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替嫁后发现傻夫是隐藏大佬

替嫁后发现傻夫是隐藏大佬

我喜欢吃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病床上的奶奶,最终叶倾欢以冲喜新娘的身份来到了傅家植物人三少傅南枭的身旁。谁料,新婚之夜,她的植物人老公竟然睁开了双眼,然而却成了一个傻子。对此,女人并不在意,因为她的聪明绝顶,足以对付便宜恶婆婆,极品毒亲戚。可谁知在相处了三个月后,她错愕发现,这男人的儍竟然是装的!

主角:叶倾欢,傅南枭   更新:2022-07-15 2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倾欢,傅南枭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嫁后发现傻夫是隐藏大佬》,由网络作家“我喜欢吃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病床上的奶奶,最终叶倾欢以冲喜新娘的身份来到了傅家植物人三少傅南枭的身旁。谁料,新婚之夜,她的植物人老公竟然睁开了双眼,然而却成了一个傻子。对此,女人并不在意,因为她的聪明绝顶,足以对付便宜恶婆婆,极品毒亲戚。可谁知在相处了三个月后,她错愕发现,这男人的儍竟然是装的!

《替嫁后发现傻夫是隐藏大佬》精彩片段

叶家别墅。

“妈,我不嫁,我才不要嫁给植物人。”叶倾颜在母亲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妈,我们不要这门婚姻好不好,我宁愿从楼上跳下去,我也不要嫁给那个植物人,我不要嫁过去守活寡。”

“倾颜不要胡说,倾颜乖,有妈在,妈绝对不会让你嫁给植物人的。”心疼的时韵云一边安慰着叶倾颜,一边想着办法。

几天前,傅家以傅氏集团百分五的股份和五千万现金来求娶叶家女儿。

傅家是顶级豪门,但傅家三少爷傅南枭两年前身受重伤,后面命虽然是救回来了,可却变成了植物人。

傅老爷子不甘心,找了个算命神棍想法子,没想到神棍居然说机遇在她们叶家。

时韵云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去一辈子服侍植物人,但同样的她也舍不得那些彩礼,那些彩礼能让她们叶氏集团更上一层楼,更何况如果和傅家结成亲家,她们叶家在京市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那你说有什么办法啊。”叶倾颜挣扎着从时韵云怀里出来:“反正我不嫁,母亲你要是敢逼我,我绝对跳楼给你看。”

“傻孩子。”被反驳的时韵云宠溺的揉了揉叶倾颜的脑袋:“你忘了我们家还有一个人? ”

叶家有两个小姐,大小姐叶倾颜是叶氏集团叶家忠的亲女儿,肤白貌美不说,还有设计天赋,在京市也算得上知名人物 ,二小姐叶倾欢则是叶家忠弟弟的女儿。

“叶倾欢?”叶倾颜脑海中浮现出那张脸,漂亮的脸蛋上闪过一丝嫉妒:“她会愿意吗?”

时韵云冷笑一声安抚着叶倾颜:“由不得她不愿意。”

“夫人,二小姐到了。”就在这时,管家进到客厅,恭敬的说道。

只见一个身材纤细高挑的少女进门,来人接近二十岁的模样,扎着一高马尾,穿着一洗的发白的短袖,一张白皙的脸,漂亮的桃花眼,一双墨黑色的瞳孔深邃仿佛直穿人的心脏。

看见来人,时韵云瞥了她一眼说:“刚才管家跟你说了吧,你这两天准备一下,两天后嫁入傅家。”

“我不嫁。”看着眼前的人,叶倾欢沉声拒绝。

她五岁的时候,父母在车祸中双双丧命,叶家忠为了占用她父母的遗产而收养了她,因为父母的去世给她带来沉重打击,那段时间她一直呆呆的,时韵云更是在她没有可利用之处后趁奶奶不注意的时候将她交给了人贩子。

“呵,不嫁。”时韵云冷笑一声:“叶倾欢,这是叶家,我是叶家的女主人,你觉得你有拒绝的权利吗?你要是敢不嫁,我随时停了那老太婆的药。”

