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九王妃她嚣张跋扈

重生后九王妃她嚣张跋扈

东风与桃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重生之后,宋清音满心悔恨。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为了一个负心汉而倾尽所有。最终,不光连累了整个宋家满门被屠,自己也没有落得好下场。今生,她不光要报仇雪恨,同时还要抱紧那位九王爷的大腿。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才是最爱她的那一个。上辈子萧未寒一直在背后默默地付出,她却眼盲心瞎的没有体会到半分,今生她发誓只爱九王爷!

主角:宋清音,萧未寒   更新:2022-07-16 09: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清音,萧未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九王妃她嚣张跋扈》,由网络作家“东风与桃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重生之后,宋清音满心悔恨。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为了一个负心汉而倾尽所有。最终,不光连累了整个宋家满门被屠,自己也没有落得好下场。今生,她不光要报仇雪恨,同时还要抱紧那位九王爷的大腿。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才是最爱她的那一个。上辈子萧未寒一直在背后默默地付出,她却眼盲心瞎的没有体会到半分,今生她发誓只爱九王爷!

《重生后九王妃她嚣张跋扈》精彩片段

 大业十年,寒冬腊月。

宋家军溃不成军,到处都是火苗蹿起,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军帐内。

女人的脸色潮红,听着营帐外的厮杀,宋清音身子绵软无力,她知道自己被暗算了,有人在她的饮食当中动了手脚。

此刻宋清音的心神荡漾,根本集中不了精神。

帐外,嘈杂的声音响起。

“听说三军主帅是个美人儿,要是能与这样的美人春风一度,死了都值。”

那群人撩起帘子。

宋清音身子一僵,她听着那些粗鄙的话,伸手摸到了脚踝处的匕首。

她的眼神锐利的很。

“你们是什么人?”

尚存了一丝丝理智,大业明明打了胜仗,可为何自己还陷入这样的处境,他们刚才说的主子又是谁?

就在宋清音疑惑的时候。

营帐外,那抹明黄走了进来,萧砚秋并未有半点隐瞒的意思,他的眼神透着不屑和鄙夷,哪里还有半点温存,此刻的萧砚秋无限厌恶地上这个女人。

“很难受吧,想要个男人陪你,是吗?看看你现在下贱的模样,真是令人作呕。”

宋清音在看到萧砚秋这副模样的时候,瞬间明白了,居然是他!

“为何?”

宋清音声音颤抖地厉害,她从未想过,萧砚秋会背叛自己!

这么多年来,她一心为了这个男人,将他从不受宠的皇子一步步扶持到了今时今日的地位,她甚至为了萧砚秋,常年在外征战,用宋家军的血一步步将他抬到了这个位子。

如今帝业将成,萧砚秋却一脚将她踹开,甚至将她变成了谁都可以糟蹋的军妓!

他要在这功成名就的时候,将宋清音踩在脚下。

“因为你不配!我爱的人从来不是你。”萧砚秋颤抖着声音,红了眼,“从一开始,我就只是在利用你,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宋清音,用你的身体犒赏三军,也算是替朕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萧砚秋俯身,面容狰狞地在宋清音的耳边说道。

“忘了告诉你,你那三个哥哥都死了,宋家满门很快只剩下云轻了,而我也将立她为后,这么多年来,多谢你替云轻守着这个后位。”

萧砚秋咯咯咯地笑,那副模样简直恶心透了。

宋清音的眸色瞬间变了,她的眼中透着一股冷意。

她的哥哥们,都死了?宋家引以为傲的三个兄长,都没了,她的庶妹宋云轻却能成为他的新后?

是一早就勾结在一起了?

她的心,就跟被谁攥住一样,她快疯了,完全没有想到背叛自己的居然是萧砚秋!

