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武侠仙侠 > 妈咪爹地要碰瓷

妈咪爹地要碰瓷

小十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害南珺琦失去一切。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父亲的公司,全部落到渣男和闺蜜的手里。身陷舆论旋涡,无法脱身,她只能暂时离开,保存实力。五年后,南珺琦带着萌宝,强势回国,曾经的南家的大小姐,华丽蜕变,成为亚洲首席执行官,又美又飒。复仇的路上,碰瓷总裁缠上来,将她宠上了天!

主角:南珺琦,席承骁   更新:2022-07-16 16: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珺琦,席承骁 的武侠仙侠小说《妈咪爹地要碰瓷》,由网络作家“小十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害南珺琦失去一切。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父亲的公司,全部落到渣男和闺蜜的手里。身陷舆论旋涡,无法脱身,她只能暂时离开,保存实力。五年后,南珺琦带着萌宝,强势回国,曾经的南家的大小姐,华丽蜕变,成为亚洲首席执行官,又美又飒。复仇的路上,碰瓷总裁缠上来,将她宠上了天!

《妈咪爹地要碰瓷》精彩片段

第1章

吵!

耳边的人声人语,吵得脑仁发疼!

大床上,南珺琦浑身钝痛。

终于撑开一条眼缝,世界光怪陆离。

忽而只听‘滴答’一声,堵在门口的人蜂拥而入,长枪短炮架起,镜头对准了思绪迷离的南珺琦。

“南小姐,昨天尚先生为你举办的结婚纪念日晚宴,为什么独独你没有出现?”

“南小姐,请问尚先生报警后的这二十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

报警?晚宴?结婚纪念日?

南珺琦头痛欲裂,记者的一串串提问的重点与记忆重叠,昨晚......

她来不及细想,视线逐渐清晰,当扫过围在床边的陌生脸孔,落定在尚安和温润如玉的脸上,她心神一紧,忘了呼吸。

昨晚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眼前的记者一片唏嘘声,南珺琦垂下眼,触及一颗颗草莓印记,倒吸了口凉气。

她忙不迭拽住了尚安和的手腕,“不是这样的!”

“够了!”尚安和冷声喝道,眉心蹙紧,眼底情绪复杂。哄闹声戛然而止,他两步上前,将外套劈头盖脸丢在南珺琦脸上,“回家!”

闹剧终止,但是南氏集团的女婿被绿了的事一时之间满城风雨。

南珺琦卷缩在沙发上,魂不守舍,偌大的家,空空荡荡的,就像她一颗心,仿佛被刀子剜了个大洞。

“咔哒”一声,房门开了。

她机械般抬头望着西装笔挺走进的男人,泪水润湿了眼眶,风一般跑去扯住了他衣袖,“安和,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我......我只是想给你个大惊喜,真的......”

昨天,苏黎昕给她出谋划策,说给她和尚安和定了个房间,她不疑有他,在房间里喝下一杯水,之后的记忆一干二净。

尚安和冷眼看着她,眸底深似汪洋,“是我蠢!头上一片大草原都不知道,不知道多少人笑话,呵——”

他挥手示意身边的男人过来,不耐转身,俨然不愿再与南郡琦多做纠缠。

南珺琦看着面前一席正装不苟言笑,夹着公文包的男人,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躁动。

“南小姐,我是王祁,这是拟好的离婚协议书。”

见南珺琦没接,王祁将文件放在了茶几一角,冷漠补充道:“南氏集团前董事长弥留之际立下遗嘱,若您夫妻二人其中一方出轨背叛,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将转移受伤一方,离婚协议书里已经明确标注。”

一旁的尚安和神色更加冷厉,“南珺琦,事到如今你还死皮赖脸有用吗?签完字我们互不相欠!”

顷刻间,南珺琦只感觉笔挺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无比陌生,她轻瞥了眼离婚协议上,他已经属下名字,只等着一刀两断!

南珺琦心痛到窒息,“安和!我是被陷害的,南氏集团是我爸留给我的产业,我不会给你的!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会报警,让警方调查!”

