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总统大人

总统大人

卿筱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岚最近在为一个陌生男人孕育孩子,听说,那男人为了完成他未婚妻的遗愿,在他未婚妻发生车祸被宣布脑死亡后,就找了她做孕母。但因为他未婚妻在病床上躺了太久,身体已经无法受孕,雇主便允许林岚用她自己的卵子。这一切都是财迷母亲的主意,林岚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可就在她生下孩子后,那男人出现,竟然不允许她离开!

主角:林岚,皇甫嵩   更新:2022-08-22 1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岚,皇甫嵩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统大人》,由网络作家“卿筱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岚最近在为一个陌生男人孕育孩子,听说,那男人为了完成他未婚妻的遗愿,在他未婚妻发生车祸被宣布脑死亡后,就找了她做孕母。但因为他未婚妻在病床上躺了太久,身体已经无法受孕,雇主便允许林岚用她自己的卵子。这一切都是财迷母亲的主意,林岚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可就在她生下孩子后,那男人出现,竟然不允许她离开!

《总统大人》精彩片段

“上去,放松。”

林岚躺在手术台上,听着医生的话,乖乖照做。

当冰凉的医用器具碰触到她的时候,她浑身一颤,紧闭上双眼,羞耻地撇开头去。

“害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这次应该不会疼,放心!”

听着医生不屑的声音,林岚却还是害怕到不行,她死死咬住牙关,当注射器被推进身体里的时候,她控制不住,浑身疼得一颤,双手紧紧拽住了身下的无菌布。

没错,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躺在这里了,因为之前植入的胚胎自然死亡,她不得不再次躺在这里。

听说,有个男人为了完成他未婚妻的遗愿,在他的未婚妻发生车祸,被宣布脑死亡后,就找了她来孕育男人未婚妻的孩子。

无奈,他的未婚妻躺在病床上太久,身体里被注射了太多的药物,不够健康的胚胎在植入她的体内不到半个月,就自然死亡了。

最后,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想的,竟然决定用她的Luan子来完成他未婚妻的遗愿,报酬,也从原来的一千万,增加到了两千万。

“马上好了,放松点!结束后躺在这里,三个小时之内不许下来。”

听着医生那如同仪器般冰冷又不屑的声音,林岚紧闭着双眼咬着牙点点头,“嗯”了一声,乖乖地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都敢动……

……

一个星期后,医生宣布,林岚受孕成功。

“这里是一千万,剩下的一千万,等孩子生下来后,自然会给你!但如果孩子有任何的差池,小心你全家的性命!”

“放心!放心!用不了十个月,我们家林岚一定会给你们老板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的。”

躺在医院的检查室里,透过那微微敞开的门缝,林岚看到的,是继母肖玲玲那张乐开了花的侧脸,还有她点头哈腰的身影。

“我老板不介意男女,只要孩子健康就行。”

“行!行!行!一定健康,一定健康!”

“老板您慢走,我就不送了,慢走!”

看着肖玲玲盯着手里的支票,两眼放光的样子,林岚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刚才的话你听到没有,孩子一定不能有事,要100%的健康,要不然我们全家人就都跟着你完了。”在门外乐了好一会儿,肖玲玲才收好支票,进了检查室,对林岚道。

“妈。”

林岚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眼看肖玲玲准备离开,林岚才抬起头来,开口叫她。

“什么事?”肖玲玲停下,回过头来,语气相当不耐烦,但转念想到林岚现在可是全家的财神爷,又立刻笑了起来,走回去,扶住她,软声细语道,“小岚,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妈,你答应过我,只要我能顺利怀孕,就让我回学校念书。”

“不行!”几乎是想都不想,肖玲玲直接拒绝,“在没有把孩子平安生下来之前,你想都别想,否则,别说你,我们全家都完蛋了。”

“可是……”

“林岚,你已经怀孕了,等过几个月肚子大了,还是得休学在家,你不如安安心心的在家养胎,等孩子出生以后再回去念书。”肖玲玲放缓了语气,哄道,“放心,妈跟A大都说好了,他们答应给你保留一年的学籍。”

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肖玲玲,林岚红唇翕动一下,只得暂时同意这个安排。

……

林岚被迫在家养胎,哪里也不能去。

“林岚!林岚!”

