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无双医婿

无双医婿

蓬蒿散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者“蓬蒿散人”的最新连载文,都市情感类小说,《无双医婿》是本书的名字,小说的男主人公是叶辰,云墨是女主,作品内容真挚,情感真实生动,小说主要介绍了:叶辰终于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大日子,谁想却在结婚的当天被老婆戴了绿帽子,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老婆的姘头还是多年好友!叶辰连反击的勇气和能力都没有,在他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云墨,她给自己一个看起来不错的选择,那便是履行当年双方长辈定下的娃娃亲,原来叶辰竟与京都大家族云家有婚约。

主角:叶辰,云墨   更新:2022-07-15 22: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辰,云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双医婿》,由网络作家“蓬蒿散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者“蓬蒿散人”的最新连载文,都市情感类小说,《无双医婿》是本书的名字,小说的男主人公是叶辰,云墨是女主,作品内容真挚,情感真实生动,小说主要介绍了:叶辰终于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大日子,谁想却在结婚的当天被老婆戴了绿帽子,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老婆的姘头还是多年好友!叶辰连反击的勇气和能力都没有,在他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云墨,她给自己一个看起来不错的选择,那便是履行当年双方长辈定下的娃娃亲,原来叶辰竟与京都大家族云家有婚约。

《无双医婿》精彩片段

酒店婚礼现场,喜气洋洋。

而叶辰却呆立在衣帽间门口。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一条雪白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

大腿上一处显眼的黑玫瑰纹身,让他如遭雷击!

他浑身颤抖,咬紧牙关低喃:“不可能,里面的绝不可能是孙娅,她是今天的新娘啊,不可能这么放纵自己的……”

可接下来熟悉且酥到骨子里的低吟和娇呼,却让他手里的鲜花掉落在地。

“死鬼,你快点嘛,一会叶辰那个废物就要来找我了,万一……”

就在这时,忍无可忍的叶辰一脚踹开了房门,屋里孙娅还穿着新娘服,此刻却被高高撩起,而在她身后,是今天的伴郎刘泉。

“叶,叶辰,你怎么进来了。”

孙娅看到他的瞬间,慌忙想要起身,却被刘泉一把按住,他斜眼看了一眼叶辰,随后炫耀般的在她后背来回摩挲着道:“娅娅,不要慌,我早就想当着这个废物的面这么干了,你想想看,多刺激啊。”

孙娅听他这么说,紧绷的身子也瞬间放松,随后还真有一丝兴奋的情绪在她心间蔓延。

叶辰双眼充血,浑身颤抖,抬脚就想冲过来跟刘泉拼命。

孙娅见叶辰动了,便轻轻推了一下刘泉,随后起身,一巴掌就甩在了刚好赶到近前的叶辰脸上。

叶辰瞬间涨红了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孙娅道:“为什么?今天是我们大喜之日,你们为什么这么做?”

刘泉抽出支烟点上,对着叶辰的脸喷出一口烟雾,冷笑道:“为什么?就因为你是个穷鬼,是个废物,不可能给娅娅想要的生活,而我,她想要的我都能给,你要是识相,就赶紧滚出去,我们俩就当你没来过,等会儿娅娅就穿这身婚纱和你结婚。”

刘泉笑着,把孙娅抱在怀里,她没有一丝挣扎。

这两个人,一个是叶辰最好的兄弟,另一个是叶辰爱了八年的人!

“狗男女,你们两个狗男女!”

孙娅眼里的嫌弃已经没有任何掩饰:“刘少说的没错,十八万的彩礼,你们家还要借钱,我真嫁过去,一辈子都得跟你吃苦受累,我才不要。”

“不会,我不会让你吃苦!”

“我向你承诺过,结婚以后一定会让你过好日子,别人有的你也有,你不会比······”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巴掌,孙娅冷着脸,眼神里全是厌恶,“你就只是一个送外卖的,我凭什么相信你?跟你谈八年恋爱,才送我一个两万块的包,刘泉光是化妆品就已经送给我好几万了,你哪一点比得上他!”