尚安和的眼里有暗流涌动,转而他’噗嗤’笑出了声,“南珺琦,你竟然有脸说让警方来调查啊,你还嫌不够丢人吗?识趣的话,签下协议书,否则......”

他顿了顿,眼角一抹狠戾,随后不慌不忙,拿出一个木匣子,匣子巴掌大小而扁平。

他慢慢打开,弯腰将小木匣置于地上,得逞的眼光渐渐明晰,“不是说这是你妈妈留给你的遗物吗?”

他依旧是在笑,抬起脚,就要落下去。

“不!不要!!”南珺琦疯了似的尖叫,瞳孔骤然放大,害怕到极致。

王律师当即拦住了失控的南珺琦,而尚安和的脚已经踩在了匣子上,只要稍加用力,那一枚古朴的玉镯,绝对会四分五裂,“乖乖签字,你看着办!”

“我......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她忙不迭回应,背脊骨冷汗淋漓,犹如鬼门关过了一遭。

事到如今,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进了一个圈套,完全成了猎物。

可是,别无选择。

握着笔的手在发抖,他在页角签下的名字那么工整一丝不苟,甚至能想象到当时泰然自若的心情。

泪水润湿了笔迹,她麻木的写下名字,每一笔每一画,歪歪扭扭......

尚安和一瞬不瞬的盯着,神色渐渐趋于狂喜,又迅速按捺住,在她落笔的刹那,猛地将离婚协议抽走。

“马上收拾东西滚蛋!”随后将小木匣一脚踢飞,急不可耐走向大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隐约能听见他打电话时轻声温柔的嗓音:“都处理好了,我马上去找你。”

无心顾及其他,南珺琦连忙爬过去将小木匣捡起,玉镯已经四分五裂,她颓然坐在地上,耳边静谧无声,可怕的安静,静到能听到心脏片片碎裂的声音。

刚刚尚安和接电话时的温柔神色,恐怕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吧。

南郡琦看着木匣里破碎的玉镯自嘲一笑,往事模糊,不知道蹲坐了多久,她跌跌撞撞上了楼,书房旁是酒藏,父亲在世时收藏了不少名贵的白兰地和威士忌。

眼泪愈发止不住,酒水满上,掂着杯子送到嘴边。

苦涩的酒水入喉,她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喝酒如灌水,一杯接着一杯......

到底喝了多少?

南珺琦不知道,醒来的时候爬在地板上,舒展胳膊碰倒了地上的空酒瓶。

暮色四沉,房间里被黑暗紧密笼罩,她爬起来,晃晃荡荡的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一角,浸入潋滟的灯火。

窗外洋倘着一条河水,河岸灯光如繁星。

该离开了......

忍着鼻尖酸楚,她挪动步子拧开了门把,耳边却传来抑扬顿挫的声音。

刹那间,酒意全无,南珺琦僵硬的循着声源去,晴天霹雳。

是苏黎昕!

她浑身汗毛倒立,迈着僵硬的步子,她放得很轻,放得很慢,像一具形似走肉,靠近卧室。门,半开着,如蜜灯光通透。


南珺琦如雷重击,身形不稳后退了两步,前因后果在脑海里串联,一股气血逆流上头。

“你们无耻!!”

下一秒,她三步并作两步,推开房门,怒骂呵道。

随着一声怒吼,交织在一起的两人赫然望去,皆是一惊,苏黎昕更是如临大敌般,裹着被子躲在了尚安和身后。

南珺琦心痛如刀绞,要不是无意间撞破,她就跟傻子一样,被人扫地出门!

“呵——”嘴角一抹苦笑,她哆哆嗦嗦抬起手,指着尚安和,一字一顿,“禽兽!”

尚安和森冷讥诮,侧目凝着她,“你怎么还赖着不走?”

“尚安和!!”南珺琦歇斯底里,恨意在眼底滔天,“你们会遭天谴的,我要告你们,我要你们坐穿牢底!!”