躺在床上,林岚被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叫醒。

意识到那是谁,林岚赶紧掀开被子滑下床,往窗边冲。

“亦宸。”

看到楼下围墙外快一个多月没有见到的苏亦宸,林岚几乎是瞬间便红了眼眶。

“林岚,你怎么了?听说你病了,我打你手机也一直关机,你没事吧?”围墙外,苏亦宸扯长着脖子,望着窗口的林岚,紧锁着眉头无比关切地问道。

林岚摇头,这一个多月以来憋在心里的所有委屈与难受,瞬间就如决堤的洪水般,霎那汹涌而出。

“亦宸哥。”这时,林惜不知道从发里冒了出来,扑过去一把抱住了苏亦宸的胳膊,“亦宸哥,你怎么来啦?”

“林惜,你姐姐她怎么了?”看到林惜,苏亦宸立刻问她。

“她呀!”林惜抬头看一眼窗口的林岚,“她在养……”胎。

“林惜,别说,求你!”看着窗户下同父异母的妹妹,林岚的眼里,满满都是祈求。

“呵……”看着林岚,林惜的脸上是狡黠又讥诮的笑。

“林岚,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望着林岚,苏亦宸的眼里,带着担忧,如果不是林父林母不让他进去见林岚,他也不会站在这里。

“她还能怎么啦,没事呀,就是怀孕了,在养胎……”而已。

“你说什么?”林惜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苏亦宸便一把抓住她,无比震惊地问道。

“我姐怀孕了,在养胎呢,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亦宸哥,你是孩子的父亲吗?”林惜故意说道。

苏亦宸脸色惨白。他和林岚虽然是恋人,但是俩人从来没有……他怎么可能是孩子的父亲?

“不,亦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岚急切的解释着。

“姐,难道你没有怀孕吗?”林惜把目光投向林岚。

林岚顿时哑然,眼泪不断的砸下,可是一个否定的字也说不出来。

苏亦宸咬牙看向林岚,怀着最后一丝期待:“林岚,你快说啊!”

“亦宸哥,我姐真的怀孕了,不然她怎么不解释呀!”拉着苏亦宸,林惜笑盈盈的,仿佛才成年的林岚怀孕,是件多大的喜事。

“我……”林岚一张口,眼泪就汹涌的往下流。

苏亦宸看着流泪不语的她,眼神逐渐变得绝望,下一瞬,他转身大步离开。

“亦宸,亦宸,我没有对不起你,你相信我……”

“姐,我劝你还是别叫了,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亦宸哥的。”望着已然泣不成声的林岚,林惜却是笑得嫣然,“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多亏你考了那么好的一个分数,不过,被A大录取的人是我,以后,我就和亦宸哥一个学校了。”

“你说什么?”林岚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林惜虽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但其实比她小两个月都不到,她们一直念同一所学校,同一个年级,但学习成绩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凭林惜的成绩,怎么可能被A大录取?

“我是说,既然你要在家养胎生孩子,为了不浪费你的分数,我只好帮你去A大读书,陪亦宸哥咯。”话落,林惜满脸得意的一挑眉,转身就走。

 


“不,这不是真的,不……”靠在窗边,林岚的身子,一点点滑到了地板上,绝望,如潮水,将她彻底淹没,“不,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不可以……”

几个月前,她好不容易考上了A大,肖玲玲却告诉她,家里的生意出现问题,没钱供她读书了,除非她答应给给那个有钱人代孕一个孩子。为了能继续念书,林岚只好答应了。

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让林惜顶了她的成绩!

