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武侠仙侠 > 刚绑定百亿物资就穿越

刚绑定百亿物资就穿越

或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小雯是来自未来维度的人,这不,刚刚研究明白如何绑定百亿物资,她还没来得及享受,便穿回了穷不拉几的七十年代。穿越第一天,捡了个娃,家里不让养,没关系,空间在手,机器人能奶孩子能带娃能做家务……无论是极品亲戚找茬,亦或是重男轻女的奶奶作妖,李小雯都有办法应对。

主角:李小雯   更新:2022-08-22 11: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小雯 的武侠仙侠小说《刚绑定百亿物资就穿越》,由网络作家“或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小雯是来自未来维度的人,这不,刚刚研究明白如何绑定百亿物资,她还没来得及享受,便穿回了穷不拉几的七十年代。穿越第一天,捡了个娃,家里不让养,没关系,空间在手,机器人能奶孩子能带娃能做家务……无论是极品亲戚找茬,亦或是重男轻女的奶奶作妖,李小雯都有办法应对。

《刚绑定百亿物资就穿越》精彩片段

“三妹,姐姐也不想的,但是姐姐没有办法啊……”

愣怔地看着握住自己的那双手,李小雯一时间脑袋空空如也。

“三妹,你眼睛不好,读书费劲,家里只能供一个人上学,你就让给姐姐吧,到时候你替我进厂子……”

李小雯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攥紧手掌,长长的指甲刺进对面女人的肉里,划出两道血痕……

李萍尖叫出声:“诶哟!疼疼疼……快放手!”

李小雯意识到不对劲。

自己明明治好了的双眼却遮着一层灰蒙蒙,她伸手去摸,摸到磨手的粗布条。

再低头,自己的手不是老年人的手,而是稚嫩小巧的手。

见李小雯不说话,李萍不顾手疼,焦急地上去抓住李小雯:“三妹会和以前一样对不对?把上学的机会让给姐姐!”

上学的机会?

李小雯短暂地陷入回忆,小时候家里贫困,大姐早早地不读书帮家里种地干活,她和二姐李萍一起上学,十六岁那年因为一场意外,李小雯的眼睛受伤,视力变得不好,无法见光,邻居亲戚都说她是瞎子,父母不愿意再给一个“瞎子”交学费,再加上弟弟也快到上学的年纪,家里支撑不起三个孩子一起上学,即使百般不情愿,她最后还是将上学的机会让给了姐姐。

李萍继续念书,李小雯过了几年进厂子,眼睛不好只能去看大门,身边的同事经常取笑奚落,背地里取绰号“瞎眼的看门狗”,日复一日,她的眼睛错过最佳治疗时机,彻底看不见,最终落了个下岗的结果。

她一个瞎眼的女人最后稀里糊涂地嫁给一个大自己十一岁的老男人,婚后生活惨淡。

李萍却在学校里认识了条件优秀的男朋友,成立一家汽修厂,对于李小雯狼狈的婚后生活不光不给予帮助,反而冷言冷语,对李小雯说“你是个瞎子,能找到一个男人嫁了就不错了,挨打挨骂就忍着,反正这辈子稀里糊涂就过去了。”

心底涌出怒火,李小雯抿紧嘴唇,硬生生地掰开李萍的手:“二姐,我不会把上学的机会让给你。”

李萍怔了怔,小瞎子平日里内向好说话,怎么今天突然态度强硬起来?

“你……”

不管李萍怎么说,李小雯用竹竿探路,转身离开。

身后,李萍气恼地剁了剁脚,往田里啐了口痰:“死瞎子……”

回到熟悉的家,李小雯诧异地看着这一切。

砖瓦堆砌的土房子,破破烂烂的猪圈和鸡窝,烟囱冒着滚滚的雾气……

自己重生了?

事实摆在李小雯面前,她确确实实回到了穷困潦倒的七零年代,这时的她刚好十六岁,家里排行老三,这一年因为弟弟捣乱,弹弓的石头子射伤了眼睛,家里不愿意出钱去大医院治疗,慢慢的,她从一开始还能看见些光亮,最后陷入彻底的黑暗。

不过之后人类科技高速发展,平均寿命延长到二百岁,她在一百五十岁那年接受眼部手术,治好了眼睛。

刚过完一百八十三岁的生日她稀里糊涂地穿到了七零年代?

