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傅爷的跟屁虫

傅爷的跟屁虫

水到渠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调查十二年前慕家的失火案,那晚,慕星只身一人前往傅家别墅。然而女人不知,她自以为完美无瑕的探索路线,实际上早已被摄像镜头前的某男看的一清二楚。本打算蒙混过关,可她怎知对面的男人乃帝都最权势滔天的主儿,他岂是一般人可随意糊弄的……

主角:慕星,傅凌枭   更新:2022-07-15 2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星,傅凌枭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爷的跟屁虫》,由网络作家“水到渠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调查十二年前慕家的失火案,那晚,慕星只身一人前往傅家别墅。然而女人不知,她自以为完美无瑕的探索路线,实际上早已被摄像镜头前的某男看的一清二楚。本打算蒙混过关,可她怎知对面的男人乃帝都最权势滔天的主儿,他岂是一般人可随意糊弄的……

《傅爷的跟屁虫》精彩片段

夜幕下。

一道娇小的身影轻巧的翻过庄园的围墙,猫着腰往别墅靠近。

看似神不知鬼不觉,实则她的一举一动早已被一个男人尽收眼底。

“傅爷,这姑娘下午就出现了,目前身份不明,目的不明。”

傅凌枭坐在真皮沙发椅上,俊颜淡漠看不出情绪,檀黑的眸子睨着监控屏幕,指尖在扶手上一下一下的轻点着,随意之中透着强大的气场。

监控画面里,少女灵活的穿过花园,匐下身子,摘下背上的背包埋头找了起来。

“放大看看。”

男人沉声道。

贴身保镖云拓立即在键盘上敲击了两下,画面放大。

下一秒,清楚的看到少女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大白馒头,津津有味的咬了两口,又警觉探出小脑袋四处看了看,见无异状,把馒头往嘴里一叼,背上背包继续前进。

中途还不忘咬上几口。

见少女逐渐逼近别墅,云拓问道:“傅爷,需不需要抓起来?”

男人晦暗不明的眼底忽然划过一丝极淡的笑意,指尖一顿,蓦地起身往外走去。

云拓刚要跟上,傅凌枭已经吩咐道:“你不用跟来。”

“傅爷,你去哪里?”

“抓老鼠。”

-

慕星来到别墅墙根下,观察了一圈,秀气的眉头不觉拧了起来。

别墅这么大,哪间才是书房啊。

可为了去调查十二年前慕家的失火案,她必须找到师父藏起来的东西,通过考验,向师父证明她已经有足够的能力。

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慕星快步往后退,打算助跑攀上二楼的窗户,谁知突然撞到了一堵肉墙。

后脑勺猛地撞击在结实的肌肉上,慕星脑瓜子顿时嗡嗡的,她摸着后脑勺回头去看。

此时她的身后赫然站在一个高大的男人。

黑色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敞开着,露出性感的锁骨,下半身是一条黑色西裤,很简单的搭配,却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矜贵优雅。

月光映照在他的脸上,五官如同一笔一划勾勒出来般精致,漆黑如墨的眼眸聚着幽深的光,就那样定定的望着她。

他的神色很淡,唇角漾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低冷疏离,禁欲迷人。

慕星盯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嘴巴无意识的咀嚼着馒头,片刻后反应过来,像只小兔子似的噌的一下往后蹦开,咽下口中的馒头,略带紧张的问道:“你是谁?”

男人不语,将眼前的“小老鼠”淡淡的擒在眼里。

粉色上衣,搭配着一条洗到褪色发白的牛仔裤,朴素至极。

头发梳成两条辫子,精致清丽的小脸未施粉黛,像个瓷娃娃那般白皙干净,琼鼻秀挺,樱唇粉嫩。

月光下,那双看着他的大眼睛清澈明亮,好似清泉里漾着几颗星星。

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很是稚嫩,胆子却着实不小,敢单枪匹马的闯到这里来。

他不动声色的敛回视线,声线徐徐:“不用紧张,我来这里的目的和你一样。”

慕星登时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被发现了呢。

“你也是来找东西的啊。”

慕星有种见到“知己”的亲切感,几步蹦跶回男人跟前。

男人个子很高,腿很长,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木沉香,格外的好闻。

慕星仰视着他,声音软软糯糯:“那你的东西找到了吗?”

