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霸总娇妻身披马甲

霸总娇妻身披马甲

桃奈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如果不是因为陆家的千金逃婚,陆白白根本不会被陆家人接回来,毕竟作为一个私生女,她的身份是不被待见的。但是因为这场替嫁她成为了薄云西的妻子,之后将这个昏迷的男人救醒后,她成了整个薄家的团宠,只是没人想到陆白白这个豪门千金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大佬,身份曝光后一切都变了!

主角:陆白白,薄云西   更新:2022-07-15 2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白白,薄云西 的女频言情小说《霸总娇妻身披马甲》,由网络作家“桃奈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如果不是因为陆家的千金逃婚,陆白白根本不会被陆家人接回来,毕竟作为一个私生女,她的身份是不被待见的。但是因为这场替嫁她成为了薄云西的妻子,之后将这个昏迷的男人救醒后,她成了整个薄家的团宠,只是没人想到陆白白这个豪门千金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大佬,身份曝光后一切都变了!

《霸总娇妻身披马甲》精彩片段

“想认祖归宗,进陆家的门,可以。替湘儿嫁人,去给薄家出了车祸快要死了的少爷冲喜。”

少女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好,我嫁。”

——

一辆黑色小车,低调的把陆家小姐接到了薄家大宅。

薄夫人端坐在沙发上,待看到管家领进来的女孩时,眉头不禁狠狠一皱。

女孩穿着洗的发白的校服、背着破旧的书包。

又黑又胖,脸上还挂着丑丑的黑框眼镜。

薄夫人手里精致的茶杯砰的一声被她摔落在地上,“陆家这是什么意思?塞一个黄毛丫头来敷衍羞辱我们薄家吗!”

“把她哪来的给我送回去!”薄夫人气的头疼,眉眼间更是染上忧愁。

她那么优秀的儿子,竟然出了车祸,眼睛失明,双腿失去知觉不说,可能连命都快保不住了,可即便她用了最没办法的办法想给儿子娶个老婆回来冲喜,也不能将就成这样啊!

云西他只喜欢一切美的事物。

“等等,”一直沉默的少女终于出了声,“可以借下洗手间给我吗?”

她声音娇娇软软的,却又不过分甜腻,像是江南小镇上的烟雨,格外枭枭动听。

声音倒是出色,薄夫人暗道,挥挥手让她自便。

陆白白在管家的示意下走到洗手间关上门,站到了镜子前,镜子里的女孩确实灰扑扑的。

她取下书包,拿出书包里的衣服,这是她最好的一件衣服了,妈妈临终前亲手给她做的。

她爱惜的摸了摸真丝布料,然后换上了这件蔚蓝旗袍和配套的鞋。

随即,她取掉丑到爆的眼镜,仔仔细细洗掉脸上她自治的黑化水,散开长发,望向镜中人,满意的点点头,朝外走去。

听到声音,薄夫人便要抬头赶人了,可抬头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眼前少女肤白如玉,杏眸粉腮,眼睛水凌凌的,樱桃小唇不笑也仿佛含着笑。

她看着薄夫人认真道:“我叫陆白白,是陆南贤流落在外的私生女,身份可能不大光明。”

“陆湘儿逃婚了,她不愿意嫁给薄先生,但是我愿意。”

“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好妻子的。”

她攥了攥掌心,紧张的眨眨眼,“您可以考虑考虑我吗?”

薄夫人好半天没说话,她被女孩的美丽给震住了。

漂亮的女人她见过不少,可也没见过漂亮成这样的!

挑剔的云西肯定会喜欢!

但这也太漂亮了,云西生死不知,这样的女孩薄家未必留得住。

“你……”

陆白白抓了抓书包,看出对面贵夫人的犹豫,努力给自己争取,“要不,您试试我?试婚一天,不,三天!”

这还能试婚?

薄夫人神情缓和了下来,看来女孩子是真的很想嫁给云西。

要不,试试?

“那你去楼上看看云西,再决定要不要留下来。”

陆白白瞬间笑了,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薄夫人扶额,第一次因为未来儿媳妇长得太过美丽而觉得不安。

陆白白跟着管家上楼,薄家铺满了地毯,走在上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所以陆白白也轻轻的关门,转身,望见了躺在床上的人。

“嗨,你好呀,我叫陆白白。”

男人一动不动,好看至极的脸也毫无反应,眉头甚至还皱在一起,但哪怕沉睡着,生人勿进的气势仍旧很强大。

陆白白看着床边医疗仪器,突然“呀”了一声。

“你活不久了哦~”器官都在缓慢的衰竭。

她想了想,道,“也许我能让你活的久一点点。”

师傅的本事她基本都学下来了,但是她还没实验过,陆白白眼里又来了点兴趣。

原本嫁人只是为了认祖归宗,上陆家的户口,完成妈妈的临终遗言。

但如果可以实验体来练练手,也是不错的。

她翘着唇角又道:“有的人沉睡中也是有意识的,你是不是也能听到我说话呢?”