李小雯看了眼绑定的空间,确定空间还在,内心渐渐有了底气。

既然有重新活一遍的机会,这次她绝对不会再软弱!

正值冬季,穿着单薄袄子的李小雯打了个冷颤,这时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人,记忆里熟悉的乡音传来:“老三!还愣着干嘛!进屋帮忙做饭!给我打下手!”

李小雯鼻尖一酸:“大姐……”

李燕走到李小雯面前,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她:“你这语气……不知道的以为我死了呢!还不快点跟我进去干活!”

知道李小雯眼睛不方便,李燕分给她的活儿都是简单的,自己又烧火又切菜,在逼仄昏暗的空间里忙成陀螺。

李小雯看着李燕的背影,老实巴交的大姐为这个家几乎付出了一切,结果却是没到五十岁就早早地去了。

饭做到一半,李萍回来了,在大缸里用葫芦瓢舀了一瓢水冲手。

李燕切菜头都没抬:“老二!拿一捆柴来!”

李萍瞪了一眼李小雯,然后哼了声:“三妹那么能干就交给她吧,我今天累了,吃饭的时候再叫我!”

说完,她径直进了屋内。

李小雯把柴火抱进来,舒展了一下冻得发红的手:“姐,为什么她不干活你就真不让她干?”

和朴素的李燕相比,李萍的心眼活络,惯会两面三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知道巴结人,除了大孙子外,奶奶最喜欢她,偷偷给她鸡蛋吃。

李萍的袄子颜色鲜艳,是新的,李小雯看了看自己的,叹了口气,她这身衣服不知道穿了多少年,还是李燕穿不下的旧的。

李燕起锅烧油:“她就那样,不用管。”

李小雯默默在心底翻了个大白眼。

 


寒风吹打在玻璃上哗哗作响,李小雯一家人住在宝儿村,落后贫困。

饭菜端上木头桌子,一年四季都有的白菜芋头,玉米面做的窝窝头,以及可怜兮兮的一碟小咸菜……

饭桌上,张梅谈起两姐妹上学的事。

李小雯不动声色地扭头打量她的母亲,张梅生了四个孩子,眼角有深深的皱纹,不过五官能看出来年轻时的漂亮,她起早贪黑地卖豆腐,常年的劳作双手布满老茧。

作为家里最大的收入来源,李小雯的父亲李忠德担任宝儿村唯一的一所学校的主任,他吃了一口白菜没吱声。

奶奶王月琴自然而然地偏心李萍,老成树皮的脸一皱:“要俺说,就让老二去念书,三儿的眼睛瞎了还念什么书?下学期学费别交了!早点进厂子里干活补贴点家里,或者干脆嫁人算了!”

张梅埋怨地瞧了一眼王月琴:“娘,话不能这么说……”

“咋的?俺说的不对?女娃子家家最后不都是要嫁人生孩子的?不生孩子算什么女人?”王月琴哼哼,转头摸了摸小孙子的脑袋,笑颜逐开:“还是俺的大孙子好,能给咱们家传宗接代……”

张梅愁眉苦脸,看看李萍,又看看眼睛上蒙着布的李小雯,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穿着厚厚棉袄的小孙子却忽然撂筷子,指着李小雯说:“我要和二姐去上学!一个瞎子上什么学!”

李小雯蹙眉。

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年代,李小雯的妈连生三个女孩儿才有这么一个男孩儿,全家上下疼得跟什么似的,就连李萍都吃不到的腌牛肉,奶奶每顿都会给他切几片儿。

因为如此,自己的双眼被差点弄瞎,全家上下没有人重视,叫自己忍忍就过去了,再怎样也不能记自己亲弟弟的仇……

就是这么一个全家人疼到大的宝贝,八岁弄“瞎”亲姐的眼睛,十九岁上街捅人,给家里惹来麻烦!

“奶奶!她瞪我!”

谁都知道瞎子瞪不了人,李旭分明是在无中生有地找茬,但王月琴的筷子一撂,黝黑的脸颊布满深刻的褶子,凶巴巴的神色吓人。

“小雯,跟你弟弟认错。”

又是这样……

李小雯攥紧掌心,从小到大这种话她听得耳朵都快出茧子了,每次不管事情对与错都要别人向李旭道歉,李旭年纪轻轻却成了家里的土皇帝,无法无天!