她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她不可以就这样,让所有的人都欺负到她的头上来,毁了自己一辈子。

想到这,林岚什么也顾不得,立刻便冲下楼,看到坐在楼下客厅里的林镇宏还有肖玲玲,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就吼道,“爸,孩子我不生了,我不生了。”

林镇宏原本还和肖玲玲有说有笑的,听到林岚的话,站起来直接扬手便朝林岚甩了下去。

“啪!”

力道十足的一巴掌落在林岚的脸上,清脆的巴掌声,霎那响彻整个屋子。

“林岚,我把你养到这么大,现在家里有困难了,让你出一点力气你都不肯,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啊!”瞪着林岚,林镇宏咆哮道。

肖玲玲坐在一旁,看着被打得身形踉跄,嘴角流血的林岚,挑着眉角扬唇笑了笑,尔后又一脸慈爱地劝道,“小岚呀,现在你已经受孕成功了,这孩子你现在要是不生,恐怕就不是你爸的公司关门倒闭,我们一家人流落街头那么简单,而是我们一家人都完了。”

说着,肖玲玲走过去,轻抚着林岚的后背,安抚她道,“放心,只要你平安生下孩子,你要怎么样妈都满足你,好不好?”

林岚看看林镇宏,又看一眼肖玲玲,回想那天医院里听到的话,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惧意来。

她还年轻,她还不想死。

“好,那给我100万,我要100万。”

“100万?”肖玲玲震惊,“你要100万干嘛?”

“你别管我要100万干什么,他们给你2000万,我拿100万怎么啦?”林岚疯了,真的被林家所有的人逼疯了,第一次这么大胆地叫嚣道,“如果不给我,我绝对不生这个孩子。”

“你……”林镇宏指着林岚,一巴掌又想要往她的脸上甩下去。

肖玲玲看到,立刻拦住,笑着点头道,“好,给,给,不就100万嘛,妈给你,给你。”

100万和2000万相比,是傻子才不同意呢?等孩子生下来,她再想办法把钱弄回来就行了。

“就你惯着她。”瞪着肖玲玲,林镇宏相当不满道。

“没事,女孩子嘛,就是要惯着的。”说着,肖玲玲一笑,搂住林岚道,“来,小岚,妈陪你回房间去休息,我们走。”

林岚撇开头,任由肖玲玲搂着往楼上走,可垂在身侧的手,却渐渐紧握成了拳……

……

五年后,总统府邸。

“叮铃铃……”

“林岚,快点,总统回来了。”

“啊!什么?”看着一个个往外飞奔的架势,林岚是晕的,今天可是她来总统府上班的第一天呀!

“别愣着呀,总统先生回来了,大家都要去楼下大门口列队迎接。”

“哦,好!”

来不及任何多的思考,林岚跟上她的组长兼学姐夏子安的脚步,匆匆往楼下大门口而去……

林岚他们的翻译室在三楼,当她们来到楼下大门口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到了,大家清一色的正装,排成两列,个个身姿挺拔地站立着等待着总统先生的到来。

皇甫嵩,他们的总统先生,L国有史以来最年轻有为的总统,27岁成为皇甫集团的总裁,32岁当选总统,如今33岁,已经是L国有史以来最受欢迎和支持率最高的总统,也是全球现任威望最高的总统之一。

“总统先生呢?”

“嘘!”夏子安对着林岚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尔后扭头往外面看去,轻声道,“看,来了。”

顺着夏子安的视线,林岚侧头看去,一眼便看到从绿茵草坪的那头缓缓驶过来的一长列透着无限低调奢华的黑色小车,还有两队敬着军礼,身姿挺拔,向缓缓驶过的车行注目礼的总统卫队。

总统先生,以前只能在电视媒体报导上看到,那么的遥不可及,可今天,就要亲眼近距离的看到他,说林岚不紧张,不激动,那是假的!要知道,皇甫嵩不止是L国有史以来最受欢迎和支持率最高的总统,他同样是L国的全民男神,只要是个正常的女人,没有不梦想嫁给他的。

随着车队的越驶越近,林岚的心肝“砰”“砰”“砰”,像是要从胸口里跳出来般,就算是一年前,外交部长段华锋访问P国,她做为在场的留学生代表,因为段柏林的翻译官临时出了点状况,她自告奋勇充当段华锋的临时翻译官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也因为那一次她的自告奋勇,外交部长破格提名她进入外交部,成为了一名翻译官,而她也在拿下了硕士学位后,破格进入总统府,成为总统府翻译室的一员。

这一切对她来说,是必然,因为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名翻译官,但也跟梦一样,忽然就实现了。

“阁下,您回来了!”