“我今年十八岁,年轻,学习成绩好,自幼跟着师傅学医,”她细数着自己的优点,“嫁给你,你不亏的。”

“那,你愿不愿意娶我呢?”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哦。”


陆白白蹦蹦跳跳的下楼,薄夫人还坐在沙发上等她。

“我决定了。”

薄夫人突然心头一紧。

“我要留下来!”

她倏地松了一口气,脸上染上笑意,“那好,今后,你就是我们云西的小媳妇了。”

“不过你年纪还小,对外我们只宣布订婚,等你成年了……”

说着说着,薄夫人有些黯然,也不知道等陆白白成年了,云西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

“好,”陆白白并无所谓。

“不过我要先回趟陆家办件事,”她要去找陆夫人履行承诺了。

“可以,我让管家陪你回去。”

车上,管家时不时回头看向后座即将成为小少夫人的陆白白。

他看见她从书包里掏出一堆东西在脸上鼓捣,没一会儿,漂亮的小少女就变成了黑丑挫。

看着她奇葩的操作,管家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

到了陆家后,陆白白跳下车。

她在裙子外面又套上了宽大的校服,遮住了纤细的腰身。

走进陆家客厅后,只有陆夫人徐静玲正坐在沙发上涂指甲油,瞥见陆白白,她凉凉一笑,“被赶回来了?”

她就知道,就陆白白这样的过去绝对是自取其辱,肯定会被薄家赶回来的。

到时候她就可以顺势把这个碍眼的私生女撵走,她丈夫公婆也绝对不敢有任何意见!

“没有,薄家同意了,你现在可以履行你的诺言了!”

徐静玲的指甲油一下涂歪了,“怎么可能?薄家怎么可能会同意你这样的土包子当他们家的儿媳妇?”

“我的高考成绩,你要走了,你让我去冲喜,我也去了。”

“现在,我要上陆家的户口,不然我就去揭穿你女儿换走了我的成绩,而且,连薄家,你们也跟着得罪了!”

从苏城来京都陆家寻亲时,她孑然一身,陆南贤那个渣爹不管事,她只能听徐静玲的安排。

但现在,她也有了徐静玲的把柄了。

徐静玲完全没想到原本怯怯懦懦,任她拿捏的女孩,转瞬就变了。

她勃然大怒,“你敢!”

“那你就试试我敢不敢哟,”陆白白一派轻松的威胁着徐静玲。

徐静玲忽地眯眼,笑了,“我倒是小瞧你这个小贱种了。”

“到底是乡下臭不要脸的女人生的,跟你妈一样死皮赖脸……”

“不准说我妈!”陆白白倏地皱眉,抿唇,小脸凶巴巴的,像是被人触犯了逆鳞。

“呵,你妈本来就是个未婚先孕的浪荡婊子,生了你这个小杂种,”徐静玲最厌恶的就是自己的丈夫结婚前乱搞,竟然跟上不了台面的乡下女人生了孽种。

“啪,”陆白白两手撑在茶几上,手掌拍出重重的声音,吓了徐静玲一跳。

“你要死啊,死丫头!”

陆白白镜框后的黑眸幽幽的紧盯着她,一字一句的吐出,“骂人会烂嘴!”

说完,她快速退了回去,“给你三天时间,给我户口本。”

“另外,明天就要开学了,安排好我进医大。”

她奔到陆家来认亲后紧接着高考,徐静玲调查过她,知道她的好成绩,当下就威胁她替陆湘儿高考,承诺她会帮她进医大。

她同意了,所以她的成绩成了陆湘儿的,现在陆湘儿的破烂成绩是她的。

以陆湘儿的成绩只能买进医大,她怕卑鄙的徐静玲反悔,故此来威胁。

话落,她转身离去,身后是被她气得脸色铁青的徐静玲,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才压了压怒气。

“小少夫人,”管家恭敬的在门外等着陆白白,替她拉开了车门。

等陆白白回到陆家时,薄夫人一言难尽的看着又把自己弄得灰扑扑的陆白白。

听过费尽心机整容打扮的,没见过天天把自己往丑里弄的。

“你……”算了,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丑点也好,安全。

薄夫人努力做着心理安慰。

“你今晚就住在云西房里,以后好好照顾他。”

说罢,薄夫人又掏出一张卡来,“听说你才高考完?明天要去医大报到是吧,这里面有五十万,你先零花。”

陆白白瞬间瞪大了眼睛,五十万只是零花吗?