“我不……”

“啪!”

一个火辣辣的耳光扇下来,李小雯的脸扇到一边,留下清晰可见的巴掌印,很快高高肿起。

王月琴动了怒,乡下婆子骂起人来尽显泼辣,就算是孙女儿骂起来也毫不含糊,一个个字眼要多脏有多脏。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个白眼狼!心都被狗叼了吧!那是你弟弟!哪怕有一天我死了,你们也得给我宠着他!”

李小雯捂着脸颊冷笑,这一套说辞她们姐妹三个从小听到大,洗脑似的,以至于长大组建成家庭后都在为弟弟李旭擦屁股!

事情的发展都在自己的意料之内,李萍眼里的笑意昭然若揭,悄悄给李旭夹了一筷子芋头:“谢谢弟弟。”

李旭仰起脖子,十分享受这种待遇。

李燕一脸心疼地看着李小雯脸上的巴掌印,“小雯,赶紧给弟弟和奶奶道个歉。”

“大姐,有句话我早就想说,凭什么全家都干活,只有李旭不用干,他已经被惯得一身毛病,再这样下去你们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李旭十九岁醉酒捅人,判刑七年,出来没多久抢劫又判了十年,出狱后,李燕恪守大姐的本分责任照顾弟弟,因为李旭离了两次婚,后半生潦草了结!

而李旭呢?

从他出生,李燕一直在照顾他,李燕死后,李旭甚至连好一点的骨灰盒都不愿意给李燕买。

他拿出月饼的铁皮盒子舔着脸笑:“这个就行,这个也挺好……”

最后是李小雯添钱给李燕买了一个正儿八经的骨灰盒。

“混账!”王月琴愤怒拍桌,木桌拍得咯吱咯吱地响,“你是女娃娃,你不干活谁干?难不成叫你弟弟受苦受累?”

王月琴动了真怒,张梅和李燕拦着不让她打,最后的结果是李小雯出去罚跪。

冬天太阳落山得早,四五点就没个踪影。

李燕拧紧眉头,“奶奶,外面天儿冷,小雯容易跪坏了……”

王月琴瞪着吊梢眼,“让她跪!我看她今天是鬼上身了!敢说那种不孝顺的浑话!”

李旭在王月琴旁边,看到李小雯受惩罚,拍手鼓掌简直要乐上天!

冬天的傍晚,李小雯跪在雪地中,单薄瘦弱的身板在漫漫雪地中犹如一个小黑点儿。

屋外,冰天雪地,屋内有炭盆,传出阵阵暖气,还伴随着王月琴陪李旭玩的欢声笑语。

“奶奶!奶奶!我要骑牛!”

“好好好,奶奶当牛,驼着我的宝贝大孙子!”

李燕偷摸出来给李小雯塞了半个馒头,却被李萍赶紧拉走,“大姐别管她,我看今天她也是疯了,说出那种话,我们快进屋,别被奶奶发现了!”

宝儿村的冬夜陷入死一般的宁静,就连野狗都缩回窝里。

李小雯冷冷一笑,闭上眼睛。

下一秒,她出现在空间里。

李小雯很惊喜,她只是试一试,没想到空间真的跟她一起穿过来了!

未来人的待遇优渥,李小雯数了数空间的存量,不光有囤积的食物,还有各种书籍、生活用品、药物。

李小雯敷了一片超薄去痛贴,三分钟一到,又红又肿的脸恢复如初。

空间里的时间流速和外界一样,李小雯洗了个澡,在恒温的室内盖好被子,舒舒服服地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

 


第二天清晨,大家没看到院子里罚跪的李小雯,都没怎么在意,王月琴甚至冷笑说:“一个瞎子赔钱货,丢了最好!”

只有李燕焦虑地做完早饭就踩着雪去村里找人。

张梅和李忠德一大清早上班去了,李萍上学,屋里只剩下王月琴和李旭,猪圈里的猪饿得嗷嗷叫。

王月琴宁可自己动手也不愿意李旭干活,可她今天不知怎么犯了头风,在床上起不来,只好对李旭说:“大孙儿,快去喂下猪,别让那头猪饿死了……”

李旭被催了好几遍,实在不耐烦地起身:“知道了知道了!”

