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现代都市 > 精品官嫂

精品官嫂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官嫂》,已完结放心入,角色是张元庆秦林宇,由作者“一颗水晶葡萄”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确实很精彩。那天晚上我本想,你若是跟着老领导走了,去省委宣传部也是一件好事。在饭局之前,其实我与老领导交流过。所以那天晚上老领导对你多有关注,但是我的提议只是一个引子。后面老领导对你是真的喜欢,想要把你带走。然而看到你的表现,我又后悔了,所以没有放人。”张元庆联想到那天晚上,老领导对自己的确有几分关注。原来在当时,老领导准备把自己带到省委宣传部。要不......

主角:张元庆秦林宇   更新:2024-06-08 22: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秦林宇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官嫂》,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官嫂》,已完结放心入,角色是张元庆秦林宇,由作者“一颗水晶葡萄”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确实很精彩。那天晚上我本想,你若是跟着老领导走了,去省委宣传部也是一件好事。在饭局之前,其实我与老领导交流过。所以那天晚上老领导对你多有关注,但是我的提议只是一个引子。后面老领导对你是真的喜欢,想要把你带走。然而看到你的表现,我又后悔了,所以没有放人。”张元庆联想到那天晚上,老领导对自己的确有几分关注。原来在当时,老领导准备把自己带到省委宣传部。要不......

《精品官嫂》精彩片段


张元庆根本猜不到对方的心思。

周强斌解释起来:“你救了我老婆,我给你一场造化。这场造化,就是让你回到市政府,然后晚上参加老领导的晚宴。这是我应该做的,原本也就是到此为止。”

张元庆神色一动,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被调回来之后,先去秘书科。按说周强斌如果看重自己,应该是调到秘书二科才对。

现在他明白了,周强斌原本的计划之中,没有打算让自己担任秘书。

特别是那天晚上,自己明明顶了他一句,他仍然要把自己带到晚宴,应该就是他想要给自己一场造化。

按照原计划,这场造化之后,自己的好运就应该结束了。

那为什么又改变了想法,张元庆好奇地打量周强斌。

周强斌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不过你小子的表现,确实很精彩。那天晚上我本想,你若是跟着老领导走了,去省委宣传部也是一件好事。在饭局之前,其实我与老领导交流过。

所以那天晚上老领导对你多有关注,但是我的提议只是一个引子。后面老领导对你是真的喜欢,想要把你带走。然而看到你的表现,我又后悔了,所以没有放人。”

张元庆联想到那天晚上,老领导对自己的确有几分关注。原来在当时,老领导准备把自己带到省委宣传部。

要不是自己的表现,怕是自己现在也不可能成为周强斌的秘书了。

“后面带你去调研,你的表现很不俗。我发现你的心思缜密,而且做事不循规蹈矩。海云集团那一次,我对你很满意。包括这一次……”

周强斌笑容多了一点玩味。

张元庆汗颜:“领导你别调侃我了,这一次是我玩砸了。”

周强斌却摇了摇头:“跟你的关系不大,就算没有你的话,他们也会动手的。你确实有失误,却不是致命的失误。我给你压力,是想要看看你的潜力在哪。没想到,你很快摸清了我的意图,证明你的格局和眼界是有的。”

这个格局和眼界,正是之前跟着靳书记一年磨炼的。

张元庆叹了一口气:“可是我还很稚嫩,无法给领导助力。”

周强斌却一口断言:“错,你可知道秘书和秘书是不同的。秘书分为三种,一种就是俗称的狗腿子,紧跟领导步伐,极近阿谀之能事。这种人善于狐假虎威,工作中会借势。用得好,便是刀。用得不好,就是祸。

第二种是谨小慎微者,处处小心,看似圆满实际上以保全自己为中心。这种人如同盾,护卫在身边,可防暗箭。但是这种人无法独挡一面,而且关键时刻,指望不上他们。”

周强斌说着,直视张元庆:“你属于第三种,你身有傲骨,心有韬略。哪怕作为秘书,不会当这个人的影子,而会有自己的想法。用之正,则可屠龙。用之邪,反伤自身。”

