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爹地又撩我妈咪

爹地又撩我妈咪

西西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男友的出卖,使得姜月与顾靳言有了一夜缠绵,本以为这不过就是露水情缘,从此他们将会再无瓜葛。怎知,这个传闻中不近女色的男人,竟然偏偏对她念念不忘。她就在他的身旁,可他却始终没有认出,那日,他甚至亲手打掉了他们二人的孩子……

主角:姜月,顾靳言   更新:2022-07-16 02: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月,顾靳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爹地又撩我妈咪》,由网络作家“西西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男友的出卖,使得姜月与顾靳言有了一夜缠绵,本以为这不过就是露水情缘,从此他们将会再无瓜葛。怎知,这个传闻中不近女色的男人,竟然偏偏对她念念不忘。她就在他的身旁,可他却始终没有认出,那日,他甚至亲手打掉了他们二人的孩子……

《爹地又撩我妈咪》精彩片段

“滚!我沈家容不下你这样的人!”

男友沈林的怒吼声犹在耳畔。

姜月痛苦不堪的搀扶着墙壁,不让自己倒下。

昨日,沈林求她帮忙陪客户喝酒,为了让沈林高兴,她点头答应。

谁知,喝到后面意识朦胧,恍然间像是被人拉扯着,随后炙热的身体紧贴。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都被扑倒在柔软的床上.....

不久她便昏了过去。

再醒来,她连看一眼那人的勇气都没,便害怕的跑回家,谁知竟会被男友赶出家门。

姜月不信自己喝了点酒就真的做出了什么事情。

一定是酒有问题!她要解释清楚!

姜月紧紧攥着破烂的衣服,一步步往回走,她不能不明不白的背着骂名!

回到住处,她颤抖着手打开门,隐约听见有人说话。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慢慢靠近后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人!

她的表妹苏淼淼正依靠在沈林身上,媚眼如丝笑道:“这回好了,那个项目肯定已经拿到手,而且还可以让姜月那个女人滚出沈家了。”

沈林轻捏着苏淼淼的脸颊,宠溺道:“那女人也就那点作用了,正好爷爷在国外一时半会不会回来,趁着这机会,把她送到顾家,说不定还能有别的出路。”

“顾家?”苏淼淼一听这话顿时不悦,她可不想留下祸根。

沈林沉声道:“顾家那边需要一个生辰八字都固定的女人,这女人刚好就是,拿她再换点钱也不错。”

“顾家?那个病秧子顾靳言?”苏淼淼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顾家,是赫赫有名的世家。

顾靳言作为长子长孙,拥有绝对的继承权。

他本人不仅长相出众,俊美无双。

就商业天分而言,更是同龄人的佼佼者,不少人断定由他继承顾家,只会比他父亲更厉害,更能让顾家攀登高峰!

只可惜......这样优秀的人物三年前断了腿,从此成了病秧子,如今更是命不久矣!

“是他,虽然快没命了,但谁让他有个正房老娘呢!”沈林言语含带着嫉妒。

他若是有顾家撑腰,何必靠一个女人要投资。

听到这些,姜月身影一晃,她的心冷的彻底。

一向洁身自好的她为了沈林硬忍着去陪那些人喝酒,结果这人竟然和她的表妹搞在一起!

还商量着要将她拿去给将死之人冲喜!

一个人怎么能够这么恶毒!

姜月怒气冲冲的闯过去,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苏淼淼推开,使出全身力气一巴掌打在沈林脸上。

“沈林!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沈林惊慌后立即镇定,仿佛被姜月撞破也毫无关系,甚至还反过来质问道:“不是让你滚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说完这话,他像是想到什么恍然大悟的笑道:“不过回来也好,既然你已经听见了,那就乖乖准备嫁到顾家去吧!也省得我再通知你。”

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毫无悔改之意。

姜月忍着哭意,质问道:“沈林!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你不是说好过完年就娶我的吗?”

正是因为这个承诺,她才会陪那些客户喝酒。

如果没有去应酬,她也就不会......

“当什么?这些年,我没少因为你受爷爷的棍子责骂,你也会在他的面前装!”

沈林嗤笑出声,上前一把将苏淼淼揽入怀中。

苏淼淼也十分配合的发出甜腻的喘息,“你就是个木头!要不是老爷子爱面子非得报恩,你以为你能住进沈家?”