说话时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欺负是怎么回事。

傅凌枭垂眸睨着她,“还没有。”

“那我们快进去找吧。”

慕星准备助跑上二楼,腿才迈出去,突然听到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用那么麻烦,里面没人。”

话落,男人已经朝别墅大门走去,慕星犹豫片刻,也跟了上去。

奢华繁复的水晶灯亮起,将整个客厅照的透亮,别墅很大很气派,慕星四周扫视了一眼,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可她傍晚的时候,明明看到有车子进去,好奇怪。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佣人都配合的在房间睡觉,至于一众保镖嘛,此时正躲在屋顶看星星看月亮,即将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傅凌枭单手抄在西装裤袋里,淡声道:“你可以慢慢找。”

神色沉稳,半点没有“做贼”的心虚,要不是知道他也是来找东西的,慕星都会以为这是他的家。

“你知道书房在哪里吗?”

慕星问道,根据线索,她可以确定师父把东西藏在了书房里。

傅凌枭眸色倏然一深,“楼上。”

“好哒!谢谢你。”

慕星迫不及待的往楼上跑去,速度虽快,脚步声却是几不可闻。

傅凌枭不徐不疾的跟在后面,看着那道娇小身影,薄唇紧抿。

书房里存放着许多文件,甚至涉及到公司的机密......

思绪间,跑在前面的慕星像是想到什么,突然脚步一顿,回过头来,傅凌枭停住脚步,一高一矮,因为站在不同的台阶上,难得视线相平。

她歪着小脑瓜,一瞬不瞬的盯着男人,“你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悉?”

傅凌枭面色沉稳,语调淡淡,“我来过一次。”

“哦。”

原来如此,合理了。

慕星收起警惕,甜甜一笑,继续往上跑。

傅凌枭垂眸轻笑,真的好笨。

书房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办公桌,一张皮椅,一面墙的书架,还有一个大大的酒柜。

慕星进去后快速的扫视一圈,撸起袖子就找了起来。

各种物品和书籍被胡乱的丢在地上,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原本干净整洁的书房变得一片狼藉。

书房外,男人的眼神明暗难辨。

本以为这小丫头是来盗取商业机密,可她似乎对那些文件并不感兴趣,那她究竟在找什么?

他微微蹙眉,片刻,出言试探:“刚才那些文件,拿出去卖值不少钱。”

谁知小丫头根本没反应。

傅凌枭耐着性子继续观察。

又过了十几分钟,埋头在酒柜里的小老鼠突然发出激动的笑声,“终于找到啦!”

紧接着,就看到她从酒柜里捧出来一瓶红酒。

只是来偷酒?

傅凌枭眼眸轻眯,掀唇淡声说道:“顶层中间的那瓶最值钱,第二层最左边的那瓶口感最好。”

“你懂的好多啊!”

慕星崇拜的看向门口的男人,随即又道:“不过我找的不是酒。”


傅凌枭淡漠的眼神里泛起一丝兴趣,“那你在找什么?”

慕星苦恼的皱起眉头,师父再三叮嘱,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回东西,所以她不能告诉任何人。

可没有他帮忙,她不可能这么快找到书房,四舍五入,他也算“自己人”了。

犹豫再三,她还是决定告诉他,“我来这里找东西是个秘密,你保证不告诉别人。”

呵,小丫头片子。

傅凌枭不觉弯了弯唇角,“恩。”

慕星得到保证,噔噔噔的跑到傅凌枭面前,举着红酒晃了晃,“看到了吗?”

浸泡在红酒里的东西露出一角。

但,也只是那一角,让男人的眼神瞬间出现一丝裂痕,脸色也随之黑如锅底。

“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一只......袜子!?

“是啊。”

师父的臭袜子她可不会认错,而且这么重口味的想法,完全符合师父那“无与伦比”的气质。

“我的东西找到了,我要走了,也祝你尽快找到东西。”

慕星赶着回青云山找师父兑现承诺,脚刚抬起来,就被一根手指勾住了后衣领,“这就想走了?”