宋清音知道自己今天逃不过了,她就是死,也要托着他一起。

几乎是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宋清音一声嘶吼,她一个跃起,匕首朝着萧砚秋的脖子而去。

可她如今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暗杀成功,刀子割破萧砚秋的脖子,擦过一些血,就被男人一脚踹入了那群莽汉的怀中。

那群饥渴的男人瞬间哄抢起来。

宋清音恨不能去死,所有的羞愧和愤怒,全都化为了恨,她怒吼一声:“萧砚秋,你最好祈求我死透,不然就算变成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那些讥笑,嘲讽,那些肮脏的手,在她的身上胡乱的动着。

不远处,高头大马,男人一袭黑袍衬地神色格外冷峻,眼神之中透着弑杀的气息。

“那个女人是她?”

“回主上,是。”

萧未寒的视线,顺着众人看过去,就是这个女人,曾经拒绝了自己,甚至还羞辱了他这个残王。

萧未寒拿出弓箭,对准了宋清音的心口,在底下人都未察觉的时候。

一箭穿心。

男人用他的法子替宋清音保全了清白,可是萧未寒同样恨她啊,若非当初宋清音为了萧砚秋那般羞辱自己,他们之间本可以相敬如宾地活着。

可是这段姻缘,如今却也成了阴缘。

手下那群人不敢多言,生怕触动了主子的逆鳞。

就在宋清音倒下之前,万千火光之中,她似乎看到了那个男人,踏碎铁骑,逆光而来。

真可笑。

在临死之前居然还看到了萧未寒。

那个曾经被她厌弃的残王,他应该恨透自己了吧?回首过往人生,大概从选择萧砚秋的时候开始,就注定自己是这么个结局!

耳畔,厮杀声又响起,可是宋清音早没了知觉,一箭入心,往事碎空。


 宋清音是被疼醒的。

她迷糊间,便看见红烛帐暖,四下光影摇曳,一旁的侍女急匆匆地往这边赶过来。

看着自家小姐倒在床上,也是慌得不行。

“小姐,你醒醒啊。”小酒伸手,狠狠的拽了宋清音一下。

女人一个激灵,看着自己身上的嫁衣,再看躺在一旁不能动弹的男人。

宋清音慌了。

她这是怎么了?

宋清音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很疼,她这是重生了?

小酒看着自家小姐这诡异的举动,一时之间也摸不清到底怎么了。

“赶紧走吧,小姐,等会被府上的人发现了,可就走不掉了。”小酒催促道,声音格外的清,就怕一旁被撂倒的男人随时会有醒来的风险。

宋清音脑子里混乱的很,但她还是记起来了,这一夜,她弄晕了残王萧未寒,跟萧砚秋逃了,后来生米煮成熟饭,宋家为了弥补萧未寒没少做出退让。

前世的记忆,夹杂着仇恨,顷刻间席卷而来。

宋清音攥着手,她的神色平静,消化完所有的记忆,她勾唇,笑得那般。

小酒站在一旁,也是看愣了,小姐这是怎么了?

“小姐,快些吧。”

宋清音蓦地抬头,她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坚定。

“今日是我新婚夜,为何要走,从今往后我就是九王妃了。”宋清音轻声道,既然上天让她重活一世,她必定会让萧砚秋付出代价。

狼子野心是吗?

这一世,她定会断了萧砚秋所有的路,她决不能那么蠢。

小酒面色煞白:“可是七皇子还在外头等着呢。”

“是不要命了吗?这可是皇上御赐的婚约,就算如今皇上器重宋家,我也不能这么任性。”

宋清音这样说道。

一旁的小酒,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她松了口气,无奈的很:“小姐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

小酒彻底松了口气,可她一眼就看到床榻上的残王萧未寒,这可如何是好?

“不必去见七皇子,今夜也没什么私奔,你出去吧,洞房花烛,春宵一刻,本姑娘要好好品味品味。”

宋清音勾唇。

她想起临死前,看到萧未寒的模样,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男人踏风而来,是在铁骑之上,这样一个双腿残疾的王爷,能做到吗?

宋清音看着床榻上,那双目紧闭的男人,慢慢地摸了过去。

她伸手,想要看男人裤子下的双腿。

可就在她伸手去摸的时候。

突然那幽深的眼眸一下子睁开,萧未寒那双桃花眼,可真是晃人啊,一眼,就能摄人心魂。

这男人生得可真好看啊,想起从前的自己,竟然那般嫌弃,宋清音真是混账,她从前还在街上与人争辩,说那残王也配娶她。

萧未寒的视线,盯着这个大胆的女人,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原本以为宋清音之前准备的好戏会开始,可萧未寒听到宋清音说不逃了,他就知道自己没什么好装的。

“看够了吗?”

