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我给渣男当婶婶

我给渣男当婶婶

狂奔七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言情小说老手“狂奔七七”的又一力作,长篇言情故事,《我给渣男当婶婶》上线啦!本书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简云希、傅禹风,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备受关注,小说本名《傅爷的小祖宗凶凶哒》,宠文无虐放心入坑,作品梗概:经历了继妹和渣男背叛这一狗血事件,简云希漂亮的反击,谁想到意外招惹渣男小叔,这可是个不好惹的男人。逃之夭夭,却一次次的被抓到,看着眼前将自己宠上天的体贴男人,简云希不禁怀疑,这人和自己了解的傅禹风是不是一个。

主角:简云希,傅禹风   更新:2022-07-15 2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云希,傅禹风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给渣男当婶婶》,由网络作家“狂奔七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言情小说老手“狂奔七七”的又一力作,长篇言情故事,《我给渣男当婶婶》上线啦!本书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简云希、傅禹风,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备受关注,小说本名《傅爷的小祖宗凶凶哒》,宠文无虐放心入坑,作品梗概:经历了继妹和渣男背叛这一狗血事件,简云希漂亮的反击,谁想到意外招惹渣男小叔,这可是个不好惹的男人。逃之夭夭,却一次次的被抓到,看着眼前将自己宠上天的体贴男人,简云希不禁怀疑,这人和自己了解的傅禹风是不是一个。

《我给渣男当婶婶》精彩片段

“玺哥哥,你说,你爱我还是爱姐姐?”

“行动还不能证明?嗯?”

“那你说爱我嘛!”娇滴滴的女声。

“我爱你,小妖精!”

简云希一回家,就听到这样不堪入耳的声音。

她热恋三年的男朋友,竟然与她的继妹搅在了一起。

这熟悉的程度,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如果不是收到简雪菱说她外公来了的短信,她会继续被蒙在鼓里。

所以,简雪菱是邀请她看戏吗?

偷得不过瘾,还要让她看个直播?

如她所愿!

砰——

简云希一脚踹开了虚掩的房门,唇角勾起嘲讽:“这戏真是精彩啊,收门票吗?”

“希希,你怎么回来了?”傅南玺没想到简云希会提前回来,他脸上闪过片刻的慌乱,迅速拉被子将两个人盖起来,“希希,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哦?那是哪样?”

简雪菱一把从身后抱住傅南玺的腰,白莲的语气说:“姐姐,你不要怪玺哥哥,都是我的错,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求求你,成全我们吧……”哼,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成全你们,那谁嫁到邓家去呢?”简云希好笑的看着简雪菱。

“我爱的是玺哥哥,我不会嫁到邓家去的,邓宝格已经57岁了。”简雪菱说。

简云希更好笑了:“这不是你妈为你求来的婚事么?彩礼就十个亿呢。还是说,你们算计着想要让我嫁呢?”

傅南玺已经从床上下来了,整理好了衣服,没有了刚才的慌乱和狼狈,他说道:“希希,你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们的婚礼,如期举行,你不用嫁到邓家去。”

说着,傅南玺就过来牵简云希的手。

砰——

简云希直接一个窝心脚将傅南玺踹回了床上,撞得简雪菱痛得嗷的一声尖叫,可见力道之大。

当一切没有发生?婚礼照常举行?哈哈,真是好大的恩赐啊!

“肮脏如你,配吗?”简云希居高临下的看着傅南玺,“我们的婚礼,取消了。傅南玺,是我简云希不要你的!”

“希希,我毕竟救过你的命,你就一次机会都不肯给我?”傅南玺问。

“你应该庆幸你救过我的命,要不然……”简云希手一甩,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枚硬币,硬币甩飞出去,砰一声将条柜上的一个花瓶击得粉碎。

傅南玺双眸不自禁的一眯。

与简云希恋爱三年了,他发现,他一点也看不透她。

三年来,她一直对他温柔体贴。

他第一次见到她如此冷漠如此暴力的一面。

“发生什么事了?”简云希的身后响起匆匆的脚步声。

简云希的父亲简明峰和继母孙莉匆匆赶了过来。

“雪菱……”

“爸,我在这里,呜呜。”简雪菱哭着喊。

孙莉仿佛这时候才看到简雪菱,她冲了进去,随即气得声音发抖:“你们……这,傅南玺,你,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你是希希的男朋友,你让雪菱怎么见人?你这样,你让雪菱怎么嫁到邓家去?啊?我雪菱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阿姨,是雪菱自愿的。”

“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是不想负责了?那我就去找傅老爷子评评理!”