她忙不迭的接过卡,“谢谢…妈?”


薄夫人一愣,这丫头也太实在了,“哎。”

陆白白回到薄云西的房间,放下书包后她轻轻走到床边,垂眸打量着男人,他还在沉睡,眼睛紧紧闭着,眼皮上还有些伤痕,破坏了他几分精致。

陆白白突然说,“听说你失明了。”

“我丑,你瞎,挺配的,”陆白白弯弯唇。

她转身靠到床边,坐在地毯上,环抱双膝,眼睛亮亮的。

“陆夫人现在肯定很抓狂,哈哈。”

而陆家,徐静玲的尖叫声快掀翻了屋顶。

她崩溃的望着镜子里肿成香肠的嘴,嘴巴周边还起了一层的水泡,最恐怖的是其痒无比!

想象着那个画面,陆白白坏坏的笑。

“谁让她骂我妈妈呢,活该,所以我给她茶杯里加了一点点料。”

“喂,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坏?”

她站起身,捏捏他脸颊上的肉,“还挺好摸的,皮肤滑溜溜。”

“让我来给你检查检查身体吧,”她掀起被子。

男人的身体精瘦却很有料,陆白白的目光却落在他的双腿上,她抬手敲了敲他的腿,毫无反应。

对于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说,下身瘫痪应该是巨大的打击吧。

全部检查完毕之后,陆白白若有所思,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原来我嫁了一个又瞎又残,小命都快挂掉的男人。”

“我才十八岁,刚结婚就要丧偶?”

她摸着下巴叹息,“我命真惨。”

她也就感叹了一秒钟,转身去了浴室洗漱。

出来后她穿着兔子睡衣跑到了床上缩在角落里睡觉,在黑夜中轻声对薄云西道:“晚安,老公?”

隔日,天放亮。

陆白白揉揉眼睛爬起身,结果发现自己早已睡成八爪鱼一样缠在了病号身上。

她一脸问号,她睡相这么差的吗?

而且男人脸上还留下了疑似五指山挥过去的红痕。

她心虚的快速爬下床,掀起被子朝他脸上一盖。

收拾好,管家已经安排好司机在外等着送她去医大报到了。

踏进新的大学,找到教室,陆白白唇角弯了弯。

然而还未走进去,她便听见略微熟悉的声音在里面温温柔柔的道:“你说我那个新来的姐姐?她也要读医大的,我爸妈给她买进了医大,也挺好,同在一个学校我可以照顾照顾她,她以前在乡下生活,很多都不懂。”

“咦,真厚脸皮,医大可不是谁都能进的,这里可都是尖子生,湘儿你都可是咱们的省状元呢!跟她那样一个乡下人当同学,我都觉得恶心。”

“佳佳你别这样说,既然她主动从乡下找到了我们陆家,我妈妈心疼她,把她当亲生女儿疼爱,那她就是我的姐姐!我可跟你们说了,谁也不准说她哦。”

陆湘儿一脸认真的道,周围人不禁感叹,女神就是善良!

陆白白就在同学里一阵阵对她的嘲讽中以及对陆湘儿的夸赞中走进了教室的最后一排,坐下,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可陆湘儿眼尖的瞧见她,立马高声喊道:“姐姐,你来了!”

刹那间,所有目光全部落在她身上,随即转化为鄙夷、轻蔑、嫌弃。

“这是湘儿你姐姐?怎么长成这鬼样子,好丑哦。”

“乡下来的可不就这样?土肥圆?哈哈。”

“是黑挫丑!”

“你看看她还带着什么年代的黑框眼镜啊?土死了。”

“哦天呢,她还穿着旧校服?我看看,苏城六中?哈哈,湘儿你妹妹在乡下看来也是个学渣哦。”

在同学们的恶意讽刺里,陆湘儿笑容越来越大,嘴上却道:“你们别这样说,她毕竟是我姐姐。”

见陆白白始终面无表情,毫无反应,林佳佳不禁走过去,嚣张的踹了踹桌子,她拿出来的笔便滚落,掉在了地上。

“喂,土包子,你都不知道打招呼的吗?亏湘儿这么维护你!”

陆白白缓缓站起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