听到这话,叶倾欢拿杯子的手紧了紧,眼帘遮盖住眼底的冷意:“我可以嫁过去,不过你得把我母亲的遗物还给我。”

“不过是遗物而已。”时韵云见她答应,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只要你嫁过去,东西自然可以给你,当然为了以防你作怪,那东西得在你出嫁的时候给你。 ”

两天后。

十几辆黑色豪车停在叶家门口。

一个五十岁左右一身得体西装的和蔼老人从车上走下来。

时韵云笑吟吟的迎了上去:“傅管家,好久不见。”

良好的管家素养让傅管家冲时韵云微微点头,然后给旁边的保镖一个眼神。

保镖将一蓝色文件拿出来递给时韵云。

“叶夫人,签下后,傅氏集团百分五的股份就是你们的了,至于五千万我们后面会打到你们的账户上。”

“这怎么好意思呢。”时韵云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我们倾欢嫁到傅家,本来就是我们高攀了,还望傅家能好好待我们家倾欢。 ”

管家闻言看向一边抱着箱子的叶倾欢说道:“自然。”

前往傅家别墅的途中,车内一片安静。

管家时不时透过后视镜观察着抱着箱子,闭着眼睛的叶倾欢。

这个人,跟他们调查中的好像不太一样,在他们的调查中,叶倾欢目无尊长,没有半点墨水,一点也不像个富家小姐不说,还夜不归宿,当初三夫人听到叶倾欢的事迹后可是嫌弃万分,老爷子却死活不松口,一定要这个女的嫁给三少爷。

这件事可把三夫人气的不轻,不过这件事他是站在三夫人这边,一个空有美貌的女子,门不当户不对不说,还口碑极差,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三少爷。

叶倾欢知道有人在看自己,只是她太累了,并不想理会。

昨天晚上,她登录网站,一直在查关于这个傅家嫡孙的消息。

让她惊讶的是,傅家嫡孙的消息被人刻意毁了一样。

即便是她,也只能查到傅家嫡孙名字叫傅南枭,两年前被确诊为植物人。

车子差不多开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缓缓开入傅家老宅。

叶倾欢摇下车窗看着依山而建的别墅,眼底有说不完的嘲讽。

傅家是京市第一豪门,傅氏集团名下的产业更是不计其数。

这也是时韵云迫不及待想把她嫁入傅家的原因。

只要她嫁过去,叶氏集团不仅有大量资金回转,还背靠大树好乘凉。

 


管家看着从车上面下来的叶倾欢,提了一句:“三少奶奶,你应该知道傅家是大户人家,规矩很多,既然您嫁到傅家,就好好呆着守着三少爷就行。”

听话守规矩吗?这对她来说,好像有点困难啊。

听到这话,叶倾欢低头藏住眼底的戏谑,身体微微颤抖,轻咬贝齿“我,我知道的。”

叶倾欢红眼害怕的样子让傅管家不由想到自己的孩子,语气柔和了一些:“三少奶奶放心,其实三夫人这个人挺好的,你只要守着傅家的规矩,听三夫人的话,三夫人自然不会为难你。”

“我知道了,谢谢傅管家。”叶倾欢眼里闪过精光,点头说道:“我一定会乖乖听话,不惹麻烦的。”

“三少奶奶,这边请。”

转身带路的傅管家并没有注意到叶倾欢眼里的意味深长。

看着前面带路的身影,叶倾欢挑眉,她记得资料里面这个傅管家可是傅老爷子的人,不过听他话里面的意思,都是要她以三夫人为尊,一切听她“婆婆”的话。

叶倾欢跟着管家来到书房门口。

“三夫人,我们将三少奶奶接回来了。”

书房里面并没有声音。

下马威吗?

