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萧大佬站起来了

萧大佬站起来了

一日三冬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闺蜜与渣男的算计,让许笙笙与残疾大佬萧凤延有了肌肤之亲,从此,她背负上了不知廉耻的骂名。形势所迫,她嫁给了这个看似暴戾的男人,就在众人坐等看他们二人婚后的笑话时,令大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残疾大佬不仅站起来了,而且还化身成了宠妻狂魔,将女人宠上了天……

主角:许笙笙,萧凤延   更新:2022-07-15 22: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笙笙,萧凤延 的女频言情小说《萧大佬站起来了》,由网络作家“一日三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闺蜜与渣男的算计,让许笙笙与残疾大佬萧凤延有了肌肤之亲,从此,她背负上了不知廉耻的骂名。形势所迫,她嫁给了这个看似暴戾的男人,就在众人坐等看他们二人婚后的笑话时,令大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残疾大佬不仅站起来了,而且还化身成了宠妻狂魔,将女人宠上了天……

《萧大佬站起来了》精彩片段

许笙笙睁开眼睛的时候,有种不知身处何处的茫然。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衣服皱巴巴的自己。

洗浴室里哗哗啦啦的流水声,动一下,就觉着天旋地转,这一切都让她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许笙笙努力回忆着之前的事情,小姨的继女过生日,她受邀和男朋友一起前来,到处都是她不认识的人,男朋友不断递给她的高浓度酒......

啪的一声,莽撞的开门声打断了她的回忆,许笙笙惊慌的抬头,就见一群人蜂拥似的挤了进来。

有男有女,他们穿着高档的西装,华丽的晚礼服,与她之前见到的一般。

只是,不再高傲,不再目空一切,而是闪着激动兴奋的光,仿佛一群闻到了腐肉味儿的苍蝇,

许笙笙下意识的攥紧了自己的手,皱着眉头看着这群不请自入的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是一阵咔擦咔擦的快门声,炫目的闪光灯,刺的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闪光灯终于不再亮起。

许笙笙的指节发白,迎着那些人兴奋的目光,明明气的的浑身发颤,却还是咬紧了牙关,直面那些恶意满满的人。

“这不是叶夫人的外甥女吗?怎么跑萧先生的房间来了?”

“什么叶夫人?一个上不得台面小三罢了!”

“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小年纪不学好,倒把勾引男人的本事学了个透?”

“萧先生不是叶小姐的未婚夫吗?这是什么?引狼入室?人家把她当姐妹,她却勾引人家未婚夫?”

“哎,萧先生不是断了腿?还能做那事吗?这下梁是不是骚给了瞎子看?”

那些围观者,豪门大少,富家千金,三三两两凑在一处,或嘲讽,或鄙夷,或调笑。

尤其最后一位,声音尖锐,话音刚落,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哄笑。

坐在床上的许笙笙,一双美艳的眼睛睁得老大,似乎眨一眨眼睛,她就输了一样。

“那事儿是什么事儿?”

就在这时,洗浴室的门打了开来,一个只穿着浴袍的男人坐在轮椅上缓缓的滑了出来。

男人五官精美,只是眉眼冷淡,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此时的他,唇角微勾,眸光微转,轻描淡写的扫了这些少爷小姐一眼,却让嬉笑哄闹的他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个个你推我攘,舍不得离开,却也不敢站在前面直面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只有那个被问话的女人,不像其他人那么怂,梗着脖子像只孔雀一样骄傲的站在那里,似乎一点也不怵坐在轮椅上的那个人。

是啊,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曾经的萧凤延,是萧家的掌权人,是帝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女人仰慕男人敬畏,人人尊一声萧先生。

可是现在,他只是一个残废,生活不能自理,被自己的父亲夺了掌家权,就是稍微有点底子的叶家,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她有什么好怕的?

如今的萧先生,可不再人人敬畏,这个称呼,更像了一种讽刺。

女人给自己鼓了气,这才对上萧凤延,咯咯咯的笑了出来,“萧先生跟我装傻呢?还能有什么?不就是男女那点事儿呗?不过,就萧先生这腿,是不是不好发挥?”

原本有些慌张的人,听到女人这么说,下意识看向了萧凤延的腿。

是啊,这腿断了,就是个废人了,还能做那事儿?

床上的许笙笙也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然后,就对上了萧凤延那似笑非笑的目光。

许笙笙心中一慌,飞快的移开自己的视线。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人出来之后,她那快要崩断的神经忽然就松懈了下来。

然而,也就在此刻,之前那些混乱的画面忽然就涌入了脑海,喝醉的自己,头晕脑胀的自己......