“阿姨,您不用找爷爷,希希和雪菱,我肯定是会娶一个的。”

傅南玺离开之前,又看了简云希一眼。

偌大的客厅就剩下简明峰大发雷霆的声音:“胡闹!简直就是胡闹!我脸都给你丢尽了。”

孙莉劝着:“老简,你消消气,雪菱也是年轻不懂事。”

“不懂事?19岁了不懂事?她不知道傅南玺是希希的男朋友?啊?”简明峰一副维护简云希的样子。

简云希看着这一幕,觉得好笑。这双簧,演了多少年了?

他们演得不腻,她看得都腻了。

简明峰质问孙莉:“现在弄成这样,雪菱怎么嫁到邓家去?”

“这……”孙莉一脸为难。

简云希双手抱着肩,淡淡的说道:“邓宝格今年57岁了,比爸爸你都大几岁,他又是个丧偶的,还有三个孩子,怎么,他还要嫌弃雪菱是个残花败柳啊?”

“你骂谁残花败柳?”简雪菱就急了。

简云希冷笑一声,鄙夷的看向简雪菱:“怎么,做得还说不得?”

“你,你……”

“行了,不要吵了,现在是要解决你们结婚的问题。希希,爸爸问你,你还愿不愿意嫁给傅南玺?”简明峰看向简云希问道。

“我从来不捡掉在屎上的钱。”简云希说。

“你给个准话,你到底嫁不嫁傅南玺?”简明峰问。

“不嫁!”简云希说。

“那就雪菱嫁。”简明峰说。

“哦?那邓家十个亿的彩礼,你们不要了?”简云希不禁好笑。

她就静静的看着他们继续演。

孙莉为难的说:“老简,不行啊,邓家那边明年三月的婚期都定了,这要是不嫁,不光是十个亿彩礼的事。还有先前说好的邓氏与简氏的合作也得黄了。不光这样,搞不好邓宝格一生气,还会针对简氏。咱们简氏哪里是邓氏的对手啊?”

“要不然,我嫁到邓家去?”简云希说。

简明峰、孙莉几人闻声,惊讶的看向简云希,似乎是想要通过她的表情来确定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简云希冷笑:“不用绕圈子,把我妈的香方给我,另外,你手里的股权再给我5%。我嫁!”

以她对他们的了解,不管拐多少弯,最后还是要算计到她头上来。与其被算计,不如,她主动出击。

简明峰就急眼了:“你说什么?你妈已经给你留了33%的股权,你还要我再给你5%?雪菱和勋勋都不要了?”

简云希笑得更冷了:“雪菱和勋勋也可以让他们的妈留啊!一会儿把香方给我。明天,我让律师过来办理股权过户手续。我嫁邓家。这买卖,不是很划算吗?简雪菱嫁到傅家去,不是又可以捞一大笔?同不同意,你们考虑吧。”

绕这么大一个圈子算计,不就是想要让她嫁到邓家去么?

简直欺人太甚!

他们以为她是妈妈吗?被欺负了痛苦得抑郁自杀?

她不会,她会让所有居心叵测的人付出代价。

他们会做局,她不会吗?

13岁被送到意大利留学,她经历了人性最残忍,最阴暗,最不堪的一面,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任人欺负的小姑娘了……


“我同意!”几乎没有犹豫太久,简明峰就同意简云希的提议。

简明峰想的是,先让简云希嫁过去,拿到彩礼和邓宝格承诺的项目。

至于简云希拿走的股权,呵呵,他会有办法拿回来的。

……

翌日。

简云希办理完股权手续,就刷到铺天盖地的新闻,全是关于邓氏总裁邓宝格将与简氏长女简云希大婚的标题。

简云希唇角扬起冷笑,简明峰还真是不折不扣的商人,任何时候都不忘利益最大化。

这是要告诉所有人,简氏和邓氏将以联姻的方式合作共赢了。

可惜,她不会如他所愿的。

明天她就出国,让简明峰鸡飞蛋打。

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简云希接起,是傅南玺的声音:“希希,你不要冲动,你就算不愿意嫁给我,也不要嫁给邓宝格那样的人渣……”

云希嘲讽出声:“如果邓宝格是人渣,你连人渣都不如。”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17岁时,她从意大利平安归来,遇到傅南玺,看到了他手上的飞鹰戒指,那个在她8岁那年将她从泳池救上来的人手指上戴的就是这枚特别的戒指。

找到了救命恩人,她激动不已,她主动走向他……

他们从相识到相恋,一路走过三年。

她从一个清冷疏离的女孩,变得有人气有光。

他将她拉离深渊又将她推向黑暗。

从小到大,没有妈妈疼,没有爸爸爱,她的世界里,只有无尽的算计与拼命的求生。

她以为,他是她的太阳,是她的港湾,是她最后的救赎。

原来,不是!