李旭做任何事都没有耐心,胡乱地倒了一桶猪食,圈门都没关就跑出去跟小伙伴掏鸟蛋去了。

李小雯从空间里出来,看到这一幕,无声地翘了翘嘴角。

中午,卖完豆腐的张梅准备再做点豆腐下午买,路过猪圈时没听到响声,凑近一看……

一声凄厉的叫声惊得全家从屋里跑出来!

王月琴一边跑一边喊:“咋了咋了?”

张梅惊慌失措地指着猪圈。

王月琴看到空荡荡的猪圈时,两眼一翻,直接晕过去!

傍晚,李旭回来,进门迎接的却不是奶奶一口一个“乖孙儿”,而是父母严肃凝重的脸。

张梅简洁地开口:“猪呢?”

李旭不明所以:“啥猪?”

李忠德一拍桌子,吓得李旭往后退了几步,从他记事以来,爸妈就没对他发过火!

“我从来没打过你,但现在发现不打不行!”李忠德抽了皮带,“让你喂猪不关门!猪跑了!你的三个姐姐找了一下午没有影!猪要是没了,我今天就打死你!”

李忠德一皮带抽过去!李旭痛得嗷嗷叫!

“啊啊啊!爸!别打我!”

“妈!救救我!我错了!奶奶?奶奶!”

王月琴在隔壁屋,听到皮带抽在李旭身上的声音,清脆得一下一下!自己心惊肉跳,恨不得冲出去替孙子挨那么一下子,可猪丢了这件事对全家是一个巨大的噩耗!

一头猪价值好几百,他们全家上下收入不过二百,猪丢了等于全家半年别想好!

皮带一下一下地抽打在李旭身上,李旭的惨叫传了二里地。

宝儿村的后山上,李燕和李萍正在焦急地找猪,李小雯不慌不乱地拿着一根竹竿跟在后面。

李萍越找越心慌,干脆哭出声:“怎么办啊大姐!猪丢了,我们别想过个好年!爸妈不会打死弟弟,会打死我们的!”

李燕脸色铁青,她们找了一下午,从屯里找到后山,别说猪了,一根猪毛都没看到!

她摇头:“找一下午了,先休息会儿吧。”

姐妹仨随便找了块儿大石头坐下,李萍哭哭啼啼,李燕急得汗珠子滴落,这时,肩膀却被拍了一下。

“老三?”

李小雯挥挥手,示意李燕跟过来。

在树的另一边,李燕看到了那头猪!

李燕又惊又喜地扭头:“老三?你怎么找到的?”

李小雯说听到猪的动静。

实际上,她把猪赶进空间,目的就是让父母好好揍一顿李旭!

猪找回来了,李燕和李萍说不出的高兴。

向来不爱干活的李萍主动请缨,把猪赶回去。

“大姐。”李小雯和李燕在后面走,“你有没有想过,奶奶的溺爱会让李旭走向另一个极端,以后会给我们一家人带来麻烦?”

李燕一愣,紧接着皱紧眉头。

李小雯不疾不徐道,“李旭现在年纪小就比其他家孩子更调皮淘气,以后长大成人他该怎么办?难不成一辈子都要靠我们来管?他三岁我们给他擦屁股,他三十岁也要我们擦屁股?”

李燕恍然。

这些话她从来没听过,更没想过。

从小到大,王月琴灌输的思想就是一定要对弟弟好,做姐姐的必须让着弟弟。

她看向李小雯,不理解三妹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但好像有几分道理?

李小雯点到为止,说太多怕大姐产生抗拒,毕竟大姐已经接受王月琴的洗脑十几年,观念一旦形成不是自己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

可对从小到大唯一对自己好的大姐,李小雯真心想改变大姐的命运。

李萍在前面赶猪,李小雯忽然间脚步一顿。

“咋了老三?”李燕不明所以。

傍晚的后山阴森森得有些吓人,时不时还有小动物踩断树枝的声音。

李小雯皱起眉头:“我好像听到了哭声。”

“啥?哭声?”李燕静静听了一会儿,摇摇头:“没有,天都黑了谁往后山走?”

前面李萍的背影已经成了模糊的黑点,李燕催促李小雯赶紧走。

李小雯内心打鼓。

真的是自己听错了?

她转了个方向,顺着走了几米,绕过一棵大树,猛地看到一个小布裹!

李燕疑惑:“这是啥?”

李小雯蹲下来,抱起布裹,掀开后,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映入眼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