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武侠仙侠 > 替嫁甜婚大佬娇妻路子野

替嫁甜婚大佬娇妻路子野

兰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前,原本该嫁进陆家的姐姐逃婚,秦嫚被迫披上嫁衣,嫁进陆家,嫁给陆家奇丑无比的小少爷陆宗洺。结婚三年,男人都不曾露面,秦嫚也乐得自在,反正她有钱有颜,是个隐形富豪,人美路子野,独自盛开,独自美丽,也不是不行。可是,她的小马甲一个接着一个掉在地上时,陆宗洺有点急了,报仇虐渣这种血腥的事情,交给他就好,她就负责貌美如花。

主角:秦嫚,陆宗洺   更新:2022-07-16 09: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嫚,陆宗洺 的武侠仙侠小说《替嫁甜婚大佬娇妻路子野》,由网络作家“兰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原本该嫁进陆家的姐姐逃婚,秦嫚被迫披上嫁衣,嫁进陆家,嫁给陆家奇丑无比的小少爷陆宗洺。结婚三年,男人都不曾露面,秦嫚也乐得自在,反正她有钱有颜,是个隐形富豪,人美路子野,独自盛开,独自美丽,也不是不行。可是,她的小马甲一个接着一个掉在地上时,陆宗洺有点急了,报仇虐渣这种血腥的事情,交给他就好,她就负责貌美如花。

《替嫁甜婚大佬娇妻路子野》精彩片段

酒店走廊的灯光幽暗,秦嫚从卫生间出来,已经换好了服务员的工作服。

硕大的口罩遮住了秦嫚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冷。

卫生间门口的女生见她出来,把手里的托盘交给她,并且低声嘱咐:“别被老板发现了。”

秦嫚把几张百元大钞塞进女孩手里,“放心,出事了找我。”

说完大步流星地朝走廊尽头走去。

312房间门口,秦嫚左耳贴门,听见里面隐约传来女人放荡的笑声,和男人低沉的说话声。

是时候了,秦嫚弓起双指扣门。

——咚咚咚!

“您好,我是酒店的服务员,您刚才点的甜点做好了,给您送来。”秦嫚扯出一个微笑,故作声音甜美。

随着房门打开的一瞬间,秦嫚侧身而入,迅速从衣服兜里掏出手机,打开录像模式,对准开门的女人开始拍,转过身,一个男人出现在镜头中。

他慵懒地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薄唇微抿,双眸半敛看着秦嫚。

男人双颊带着一抹红晕,手里端着高脚杯,杯里的酒已经见底,看样子喝了不少。

他身着高贵的西装,雪白的衬衫上端开着两粒扣子。

“你在干什么?”女人反应过来后,把托盘放在茶几上,转身去抢秦嫚的手机,“我命令你马上删掉!”

秦嫚迅速把手机塞进兜里,反手将女人擒住,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你有跟我周旋的时间,还不如想想回家怎么跟你老公解释。”

女人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任务已经完成,秦嫚松开她,女人穿上衣服逃出了房间。

秦嫚也不想逗留,刚想走,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扯下她的口罩,紧接着另一只手掐住她的手腕,男人的嘴角挂着戏谑的笑。

“怎么,这就想走?”

男人的手十分有力,攥的秦嫚手腕生疼,眉头微皱,她的身子紧贴着男人的胸膛,能感受到男人有力的心跳。

温热的气息在秦嫚的头顶散开,秦嫚抬起头,撞上男人深沉的双眸,他呼吸有些急促,用命令的口吻对秦嫚说:“坐下,陪我喝一杯。”

秦嫚再怎么说也是个女流之辈,男人又喝了酒,不能来硬的,只能找机会逃跑。

按照男人说的,秦嫚在沙发坐下,男人拿了一个新的杯子,倒上酒,推给她,“喝掉。”

“喝了就能走?”秦嫚挑眉。

不就是喝酒吗,秦嫚的酒量可不是盖的,她不屑地笑笑,随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秦嫚正要起身,隐约感觉不太对劲,身上热的不得了,头也晕晕的,那感觉就像喝了劣质红酒。

男人的脸忽远忽近,空气中飘散着若有若无的清甜气息,让气氛变得莫名暧昧。

男人走到秦嫚身边,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英俊逼人的脸渐渐朝她靠近。

秦嫚双眸灵动,睫毛浓密而纤长,不施粉黛的小脸粉扑扑的,小嘴嘟起,似樱桃一般。

男人吻上她柔软的唇瓣,秦嫚本想反抗,可身体里窜上来一股邪气,如千万只蚂蚁挠心一般,酥酥麻麻,她攥紧的拳头又一点点的松开......

忽的,秦嫚的身子腾空而起,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然身在酒店大床上......


翌日清晨,阳光透过纱帘落在男人俊朗的面容上。

乌黑的剑眉微微皱起,陆宗洺缓缓睁开眼睛。

这里是哪?他怎么没什么印象?

掀开被子,陆宗洺见自己光着身子,旁边居然还有一滩刺眼的血迹......

昨晚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荡开来,那个假冒服务员的女人,居然是第一次?

更让他觉得莫名其妙的是,床边的衣服上居然还放着两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他的脸瞬间黑掉了,这女人留下二百块钱是什么意思?拿他当牛郎吗??

陆宗洺正要起身,脸色骤然一冷,那条他随身携带的项链居然不翼而飞!

那是奶奶留下的唯一遗物,也是他的贴身之物,不值什么钱,却对他无比珍贵,就这么被这女人偷了!