就在林岚思忖间,一列车已经在大门前停了下来,一字排开,其中有一辆车的车门被拉开,一只铮亮的男式皮鞋,率先映入大家的视野,紧接着的,是一条长腿迈了下来,熨烫服帖的藏青色西裤,中线分明。

“那是总统先生的第一秘书,陆诗茵。”站在队伍的最后,夏子安凑到林岚的耳边,轻声介绍。

林岚感激地轻轻点头,朝走到总统车前的夏子安看了过去。

陆诗茵妆容精致,鹅蛋脸,大眼睛,皮肤白皙,一身得体的OL装将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包裹的刚刚好,是个绝对的大美人,但是,下一秒,林岚的视线便被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所吸引了。

虽然近一年来,她已经在电视媒体上见过不知道多少次,可是,亲眼见到,却是另外一种震撼。

五年时间,在欧洲学习的时候,她靠着自己的努力,利用假期遍访欧洲各国,见过的美男子,真的数都数不清,她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但是,看到眼前的皇甫嵩,她却忽然有些挪不开眼。

不说他那张长得人神共愤的皮囊有多好看,就说他的气场,当他下车往那儿一站,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总统先生,早上好!”

看到下车来的皇甫嵩,大家齐声开口向他问早,林岚回过神来,赶紧低下头去。

皇甫嵩如鹰隼般的锐利眸光,淡淡逡巡一圈,尔后微微颔首。

“哎呦,小宝贝儿,小心点!”

这时,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跟在皇甫嵩的后面,从车上滑了下来,陆诗茵看到,立刻就要去扶他。

只不过,男孩却有些嫌弃地看了她一眼,避开她的手径直走到皇甫嵩的身边,瞥一眼陆诗茵道,“我不是你的小宝贝,我和你没关系,以后别乱叫。”

被人嫌弃,陆诗茵半点儿也不尴尬,反而笑盈盈地点头道,“是,我以后一定记住,叫你小昕爷。”

“哼!”小昕爷瞟陆诗茵一眼,轻哼一声,手里拎着个书包,半拖在地上便蹦蹦跳跳地往大门里走。

“皇甫昕淳,你给我好好走路!”不过,小昕爷蹦了没几下,身后,一道再威严沉稳不过的男声便传来。

原本欢快的小昕爷撇了撇嘴,听话地停下,然后,背好书包,双手五指并拢,紧贴到身体两侧,开始迈开一双小短腿像站岗的军人一样,走正步。

林岚看着顶着个西瓜头,走起正步来有模有样的小昕爷,忍不住“噗嗤”一下,轻笑了出来。

静谧的空气中,这一声轻笑,立刻便引起了小昕爷的注意,看到站在队伍最末尾的林岚,他拔腿便跑了过去。

“喂,你新来的吧,怎么打扮的这么土,难看死了。”

林岚看着停在自己面前,身高才到自己腰部的小正太,不禁微微愣住。

当年,她生下那个孩子后,甚至没来得及看一眼,孩子就被抱走了,她甚至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

那个孩子,现在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

不远处,皇甫嵩锐利的眸光,跟随着儿子的身影,落在了林岚的身上,下一瞬,他狭长的眉峰微微一拢,深沉的黑眸,一抹暗芒闪过。

“对呀,我新来的,今天第一天上班。”林岚终于回神,她推了推自己脸上大大的黑框眼镜,笑着道,“我叫林岚,很高兴见到你!”