慕星疑惑的回头,“你想让我帮你一起找吗?”

“不必。”

男人面无表情,“只是你拆了我的书房,毁了我的藏酒,总得给我一个说法。”

他的书房......

慕星的眼睛瞪的圆圆的,一整个震惊住,许久才弱弱的开口:“这里是你家?”

傅凌枭眉梢微挑,“不然呢?”

慕星心一沉,完了。

“想好怎么解决了吗?”

男人的声音从眼前传来。

慕星咬着唇,小心翼翼的往四周暼了一眼,东西乱七八糟的丢在地上,仿佛刚被强盗洗劫过,是她的“杰作”。

她收回视线,看着男人讪讪一笑,“我现在有事要先回家一趟,等我办完事就再来收拾好不好?”

“酒呢?”

“多少钱,我赔你。”

慕星伸手进口袋里摸钱。

可是下一秒男人的话让她的手猛地一抖!

“1992年啸鹰,五十万M金。按照今天的汇率,折合成RMB是三百二十三万两千。”

三百二十三万两千!

怪不得师父说要神不知鬼不觉,敢情他霍霍了人家这么贵的酒!

“那什么......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我回家拿给你!”

慕星脚底抹油想溜,男人手一抬,像拎小鸡似的将她整个人拎了起来。

她立即抓住男人的手臂,抬腿想来个一招制敌。

男人低冷的声音带着威胁传来:“红酒里的东西不想要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红酒已经到了男人的手里。

“想要想要!”

慕星立即收回双腿,抱着男人的胳膊,乖顺的如同一只小鹌鹑,“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怎么办......”

傅凌枭沉声道:“打电话通知你的家人。”

“我没有手机,我家人也没有手机,家里也没有电话。”

慕星没有说谎,师父不但自己不用手机,也不许她用。

而且她败露的事,绝不能让师父知道。

慕星思绪一动,讨好道:“好看的小叔叔,虽然我没有钱,但是我能干活,我给你打工抵债好不好?”

亮晶晶的小鹿眼期待看着他。

傅凌枭俊眉微蹙,睨着眼前的小丫头,站起来刚到他的胸口,这么小小的一只,能做什么?

慕星看出男人眼中的质疑,立即抬起胸膛,“你可不要以貌取人,我只是年纪小,我会的可多了。”

傅凌枭眼神淡淡的扫过去:“说说看,你都会些什么。”

“你应该问,我不会什么。”

慕星自信满满,“不信你可以考考我。”

傅凌枭忽然想看看这个小丫头到底有多大本事,“后院有两头野狼,如果你能驯服它们,我就雇用你。”

“好,我们一言为定,不过等我驯服了野狼之后,我要先回一趟家。”

“可以。”

──

后院。

黑漆漆的大铁笼里,匍匐着两头野狼。

一见到人来,野狼猛然站起身,健硕的身躯足足有半人高,灰色的毛发在灯光下泛着光泽,幽绿光芒的眼睛里,散发着危险的敌意。

显然是野性未驯!

哪怕被关在笼子里,依旧保持着森林之中的天性!

慕星对野狼对视了一眼,对身侧的傅凌枭说道:“放它们出来。”

“打开笼子。”

傅凌枭吩咐。

云拓上前打开铁笼上的大锁,而后快步退到傅凌枭的身旁,做出防御之势。

两头野狼缓缓走出铁笼,幽绿的眼睛里早已是迫不及待。

站在铁笼外的少女纤细而柔弱,云拓不免为她担忧,那日他可是足足带了一队人,最后用了麻醉枪才把这两头野狼抓回来。

这个女孩弱不禁风,显然不是野狼的对手。

野狼步步逼近,锋利的爪子在地面划过,发出刺耳的声音,仿佛在作着威胁。

慕星微眯着眼睛锁定它们,眼神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野狼感受到挑衅,一左一右猛地朝慕星扑过去,张嘴露出尖锐的獠牙!

一口下去,就能咬断她纤细的脖子!