张元庆瞪大眼睛,没有想到周强斌给予自己这么高的评价。

不过屠龙术在官场,可不是什么好的名词。

周强斌淡淡说道:“我看人向来很准,这是我的处世之道。我喊你来我家摊牌,便是已经看中你。若非如此,就算你救了我老婆,我不会让你进门的。”

此番话,流露出周强斌无比的肯定。张元庆虽然诚惶诚恐,但是内心是感动的。他是希望能够通过能力,获得别人的认可。挟恩图报,不是他所希望的。


“然后你就去跟他们吃饭喝酒?主要是陪哪些人,一起打麻将的?”张元庆怎么可能相信就吃饭喝酒。

林钰低声说道:“有……教育局的……也有一些学校领导,还有一些其他领导……”

张元庆知道,她这是给人下了套子了。这么想来,她也是受害人。

“前两天晚上,有人喊你去宾馆,你是陪谁了?是喝酒吃饭还是作了什么?”张元庆忍不住把这件事也说了。

林钰吃惊地看着他,然后支支吾吾,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张元庆再度问道:“你到底欠了多少钱?”

“五……五万……”

张元庆冷哼了一声,林钰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这五万,我借给你,暂时不用你还。以后不准再去,听到了没有?”张元庆冷冷说道。

林钰本想说不用,可是接触到张元庆的眼神,又畏惧的点了点头。

张元庆这才转身出了房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半晌之后,林钰才一瘸一拐拿着衣服去浴室。

洗好澡之后,林钰又小心翼翼出来。明明在她家,她却如同客人一样小心,不敢抬头看张元庆。

张元庆懒得看她,扭头坐到客厅桌子边。正好桌子上放了一瓶上次喝剩的酒,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咚一声就干了。

酒气直顶脑门,他脸色也瞬间涨红。火烧的感觉从胃部向整个胸腔蔓延,只有这种感觉,才能将他心中火气发泄一些。

等了一会,张元庆又干了一杯。两杯酒下肚,身上都微微出汗。他将衬衫的纽扣打开几粒,然后坐回到沙发上。

他倒要看看,今晚有没有人敢来敲门。给他抓到了,肯定要打断他一只手。

坐了有十几分钟,张元庆有些犯困,迷迷糊糊躺在了沙发上。

就在这迷迷糊糊之中,突然一股好闻的味道靠近,让他欲罢不能,沉入了一个温柔的梦境之中。

张元庆喝醉了,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等到第二天睡醒了,顿觉神清气爽。他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个被子,而自己什么都没穿。

张元庆吓了一跳,他裹着被子起身,林钰正在厨房,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她的脸还有些肿,不过已经消了很多。

此刻的她恢复了往日的贤惠模样,穿着家居服,围着围裙,露出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腿,不过走路却显得很别扭。

“昨晚有些热,我出来的时候,看你把衣服都扔了。于是就帮你洗了。”林钰神色如常,只是脸色微红。

张元庆闻言松了一口气,他旁边放着一套衣服,是牛胜强的。

“你牛哥的衣服,你先套着吧,等会起来洗漱一下吃饭了。”林钰说着,又走回了厨房。

张元庆此刻不知道为何,看到林钰没有昨晚的那种气愤了。

他穿好衣服洗漱了一下,这才回到桌子边。

“嫂子……”张元庆张口又忍不住想要说她两句。

林钰一脸哀怨:“我真的知道错了,如果你还是觉得我有问题,就打电话给老牛。”

听她这么说,张元庆也觉得再说就有点过分了。毕竟是人家夫妻的事情,自己跟着上什么火。

林钰看他不说了,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元庆,我其实真的没有跟人家做什么。但是要不是你阻止,早晚肯定要出事。我昨晚想通了,今天一大早已经跟学校请了假,马上又要寒假了,应该能休息很长时间。

这段时间,我准备把手机号码换了,再出去躲一躲。他们找不到我,时间长了,就不会再骚扰我了。”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元庆走到食堂门口,站着等周强斌。

毕竟领导发话了,哪怕揣摩不透意图,也要先照做。

食堂来往的人不少,一些认识的都诧异地看着张元庆。今天下午组织部才把他领回来,消息还没有传出去。

所以很多人看到才被发配的张元庆站在食堂门口,不由感到奇怪。

难道是回来找关系试图自救的?可是找人也要去领导办公室啊,哪有在食堂门口站着的。

对于他的遭遇,或许同情者也有,但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张元庆也不顾其他人的眼神,规规矩矩站着。