苏黎昕窝在床上套了睡裙,赤脚踩在细绒地毯上,睨着南珺琦道:“告啊!你放心大胆的告去!也不知道你那短命的爹,地下有知的话,会不会被你气活了!”

“苏黎昕,我要你死!!”南珺琦气结,当下扑过去,只想掐死苏黎昕。

然而,她连靠近苏黎昕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尚安和一把推开,“南珺琦,你少给我发疯,你要敢动黎昕一丝一毫,我要你的命!”

“啊!”下一秒,头皮传来揪心的疼痛,尚安和扯着她的头发强行往楼下拽。

“砰!”

大门重重关紧,南珺琦瘫软在地,望着灯火如昼的家曾经的家,泪水决堤。

抬起头,头顶的天铅云压顶,轰隆隆的雷声由远及近。

蓦然瓢泼大雨,整个人浸在雨水里,冰冷的雨水顺着身体的轮廓渗进衣襟。

她探出手,想抓住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

“妈妈!”南珺琦的衣角被拉扯着,她眯着眼看去,男孩稚嫩白皙的小脸映入眼帘,对上他清透如墨,骨碌碌的眸子。

飞机穿梭在六千米的云层,随着机长广播提示,飞机渐渐下降,一股失重感惊醒了南郡琦。

见她醒来,男孩儿咧嘴笑开,乳牙皓白,“妈妈,飞机要降下去咯!”

对于他来说,地平线逐渐清晰,是特别新奇的事。

南珺琦回以一笑,纤细指尖捏着男孩粉嘟嘟的脸蛋,满是宠爱,“好,妈妈知道了,小宝系好安全带。”

“嗯!”南嘉赐重重颔首,晃荡着小腿,隔着南珺琦,努力的向窗口延伸,想要窥探窗外风景。

他好奇得不是白云消散,而是好奇脚下的城市到底长什么样子。

虽然,妈妈工作的时候带他去了不少地方,但这次抵达的可是妈妈的故乡!

瞧他兴奋的劲憨态可掬,南珺琦目光柔软,拨了拨他头发,闭上眼,无声叹了口气。

飞机很快落地,机场人来人往,托运处更是拥挤。南珺琦紧攥着南嘉赐的小手,传送带一个个行李箱运载过眼前,而远处的霓虹,闪烁着几个大字:A市欢迎您。

A市。

五年了,依旧像一根刺扎在她心里。

她回来了,其实,并不想回来。

当年,婚姻破裂,被尚安和扔出家门,她一无所有。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依靠父亲的人脉,联系上父亲旧友顾阿姨。

在得知她惨况之后,顾阿姨二话不说,马不停蹄的接她去了米国。

那是人生最黑暗的日子,每每念及仍心有余悸。她一度想死,好在查出了身孕。抑郁症,胎位不稳,让她受尽折磨。顾阿姨忙前忙后的照顾,心理医生疏导,几经磨难,终于顺产出个小宝宝、

要不是她进修麻省理工后,拿到季亿公司offer,成为亚太区执行官,她不会回到这个让她恶心的地方!

“呼......”

长舒一口气,行李到跟前,她空出手去拎。

谁知,刚脱手,南嘉赐犹如失去牵引绳的二哈,蹦蹦跳跳的窜出人群。

“小宝!”

南珺琦心急,拖着行李挤出人群,几步追上南嘉赐,揪住了他后脖颈的衣领,“小宝,妈妈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能乱跑,被人贩子拐走怎么办?”

南嘉赐回过头,眉眼弯弯笑着,指着远处道:“有个好看的小姐姐跟我说话呢,我很有礼貌回应她了鸭!麻麻我是不是很有礼貌?”