傅凌枭面色冷沉的看着这惊险的场面,就在他以为少女会成为野狼的食物时,少女的神色蓦地一凛,双眸变得明亮而狠厉!

她双手握拳,攻向野狼的脖颈!

两头野狼直接被打飞出去,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又迅速起身,疯了一般朝少女狠扑过去。

少女从地上一跃而起,一脚踹在野狼的脑袋上,一个旋身又踹飞另一头狼。

身手迅猛,动作利落!

有点意思。

傅凌枭冷眸之中光华流转,泛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两次进攻都失败,两头野狼彻底被激怒,仰头一声长啸,更加疯狂的朝慕星扑去!

驯服野狼有许多种方式,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打服!

时间紧迫,速战速决!

在野狼扑过来的瞬间,慕星抬手掐住其中一头野狼脖颈间的皮肉,猛地一个过肩摔。

野狼健硕的身躯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慕星趁此机会,跃上野狼的脊背,握拳对着野狼的脑袋一顿猛捶。

野狼想要挣扎,却被纤弱的少女轻松的压制住。

另一头野狼不敢再进攻,警惕的盯着慕星。

制服一头野狼后,慕星起身一脚踩在野狼的脑袋上,目光凌厉的盯着另一头野狼,抬手伸出食指微微弯曲了下,强大的气场让那头野狼瞬间惊惧的匍匐了下去。

五体投地,心悦臣服。


看到这一幕,云拓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足足花了两个月都没能驯服的野狼,被这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不到半个小时就驯服了?

狼是服了,他不服!

任务完成,慕星扬唇看向傅凌枭,“小叔叔,说话算话哦!”

这结果,确实出乎傅凌枭的意料。

他审视的目光落在慕星的身上,透着丝丝暗沉,令人难以捉摸。

片刻,他淡淡恩了一声。

“我就说嘛,我可厉害了!”

在青云山的这十二年,她把山里的野兽都打的连夜搬了家,区区两头野狼算什么。

两头野狼像小宠物似的,温顺的靠在慕星的脚边,慕星轻抚着野狼的脑袋,笑得眉眼弯弯,嘴角漾起两个浅浅的小酒窝。

这小丫头,竟然有点......可爱?

见鬼!

傅凌枭敛了敛眸色,将红酒递给慕星,“明天过来。”

“谢谢小叔叔!”

是要抓紧时间赶回青云山了!

慕星抱着红酒,朝傅凌枭挥了挥手,“小叔叔,我叫乔慕星,你可以叫我慕星,我们明天见!”

傅凌枭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娇小身影,冷冷的掀唇:“跟上。”

黑影从窗外一闪而过,追寻着慕星的踪迹而去......

青云山。

“师父父!我回来啦!”

一道雀跃的声音打破清晨的幽静。

慕星抱着红酒推开家门时,屋内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张纸条孤零零的摆在桌上:

宝贝徒儿,为师掐指一算,那瓶酒咱们指定赔不起,所以为师就先走一步,你好自为之,咱们师徒有钱再见!

???

挖完坑就跑,这是亲师父能干出来的事吗?

“过分!”

慕星气呼呼的看着纸条,转念一想,师父跑了,没人管她了,那她不就可以去调查慕家失火案了?

十二年前,慕家失火,除了年仅六岁的慕星被路过的师父救出来,慕家其他十三口人全都葬身火海。

她知道那场大火不是意外,在青云山的这十二年,她努力学习本事,为的就是去调查慕家失火案真相的这一天!

慕星激动的跑去收拾行李,忽然暼见窗外不远处的树丛中,一道身影一闪而过。

速度极快!

青云山地处偏僻,地势险要,这十二年来,她没在这山上见过除了她和师父之外的第三个人。

难道师父根本没走,而是躲了起来?

好啊!敢和你徒儿我玩捉迷藏?看我不抓你个现行!