没想到,迎面来两个人,看到他就皱起了眉头。

其中一个是民政局局长关水峰,另一个则是宣传部副部长耿耀辉,两个人都是处级干部。不一样的是,一个前面有个正,一个前面有个副。

耿耀辉作为宣传部的领导,对于大院里面的信息是很灵通的,所以知道张元庆被发配的事情。甚至他知道的比较详细,例如关水峰把他扔到殡仪馆。

想到这小子从殡仪馆跑过来,站在食堂门口,本能有些厌恶。

关水峰见状更是脸上挂不住,走过来,怒气冲冲:“张科长,你在这里干什么?让你蹲守殡仪馆调研,谁让你擅离职守的,你这种行为,典型的无组织无纪律!”

张元庆没想到关水峰来发难,按说组织部应该要通知他一声才对啊。

其实也算他倒霉,江北市民政局是有专门的办公地点,不在政府大院里面。方秋等人去接人的时候,先去了民政局,结果关水峰来政府这边开会了,电话自然也打不通。

方秋和孙婉把调令复印了一份给民政局综合事务科科长,科长一看张元庆又被重用,赶忙让他们去殡仪馆接人。

所以方秋他们带着张元庆回来的时候,这位科长也没有给关水峰打个电话。

而且一般调离原岗位,被调离的人好歹都会打个电话或者当面道谢,不管真的假的,也要走个形式。

张元庆下午大脑都是乱的,哪里想起来这个事情。更何况,关水峰那么对他,他也不愿意跟这种人虚情假意。

所以关水峰还认为张元庆是那个被发配的弃子,毫不顾忌地一顿怒斥。

这里是食堂门口,张元庆被当着这么多人面训斥,哪里受得了,当即反讽:“关局长,上来就扣大帽子,你这领导水平果然很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市委书记!”

关水峰被自己手下呛了,哪里能忍:“好,张科长的脾气果然硬,我明天就去找组织部,你这种作风,我看要处理!”

“哦,怎么处理,把我送到火化车间?”张元庆皮笑肉不笑看着他。

关水峰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他,这家伙都已经被扔到殡仪馆了,基本上已经到位了。至于给他降级、背处分,那要犯严重错误了。

宣传部副部长耿耀辉看到两人剑拔弩张,不由眼珠子转了转,这个张元庆是破罐子破摔,还是有什么依仗?

情况不明,所以他缓缓开口:“老关,你这脾气收一收,有什么问题私下再说。小张你也是,作为手下,对上司难道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

看似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隐隐偏着关水峰。

关水峰借坡下驴,不过仍然指着张元庆的鼻子骂道:“你是个好小子,你放心,我会好好重用你的!只要我还在干,你就在殡仪馆给我老实待着!”

关水峰正话反说,张元庆也不简单,正想要好好讽刺他一番,把他血压给逼上来。

突然看到关水峰身后来人,立马就老实了。

关水峰倒没有看到身后情况,发现对方神情老实了,不由冷笑,现在知道怕了,已经迟了!

然而身边耿耀辉忽然转身,急忙喊了一声周市长。

关水峰也吓了一跳,赶忙也转过身,正看到一脸阴沉的周强斌。

还没等关水峰喊人,周强斌的声音已经冰冷地传了过来:“关局长,你好大的威风。站在食堂门口训斥办公室的人,我看民政局已经留不住你了,你是不是要高升到组织部去!”

关水峰脸色一变,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周市长误会了,我……他……对,是他擅离职守被我发现了,我说他两句。”

周强斌说他训斥办公室的人,因为没有加政府两个字,关水峰一时之间没理解到是什么意思。还认为自己态度不好,想着要解释。

“擅离职守?谁跟你说小张擅离职守,今天下午我已经把他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你作为一把手,连自己局里的人事调动都不知道,你怎么干的?对局里面的同志,连基本的关心都没有,我看你就是官僚主义!”