“我可以换工作,做销售,娅娅,我一定能有钱。”

叶辰几乎要哭出来,他用了整个青春去爱她,每天早晨给她送早饭,下了班送她回家,节假日陪着她逛街,请她看电影,叶辰的生活里除了她,没出现过第二个女人!

“哈哈哈,叶辰,你不会真要哭吧。”

刘泉忍不住地笑出声,一双手肆无忌惮地在孙娅身上游走,而孙娅俏脸潮红,眼神中带着别样的享受,刘泉说的没错,她此刻确实感觉很刺激。

“知不知道,我们刘家最近和京都的云家合作了,云家,知道什么概念吗?随便拔一根毛,都能把整个宁城买下来!”

“我们刘家就要飞黄腾达了,这个贱表子是主动送上来给我睡的,知道嘛!”

“讨厌,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

孙娅娇哼着在刘泉身上打了一下,那副撒娇的模样,叶辰八年来没有见过一次!

“娅娅,为了钱你就背叛我们的感情!”

叶辰攥紧的手里,指甲已经插进肉中,血顺着手心滴落,孙娅不屑地哼了一声,将整个身子都靠在刘泉身上,这一刻,叶辰只觉得大脑充血,猛地扑向刘泉,“我和你拼了。”

意料之中的扑倒在地没有发生,刘泉只是一脚,就把叶辰踹了出去。

叶辰就像一条野狗,滚出去了五六米远,张口吐出一大滩血。

“废物就是废物。”

孙娅看着叶辰狼狈的模样,目光更加不屑。

就在这时,有人又走进来,是岳母王红霞,她看到半裸着身子的孙娅和刘泉两人,愣了几秒。

“妈,她们,她们······”

叶辰艰难地喘息,说不出话,而岳母却开口道,“你们俩怎么这么不小心,让这个废物看见了。”

叶辰猛地睁大了眼睛,看向岳母,王红霞瞪了回来,“看什么看,我早就知道娅娅和小刘的事情了!人家小刘年年给我送礼,个个都价值十几万,几十万的,都送七八年了,你看看你,除了送水果,还能送得起什么。”

“让你知道了也好,赶紧滚蛋。”

七八年!

听到这个数字的瞬间,叶辰就好像被雷劈了,原来这八年来,所谓的恩爱都是玩笑,女朋友和最好的兄弟给自己戴了八年的绿帽子!

叶辰疯了似地又哭又笑,嘴里咳出更多的血,眼前一黑直接昏死过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叶辰完全不清楚,只感觉自己被人扔了很远,躺在冰凉的马路边,快要死了。

一辆劳斯莱斯打着双闪,在他身旁停了下来。

“大小姐,确定是他吗?”

司机戴着墨镜,语气很是怀疑,坐在后座的云墨看了叶辰一眼,无比肯定地说道,“是他,爷爷给过我他的照片。”

“把他带上来。”

云墨朱唇轻启,司机连忙下去把叶辰抱到云墨身边,“老老爷到底在想什么啊,这就是一个穷鬼,竟然要大小姐嫁给他!”

这话一出,云墨立刻冷下脸,“爷爷的命令,轮得到你来猜!”

司机连忙摇头,紧紧地把嘴闭上。

随后,云墨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戴在叶辰脖子上,喃喃道,“爷爷曾被你祖上救过,给我们定了亲事,这玉佩就是见证。”

“但我云墨决不会嫁给无用之人,如果你真是废物,那我就算是违背爷爷的命令,也要将你赶走。”

睡梦中的叶辰,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轻飘飘地,好像随时要被风吹散,突然间胸口传来冰凉的触感,巨大的力量将他吸进了一片光亮的空间。

一道看不清容貌的身影,浮现眼前。

 

 


“徐医生,他情况怎么样?”

