

她看向陈豪,目光呆滞无神,“我愿意离婚。



反倒是沐婉兮,总是在他的面前演一个被她欺负的受害者。


她向陈豪解释了无数遍,但他从来不信。


二十年如一日,她的心早就千疮百孔。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去的,是爱,是不甘心,是期待,是幻想......都有。


“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陈豪看着陈肖岚,说出来的话十分绝情,“陈肖岚,你最好别再纠缠,否则,你父母留下来的公司,我都不会给你留。”


陈肖岚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一盆冷水泼下来,从头凉到了脚。


她不死心的问:“就为了让我离婚,你当真要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


陈豪冷笑着打断了陈肖岚的话,“够了,陈肖岚,你该不会还想说当初是你救的我这种话吧?就算是你救了我又如何,我爱的人是沐婉兮,不是你!”


陈肖岚怔住,不敢置信的望着陈豪。


“最后给你一天的时间,去跟爷爷说你要和我离婚。”


丢下一句话,陈豪转身离开了。


陈肖岚跌坐在地上,心痛的感觉从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所以,不爱她,就是单纯的不爱。


她突然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


所以,这二十年来,她一直活的像个笑话,都是她活该,都是她自找的。


她一直感动的,都是自己而已。


这个痴情梦做了这么久,她该醒了......


下午的时候,沐婉兮约了陈肖岚。


街头咖啡厅。


沐婉兮和陈肖岚相视而坐。


陈肖岚面无表情,“什么事?”


沐婉兮说有十分重要的是要见她,她原本是不想来的,但她最后还是来了。


沐婉兮看着陈肖岚,笑着说道:“陈肖岚,你知道吗?翊然在那方面,很厉害,一晚上能折腾我很多次,每次都能两个小时以上,我都快承受不住了。”


陈肖岚咽了咽口水,听到沐婉兮的话,她心痛吗?很痛!


她双手紧紧的攥着,咬着牙说道:“如果你叫我来,就是为了描述你和陈豪的细节故事,大可不必,我不在意。”


“是吗?”沐婉兮轻声一笑,根本就不信,“你若是不在意,那你脸色怎么这么白?粉底液都遮不住你眼底的憔悴了!”


“怎么样?被心爱之人背叛的感觉,不好受吧?”她越说越兴奋,“昨晚我和翊然恩爱的时候,你就在门外,应该都听到了吧?感觉怎么样?”


陈肖岚已经听不下去了,她站起身,准备走,但沐婉兮拦住了她的去路,“陈肖岚,他爱的人是我,你放手吧!”


陈肖岚看着沐婉兮,突然勾唇笑了起来,“既然你那么爱他,想必应该愿意当一辈子的小三吧?”


沐婉兮皱眉,“陈肖岚,都这样了,你还不愿意离婚吗?”


“本来打算离了。”陈肖岚轻声一笑,如风中摇曳着的带刺玫瑰,“但现在,我反悔了,我得不到他又怎么样?我只要占着陈太太的位置,你就永远是见不得光的小三,以后你的孩子,永远也只会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陈肖岚伸手捂着脸,看着陈豪的眼神带着冷意。


她已经不想解释了,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陈豪将沐婉兮扶了起来,紧张的询问:“婉兮,你没事吧?”


沐婉兮眼睛里闪着泪花,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翊然哥哥,我没事的,你不要生肖岚的气,都是我不好,是我惹肖岚不高兴了。”


陈豪皱着眉头,十分不悦,“你管她做什么?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任由陈肖岚欺负你。”


善良?陈肖岚只觉得这个词用来形容沐婉兮,简直是侮辱这个词。


明明这么拙劣的演技,可架不住陈豪的信任啊!


陈肖岚现在也算是明白了,根本不是沐婉兮演技多高超,而是陈豪心甘情愿的愿意受骗。


他只是一意孤行的相信沐婉兮,爱沐婉兮而已。


而她,又何尝不是自欺欺人的爱着陈豪?


沐婉兮在陈豪的怀里,看了一眼陈肖岚,然后说道:“肖岚,我是真心爱翊然哥哥的,求求你了,成全我和翊然哥哥吧?”


陈豪将沐婉兮护在怀里,说道:“婉兮,你不用求她。”


然后他看向了陈肖岚,“陈肖岚,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不顾念我们两家的情面了。”


说着陈豪拿出手机,给他的秘书打去了电话,“准备一下,收购黎氏集团。”


陈肖岚已经不惊讶陈豪会这么做了,她淡淡的说:“陈豪,你说给我一天的时间,怎么?早上才说的话,现在就反悔了?”