许笙笙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退了下去,而此时,男人的声音还在继续。

“怎么?你想试试?”

萧凤延那修长白皙的手指,在轮椅的扶手上轻轻的敲打着,片刻后,才看向那个女人,漫不经心的问。

“你......”原本咯咯笑的女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然而,还不等她说话,萧凤延便又开了口。

“可惜,皱纹太深,胸小还下垂,腰上赘肉太多,屁股太塌......啧,提不起兴趣呀!”萧凤延看着那个女人,一脸为难的说道。

“萧凤延!”女人的脸一下子涨成了猪肝色,瞪着萧凤延,恨不能扑过来撕了他。

尤其是听到周围的人控制不住的窃笑,更是怒从心起。

“嘴巴太臭,这么远都熏得我头疼!”萧凤延说的一脸认真,“不用喊,真不能带你一起玩!”

坐在床上的许笙笙,脑子嗡嗡的响。

无论是那个男人的声音还是那些围观者的声音,她都听不真切。

此时的她,只有一个想法,她要去找叶可欣,她要去找她男朋友!她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不能不明不白......

而这时,又挤进来一个女孩,正是她要找的人之一。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儿?许笙笙,你为什么会在萧凤延的房间里?萧凤延,你......你们怎么能这么做?你把我这个未婚妻置于何地?”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萧凤延的未婚妻,许笙笙小姨的继女,这场生日晚宴的主人翁——叶可欣!

许笙笙听了她的话,一下子瞪大了眼眸,似乎不相信叶可欣这样就定了她的罪?

此时的叶可欣,却避开了她的视线,只一脸受伤的看着萧凤延。

“萧凤延,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在我的生日宴会做出这种事情,你有把我这个未婚妻放在眼中么?我们的婚约解除,以后我跟你,桥归桥路归路!我叶可欣还有我们叶家跟你恩断义绝!”

说完,便推开众人,一边哭一边跑走了。

围观的人,还想再看看,只可惜,对上萧凤延那带笑的眼神,都觉得头皮发麻,一个个跑得飞快。

许笙笙也从床上爬了下来,顾不得屋里那个陌生的男人,她要去找叶可欣,她要问清楚,她不允许自己背上勾引别人未婚夫的罪名。

萧凤延并没有阻止她,由着她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不见了人影时,方才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一边打电话,一边换衣服。

“把那些人的照片都删了!”


换好衣服的萧凤延,姿态闲适的坐上了轮椅,由着保镖推他下楼。

却在酒店门口,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女人,以及一脸慌张的保安。

保镖把他推近了几分,萧凤延能清晰的看见她苍白的脸以及紧蹙的眉头。

正准备打急救电话的保安小哥,一下子就认出了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男人,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萧先生!”

“这是我认识的人,交给我就行!”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微微点头,甚是谦和的模样。

好歹同处一室几个小时,刚出门,就不管对方的死活,岂不是显得他太无情?

“啊......好!”保安愣了一下,随即连忙应道。

这时,一辆车黑色的轿车在他们的面前停下,推轮椅的男人将萧凤延扶上了车之后,又将晕倒的人抱坐在萧凤延身旁,这才收了轮椅上了副驾驶座。

保安眼睁睁的看着车子从眼前离去,许久才回过神来,真......真是认识的人吗?会不会有问题?

许笙笙是在医院醒来的,高档的跟她这种普通人完全搭不上边的豪华病房,病床旁边的沙发上,还放着一套崭新的衣服,而她,穿着病服,原先穿的衣服已经不知去处。

许笙笙傻愣愣的坐在病床上,说不上心里是种什么情绪。

她只是一个南方小城的普通女孩,凭着一口气,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帝京大学,她目标明确,读最好的大学,找最有前途的工作,和自己的恋人在这个大都市站稳脚跟,她一直在为自己的目标努力着!

可是,经过昨晚,原本清晰明了的路一下子就没了方向。

许笙笙的眼眶发红,却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

——————

帝京大学的一间普通教室的门口。

许笙笙到底还是回了学校,没有穿那件不知是谁准备的衣服,从护士那儿要回了自己的皱巴的好像在水中泡过的衣服。

她不是脆弱的不敢面对现实的人,相反,因为生长环境的原因,她更喜欢明明白白,心中有疑惑,她就要弄清楚,无论是男朋友还是叶可欣,哪怕分手,哪怕不做姐妹。

相恋两年的情人,足够了解对方的习惯,许笙笙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了。

只是,教室里,不只有她的男朋友,还有叶可欣,她要找的两个人都在,就在她准备推门而入时,就见叶可欣忽然上前,圈住了她男朋友的脖子。

“宋书溢,你终于自由了!”