姜月气的浑身颤抖。

她守身如玉不过是想着新婚之夜完整将自己送出去。

说起姜家对沈家的恩情,那是好几年前,姜月的父亲在一场事故中救下沈家老爷子,而他自己却离世了。

沈老爷子为了报恩,将姜月和母亲苏柔接进沈家照料。

刚巧,那会姜月的舅舅苏忠一家三口跟她们住在一起。

沈家也是大气,直接将两家人一同收留。

这么些年,她、沈林以及苏淼淼,几乎是一起长大的。

可是,最后他们却联合起来背叛她,伤害她!

看着面前天勾地火的两人,姜月直觉一阵恶心。

她扶住墙干呕着,怒声道:“做梦!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我是不会嫁的!”

说完,她就想转身离去,却被沈林伸手攥住头发拉扯回去。

沈林毫不费劲的将她拉扯到面前,温热的吐息打在她的脸上,神色张狂道:“你跑?你以为你能跑到哪里去,而且就算你跑了,你那躺在病床上的妈......”

妈!

姜月顿时潸然泪下,她什么都不可以不要,但不能不要妈妈。

她要是真的就这么走了,母亲的下场可想而知。

姜月咬牙道:“我已经不洁,你把我嫁进顾家,难道就不怕顾家找你算账吗?”

沈林嗤笑出声,“那病秧子都要死了,怎么还会在乎你到底洁不洁,更何况符合生辰八字的人少得很啊!”

原来沈林早就计谋好了,在她嫁出去之前还能带来一项进账。

他真的好狠的心,难道这么多年的感情都是假的吗?

想到生病的母亲,姜月深吸一口气,心如止水,“好,我答应你。”


几天后,是顾家来接人的日子。

沈家上下一片寂静。

姜月身穿中式礼服坐在沙发上,一旁是自己舅舅一家。

苏忠夫妇看着姜月丧着一张脸,嫌弃道:“出嫁还这幅样子,不知道做给谁看!”

“瞪谁!你瞪着谁呢!要不是非要有娘家人在的话,你以为我愿意坐在这里陪你干等啊!”

舅妈张凤红尖酸刻薄着嘴脸,眼神时不时落在姜月腕上的手镯。

这好东西,死丫头真不配!

突然,楼上传来动静。

苏淼淼身穿华丽晚礼服出现在楼梯口,一步步往下走,动作优雅,一直到姜月面前停下。

她伸出手提了提衣摆,得意笑道:“今晚我将以沈林未婚妻的身份出席顾家婚宴,而你只能被塞进顾家后院,永不见天日了。”

她从小就嫉妒姜月,之前姜月是有父母万般宠爱,后来没了父亲,居然还有沈家收容,还和沈家继承人沈林订下婚事。

真是好命!!

好在她设计阴谋毁了姜月了,现在这样好命的是她了!!

她将成为最耀眼的存在,而姜月则是跌落泥潭,永无出头之日。

“所以呢?你以为你就当定沈家少奶奶了?”

姜月冷笑出声,上下将对方打量,“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山鸡哪能当凤凰,就算是往身上插上几根鸡毛,也不过是不伦不类罢了!”

“你!”苏淼淼气急,抬起手就要打人。

谁知姜月早有准备,先她一秒将这一巴掌甩了出去。

她压低着声音凑到苏淼淼面前,冷笑道:“你最好乖一点,否则惹怒了我,我定然让你付出惨痛代价。”

苏淼淼只觉浑身一凉,竟是忘记了反击,呆愣的看着姜月转身出了客厅。

缓过神来后正好见到外面车灯闪烁,原来就在刚才顾家的人来了。

张凤红见苏淼淼被欺负,怒气冲冲作势就要冲过去,苏淼淼虽然心有不甘,却不得不拦下张凤红。

“妈,那可是顾家。”

顾靳言是要死了,但顾家的颜面在那里。

更何况她等会儿要要参加顾家婚宴。

想到这里,苏淼淼还是觉得姜月走运。

不过是个冲喜的,顾家竟然也办了宴会,还邀请了少数人参加。

但没关系,只要顾靳言一死,姜月就没有翻身之地,她只能舔着脸回来求她的!