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她现在的感觉吧。


陈豪皱了皱眉,随后说道:“明天一早,你再不主动和爷爷提离婚,黎氏这两个字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丢下一句话,陈豪带着沐婉兮离开了。


陈肖岚傻站在原地,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



陈肖岚的眼泪瞬间又不争气的爬上了眼眶。


“翊然,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不要和我离婚,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二十年了,她为他而活了二十年,她早就没有自己的人生了。


她不敢想,没有陈豪,她以后得日子该怎么办。


“陈肖岚,你还没认清现实吗?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喜欢你的,永远不会!”陈豪满脸不高兴,好似陈肖岚对他的爱让他很负担。


陈肖岚听着他绝情的话,眼泪横流,“陈豪,我为了你,连你逃婚,连你出轨都可以忍,都这样了,你还是和我要离婚吗?”


“是!”


陈肖岚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沐婉兮?”


那一年,他八岁,她六岁。


陈豪遭人绑架,她孤身跟着那些绑架犯进了山里。

为了救他,她用尽全力,引开了那些罪犯。


最后,他获救了,她却被抓了。


她被那些绑架犯打的很惨,他们还当着她的面,说要将她的手脚都砍了,让她去要饭。


当时她都害怕极了,虽然她为了救陈豪,可以不顾一切,但是那时,她也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啊。


后来还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被一家人看中了,要买她回去当女儿,她才逃过了一劫。


去了那户人家之后,她找机会打电话告诉爸妈,她才得以获救。


可是她回去之后,等再次见到陈豪,他就变了,他的身边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个沐婉兮。


他开始事事以沐婉兮为重,他开始疏远她,忽略她……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好惹陈豪生气了。


再后来,沐婉兮总是和她作对,她也讨厌沐婉兮,但她从未对沐婉兮做过什么。


反倒是沐婉兮,总是在他的面前演一个被她欺负的受害者。


她向陈豪解释了无数遍,但他从来不信。


二十年如一日,她的心早就千疮百孔。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去的,是爱,是不甘心,是期待,是幻想……都有。


“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

陈豪看着陈肖岚,说出来的话十分绝情,“陈肖岚,你最好别再纠缠,否则,你父母留下来的公司,我都不会给你留。”


陈肖岚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一盆冷水泼下来,从头凉到了脚。


她不死心的问:“为了让我离婚,你当真要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


陈豪冷笑着打断了陈肖岚的话,“够了,陈肖岚,你莫不是还想说当初是你救的我这种话吧?我告诉你,就算当初是你救的我那又如何?我爱的人是沐婉兮,不是你!”


陈肖岚怔住,不敢置信的望着陈豪。


“给你一天的时间,去跟爷爷说你要和我离婚。”


丢下一句话,陈豪转身离开了。


陈肖岚跌坐在地上,心痛的感觉从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所以,不爱她不是因为什么,只是单纯的不爱而已。


她突然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


所以,这二十年来,她一直活的像个笑话,都是她活该,都是她自找的。


她一直感动的,都是自己而已。



反倒是沐婉兮,总是在他的面前演一个被她欺负的受害者。


她向陈豪解释了无数遍,但他从来不信。


二十年如一日,她的心早就千疮百孔。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去的,是爱,是不甘心,是期待,是幻想......都有。


“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陈豪看着陈肖岚,说出来的话十分绝情,“陈肖岚,你最好别再纠缠,否则,你父母留下来的公司,我都不会给你留。”


陈肖岚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一盆冷水泼下来,从头凉到了脚。


她不死心的问:“就为了让我离婚,你当真要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


陈豪冷笑着打断了陈肖岚的话,“够了,陈肖岚,你该不会还想说当初是你救的我这种话吧?就算是你救了我又如何,我爱的人是沐婉兮,不是你!”


陈肖岚怔住,不敢置信的望着陈豪。


“最后给你一天的时间,去跟爷爷说你要和我离婚。”


丢下一句话,陈豪转身离开了。


陈肖岚跌坐在地上,心痛的感觉从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所以,不爱她,就是单纯的不爱。


她突然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


所以,这二十年来,她一直活的像个笑话,都是她活该,都是她自找的。


她一直感动的,都是自己而已。


反倒是沐婉兮,总是在他的面前演一个被她欺负的受害者。


她向陈豪解释了无数遍,但他从来不信。


二十年如一日,她的心早就千疮百孔。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去的,是爱,是不甘心,是期待,是幻想......都有。


“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陈豪看着陈肖岚,说出来的话十分绝情,“陈肖岚,你最好别再纠缠,否则,你父母留下来的公司,我都不会给你留。”


陈肖岚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一盆冷水泼下来,从头凉到了脚。


她不死心的问:“就为了让我离婚,你当真要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


陈豪冷笑着打断了陈肖岚的话,“够了,陈肖岚,你该不会还想说当初是你救的我这种话吧?就算是你救了我又如何,我爱的人是沐婉兮,不是你!”


陈肖岚怔住,不敢置信的望着陈豪。


“最后给你一天的时间,去跟爷爷说你要和我离婚。”


丢下一句话,陈豪转身离开了。


陈肖岚跌坐在地上,心痛的感觉从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所以,不爱她,就是单纯的不爱。


她突然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


所以,这二十年来,她一直活的像个笑话,都是她活该,都是她自找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