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其他类型 > 故人晚星全文在线为阅读

故人晚星全文在线为阅读

温言陈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喜欢钱也得有命花啊,上辈子我嫁给了富二代,他出轨家暴,我要求离婚,他用铁链把我拴进地下室。我需要一个人帮我摆脱他,而陈延就是最好的对象。

主角:温言陈延   更新:2023-05-05 16: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言陈延的其他类型小说《故人晚星全文在线为阅读》,由网络作家“温言陈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喜欢钱也得有命花啊,上辈子我嫁给了富二代,他出轨家暴,我要求离婚,他用铁链把我拴进地下室。我需要一个人帮我摆脱他,而陈延就是最好的对象。

《故人晚星全文在线为阅读》精彩片段

城中村,出租屋里。

门一打开就发出一股霉味,屋里阴暗潮湿,只有一张简陋的单人床,连一个多余的凳子都没有。

陈延坐在床上,点了根烟,眼皮抬都不抬。

「坐吧。」

屋里能坐的地方只有靠墙那张床,偏他还大马金刀的坐在中间。

我眼神一转,毫不犹豫地走过去。

……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陈延的身体一僵,拿烟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最终被他随手丢在脚下,捻灭。

「你又想要什么?我这个月的工资已经都给你了。」

书中这个时候,陈延已经知道原主并不爱他,去学校看她只是想做最后的确认,最后看到她接受了富二代。

刚好这时我穿了过来。

他私下和人合伙开了一个互联网公司,虽然公司才刚起步,但他绝不会没钱。

只是不想再花在我这个渣女身上。

「我不要钱,我想要的是其他东西。」

陈延挑眉,「你不会说想要我的肉体吧?」

他是真的帅,身段笔直,脸蛋俊俏,确实有让女人垂涎的资本。

「我不喜欢徐凯,就是今天送我花的那个人,他总是纠缠我。」

「你不是一直想嫁个有钱人吗?」

喜欢钱也得有命花啊,上辈子我嫁给了富二代,他出轨家暴,我要求离婚,他用铁链把我拴进地下室。

我需要一个人帮我摆脱他,而陈延就是最好的对象。

「你凭什么觉得我还会帮你?因为你这张脸吗?」

我在他面前蹲下来,仰着脸看他,别的优势我没有,就这张脸我还是很自信的。

毕竟上辈子就靠着这张脸,无数男人为我而折腰,就连最后,还是陈延把我从富二代手里救了出来。

凭的不就是这张脸吗。

「我还有一年就可以毕业了,我现在可以实习打工还你钱。」

「我不需要,你现在就从我家离开。」

正说着,突然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陈总,你在吗?」





陈延的眼神不自觉冷了下来,还带着一丝厌恶,他坐在那里如风过耳,仿佛没听到那个声音。

接着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锲而不舍的,自动挂断又响起。

门外的人肯定也听到了,但却还是固执的一次次的拨过来。

我直接摁断电话,走过去一把拉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女生,她听到开门声,一抬头看到我愣住了。

我上下打量她,这就是往后被陈延捧在手心上的女主薛晓葵。

她穿着简单的 T 恤和牛仔裤,脸上化着淡妆,看起来青春逼人,只是因为在外面站了很久的原因,热得脑门上都是汗。

妆都有点花了……

而我穿着用陈延工资买的高档连衣裙,头发是精心打理过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两厢一对比,她身体晃了晃,不自觉的抿紧了唇。

唯有一双眸子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你是谁?」

「我是陈延的女朋友啊,他没跟你说过吗?」

陈延当然说过,只是她从没见过两人在一起,即使是情人节时温言都没出现过。

薛晓葵以为那只是陈延的托词,谁知他真的有女朋友。

薛晓葵脸色发白,看起来随时要晕过去,陈延这时终于从屋里走了出来。

「晓葵,你来做什么?」

薛晓葵眼睛红红的,递过来一份文件,说:「公司有急事,你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就过来了。」

「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你先回去吧。」

徐晓葵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汗水混着泪水流进脖子里,那样子着实有点可怜。

我从包里找出一包湿纸巾递给她,安慰道:「别哭了,你妆都哭花了。」

谁知她一把推开我,恶狠狠道:「谁要你假好心。」

说罢一转身哭着跑了。

我:「……」

看在她以后是陈延的心尖子,未来的财团夫人的份上,我忍了。

一转头,陈言脸色阴沉地盯着我。

「你干嘛对她那么客气?」

我:「她不是你的同事吗?」

「你怎么知道的?」





我杨了杨手里的文件,陈延眼皮跳了跳,嘲讽道:

「没想到你还能看得懂这个。」

好吧,从前的我眼里只看得到各种奢侈品,每天的心思都在穿衣打扮上,甚至每次考试都是靠临时抱佛脚。

最后陈延眼皮一抬,说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现在走?想起上辈子被徐凯关在地下室的经历,我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我不走,徐凯总是守在我的宿舍楼下,我要住在你这里。」

「我这里你确定你住的惯?你去住酒店去。」

「我没钱,住不起酒店。」

「你别告诉我,一万块钱你七天就花完了。」

我一言不发地跟他对视,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请问是陈延先生的家吗?你们订的空调到了。」

我走过去开了门,师傅跟我确认了信息,麻利的抬着空调进来安装。

陈延:「……你买的?」

话音还没落,又有人探头来问:「是你们订的床吗?」

紧接着不到一个小时,陆陆续续又有商家送来了冰箱,沙发,热水器。

陈延已经佛了,坐在他那张被师傅清理出来的单人床上抽烟。

等到师傅全部安装完毕,对着床上的陈延说:「小伙子,你先站起来。」

陈延不明所以的站起来,几个师傅手脚麻利的把那张单人床拆吧拆吧抬走了。

走之前真诚的说:「这是我们新推出的代客扔垃圾服务,麻烦给个好评哦。」

陈延脸更黑了。

我已经累的不想跟他解释了,直接从床脚的纸箱里翻出一套衣服抱着去了浴室。

等我出来时,陈延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