陆宗洺双手攥成拳头,脸色铁青,暗暗发誓,如果找到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定要将她大卸八块!

穿上衣服,他给助理打了电话,让助理尽快调查昨天潜入自己房中的女人身份。

“少爷,您让调查的人有结果了。”助理罗斌手里拿着几张照片,摊在桌子上。

罗斌的办事效率向来不会让人失望,陆宗洺拿起其中一张,是酒店监控拍到的视频截图,大致能看清楚秦嫚的五官。

“是她。”陆宗洺把照片扔回桌面,阴沉的眸子霎时冷若寒霜,“调查出她的身份了吗?”

罗斌清了清嗓子,有些窘迫地看着老板,欲言又止。

陆宗洺扫了他一眼,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便知道这女人不简单。

“怎么?”陆宗洺不屑地笑笑,他倒想知道这女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罗斌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如今却因为一个女人语塞,确实很罕见。

罗斌讪笑几声,“老板,她是......您的太太。”

陆宗洺抄起右手边的文件夹朝罗斌飞去,被他轻松接住。

“你胡说什么?!”

“少爷您忘了吗?三年前您娶了海波集团的二小姐,秦嫚。”罗斌小心翼翼地提醒,他已经做好了boss会发怒的准备。

眼看着老板的脸色愈发难看,罗斌连大气都不敢喘,空气似凝结了一般,让人窒息。

若不是罗斌提醒,陆宗洺真的忘了,三年前,他的确娶了妻。

只是没想到这么巧,跟他莫名其妙发生一夜情,又偷了他贴身之物的人,竟是三年前替姐姐嫁过来的女人。

“有她下落吗?”

出乎罗斌的意料,陆宗洺居然没有发火,反而面色十分平静,波澜不惊。

不过根据他多年对老板的了解,他越是平静,内心越是波涛暗涌。

“还没有,她父亲说,她已经很多天没回家了。”

罗斌的话倒是提醒了陆宗洺,他薄唇轻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备车,去海波集团。”

“我这就去。”

陆宗洺坐在老板椅上,慵懒地靠着椅背,重新拾起桌子上的照片,审视照片中的女人。

小巧火辣的身材,巴掌大的小脸,一双勾人的桃花眼,跟她的姐姐果真有几分相似。

怪不得那晚见到她时,总觉得莫名熟悉。

可是再像,她也不是秦薇!


“先生,您不能进去,请您先预约。”海波集团内,穿着正式的年轻女秘书脚踩十厘米高跟鞋,小跑跟在陆宗洺和罗斌后面,极力阻止他们。

两个男人根本不予理睬,径直走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罗斌一把推开门。

秦海波正悠闲地靠在老板椅上,腿搭在办公桌一角,嘴里哼着老掉牙的调。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吓了秦海波一跳,怒拍了一下桌子,“大胆!谁这么......”

陆宗洺摘掉墨镜,递给罗斌,瞥了一眼秦海波,“秦老板,好久不见啊。”

秦海波愣了愣,随后屁颠屁颠地从办公桌后绕出来,满脸堆笑,“这不是陆总吗,有失远迎!”

“董事长,对不起,我没拦住她们。”秘书为没拦住二人而胆战心惊,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道歉。

“拦什么拦?你眼瞎了?连陆总都不认识?以后陆总来不用预约!听见没有?赶快出去!”秦海波呵斥道。

转过头来,他又换了一副嘴脸,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毕恭毕敬地指着沙发,“陆总,请坐,我去给您沏壶茶。”

“不必了。”陆宗洺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面色冷峻,目光落在对面座位,“坐。”

秦海波坐下,显得局促不安,只有二分之一的屁股挨上沙发,拘谨的不像在自己地盘。

“陆总今天贵步临贱地,是有什么指示吗?”秦海波满脸堆笑,探着头问。

“我来找你女儿。”陆宗洺面无表情地说。

秦海波面露难色,“陆总,我知道您这么多年都没放下薇薇,可是她已经失踪五年了......”

听到那个名字,陆宗洺眉心皱了皱,心跳像是漏了一拍。

不过很快他恢复了平静,他不想在任何人面前失态,“我说的不是她,是你的小女儿,秦嫚。”

秦海波怔了怔,一时语塞。

陆宗洺跟秦嫚结婚三年,两个人却连面都没见过,新婚当天陆宗洺逃婚,秦嫚独守空房,三年来两个人各过各的,就像从来都没这回事,怎么今天,陆宗洺突然要找她?

“陆总,您找她,是有什么事吗?”秦海波的脸皱着,疑惑地问。

“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找她需要理由吗?”陆宗洺不耐烦地说。

秦海波连连点头附和,“是是是,不需要,不需要。”

只是关于秦嫚的行踪,秦海波从不过问,因为对他来说,这个女儿可有可无,他根本不关心她的死活。

可眼下陆宗洺突然找上门要人,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啊!

“陆总,小女生性顽劣,不服管教,经常不着家,关于她的行踪,这个......我真的不知道。”秦海波一脸纠结的表情。

陆宗洺冷哼一声,不想在他这浪费时间,起身离开,只留给秦海波一句话,“给你三天时间,把秦嫚送到我家,如果你做不到,我就撤资。”

秦海波顿时愣住了,神色紧绷,这个秦嫚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好处不说,净给他添麻烦!

不过陆家他也得罪不起,只能赶紧找到那死丫头,给陆宗洺送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