回到别墅,云墨便请来自己的私人医生给叶辰诊治,徐志一番检查后摆了摆手,“大小姐不用担心,只是一点皮外伤。”

“那就好。”

要是未婚夫刚见面就成了残废,她堂堂云家大小姐岂不被其他人笑话,云墨又叮嘱徐医生几句,起身就要出去。

就在起身的那一瞬间,她心口忽然一阵剧痛,身子在微微颤抖,徐志见状急忙大叫,“大小姐心疾犯了,快拿药。”

与此同时,叶辰发现那道身影散发着不容抗拒的威严感。

“后辈,你竟然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丢尽了吾族的荣耀!”

“我把家族传承授予你,好生修炼,不要愧对了你的姓氏!”

霎时,无数金光涌进叶辰的脑袋,叶辰感觉头仿佛一颗气球般涨大,伴随着的是钻心挖骨一般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地叫出声,下一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旁边更是传来着急的叫声。

“特效药已经没有效果了,快,快准备强心针。”

“大小姐,您一定要撑住。”

徐志急得满头大汗,云家安排他做云墨的私人医生,这是莫大的信任,他决不能看着云墨在自己眼前出意外!

此刻,云墨脸色苍白,声音微弱,却用坚定的眼神对他说道,“不要慌,我可是云家的大小姐,这一点小事情怎么可能让我倒下。”

“噗!”

话音未落,云墨一口血喷了出来,让徐志急得声音都变了调,“大小姐,您不要说话了!保镖,强心针,赶紧给我拿来强心针!”

“天生阴寒体,寒气攻心!”

“再拖延一刻,必死无疑!”

这时候,叶辰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相应的解决办法也浮现出来,他来不及多想,下床就一把推开徐志,双手揉搓发热贴到云墨胸口。

而徐志被这一推楞了一下,旋即看到叶辰做的事情,不由得暴怒,“你这个混账,这种时候敢猥亵我家大小姐,找死!”

他随手抓起一个板凳,砸到叶辰背上,叶辰不由得闷哼一声,感觉整个人都要被砸散架了,但双手从云墨胸口揉搓到四肢,一秒都不敢停,“我有办法救她,不要拦我!”

以热气退散寒气,这是中医里最简单的东西,但云墨体质特殊,一般的热气根本不管用,叶辰早在双手摩擦的时候就已经用了传承法咒,手心带着天阳之气,碰到哪儿,哪儿的寒气就会瞬间消散。

“你就是大小姐捡来的病人,你能救什么!”

徐志暴怒地还要再砸,但这时候,云墨却开口道,“徐医生,退下!”

从被叶辰碰到的那一刻,云墨就感觉一股暖流在身上流动,那种刺骨的寒意在一点点减弱,连心口的疼痛都没那么疼了。

徐志还要说什么,但云墨的眼神让他放下板凳,在一旁等着。

足足十分钟,叶辰把云墨身上的寒气全都驱散后,开口道,“已经没事了。”

话音未落,叶辰忽地感觉身子一软,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光,倒在云墨身上,见状徐志急忙一把将他拉开,怒声叫道,“混蛋,别得寸进尺!”

“大小姐,你感觉怎么样?”

徐志连忙问道,云墨试着活动一下,没有任何不适,朝他点点头,徐志长舒一口气,扭头看向叶辰,“小子,这回算你走运,碰巧救了我们大小姐,等会出去领赏钱,拿了钱赶紧滚。”

这般不耐烦的态度,让叶辰心头有了火气。

他好心救人,却被当成占便宜的流氓,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叶辰站起身就往外走,“你家大小姐天生寒体,这一次我能救,但下一次,神仙也救不了!”

“混账,你什么意思!”

徐志勃然大怒,但叶辰根本不理他,眼看着就要走出门外,一道身影忽地闯了进来。

“诶,你小子竟然这么快就醒了。”

云墨的司机站在叶辰面前,上下打量一圈后说道,“还不赶紧谢谢我家大小姐,要不是我家大小姐把你带回来,你得死在路边。”

“徐医生,你这是怎么了?”