擦干眼泪,简云希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眼眶依然泛红,嘴角却噙起了笑容。

她再给自己一天的时间整理心情。

今天以后,她不会再为了任何人而委屈自己。

渣男,不配!

渣父,同样不配!

……

酒吧。

简云希坐在角落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

这顿酒之后,她就彻底和过去说再见了。

突然,有人带着一群小弟过来搭讪:“嗨,美女,一个人啊?你好,认识一下,我叫虎哥,这一带我罩的……”

虎哥伸手的同时,一枚小药片悄无声息的落入简云希的杯子里。

简云希眯了眯眼,这种小儿科的手段,她在意大利的时候,几乎每段时间都会见证一次。

“你好啊!”简云希微挑眉梢。

正好心情不好,她拳头痒了,想畅快淋漓地干一架。

“美女,一起喝一杯呗。”虎哥端起杯子邀请简云希。

“不了,我等人。”简云希说。

虎哥身后就有兄弟跳出来了:“别给脸不要脸,虎哥亲自敬你你敢不喝?”

“虎哥是吗?要不然,我们去外面小巷子里喝?”简云希朝着虎哥抛媚眼。

虎哥心神一荡,顿时大喜:“都听小美人的。”

啧啧啧,他就知道,来酒吧里喝酒的都是骨子里空虚寂寞冷,急需男人安慰的。

看,这话还没有说两句呢,就邀他去巷子里野战了……

简云希微微一笑,起身伸手一撩卷发,酒杯一搁,径直往外走。

她那一撩头发一抛媚眼,虎哥眼睛都直了。饶是长期混迹于酒吧,见证美女无数,还是被撩得心猿意马。

虎哥立即带着兄弟们跟上去,还不忘搓着手跟兄弟们说:“一会儿我先。”

“好勒,大哥。嘿嘿嘿,大哥吃肉,我们喝汤!”

“嘿嘿嘿……”

“哈哈哈!”

傅禹风修长的腿一迈入酒吧,就看到了这一幕。

简云希被一群男人簇拥着。

他的视线,落在简云希的脸上,定定的打量。

他的心脏,激动得狂跳。

是她!

果然是她!

历时六年,翻遍半个地球,终于找到她了。

她的容貌变化不大,只是蜕去了六年前的稚气与青涩,现在的她,更加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小美人,别走这么快呀,等等我们哥几个。”虎哥追着简云希。

砰——

傅禹风一个窝心脚直接将虎哥踹得飞出去四五米远。

砰的一声落在了一张酒桌上,直接砸翻了桌子,又碎了几个啤酒瓶。

“啊啊啊——”几个女人尖声叫起来。

虎哥的兄弟迅速将傅禹风围拢了:“敢动虎哥,你小子找死,哥几个,动手!”

简云希的视线落在傅禹风的脸上。

看到傅禹风这张天妒人怨的脸,她眉眼染笑:“这位先生,你坏我事了,你知道吗?”

傅禹风望着简云希,一步一步的朝着简云希走来。

几米的距离,仿佛跨越了世纪。

他紧紧的望着她,眼睛一眨不眨。

虎哥的人将傅禹风围住,傅禹风身边的一众保镖直接冲了上去,摁住虎哥的人就是一顿爆打。

傅禹风丝毫不受影响的一步一步迈向简云希。

他深深的看着简云希。

简云希竟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

那是怎样一双深邃的眼眸?

她一辈子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睛。

他的眼神深邃复杂得让她想要逃离。

“算了,今天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了,再见哈。”简云希见势不妙,赶紧开溜。

下一刻……

简云希的手腕被傅禹风扣住。

“松开!”云希随即一脚踹向傅禹风,同时另一只手的手肘撞向傅禹风的心窝。

傅禹风身体一侧,轻松的避开了简云希的攻击。

再伸手一扣,直接把简云希扣进了怀里。

他低喊她的名字:“简云希!”