萧未寒挑眉,打量着这个不怕死的女人,是打算看到什么时候?

宋清音的心头一颤,她的语调变得磕巴,明明药效很足,怎么这会儿就醒了?还是说这个男人其实一直都是装得。

“不逃了?”

“……”宋清音听着男人戏谑的话,整个脊背都在发凉,那种恐怖的感觉在一点点蔓延,“!”


 这个男人居然知道她要逃?

宋清音整个人都惊愕了,她的表情僵硬的很,眼睛直直地看着萧未寒。

似乎从前并未太过关注他的容貌。

这一眼,惊为天人。

宋清音呆滞在那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

男人伸手,攥住了宋清音的下颚,眼神之中那抹冷意透着威严。

“你可知你踏出这扇门,意味着什么吗?”萧未寒看向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嫌恶自己。

为了悔婚,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与人私奔。

被萧未寒看得格外心虚,宋清音结巴了:“怎么,我又不是卖身给你,出去透透气也不行吗?”

宋清音趁机转身,要走。

却不想脖子一下被人拽着,萧未寒没有给她半点开溜的机会。

“逃婚是死罪,罪同抗旨,株连九族,我想宋小姐再怎么任性也得掂量掂量吧?”

“谁……谁说我要逃婚了。”宋清音嘴硬地很,打死不能承认这件事情,她被迫看向萧未寒。

此刻男人虽然坐在床上,看气场依旧十足,他的眼神之中透着一股戏谑。

“府外的马车,难不成不是宋家的?”

“唔。”宋清音嘴角抽搐了一下,面上尽可能表现出无辜“我说不是,你信吗?”

她知道,萧未寒很难搞。

“呵。”

萧未寒冷哼一声,当他是蠢货?这女人未免太挑战他的耐心了。

宋清音心下一急,就怕萧未寒做出什么来,她慌张之际,扑了过去,谁曾想脚下一滑,整个人朝着萧未寒的腿部压了过去。

宋清音一瞬间抱住了萧未寒的大腿,她的声音很急促。

“王爷。”宋清音轻声道,她突然变得格外的柔弱,“妾身真的没有要逃婚的意思,如若真的不愿意,也不会等到新婚夜,对吗?”

宋清音的脸狠狠的砸在了男人的大腿处。

此时,异常的尴尬。

萧未寒彻底恼了。

他伸手,攥住了宋清音的下颚,眼眸之中杀气骤然现。

“不肯说实话?”

萧未寒在审问宋清音,这个女人,狡诈的很。

“在替你那个奸夫隐瞒呢,告诉我,奸夫是谁?”

带了一丝诱哄的气息。

宋清音知道,这个男人脾气诡异,嗜血成性,只要自己回答稍稍不满他的意思。

可能就死了!

宋清音强忍着疼痛,咬牙:“没有奸夫,妾身仰慕王爷许久,这辈子非王爷不嫁。”

“呵。”萧未寒一声嗤笑,看着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

之前当众说出那些嫌弃自己的话,现在却说仰慕许久,非卿不嫁的话。

他莫得凑了过去。

让宋清音被迫看着他。

一个吻落在她的唇瓣之上,宋清音下意识的躲了,却被男人一下咬了。

唇角的疼,带了一丝血腥味。

“这就是倾慕已久?”萧未寒知道她在骗他,看看这副样子。

不过没有关系。

他落在她的耳边,声音特别的清晰。

“那么,让我们一起找找这个奸夫吧,我的九王妃。”

萧未寒笑的戏谑,他坐上轮椅,朝着宋清音勾勾手。

内心深处的冷意完全写在脸上。

他什么都不信。

就算宋清音说破天了,也不会相信,他从房内出来,带着宋清音一起在楼上守了一夜。

然而却没有看到那所谓的奸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