许笙笙伸出去的手一下子就僵住了,整个人就像被一道闷雷砸中,砸的她头晕脑胀。

透过门缝,她可以清晰的看见叶可欣一下又一下的亲着她的男朋友,也可以看见她男朋友虽不见喜色,却始终没有把人推开!

昨晚上混乱的记忆忽然就清晰了起来,许笙笙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无比。

“怎么?你舍不得了?”

原来是这样啊!

许笙笙恍然大悟。

她就说,宋书溢明明知道她酒量不好,怎么还一个劲的让她喝,她明明在最后关头找到了叶可欣,怎么醒来却在一个陌生人的房间?她明明有男朋友,为什么失踪了却没人找?

原来,都是他们的手笔么?

许笙笙觉着自己好像掉进了冰窟里,明明包裹的严严实实,却好像从里到外都冻成了冰渣渣。

他喜欢上了别人,他有了别的选择,他可以和她分手,为什么要那样害她?他知不知道,当她醒过来,看到自己的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接着又被众人围观拍照是一种怎么样的后悔,不安,屈辱以及恐惧?

她不顾快要炸了的脑袋,跌跌撞撞的从医院跑出来,只想看到他!

他明明可以直接告诉她的!告诉她他不要她了,告诉她他爱上了别人......她不会死抓着不放的!

许笙笙咬着牙,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着。

他明明可以......直接跟她说的......

外面的动静,终于惊动了门内的人。

教室里的男生一把推开缠在自己身上的人,脚步如飞的跑了出去,在门口时堪堪止住。

门边,那个女孩仰着头看他,以往清澈明亮的眸子好像蒙上了一层水雾,让人看不真切她真实的情绪。

男生的目光下移,落在她皱巴巴的衣服上。

男生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放在身侧的手更是死死地握了起来,咯咯的发着骇人的声响。

“宋书溢!”叶可欣也追了出来,骄傲的女孩,还在为被推开而恼怒。

随后,也看到了那个站在门口的人!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就散了,反而咯咯咯的笑了出来。

“许笙笙,你怎么还有脸来找宋书溢?”叶可欣问着,问完,又露出可惜的神情,“早知道就该让人录下来的了!也好让大家好好欣赏一下你说呢?”

可能是目的已经达到,唯我独尊的大小姐这下连装都懒得装了。

“你闭嘴!”男生,也就是宋书溢回头,瞪着一双猩红的眼,咬牙切齿的说道。

向来被人捧着的大小姐自然不会受这样的气,当下就仰着头呛了回去,“宋书溢,你装什么情深义重?要跟我交往的不是你吗?找不到分手理由的不是你吗?我做这件事情你不知道吗?”

“我让你闭......”

额头的青筋直跳的宋书溢,咬牙切齿的说道,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响亮的耳光给打断了。

宋书溢的脸被打偏了,耳朵也嗡嗡嗡的响,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叶可欣拉到了身后。

“许笙笙,他现在是我的人!你......”

许笙笙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又给了叶可欣一个耳光,“你们真让人恶心!只可惜,让你们失望了,昨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丢下这句话,许笙笙转身就走,似乎多看他们一眼,都脏了自己的眼睛。

叶可欣被打懵了,左侧的脸火辣辣的,嘴角都被打破了,她伸手摸了摸,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从小到大,谁不把她捧在手掌心?谁敢动她分毫?叶可欣差点没气疯了,当下就要追上去找许笙笙打回来。

还是宋书溢眼疾手快,把她拉了回来,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没有把她放开。

“宋书溢,你给我松开!宋书溢......”

“许笙笙,你给我等着,你敢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

“够了!”宋书溢沉着脸咬牙喝道,余光中,那个快步离开的人忽然脚下一绊,眼看着就要摔下去,宋书溢再也顾不上叶可欣,用力一甩把她甩到一边,抬脚快步的跑了过去。

却不想,有人比他更快一步,将要摔下去的人捞进了自己怀里。

跑出去的宋书溢一愣,随后便沉着脸戾气深深的冲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走了过去。

“把她还给我!”宋书溢看着那个抱着许笙笙的男人,沉着声音说道。

原本要起身的许笙笙,在听到宋书溢的声音后,又老实的躺了回去,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他,如果不是身体不适,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做点什么。

“呵!”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这才慢悠悠的抬起头来,看着怒气横生的小男生,冷笑道:“还?这个字儿是不是用的不妥当?”

“妥不妥当还轮不到你管!”宋书溢脸色铁青,上前一步,咬牙切齿的说道,说完,就要动手。

却在此时,一只手拦在他面前,让他再不得靠近半步。

“还真让你说对了!”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听了宋书溢的话,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这个女人,以后归我管!”