————

上车后。

姜月抹去脸上泪水,神色疲惫,不知不觉间竟然睡了过去。

幸好婚宴不必她出场,车子直接开进了顾家后院。

而她也被带进了新房。

一进门,姜月就觉得有些冷,四处散发着药味。

四处都是与整体格调格格不入的红绸带,看着有些不伦不类。

姜月小心翼翼的向前,看见床上竟是躺着一个仿真人头,顿时吓得惊叫出声。

“聒噪。”

她回过神发现窗口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脸色苍白,在月光的照耀下几乎白的透明。

男人身形有些削瘦,但五官棱角分明,瞥见她的眼神冷的令人发颤。

据说顾靳言三年前意外成为残废,看着男人坐着的轮椅,姜月心中有了答案。

“你就是那边送来的人?”

顾靳言将人上下打量,眼中满含讥讽。

他都快要死了那些人还不放心,还专门找这个女人待在自己身边监督。

姜月站在原地,不太明白顾靳言的意思。

倒是身后的管家开了口,言语恭敬:“是那边送来的人,老太太同意的。”

“下去。”

管家退出房间,体贴的关上房门。

“怎么?我的好弟弟顾平义没有教你怎么伺候人?”

姜月不明所然。

她不是冲喜的么?

她的目光不自觉地停留在那双腿上,随后被一把抓住手腕拉扯过去。

“怎么?你想要来看看我这双腿是真的还是假的?”

近距离之下,男人脸上的神色显得格外冷峻,如同黑暗中野兽的双眸。

三年前,他的腿被人设计摔断,最有嫌疑的便是他的继母,恨不得除掉自己,好给她的好儿子顾平义让路,让顾平义继承顾家产业。

只可惜,他一直没有找到证据。

最终咽下这口气,还因此被父亲以‘疗养身体’的名义,退出顾氏集团。

话是好听的话,包含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也是从那一刻他开始不信任所谓的亲人。

他在暗中治腿,除了好友唐景天,无人知晓。

专家说只要这半年不受寒,不受重击,多练习,就能恢复正常行走。

在这个节骨眼,顾家却以冲喜的名义送来一个女人在身边。

是什么意思?

姜月只知道顾靳言因为双腿残疾脾气暴虐,没有想到对方竟是一开始就看自己不顺眼。

她紧张的移开视线,手指颤动,“对不起,我,我没有......”

顾靳言见她那副害怕又委屈的样子,心中冷笑。

自从自己变成残废,他的好继母,好弟弟恨不得自己早点死,然后将顾家的一切全占了。

说是冲喜,祈盼自己的身子康复。

只怕是找个人监视自己罢了!

他满含不屑,嗤笑出声。

“既然愿意嫁过来,应该知道我是个残废!怎么,失望,害怕了?既然嫁进来那就只能认命!即便你的丈夫是个残疾!”

姜月不敢再看他,眼里都是打转的泪水,就算是觉得委屈也并不敢诉说。

她的确是自愿嫁进来的。

为了病床上的母亲,事已至此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讨好顾靳言,希望能够让处境更好一些。

但现在看来,顾靳言对她有种莫名的厌恶。

“身为妻子,你该做什么?”


闻言,姜月唇瓣颤了颤。

挣扎几秒,她还是上了前。

颤抖着手解开对方的领结,然后一点点脱去对方外套,等到下半身的时候她有些犹豫,最后一咬牙伸了过去。

可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被人捏住了手腕猛的按下去。

手下的双腿瘦的有些明显,却很有力量的感觉。

她微微一愣。

“伺候人都不会,滚出去等着!”

充满厌恶的话一出,让姜月反应过来。

再起身的刹那间泪水如同雨滴般落下,一些滴落在了顾靳言的衣物上,炙热无比。

他有一瞬的恍神,想起一周前的晚上。

顾平义怀疑他的腿疾好了,故意下药试探。

意识混乱之际,怕被发现破绽,他让助理换了房间,准备用冷水降火时,那个女人进来了。

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慌乱挣扎,清澈生涩。

一看就知道是误闯的无辜人。

可药性太过霸道,她又太过干净诱人,他只能依着本能了。

他想着次日醒来好好补偿她,无论她提出任何要求。

谁料,醒来,女人不知所踪,只有床上那一抹刺眼的红!

“对,对不起。”

胆怯的声音,让顾靳言回过神,对上姜月湿漉漉的双眼,想起那晚的女人,眉头狠狠一皱。

顾平义真是好手段,从哪里找来的人,演技真好。

差一点,就被她的眼泪所糊弄。

“滚!”

姜月被他吼得小脸微白,只能退出房间。

门关上的瞬间,姜月再也忍不住捂住脸哭泣。

“姜小姐,老太太有请。”

顾老太太?

“姜小姐!!”