她这个“婆婆”有点意思。

许久,书房里面才传出一道声音。

“让她进来,管家你下去忙你的吧。”

听到声音,管家微微松了口气,转身给了叶倾欢一个安抚的眼神:“三少奶奶放心,记得我刚才给你说的什么就行,不然我也保不住你。”

语气里的威胁让叶倾欢微微低头,遮住眼底深处的思绪:“谢谢管家,我会乖的。”

“三少奶奶,请。”

书房门被打开。

叶倾欢看到一穿着墨青色旗袍,大概三十多岁的风韵女人坐在藤椅上看着书,一旁茶几上的茶杯冒着热气,余晖透过落地窗打在女人的身上,给她平添了几分宁静美好。

昨天晚上,她查到了关于自己这个婆婆的资料,傅三夫人,明家私生女明嫱,性格高傲,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当年傅南枭母亲难产死后,明嫱就借计爬上了傅南枭父亲的床,并且怀孕上位,成为傅家三夫人,在傅南枭父亲去世后,明嫱更是把握着傅氏集团的财政大权,可以说得上是有勇有谋,雷厉风行的铁娘子。

叶倾欢站在原地,手指不由揪着衣襟,磕磕巴巴的朝里面喊了一句:“婆婆。”

“你就是叶倾欢。”

叶倾欢闻声抬头就看到她的婆婆明嫱用打量商品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是。”

明嫱将叶倾欢全身上下进行打量:“长的倒是不错,只不过贵了些,你们叶家还真是狮子大开口敢要傅氏集团百分五的股份。”

叶倾欢不语。

“还是个哑巴?”明嫱嫌弃的将书放在一边:“真不知道老爷子看上你哪一点。”

“婆婆需要我说些什么?”

“呵呵。”明嫱嫌弃一笑,随意指了指沙发:“坐。”

“谢谢婆婆。”叶倾欢乖巧坐到沙发上。

“会泡茶吗?”

叶倾欢看了一眼茶几,随即摇头,神色失落:“我手太笨,所以就没学过这些。”

这话让明嫱想到自己的调查:叶倾欢在叶家并不受待见,七岁从叶家跑出去后更是被人贩子卖到山里面,两年前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叶倾欢才得以回到叶家,这些东西她自然是不会的。

“以后你就是南枭的妻子,虽然南枭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但这并不代表你能给他丢脸,知道吗?”

“我知道的。”

叶倾欢乖巧听话的样子让明嫱满意点头,从旁边的手提包包里拿出一张卡递到叶倾欢面前:“当然,你嫁给我们南枭,我们傅家自然也不会亏待你。 ”

“婆婆这是?”叶倾欢目不转睛的盯着明嫱的手,更准确点是她手中的卡,语无伦次的说道:“婆婆这是给我的吗?”

见钱眼开的样子让明嫱微微松了一口气,人只要有了欲望,才能更好的被控制。

“自然。”明嫱见她收下自己的卡,慵懒的重新躺在藤椅上:“只要你好好看着南枭,有什么异常的事情通知我,就行了,知道吗?”

虽然她很清楚,傅南枭这辈子都不会再醒过来,但那个神棍的话还是让她有些心悸。

叶倾欢看着明嫱。

那双墨黑色的瞳孔让明嫱莫名有股心烦意乱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所有在她面前都无处遁形一样:“看我做什么,我说的话你听清楚没有。”

就在明嫱想再仔细看时,那股感觉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叶倾欢拿卡点头保证:“听清楚了,婆婆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我老公的。”

“下去吧。”

等叶倾欢离开后,明嫱才拨通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不是让你这个时候不要给我打电话吗?”

明嫱揉了揉脑袋:“你把叶倾欢的资料再详细发给我一遍。”

电话那边的人先是一愣,随后反问道:“我之前不是把资料给你了吗?”

明嫱不由抬手覆盖在心脏处,那里跳的很快,很乱:“我总觉得叶倾欢没那么简单,我把卡给她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了,而且你真觉得老头子会相信一个算命的?”