机场小半人的目光都被两母子吸引了目光,南珺琦火红的吊带长裙,卷曲如波浪的发披散,搭着一顶宽檐帽,本就精致的五官,明眸善睐,红唇齿白,气质出众明艳非常。

无论走到哪里,她都是一道风景,何况还有个瓷娃娃似的男孩在身旁,那小脸犹如粉雕玉琢般。

小正太一双大眼湿漉漉的转,仿若黑曜石般,小巧挺拔的鼻梁,粉润唇瓣,小脸带着属于婴儿肥,更让人恨不得捏上一把。

他穿着恐龙尾巴的背带裤,浅蓝色的T恤,穿得简练又不失可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小宝,妈妈还教过你不能跟陌生人走,记得吗?”看他求表扬的模样,责备的话南珺琦说不出口。只能揉了揉他头顶,温声和语。

南嘉赐攥住了她手指,贴着她手背蹭了蹭,撅起小嘴憨憨点头,“知道了麻麻,小宝记住麻麻的话了!”

这家伙,卖萌卖得炉火纯青!

就是南珺琦,也忍不住一颗心化成了水,“知道就好,我们走吧!”

牵着她的手,小家伙不安分的一蹦一跳,踩着地砖的拼接处,像是在玩游戏。

出了航站楼,南珺琦一眼看到人群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举着小牌子,牌子上写着:MISS,Lucy。

这几年,她一直用这个英文名字。

“你好。”

南珺琦带着南嘉赐迎上前去,小姑娘轻疑一声,显得意外,“您是Lucy小姐?”


公司让她来接执行官,完全没料到,执行官年轻貌美。

一般来说,能坐上高位的,不都是那种半老徐娘?

“是我。”

南珺琦回应道,淡淡一笑,优雅动人。

裴瑾舒脸上一热,诚惶诚恐伸出手,“您好,我......我是男女的助理,裴瑾舒。”

不等南珺琦握手,南嘉赐條然踮起脚尖,白胖胖的小爪子捏住裴瑾舒的小拇指,软软糯糯道:“小姐姐你好漂亮啊,我是南嘉赐,是麻麻最爱的小宝哦!”

裴瑾舒一愣,更是目瞪口呆。第一眼,她只认为这蠢萌蠢萌的小家伙是执行官的弟弟,哪曾想居然是她儿子。

怔了好几秒,面对他灿烂笑脸,裴瑾舒喜欢得不得了,“这么可爱犯罪了知道吗?”

南嘉赐皱起鼻子,嘿嘿一笑,“谢谢小姐姐夸奖,我还可以更可爱哟!”

南珺琦忍俊不禁,裴瑾舒领着她往外走,并接过了她行李箱,细致讲解着A市的文化底蕴,像个出色导游。

说了半天,不见应声。

裴瑾舒回头,赫然瞧着南珺琦落后了一大截,她站在一处广告牌前,望着广告牌里的广告出了神。

那是SS集团投入的广告页面,科技发展项目炙手可热,SS也成为了领域里的大鳄。

裴瑾舒倒是没觉得广告有什么新奇的地方,折回到她身边轻唤她名字,“Lucy小姐,怎么了?”

南珺琦抽回三魂七魄,下意识的紧了紧牵着南嘉赐的手,随之又松开,“没什么,广告设计很不错。”

五年来,发生了太多变化。

南氏集团已经易主,连公司的名字也成了SS,SS代表什么她不会不清楚,不就是尚安和和苏黎昕名字的缩写么?

当初,她天真的以为那一切都是巧合,天真到奉上遗产,甚至觉得对不起尚安和。

呵......

时间是解药,五年了,本该忘却的,在看到广告牌后,内心的伤痕还是解开了伤疤。

如果当年没有顾阿姨,她会怎么样?真不敢想......

坐进车里,负面情绪被她收敛得干干净净。考虑到时间不是太紧迫,裴瑾舒车速很慢。

南嘉赐打开了车窗,徐徐清风灌进车里,而他一双澄澈眸子贴着玻璃,像个好奇宝宝,左顾右望,“麻麻,A市好美好美,树比米国多,人比米国多,哇,有冰糖葫芦......”