小昕爷仰着圆滚滚的大脑袋,闪着黑亮亮的大眼睛又打量了林岚一会儿,下了结论道,“你这副眼镜真的很不适合你,太丑了,明天换了吧!”

林岚,“……”

“嘿嘿……”看着林岚无语的样子,小昕爷忽然就咧开嘴,开心一笑,然后,又拔腿往里跑去。

林岚看着他调皮可爱的背影,忍不住又一次出神。

后面,皇甫嵩大步跟上,经过林岚的时候,黑眸从她的身上淡淡的扫过。

林岚不禁抖了一下,赶紧收回目光。


“站在最后那个戴黑框眼镜的女人是谁,谁允许她来这上班的?”

来到办公室,才脱了西装外套坐下,皇甫嵩便问自己的办公室主任朴柏林。

——戴黑框眼镜的女人?

年近五旬的朴柏林想了一下,恭敬道,“哦,她叫林岚,刚刚硕士毕业,就是前段时间外交部长段华锋向阁下推荐的P语翻译,当时阁下同意了的,听说她不止是精通P语,F语和H语也说的很好,是个不可多得的翻译人才。”

正拿了份文件低头看着的皇甫嵩听着朴柏林的话,动作微微一顿,掀眸睐他一眼,“这么说,她精通四国语言?”

“哇塞,这么厉害,正好我有几个F语单词不会读,我去找她。”说着,小昕爷立刻便从沙发上滑了下来,拔腿要往外跑。

“皇甫昕淳,站住!”

结果,男人一声令下,小昕爷立刻老实了,站在原地,不敢动。

“带他去隔壁休息室,在清单上的功课没有完成之前,不许离开半步。”看都不看小昕爷一眼,皇甫嵩只盯着手里的文件,淡淡给办公室主任下了命令。

“是,阁下。”朴柏林点头,笑着对小昕爷恭敬地道,“小少爷,我们走吧!”

小昕爷撇嘴,狠狠斜睨了某人一眼,尔后,拎过自己的书包,一边甩着胳膊往外走一边轻声嘀咕道,“肯定不是亲生的。”

“你说什么?”

“哼!”小昕爷扭头过来,一脸倔犟地瞪着某个男人,气愤道,“我说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

那么长的功课清单,别的小朋友一个星期都做不完,让他一天做完。

男人抬起头来,一双沉沉的黑眸觑着小昕爷,面无表情地道,“对,我是男人,当然不可能生你,但我是你爸爸。”

小昕爷委屈地瘪嘴,“如果妈妈可以醒过来说话,她一定不会像你这么讨厌!”

男人觑着小昕爷,菲薄的唇角勾了勾,直接命令道,“去写功课。”

“哼!”

……

“师姐,刚才那个孩子是……”

“嘘!”文件室里,林岚的话才出口,夏子安立刻便制止了她,看着她轻声道,“在办公室里,禁止讨论关于总统先生的一切,在这里所有看到的,听到的,下班之后也绝对不可以跟任何外人提起,难道你来上班之前,没有签协议吗?”

林岚看着满脸严肃的夏子安,有些惭愧地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师姐。”

“没事,下次记住。”夏子安叮嘱。

林岚点头,微微一笑,“嗯。”

看着林岚,发现周围没人,夏子安又忽然凑过去,压低声音在她的耳边道,“那是总统先生的儿子,叫皇甫昕淳,平常办公室里的人都叫他小昕爷。”

反正这件事,总统府的人都知道,不算秘密,今天林岚也接触到了皇甫昕淳,夏子安想了想,觉得有必要告诉她。

“总统先生的儿子?”林岚诧异,“总统先生他……”

震惊的话还没有问出口,意识到自己僭越了,林岚赶紧打住。

“这件事情,千万别透露出去,让不然你就永远也别想当一名翻译官了。”又四下打量了一眼,见周围没有其他的人,夏子安才又叮嘱道。

林岚重重点头,“谢谢师姐,我知道了。”

“好了,赶紧把文件找到,然后我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

“好!”