如果仔细听的话,能够听出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丝的颤抖。

“你是谁?”简云希眸子里闪过警惕的光芒。

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傅禹风问。

云希冷嗤一声:“我去什么地方,关你什么事?你是我的谁?是我爸还是我妈?哦,对了,我爸不配管我,我妈已经死了,你想做他们中的谁?”

犀利的言语,还带着对父母不敬的味道,很有攻击性,又仿佛是哪家受了委屈正叛逆的孩子。

可是听在傅禹风耳里,他的心脏,却是猛的一痛。

他从来没有想过,她的世界竟满是伤痛。

他扣在她腰间的手下意识的收紧。

“还喝吗?我陪你喝!”他的声音,放缓了很多,“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人欺负你忽略你了。”

温柔的声音,让简云希有片刻的迷离,她抬首看向他,她的视线微微有些模糊,她的呼吸,也变得有轻微的急促。

简云希顿时瞳孔微缩。

她不太对劲,药片她明明避开了,难道是整瓶酒都有问题?

“你怎么了?”傅禹风也发现了简云希的不对劲。

简云希就笑了,笑得魅惑,她伸手揪着他的领带:“帅哥,你现在马上松开我,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不松!简云希,你的后半生,我负责!宠你护你,你想要的,我能给的,都给你!”找了六年,他怎么会后悔?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简云希热得满脸潮红,她嘲讽的笑着。

“那是别的男人!”

“是吗?那我们在一起啊!你证明给我看啊!”

“好!”傅禹风郑重的说。

他弯身抱起简云希,大步离开酒吧……


总统套房。

一室旖旎。

火热的吻,热切的纠缠。

散落一地的衣服。

不知道过了多久……

简云希终于安静了下来,疲惫得睡了过去。

傅禹风一身薄汗,他侧头温柔的望着简云希,伸手温柔的将她额头的一缕发丝撩至耳后。

他轻声说:“睡吧,睡醒以后,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他伸手扣住她的腰,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傅禹风突然醒了过来,看到身侧是空的,他一把掀开被子,满房间寻找简云希的身影:“简云希——简云希——”

没有任何回应,他周身的气息顿时变得冷沉。

然而,这个女人就像没有来过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傅禹风沉着脸,视线落在地毯上一只精致的玻璃小瓶上。

小瓶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涓秀的字迹:宝贝,昨晚你很棒,有取悦到我,山高水长,咱们有缘江湖再见啦,拜拜!

宝贝?取悦?拜拜?

傅禹风气得脸都青了。

找了六年,终于找到了,他以为,昨晚这样激烈的把生米煮成熟饭了。接下来,他们就是理所当然的结婚生孩子过着没羞没臊又恩恩爱爱白头到老的美好生活了。

他以为,他的宠妻之路终于可以开始了。

结果,她跑了?跑了!

捡起小瓶,闻了闻,里面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香味。迷香?难怪他会昏睡这么久。

他气得将牙齿磨得咯咯作响。年纪不大,本事不小,学人家用迷香了。

电话响起来,他赶紧接起。

以为会是简云希打来的,结果是郑欧。

他没好气:“什么事?”

郑欧在电话那头激动不已:“大哥,看新闻了吗?你上头条了啊,啧啧,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八块腹肌,你是什么时候练的啊?身材太好了啊!”

“虽然没露正脸,但我一眼就看出来是你。啧,真是劲爆啊!嫂子好美,哈哈!看得我都眼热了……”

“赶紧给我找人!”傅禹风咬牙说。

“啊?找谁啊?”

“你嫂子!”傅禹风说。

“不是,我嫂子不在你身边?”郑欧惊呆了,随即噗的喷笑,“噗,嫂子睡了你,然后跑了?”

傅禹风脸色黑如锅底:“立即找人,封锁机场和所有的交通要道。她叫简云希……”

郑欧立即说:“不用介绍,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昨晚简家大小姐简云希找了个少爷绿了邓氏总裁邓宝格。那一脖子的草莓啊,激烈的……”

少爷?

傅禹风的脸色更难看了。

挂断电话,他点开新闻。

头条上,全是他与简云希的照片。

他赤果着上身,闭着眼,简云希抱着他的头,吻他的脸,一脸迷离的神情。

她拍的时候故意挡住他的脸,怎么,他见不得人吗?