“你放心,叶倾欢这个人我早就查的差不多,她胸无半点墨,还贪财好色,这种人最好利用不是吗?”电话那边的人感受到明嫱的心乱,安抚说道:“实在不行,解决了便是。”

“不行。”被安抚的明嫱躺在藤椅上,把玩着红艳的指甲,拒绝道:“老头子不是傻子,叶倾欢要是出事,他肯定会有所察觉,我先再看几天,总归是没有人会跟金钱过不去。”

“你想清楚就行。”

这边,叶倾欢被佣人带到二楼一处房间。

“三少奶奶,三少爷就在里面,您自己进去吧,我还有事要忙,就先下去了。”

说完,佣人转身离开。

推开门。

房间里面很黑,消毒水的味道让叶倾欢不适的皱皱眉。

拉上的窗帘,给人一种黑压压的感觉,很压抑。

床头柜上的两台机器滴答滴答的。

关上房门,叶倾欢径直去了阳台打开窗帘。

阳光照亮整个房间,叶倾欢这才转身去看自己的“便宜老公。”

他安静的躺着,五官极其出色,因为长期躺在房间不见光傅原因,他的皮肤很白。

剑眉星目,哪怕是闭上眼睛,眉宇间还有几分独特的气场。

叶倾欢挑眉:这便宜老公还挺合她眼缘。

若是熟悉叶倾欢的人在这里定会发现她的颜控老毛病又犯了。

“傅南枭。”

叶倾欢喃喃一声,掀开傅南枭的被子。

傅南枭的手很凉,如果不是机器上波动的线路,都可以将他看成死人。

叶倾欢伸手在傅南枭的脉搏上搭了搭,眼里闪过一缕精光。


叶倾欢重新将被子盖回去后才随意找了个沙发坐下。

突然,她的目光停留在一处,许久才嘴角上扬,起身再次坐到傅南枭床边沿,托着下巴,嘴角一笑:一个植物人的房间,居然还安了小型窃听器,也不知道是在防谁。

叶倾欢拨弄了一下傅南枭骨节分明的手指,故作嫌弃的抱怨着“你这人真讨厌,都成植物人了,还不消停,还想着冲喜,活该你躺在这里。”

“要不是你,我就不会嫁到傅家。”叶倾欢话锋一转,喃喃自语道:“不过,婆婆倒是挺好的,给了我一张卡,就是真不知道卡里面有多少钱,等什么时候可以出去了,就去看看卡里面有多少钱。”

就在叶倾欢嘟囔着的时候,门口忽然“砰!”的一声。

门被人粗暴打开。

叶倾欢猛然睁眼,抬头看了过去:“你是谁。”

“你,你就是新来的三少奶奶?”

进来的是一个端着托盘的中年妇人,妇人将叶倾欢打量片刻,眼里有说不完的嫌弃。

“我是。”叶倾欢像是看不到妇人眼里的嫌弃一样,点头说道:“不知道你是?”

“你可以叫我张婶,”妇人翻了个白眼,她最看不起这种叶倾欢这种贪慕荣华富贵的人:“是三少爷的奶妈,平时我也负责三少爷的日常生活,不是我说你没看到我手里端着东西吗?也不知道接一下,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张婶将托盘放在桌子上,对不说话不起身的叶倾欢更加没有好感。

“傅管家应该告诉你到了傅家要守傅家的规矩吗。”张婶挺了挺身子,说着自己的规矩:“总之,在傅家,除了三夫人,我就是最大的,你也得听我的话,知道没。”

叶倾欢看着眼前这个得意洋洋的女人,眼底深处的嘲讽很快消失不见,摇头说道:“婆婆没有说这样的话。”

“你再说一遍?”张婶不敢相信的看着摇头的叶倾欢,她在傅家工作三十多年,即便是三夫人和三少爷都会给她几分面子,没想到叶倾欢刚来就敢反驳自己。

“我说,我只听婆婆的话。”叶倾欢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后退一步坚定的说道:“我不认识你。”

“你再说一遍。”

凶神恶煞的样子吓的叶倾欢连连后退。

“好啊,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怕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张婶是知道三夫人现在在忙,所以才敢上来给叶倾欢训话的:“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三少奶奶,我们就得敬重你,傅家的人谁不知道你叶倾欢就是过来冲喜的,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

自顾自的妇人自然没有看到叶倾欢冷下去的脸庞和她微动的手指。

“啊!”