……

“阁下,这是新来的P语翻译官,林岚。”

夏子安带着林岚去熟悉总统府的环境,当来到皇甫嵩的办公室外时,陆诗茵让夏子安在外面等着,自己带了林岚进去。

正站在落地窗前端着咖啡杯凝视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男人听到声音,扭过头来,淡淡掀眸瞟向林岚。

“总统先生,上午好,我是林岚,今天第一天上班。”林岚低着头,不敢看和皇甫嵩直视。

大大的黑框眼镜,过肩的没有经过任何修饰的长发,白衬衫黑色西装,衬衫扣子扣到了最上面那一颗,给人的感觉就两个字——死板。

如果不是外交部长段华锋亲自推荐,没有人会想得到,这样一个女人会精通四国语言。

只是一眼,皇甫嵩便收回了视线,清冷又醇厚的低沉嗓音不带任何情绪地道,“知道了,下去吧。”

“是,阁下。”陆诗茵笑盈盈地点头,尔后对林岚道,“走吧!”

林岚微微扬着唇角,点了点头,跟着陆诗茵转身。

“财政部长到了吗?到了的话,直接让他进来。”忽地,皇甫嵩看着窗外,轻啜口咖啡,又吩咐道。

“是,阁下。”

……

“caracteristique,caracteristique”

“喂,黑眼镜,黑眼镜!”

当林岚从总统办公室出来,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道孩子清脆又稚嫩的声音。

林岚好奇,侧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当一眼看到从不远处的门缝里探出一颗圆滚滚大脑袋的小昕爷时,林岚忍不住便笑了起来。

“黑眼镜,过来!”发现林岚注意到了自己,小昕爷赶紧朝她招手。

——黑眼镜!她?

林岚不禁一笑,也没有计较,径直转身朝孩子走去。

“黑眼镜,听说你F语不错,这个F语单词好拗口,我一直读不会,你教我吧!”看着走过来的林岚,小昕爷指着自己小本本上的F语单词,满脸苦恼地道。

林岚看着他,不过五六岁的孩子,竟然已经开始学习F语,果然是总统家的儿子,就是和别人不同。

看一眼小昕那胖嘟嘟的小手指着的地方,林岚一笑,蹲下身去,认真道,“caracteristique,发‘cte’这个音的时候,舌尖要微微卷曲起来,抵住上面的牙齿,你看,这样发,caracteristique。”

“caracteristique,caracteristique”小昕爷看着林岚,按照她的方法,微卷起舌尖,抵住上齿读了两遍,“是这样吗?”

林岚看着眼前聪明的孩子,扬唇灿然一笑,“嗯,对了。”

“那个这单词呢?”

“皇甫昕淳!”

小昕爷兴奋的声音才落下,不远处,一道威严低沉的男音便立刻传来,林岚抬头望去,当看到不远处的男人时,不禁心里一个寒噤,立刻站了起来,姿态恭敬地低唤一声,“总统先生。”

看到自家老爹那张臭脸,小昕爷也立刻便耷拉了一张小脸,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爸爸”。

“过来。”

“哦。”小昕爷撇嘴,答应一声,尔后,又不情不愿地朝皇甫嵩走去,当走到皇甫嵩面前的时候,想到身后的林岚,他又回头,咧开嘴,冲着林岚挥挥手道,“黑眼镜,拜拜,我下次再找你。”

看着那样天真烂漫的孩子,林岚扬莞尔,迫于对面皇甫嵩的强大气场,她不敢说话,只是轻轻挥了挥手,和小昕爷拜拜。

小昕爷咧开嘴露出两排整洁的小牙齿开心一笑,这才跟着皇甫嵩一起,进了他的办公室。

看着那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小小身影,林岚不禁想,那个孩子,会不会跟小昕爷一样活泼可爱。

会不会,有一天她还会遇到他(她)?

可是就算遇到了,她也认不出那个孩子。

她自嘲又苦涩的一笑。

林岚,别想了,那不是你的孩子,和你没有关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