管家的声音重了些,看向姜月的眼神夹着不屑。

也是,一个冲喜的女人。

“我知道了。”姜月咬着唇瓣,不愿被人看到她的脆弱。

她擦去脸上泪水,整理了一番衣角就跟在管家身后离开。

顾老太太见她第一眼就露出几分嫌弃,随即道:“我是不喜欢你这幅模样的,但谁让你生辰八字对上了,我也就直说,只要你能怀上孩子,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顾老太太找遍了办法,最后不得不相信大师说的话。

不管救不救得了顾靳言,就算是留个后也是好的啊!

要求?

姜月立马想到母亲。

母亲患有心脏病,父亲遇难一事,给母亲带来很大打击,一直在医院治疗,需要不菲的医药费。

“任何要求?”

“对。”

“我,我要一百万!”

她不敢在多,一百万应该够做心脏手术了吧,之后她就可以找工作赚钱,把母亲接出照顾她。

不必一直受沈家要挟。

“五百万。怀上孩子,你走,孩子留下。”

姜月捏了捏衣角,指尖用力泛白起来。

就在顾老太太快没有耐心时,她抬起头,眼里有泪光:“好。”

顾老太太一挥手,姜月又回到了之前的房间。

顾靳言听见动静抬眸看了一眼,没理会的继续看着手中书籍。

姜月紧张的上前,随后一点点解开衣服上的盘扣。

她有一张美丽的皮囊,雪白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粉,在灯光下发着莹白,纤细素白的手指颤抖着伸向了男人肩头。

顾靳言眉头一蹙,抬头就落入满园春色,眼中闪过几分惊艳,面上却猛地一沉,低斥道:“你想做什么!”

姜月害怕的收回手抱住双臂,哆嗦道:“老,老太太让我服侍您。”

顾靳言见姜月这幅模样,嘲讽道:“是老太太让你来,还是你自己想来?”

看来顾平义还没有搞定老太太啊!

也是,将家业交给一个情妇所生的孩子。

传出去,对一向要脸面的顾家来说,确实难听了几分。

而他,到底有个正房母亲,哪怕自己‘没用’了,能留下一个孩子慢慢培养也不是不行。

想到这里,顾靳言脸色发沉,“过来,全部脱掉!”

“我......”

姜月久久没有动作,让她那样站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她怎么做得到!

“怎么?你难不成还指望着我主动?”顾靳言低垂着眉眼,目光似乎是落在了双腿上,看的姜月胆战心惊,深怕又触到对方怒点,连忙上前解着裤子。

但当接触到的瞬间,姜月却只觉头晕目眩。

那夜的记忆猛地涌入脑海。

“不!”她惊慌失措的逃离,跌倒在地上。

顾靳言阴沉着脸,看来这女人的忍耐力也不怎么样嘛!

“既然伺候不了我,那就滚出去站着!”他的一句话就已经定下了姜月的去处。

冰冷的地板让姜月瑟瑟发抖,但她只能攥紧身上衣襟,一点点移到门口,当打开门的瞬间,她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自己。

耳边是零碎的言语。

“快看,果然被少爷赶出来了。”

“你说她能干点什么啊,连伺候少爷都不行。”

“瞧瞧她这幅样子,真是下贱。”

姜月蜷缩在门口紧紧抱住自己,屈辱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如果老太太知道自己被赶出来,她该怎么应对......

恍惚间,有人将手伸到她的额前。

“姜小姐,你发烧了。”管家站在她面前,脸上神色未变,“看来,你今早不能继续服侍少爷了。”

一听这话,姜月却松了一口气,开口问道:“我能去医院看病吗?”

“当然,顾家没有限制人身自由的权利。”

姜月并没有把管家的话放在心上,她只知道自己能够离开。

离了顾家,姜月去了医院,她按照记忆朝着病房去,结果见到的却不是自己的母亲。

护士见姜月站在那里,不耐烦的嚷嚷着非家属离开,这里可是高级病房,别什么人都往里面走。

她猛地回神,一把抓住护士,焦急问道:“之前住这里的人呢?她叫苏柔!”

“苏柔?”护士上下鄙夷的打量着姜月,指着过道,“没钱还想住这儿啊!三楼过道呢!自己去找吧!”

过道!

姜月只觉脑袋一阵嗡嗡作响。

她不过才一周没有来看母亲,怎么就突然去了过道,沈家人不是答应了给母亲最好的医疗环境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