张婶只觉得小腿处传来钻心的一疼,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地面倒去。。

“贱人,你敢打我。”妇人咬牙切齿,目光死死的盯着叶倾欢。

叶倾欢摆手,很无辜的后退远离张婶:“张婶,你别乱说,我离你这么远,怎么可能打到你。”

“这个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除了你还有谁。 ”张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贱人,居然敢惹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怕是不知天高地厚。”

说着张婶直接拖着疼痛的腿下去叫了两个佣人上来。

“你们,给我把她赶出去。”

被叫上来的两个佣人相视片刻,最后掀起衣袖朝叶倾欢扑过去。

叶倾欢看着扑过来的两人,眼里一阵冷光,轻飘飘的侧开身子往张婶所在的地方靠去。

“给我抓住她。”愤怒中的张婶并没有注意到叶倾欢不知什么时候离她只有一步之遥。

两个佣人一左一右朝叶倾欢飞扑而去。

叶倾欢看着左右扑来的两人,眼里有了戏谑,看准机会拉了张婶一把。

砰!

三道身影碰撞在一起。

张婶被两佣人重重的压在地上。

“你们两个废物。连一个贱人都拿不住,信不信我直接炒你们鱿鱼。”张婶被压的心脏都差点变形:“给我滚起来。”

“婆婆,救命。”被逼的节节后退的叶倾欢朝门口喊了一句。

“叫婆婆,你今天哪怕是把天王老子喊下来,我也要弄死你。 ”起身的张婶并没有注意到叶倾欢的眼神,反而得意洋洋的让佣人围住叶倾欢。

“是吗?”

熟悉的声音让张婶面容一僵,不敢相信的转身看去,就看到明嫱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三夫人,您听我解释。”张婶一慌,跪到地上,她不知道三夫人在门口多久,如果刚才的话被她听去,自己肯定是完了。

叶倾欢小跑到明嫱面前,跟见到主心骨一样告状:“婆婆,她欺负我就算了,她还说你坏话。”

“没有,三夫人,我没有,是她,她惹恼我,还恶人先告状。”张婶连忙跪爬到明嫱面前,指着叶倾欢说道:“三夫人,您听我解释,是她,是她在诬陷我。”

叶倾欢往明嫱身后躲,哆嗦摇头,像是遭受极大的污蔑一样:“婆婆不是这样的,是她说这个家要以她为主,我就反驳说傅家是婆婆的,要听也是听婆婆的话,然后她就让人来抓我,说要让我看看傅家是谁做主。”

“你闭嘴。”张婶恶狠狠的盯着叶倾欢,她现在才清醒过来,从一开始她就被叶倾欢算计了,就是那副无辜的模样让她没有思考能力。

“收起你那副无辜的样子,三夫人,不是这样的,我刚才送饭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叶倾欢站在三少爷的床前,三夫人你知道三少爷需要静养,我只是让她离三少爷远一点,所以我才口不择言。”

“婆婆。”

“行了。”明嫱看着跪在地上祈求她原谅的张婶:“张婶,你也在傅家工作三十年了,傅家规矩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她是三少奶奶,是傅家的主子,下人议论,诽谤主子,是什么罪。 ”

“三夫人,看在我服侍三少爷那么久的份上,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管家,将她带下去, 还有那两个人。”

“是。”

叶倾欢隐晦的看了一眼茶几,默默后退,没错这一切都是她故意的,她知道自己的几句话并不能让那个婆婆相信自己,所以她故意激起张婶的怒火。

房间再一次陷入宁静。

“婆婆。”叶倾欢知道明嫱在看自己,连忙表明自己的态度:“我听话的,我知道在傅家要听婆婆的话,我没有听张婶的话,婆婆你相信我。”

叶倾欢慌张不安的胆怯表情让明嫱十分不屑,但还是淡淡说道:“很好,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自然会让你在傅家好好呆着,不然,张婶就是下场。”

“嗯嗯。”叶倾欢使劲点头保证:“我一定会乖乖听婆婆的话,天大地大,婆婆最大。”

“行了。”明嫱不耐烦的打断叶倾欢的马屁,叮嘱一句:“那粥,记得给南枭喂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