说话间,司机才注意到李医生死死地盯着叶辰,目光愤怒,徐志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还能怎么,大小姐好心救他,这个混账竟然咒大小姐死!”

“什么!混账小子,你活腻了!”

司机握着沙包大的拳头,猛地砸向叶辰的脸,云墨急忙叫他住手,可却太迟了,拳头眨眼间就砸到了叶辰脸上。

可是,预料之中叶辰被打趴下的情况却没发生,甚至叶辰连晃都没晃,那个拳头和叶辰的脸之间隔了一只手,叶辰的手!下一秒叶辰手腕翻转,司机半边身子都弯曲了,被轻易地甩飞出去。

巨大的声响,震惊了徐志等人。

叶辰转过身来时,徐志绷紧了身子,“混账,你想干什么!离大小姐远点,要不然我和你拼了!”

叶辰再度无视了他,对云墨说道,“我能治好你的病根。”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叶辰的人生准则,即便这里的人没有一个相信他的,他也要救!

“小子,你开什么玩笑!”

“大小姐这些年到世界各国都治疗过,连获得诺贝尔奖的医学团队都救不了大小姐,你竟然敢说能治好病根,你以为你是谁!”

徐志的眼神充满鄙夷,继续说道,“别以为碰巧救了大小姐一次,自己就真有本事了!一个差点死在路边的野小子,赶紧滚!”

“徐志,你出去!”

就在这一刻,云墨突然开口,徐志整个人都愣住了,“大小姐,你该不会相信这个野小子吧?”

“我说最后一遍,出去!”

云墨冷着脸,徐志咬了咬牙,一脸悲愤地往外走,“小子,你给我记住了,要是敢对大小姐有一点儿非分之想,我一定会杀了你!”

嘭地一声,房门被用力关上。

“你要怎么治?”

云墨轻声开口,刚才叶辰救她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云墨早就关闭的心扉悄然打开,对叶辰的话打心底里相信。

而叶辰回头看了一眼门窗,确定不会被任何人偷窥,便对云墨说道:

“把衣服脱了!”

 

 


脱,脱衣服?

云墨脸色变得不好看,自己这么信任他,他竟然如此色胆包天!

就在云墨要训斥叶辰的时候,忽地发现叶辰用毛巾把自己的眼睛缠住,连一丝缝隙都不留,顿时云墨脸色羞红,叶辰哪里有色心,分明是自己想多了!

当下,她把衣服全都脱了,侧着身子躺在床上。

而叶辰此时感觉十分奇妙,明明眼睛被蒙住,可却能清晰地感觉到房间里的一切,云墨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像是紧张,叶辰定了定心,伸手放在她后背的至阳穴上。

人有十四条经脉,除去任督二脉,剩下十二条都和人体内部紧密相连,天生阴寒体的人心经不全,阳气不畅,导致阴气过度,所以每次发作都和心脏有关,这至阳穴就是人体阳气的中转站,叶辰将天阳之气过渡到云墨体内,强行为她打通心经。

只不过,这个过程痛苦万分。

“忍着点,不要叫出声。”

叶辰提醒她一句,一旦开口,阳气外泄,那云墨的病就真的神仙难救,云墨点点头,强忍着体内仿佛火炉一般的燥热,一声不吭。

随后,叶辰的手指烟脊柱下滑,从中枢、悬枢、命门一路滑到会阳穴,云墨身子抖了一下,却被叶辰呵止,让她安分点,云墨是又羞又恼,心里喃喃,“这个混蛋,就算是治病,也不能碰那里啊。”

“那里、那里是她屁股正中间!”

就在云墨腹诽的时候,叶辰的手指继续下滑,放在了她大腿根处的承扶穴,一股热气猛地上冲,让云墨险些叫出声来。

“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哼声也不行!”

叶辰警告她一声,手指开始揉搓,这一下子云墨的脸羞得通红,叶辰的手指要是不小心往旁边滑个几寸,就碰到敏感部位了。

“混蛋,这个混蛋,他肯定是故意的!”