原本思绪乱飞的许笙笙,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终于回了神,转头,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男人光洁的下巴以及匀称的脖颈上那几道结痂的红痕。

昨晚上混乱的记忆再一次涌进她的脑海,许笙笙心中一乱,下意识的就想从男人的腿上下来。

男人却箍住了她的腰背腿弯,让她动弹不得。恰在这时,宋书溢的声音又传入耳中,许笙笙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住了。

“呵......你凭什么?”到底年轻,经不住刺激,宋书溢听了男人的话,当下就涨红了脸,“你是她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管她?”

这时,被甩开的叶可欣也终于爬起跑了过来,却在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时,控制不住的瞳孔一缩:“萧......萧凤延!”

到底,萧凤延不是什么都没有的许笙笙,看到萧凤延,叶可欣还是有些心虚的。

只是,她不能跟一个残废结婚!这婚必须要退。

萧凤延却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只勾唇扫了宋书溢一眼,嗓音低沉的道:“资格?凭我是她的男人够不够?”

说完,不管宋书溢会被气成什么模样,径自让身后的保镖推着自己离开了。

宋书溢涨红了脸,哪里肯让?不管不顾就要上去抢人!他......他后悔了!他后悔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许笙笙被别的男人带走。

“笙笙!笙笙!”

然而,有保镖挡着,明明前面的人离开的极慢,与宋书溢而言,就好像王母娘娘在他跟许笙笙之间划了一条银河,无论他怎么撕扯,怎么挣扎,都靠近不了许笙笙半分。

保镖不会在学校里跟一个学生动手,只是宋书溢这时已没了理智,保镖没办法,只能把人压在身下,反剪双臂,让他没法再动。

“宋书溢!”叶可欣见他被这样屈辱的压制,顿时急了,只是,除了干着急,她什么也不能做。

宋书溢根本听不见别的声音,此时的他,就像一条被丢上岸的鱼,嘴巴开开合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一双充血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轮椅上的男人,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上了车,带走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从始至终,许笙笙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此时,保镖也松开了对他的桎梏,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器宇轩昂的离开了。

“宋书溢!宋书溢!”这时,叶可欣才蹲下,努力的想要把宋书溢扶起来。

只是,现在的宋书溢,宛如一摊死肉,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扶不起来。

“宋书溢!”叶可欣又气又急,“你做这副模样给谁看?出弓没有回头箭!宋书溢,在你默认我的计划时,你跟许笙笙这辈子就都不可能了!永远也不可能,与其这样半死不活,你还不如好好对我,只有我,只有我能帮你,只有我能让你一毕业就走上人生巅峰,只有我能让你至少比别人少奋斗三十年!”

躺在地上的宋书溢终于动了动,空洞的眼神也渐渐有了神采。

叶可欣把人扶了起来,对他的表现非常的满意。

她知道他有野心,而她看上的也是他的野心,毕竟,她的前未婚夫曾经那么优秀,她现任肯定不能差,她相信,有叶家保驾护航,有野心又有能力重要的是长得也不差的宋书溢也会达到萧凤延曾经的高度!

其实,她以前对萧凤延还是很满意了,哪怕他年纪大,可架不住他长得好呀!如果不是出了车祸瘸了腿,如果不是被他亲生父亲夺了掌家权,她也不会......

————————

许笙笙在离开医院几个小时之后,又被送回了那间奢华的单人病房。服务周到的让她以为自己住进了五星级宾馆,这让吃饭都算计着钱够不够花的许笙笙非常的不习惯。

只是,没有人听她的。

“这位先生,我觉着......”许笙笙觉着,自己有必要跟这个男人好好的谈一谈。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递到嘴边的饭勺打断了。

“医生说了,你的胃不好,需要好好的调理!所以,先吃饭!吃完饭,我跟你谈!”男人说着,手中的勺子又往前送了一分,几乎碰到她的唇瓣。

“我......我自己喝!”记事后,许笙笙就没有被人喂饭的经历了,更何况这个还是自己不熟的人。

然而,也是这个不熟的人,和她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想到这里,许笙笙的脸色就变得十分复杂。

坐在轮椅上的萧凤延瞄了一眼她正在打点滴的手,意思不言而明。

许笙笙回神,明白他的意思,却没当回事儿,空着的那只手直接拿过汤碗,一饮而尽。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昨天晚上也是一个......”许笙笙一边把汤碗放在床头柜上,一边开口道,只是,意外两个字儿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被萧凤延打断了。

“我们结婚吧!”萧凤延语气平平,说结婚就跟说吃饭了一样自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