他看得一肚子的火,这种照片,她竟然让别人看。

他立即再拨了个电话出去:“新闻看了吗?我和简云希的新闻,全部黑掉。照片全部发给我!”

他和简云希的照片,只能他和简云希两个私藏。

打完电话,他又点开新闻。

小编煽动的写着:

#劲爆!简家大小姐简云希结婚前夕绿了邓氏集团总裁邓宝格!

#先是换新娘,又是绿新郎,简家意欲何为?

#卷走新郎天价首饰,简家新娘失踪,邓氏总裁何处维权?

#邓氏总裁盛怒,简氏路在何方?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到底是谁策划了这起惊天狗血大剧?

傅禹风的视线落在这些标题上,双眸不自禁的眯起来,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又拨了个电话出去:“我要简云希从小到大所有的资料。”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她从小到大都经历了什么?

一个小时以后,傅禹风收到了简云希的资料:

简云希,女,20岁。

1岁丧母,母亲苏文贞死因:产后抑郁,发现丈夫出轨保姆后跳楼自杀。

简云希父亲简明峰是典型的凤凰男,出身农村,家境贫寒,大学时与校友孙莉恋爱。之后机缘巧合认识名门千金名媛苏文贞,对苏文贞穷追猛打,终于掳获苏文贞的芳心,恋爱三个月闪婚。

简明峰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瞒着妻子苏文贞脚踏两条船,与孙莉藕断丝连。

一面对苏文贞呵护有加,一面与孙莉暗通款曲。

简云希外公苏梁生育一儿一女,儿子十三岁时不幸车祸身亡,只余苏文贞一女,对苏文贞宠爱有加。

见简明峰对苏文贞呵护备至,苏梁随即把苏氏转手给了苏文贞夫妇,正式更名为简氏香业,苏文贞占股33%,简明峰占股37%,另有一些股份在别的小股东手里。

这样分配,也是为了给苏文贞最大的生活保障。哪承想,苏文贞发现简明峰出轨以后,精神崩溃选择了跳楼自杀。

苏文贞自杀以后,苏母受不了打击,心脏病发身亡。苏梁一夕痛失爱女和老伴。

料理完妻女的后事,苏梁出家遁入空门。

最可怜的,是简云希。

小小的她,才一岁就失去了妈妈。

老人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

明明是简家的千金大小姐,之后的日子却活得像个佣人,没娘爱没爹疼。

她的玩具,只要简雪菱想要,简明峰就会勒令她把玩具交给简雪菱。

后来,更是发展到她捡简雪菱的剩衣服穿……

十二岁那年,她还险些出车祸死了。

十三岁,她前往意大利留学。

意大利的生活细节,郑欧暂时不得而知。

十七岁,她回国。之后认识了傅南玺,与傅南玺一见钟情,迅速成为情侣。

一直感情稳定。

就在前几天,傅南玺出轨了她的继妹简雪菱……

狗男女!

傅禹风眼眸危险的眯起来。

他随即给傅南玺打了个电话。

傅南玺的声音恭敬又不确定的传过来:“小叔?”

“谢谢!”傅禹风短短的吐出两个字,沉着脸挂断了电话。

傅南玺确实渣,但是这个谢谢他应该说,要不是傅南玺出轨,他哪有机会?

不过,想到简云希这死丫头又悄悄跑掉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脸色又变得难看。

他接着往下看,简氏的股权情况。

苏文贞当年自杀之前,找律师公证了遗嘱,她名下33%的股权全部归她的女儿简云希所有,简云希满20岁可继承。

简云希前几天20岁,她继承股权的同时,简明峰又给了她5%的股权。相当于她拥有38%的简氏股权。

傅禹风看到这里,脸色稍稍缓和。小丫头继承了简氏香业38%的股权,她总得回来打理,他盯紧简氏就能逮到她。

电话响起来,是郑欧。

他立即接起,激动的问:“是不是找到人了?”

郑欧说:“找不到,没有航班信息也没有列车信息,甚至没有班车信息,她是预谋好的,估计是打车离开滨城的。只要离开滨城,就很难再找到她了,我现在正让人排查各路段的车辆。大哥,她手里的股权发生变化了,那股权是她妈妈留给她的,她竟然转出去了,她这是打定主意要远走高飞了。”

“转给谁了?”傅禹风额角突突的跳动。

死丫头,睡了他想要不负责,他就是掘地三尺也要逮到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