云墨抿紧了嘴巴,脑海里飞出各种念头,而这时,又一股热气冲出来,那种燥热感猛地放大几十倍,云墨立时绷直了身子,只觉得另一股暖流涌出体外,燥热感随之消失不见。

“我已经打通你体内心经,以后再也不会有心疾了。”

叶辰收回手指,语气里透着说不出的疲惫,他眼睛上缠着毛巾,直到走出门外才摘掉。

而在房间里,云墨长长地舒一口气,感到从没有过的舒服,让她忍不住地从床上坐起来,却碰到了一滩水渍,看形状像极了小孩子尿床,不过云墨只看一眼,脸色立刻羞红,这哪是尿床,分明就是她刚才······

“小子,大小姐怎么样了?”

门外,徐志瞪着眼睛对叶辰怒吼,“要是大小姐有一点意外,我保证你不能活着走出别墅!”

“闭嘴!”

叶辰猛地吼回去,刚刚的治疗耗尽了他的体力,要不然非得给徐志一巴掌,而徐志被这一吼也震住了,半天没说话。

不多时,云墨穿好衣服,恢复大小姐的清冷,推门出来。

“大小姐,您怎么样?”

徐志连忙询问,云墨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不要多嘴,随后对叶辰感谢,不过她话没说出口,叶辰就摆手说道,“你救了我,我也救你,没什么需要说谢谢的。”

“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事得回去。”

女朋友在婚礼现场绿了自己,叶辰就算是不打死那对狗男女,也要把婚离了,把自己的彩礼钱要回来!

那可是自己一份外卖一份外卖赚来的血汗钱!

“你去哪儿,我送你。”

云墨让司机去把车开出来,叶辰本想拒绝,但云墨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拉着他上了车就让叶辰说地点,叶辰只好把女友的家告诉司机。

很快,几人便到了。

与此同时,刘泉正在和岳父母聊天,叶辰突然闯进来,让三人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骂道,“你个小混账竟然还有脸回来,不和我闺女结婚,你去哪儿鬼混了!”

“知不知道,因为你,让我们家丢了多大的脸!”

岳父突然抓起桌上的茶杯,砸到叶辰身上,滚烫的茶水把胳膊烫红了一片,刘泉在一旁看得冷笑连连。

听到声音,孙娅也从卧室里出来,一见叶辰就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道,“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跑了就不回来了,没想到连一天都撑不住,我家养的狗跑出去的时间都比你长。”

说着,她挑衅似地坐到了刘泉身上。

而岳父母全当没看见,继续对叶辰辱骂,“混账小子,赶紧去亲戚家道歉,不然饶不了你!”

“我是来退婚的。”

叶辰咬着牙,说道,“把我的彩礼钱还给我!”

“混账小子,你反了天了!”

岳父勃然大怒,岳母王红霞搭腔讥讽,“你脑子被打坏了吧,给了我们家的钱,还想要回去!”

“我告诉你,混账小子,退婚可以,但是钱一分别想拿走,而且还要再给我闺女三十万的精神损失费!”

无耻!

简直无耻!

叶辰气得攥紧了拳头,这时刘泉不屑地说道,“怎么着,你还想打人?叶辰,你是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吧!”

“亲爱的,你和这个废物废什么话。”

孙娅也一脸不屑,“他这辈子都是个废物,你打了他,还脏你的手!你们家不是和京都的云家合作了嘛,以后您可就是刘大少爷了。”

说着,她把身子又往刘泉身上靠了靠,半露的胸口都被挤压变形。

刘泉肆无忌惮地捏在手上,看向叶辰的眼里满是嘲讽,“叶辰,咱俩以前也是好兄弟,等我发达了,就让你来我们家看大门,怎么样?”

哈哈哈!

话一出口,孙家人跟着一起笑出声。

这时,云墨站在门外,脸色沉了下去,刚才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