周强斌语气已经非常严厉了,帽子扣得更是让人冷汗直冒。

关水峰被骂得脸色惨白,同时他终于明白过来,张元庆竟然又调动了,而且到了市政府办公室!

就连一边的耿耀辉都大吃一惊,这小子不是才因为靳书记的事情,被当做余孽发配出去了?转眼之间,又被周强斌挖回了市政府办公室。

这小子的能量,相当大啊。他同时庆幸,自己刚才虽然隐隐偏着一方,却没有把话说死,要是跟着这个关水峰乱说话,只怕自己现在也要受挂落了。

虽然自己是市委宣传部的,周强斌管的是政府那一块,可是这位大爷也是入了常委的。得罪这种大人物,常委会的一句话,就能抹掉自己几年的努力。

耿耀辉是感到惊险,关水峰则是面如死灰。

他有心想要解释,下午有可能开会没接到电话。但是怎么解释都是苍白的,自己刚刚骂了市政府办公室的人,等于骂了周市长的身边人,特别是殡仪馆的言论,这不是咒领导么。

这下子是麻烦了,他赶忙向周强斌道歉:“周……周市长……我对不起……”

周强斌冷冷说道:“你跟我道什么歉,你跟小张道歉!”

关水峰脸色通红,咬着牙向张元庆道歉:“张……张科长,是我态度有问题,我不知道您高升了……”

随着这句话,他的面子几乎是扫在地上了。

张元庆淡淡回应:“我可没有高升,只是平调。关局长这么大的领导,连级别都搞不懂么?还是说,同样是副科,你觉得我在民政局就是活该被你骂的,到了市政府办公室,就鸡犬升天了?”

对于这个关水峰,张元庆是一肚子意见,本着有仇报仇的想法,他自然不会放过奚落的机会。这就是他的脾气。

关水峰作为一个正处给一个副科道歉,还被奚落。他真是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自己毫不犹豫钻进去。

然而面对周强斌的威严,他不敢不从,乖乖低头:“张科长说的是,我认识有问题……我的错……我的错……”

张元庆报了一仇,心情大好。不过看到周强斌脸色阴沉地看着自己,顿时喜悦消退了三分。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别说张元庆纳闷,就是郎映文也诧异的多看了他两眼。但是看到周强斌带他进来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张元庆虽然纳闷,不过周强斌带他过来,他就自觉搞好服务,把自己当成服务员。

看着诸位大佬谈笑风生,他虽然羡慕,但是心态摆得很正。

跟着靳书记在一起有将近一年时间,他也深知,但凡能够到一定位置的,背后也是付出很多辛酸。

光荣的背后,都是负重前行。

等到开饭之后,诸位大佬一边聊着趣事,一边喝着酒。

大概到领导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周传运秘书先起身开始敬酒。陆济海示意了一下,郎映文也紧随其后。

两位秘书也是“酒”经沙场,敬酒起来,妙语连珠,让氛围保持着热度。

张元庆看周强斌没有表示,他也不表现自己。

其实周强斌能够带他来,张元庆已经很感激了,按照自己这个级别是提携了。自己要是不知进退,很容易弄巧成拙。

等到两位秘书喝得差不多了,周强斌这才开口:“小张,你把服务停一下,来敬我老领导一杯酒。”

此话一出,不仅吸引了市委书记陆济海以及组织部部长王义明的关注,就连周老也看了过来。

一般这么吩咐的话,几乎默认了张元庆是自己秘书的身份。

虽然陆济海和王义明有猜测,但是此刻确认之后,仍然感到有些疑惑。这周强斌用老靳的秘书做自己的秘书,究竟是这小子有什么独到之处,还是背后有什么深意?

张元庆赶忙放下酒瓶,端起酒杯就绕道过去,站到周老身边:“领导,我敬您。”

他拿的是二两的量酒器,周老自然是用一钱的小杯子。

“强斌啊,你这是在哪挖到的人才,看起来一表人才呐。”周传运兴致很高,对于老下属的秘书自然也给了笑脸。

周强斌笑笑没有说话,倒是王义明找到机会插嘴:“周市长可是慧眼识英才,这位小张之前是市委办公室的一支大笔杆子。”

这话听起来没问题,但是仔细品,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市委办公室的大笔杆子,怎么跑到市政府办公室去了?