慕星来到门口,拿出哨子吹响,下一秒,天空中传来一声尖锐洪亮的鸣叫,一只苍鹰展翅飞翔而来,盘旋在慕星的头顶上方,威风凛凛。

苍鹰名叫无敌,是慕星三年前在山里救的。

当时它还是苍鹰幼崽,浑身是伤摔在树林里,正被几头野猪围攻,慕星刚好路过,帮它赶走了野猪,把它带回家疗伤,还给它取名叫无敌,希望它长大后能勇猛无敌。

无敌伤痊愈后就在附近的山林里生活,还衔来一只哨子给慕星,从此哨声一响,无敌就会马上出现。

慕星指向身影闪过的树丛,“无敌!去把躲在那里的人找出来!”

无敌接到指令,振翅飞去。

树丛中枝叶摇落,一阵“簌簌”声响过后,一道身影飞身出来。

是个陌生的小哥哥,穿着一身黑衣。

此时他正躲避着无敌的追击,面对势如闪电,动作迅猛的无敌,他丝毫不吃力。

是个一等一的高手!

慕星暗暗惊叹他的身手,吹响哨子,“无敌,回来!”

无敌闻声立即收势,飞回慕星的身边,落在她单薄的肩膀上,锋利尖长的爪子虚虚的勾着,完全不会伤到慕星。

“无敌,你又长胖了。”

慕星摸了摸无敌的爪子,目光打量着那个陌生的小哥哥,“你是谁?”

刚刚遭遇了跟踪事业的滑铁卢,沈掠心情有些不好,直接把傅凌枭给卖了,“傅爷派我来的。”

“傅爷?”慕星疑惑的眨了眨眼,“是谁?”

敢情这姑娘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一个多么可怕的人物!

帝都傅爷!手段凌厉!手腕铁血!杀伐决断!

人送外号,冷面阎罗。

上一个惹过他的人,至今连坟头都找不到。

沈掠遗憾的看着她,“昨夜你闯入的,正是傅爷的庄园。”

慕星这才反应过来,“哦,原来是小叔叔派你来的啊!一定是他担心我路上不安全,所以派你来保护我对不对?”

看着眼前眉眼带笑的少女,沈掠微微皱起眉头,这个姑娘怎么不太聪明的亚子,这么明显的跟踪看不出来?

慕星才不笨,她当然知道是那个小叔叔怕她跑了,

打小师父就教育她,看破不说破,而且小哥哥跟踪失败了,直接说出来他多尴尬。

“去吧。”

慕星下达指令,无敌展翅飞向天空,她重新看向沈掠,“小哥哥你一路保护我辛苦了,我也没什么好谢你的,就......请你吃烤肉吧!”

一说到吃的,她肚子就饿的咕咕叫了起来,从昨天早上到现在她只啃过一个馒头呢。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沈掠顺势答应,他跟踪慕星就是为了摸清她的情况,既然被发现了,不如直接把暗访改成明察。

慕星把沈掠领进家门,招呼他坐下,“小哥哥,你在家等我,我去去就回。”

说完,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娇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山林里,确定慕星离开了,沈掠立即在家中查看了起来。

这是一座山中石屋,两个房间,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虽然简陋了些,设施倒也齐全。

从生活用品来看,除了那个小姑娘还有一个人,而且是个男人。

沈掠仔细查找了一番,却没能找到能确认另一个人身份的东西,他坐回椅子上,盘算着等慕星回来套套她的话。

目光不经意的一暼,突然瞧见桌脚下黏着一片碎纸片,边缘还有被烧过的黑褐色痕迹,显然是焚烧未尽留下的。

他捡起碎纸片,看到上面烧的剩下一半的图案,不觉心头一凛,立即拍下照片发给傅凌枭。

──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快速驶出庄园。

豪华的车内,傅凌枭一袭黑色西服坐在后排,冷沉的眉眼低垂,快速浏览着平板上的财经新闻。

扶手台上的手机突然发出一声震动。

他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一条微信消息,正是派去跟踪的沈掠发来的。

一张照片附上一句话:“傅爷,这是我在那个小姑娘家里发现的。”

点开照片,傅凌枭的眉头蓦地蹙起,眸中闪过一丝锋芒,看着那张残破的纸片上的黑色翅膀图案,他的记忆瞬间被拉回十二年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