南珺琦捏着他小手,提醒他不要把手伸出窗外。

不怪南嘉赐兴奋,在米国唐人街走过时,他就不止一次的向往东方文化的发源地。

“麻麻!”看了好一阵子,似想到了什么,他忽然扭头问道:“麻麻,我们在这里有家吗?有爷爷奶奶吗?我想去!”

爷爷,奶奶......

过世很久很久了......

南珺琦眼前浮现过父亲慈爱的模样,释然笑开,“有,有,有,等把事情安排妥当,麻麻就带你去看。”

听到这里,裴瑾舒从后视镜里窥探着两个如画的人,疑惑道:“Lucy小姐您是本地人?”

她以为海归来的是华裔来着。

“当然鸭!麻麻是A市的哦,在这里长大的哦!”

随着南嘉赐兴致高昂,南珺琦眼底划过窗外景色,一切已经陌生了,五年,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在这里,后来离开,这几年第一次回来。”

具体因为什么她缄口不提,话音落下话锋一转,“既然都回国了,你叫我中文名南珺琦就好。”

“吱——”

猝然刹车,身体骤然前倾,南珺琦反射性的抱住了南嘉赐,这才避免他栽倒的危险。

眼看着就要追尾,裴瑾舒忙不迭的转动方向盘,停在了路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差点出事,我只是没想到,您就是南小姐......”

南珺琦一瞬的疑惑,当即又明白了,当年轰动一时的新闻,A市老少妇孺皆知。

眸光晦暗不明,她没接裴瑾舒的话,裴瑾舒自觉说错了什么,赶紧一脚油门,车速提升。不过半小时,抵达瑞雪园,给母子俩安排了住处,她便扬长而去。

房间里,南珺琦整理着衣服,她的不多,倒是小家伙的东西占据了行李箱大部分位置。

“麻麻,小姐姐为什么知道你是谁啊?车技辣么菜,差点把小宝甩出去。”

南嘉赐脱掉鞋子爬上沙发,在上面跳来跳去。

南珺琦动作一滞,随之笑道:“可能是,你麻麻我太漂亮,声名远播,太吃惊?”

“没错,一定是这样!麻麻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麻麻!比洛神女还要美!”

南珺琦乐了,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走到他身边将他抱在怀里。

嘉赐,嘉赐,他就是上天给她的恩赐。

因为她孕期郁郁寡欢的原因,生下小嘉赐的时候,医生说他身体不好,所以在两岁之前,都在频繁体检。

出人意料的是,这家伙智商惊人,两岁时接受智商检测达到了160。不管是什么诗词,童话,过目不忘。双语教育,他转换如常,书法,钢琴信手拈来,不过四岁而已,小学六年级的读物已经倒背如流。

他啊!是她努力工作最好的动力!

整理好行李,南珺琦正给南嘉赐煎鳕鱼排,裴瑾舒的电话恰好打来。

“有什么事吗?”

她一心两用,耳边是裴瑾舒欲言又止的话音,“南......南小姐,公司为您准备了欢迎会,定在五点,不过,您舟车劳顿,可以......”

“我知道了,会过去的。”不等她支支吾吾说完,南珺琦将鳕鱼排盛在盘子里答道。

裴瑾舒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痛快,顿了几秒,“好的,那我这就去接您。”

放下手机,端着盘子出了厨房,南嘉赐已经等不及坐在椅子上,自己系上了餐巾,刀叉齐在手。

“小宝,等会有宴会,要去蹭好吃的吗?”

宴会肯定要应酬,南珺琦一般是不带小嘉赐的,可是刚回A市也没时间请保姆,留小嘉赐一个人在家她不放心。

“哇!麻麻大发善心耶!”小嘉赐双眼发亮,跟中了头彩似的!

紫红的云彩染了大片天空,下午的阳光和煦,再次坐上裴瑾舒的车,显然,裴瑾舒已经消化了之前的事,变得健谈许多。

提前介绍了公司的高层人员和他们的喜好,一进季亿,南珺琦很快融入其中。

悠扬的音乐,白玫瑰装点的会场,香槟美酒,精致美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