周传运也有些好奇:“小伙子,你之前是在市委办公室担任什么职务?”

张元庆看了一眼周强斌,看他毫无反应,只能如实回道:“报告领导,我之前是……靳书记的秘书。”

“小靳?”周传运喃喃了一句,眼中闪过了一丝惋惜。

随后又感慨了一声:“小靳可惜了,不过你作为他的秘书,现在到了强斌身边,还是不错的。”

在场人都理解周部长所说的话,作为亡故领导的秘书,仍然能够被重用,如同重生了。

市委书记秘书郎映文突然开口:“张秘书的确不错,在秘书中,既能做好事情,又是一个大笔杆子,一个人顶两个人用。之前虽然有些误会,好在周市长慧眼识英雄。”

周传运一听这里面还有故事,不由看向了王义明。

作为组织部部长,王义明自然知道这几天的事情,他笑着打哈哈:“也确实是误会……”

说着,他就将之前张元庆因为作风问题被查,受到处分并且调到民政局的事情说了一下。

然后补充道:“周市长听说这件事,觉得矫枉过正,我们也及时认识错误。开会讨论了一下,收回了之前的处分。本想让小张回市委办公室,周市长又相中了这个人,今天下午已经到政府办公室上班了。”

王义明能够如实把情况说一遍,是张元庆没有想到的。当着省部大员的面,承认自己部门犯了错。

不过张元庆更加明白,他这是给周强斌的面子。今天来的上级领导是周强斌的老领导,可以算是他半个主场。

按照规矩,当着人家老领导的面,自然有多给一点面子。

更何况,这件事王义明自己说出来,反而显得坦荡一些,不会留下话柄给谁。

周传运虽说官海浮沉,但是听了这个事情,仍觉得有几分戏剧性。小小一个副科,短短一个星期内,两封调令,遭遇了人生上的大起大落。想必内心经历,是相当精彩。

他打量了一下张元庆,看他神色如常,饶有兴趣多问了一句:“你在被调到民政局这几天担任什么工作,跟我这个老人家聊聊心路历程。”

张元庆最怕人家问这个,尤其是当着年纪大的领导面问。

可是领导问起来了,自己也不能撒谎,他低头说道:“被安排到殡仪馆里面搞调研,这个感受……感受……很多……”

说话中,张元庆能够感觉到饭局的氛围瞬间诡异了起来。

王义明自然了解事情全貌,反应很正常。

陆济海则是有些不自然,他作为一把手,知道张元庆到民政局,却不知道还跑到殡仪馆去调研了。也就是说,这小子下午还在殡仪馆,晚上就来吃饭了。

他不由看向周强斌,这家伙是怎么想的,从殡仪馆里面捞了一个人就算了,还让这个人来参加这种招待宴,特别是让这个人来敬酒,也不嫌晦气?

也不知道周老这么大年纪,能不能接受,别认为自己等人在咒他。

周强斌神色如常,陆济海又看了一眼周传运,这位老爷子神情也很正常,不过脸上的笑容显然淡了几分。

周传运的秘书急忙起身:“周部长,您今晚喝得差不多了,这杯酒让我来替你喝吧。”

大秘就是大秘,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怕老爷子喝不下这杯酒,又不能显得老人家太计较这事,所以站出来以挡酒的方式把这杯酒喝了。

张元庆也不敢造次,赶忙就要退开。

却没有想到,周传运却呵呵一笑,用手一点自己的秘书:“我的酒自己都不够喝,你来凑什么热闹,坐回去。”

周传运秘书闻言,讪讪一笑坐了回去。

周传运又看向张元庆:“怕什么,离我这么远,怎么敬酒?”

张元庆心中一暖,知道老领导没有忌讳自己这一段经历。他靠近半步,却也不敢再靠近了。

“小小年纪,经历的倒是不少。作为领导的秘书,被人弄到了殡仪馆,有没有骂过人?”周传运笑着问道。

张元庆如实说道:“骂过,晚上躲在被子里面骂。”

周传运被这话逗得开怀大笑,大家一看周老笑了,也都纷纷笑了,饭桌气氛顿时缓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