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七个倾国倾城师姐

七个倾国倾城师姐

筠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放的师姐遍布世界各地,她们有的学医,有的习武,有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的在商界驰骋商场……这些从前与沈放没多大关系,在山上修行多年,他本就热爱山上的生活,只是如今奉师命下山历练,他才不得不重新联系起七个优秀的师姐们。

主角:沈放,萧红绸   更新:2022-07-15 21: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放,萧红绸 的女频言情小说《七个倾国倾城师姐》,由网络作家“筠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放的师姐遍布世界各地,她们有的学医,有的习武,有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的在商界驰骋商场……这些从前与沈放没多大关系,在山上修行多年,他本就热爱山上的生活,只是如今奉师命下山历练,他才不得不重新联系起七个优秀的师姐们。

《七个倾国倾城师姐》精彩片段

“我回来……。”

“……”

刚一推开家门,看着满屋的狼藉,沈放忍不住扶了扶额头,发出一声无奈叹息。

只见客厅里,什么零食袋、啤酒罐,扔的到处都是,最令人无语的是,大师姐萧红绸竟然只穿了个小内内,就那么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

“啊?谁回来了?哦,是你个臭小子啊?”

听见动静,萧红绸睡眼惺忪的坐起身来,随手抱起一个枕头,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问道:“怎么样?通知书取到了吗?考的哪所学校啊?”

“一本,金陵大学。”

沈放一边拿起扫帚,默默打扫着卫生,一边皱眉说道:“大师姐,俗话说得好,长姐如母,你不说给我当个榜样吧,生活习惯上能不能多少注意一点?穿成这个样子,也不怕把狼给招来。”

“切,我这是在自己家里,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再说了,整个盘龙村,谁敢打老娘的主意?老娘敲烂他的狗头!”

萧红绸扬了扬自己的拳头,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这话倒也不假。

先不说她一身武艺高绝,就说她这些年来妙手之下,医治的那些村民,现在可都是将她当成观世音菩萨一样供着。

在盘龙村,谁敢来打她的主意,估计不用她自己亲自动手,就会被那些受过她恩惠的村民一人一锄头给抡死。

“啊~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正好你回来了,帮我把衣服洗了,我去冲个凉。”

啪!

说完,一只罩罩已经直接落在了沈放的头上。

萧红绸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就那么不着一缕的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

沈放拿下罩罩,无语的摇了摇头。

他从小是个孤儿,据说是师父将他捡回来的。

不过,师父到底长什么样,他也没有见过,听大师姐说,师父将他捡回来之后,便出去云游了,这一走,就是十八年。

大师姐是个倾城绝艳的女人,具体年龄不清楚,反正但打从他记事起,这么多年过去,大师姐的容貌便丝毫没有改变过,网上那些所谓的网红冻龄女神跟大师姐相比,简直弱爆了。

但就是有一点,这位大师姐的生活习惯,那是真叫一个懒散。

从小到大,与其说是大师姐在照顾他,倒不如说是他在照顾大师姐。

即便是去县城上了中学,每个星期还得惦记着回来看看她,这不,才三天没有回来,家里就成了这副鬼样子。

他有时候真的严重怀疑,师父什么的,搞不好都是大师姐编撰出来的,自己其实就是她从某个孤儿院领回来的免费童工。

打扫完卫生,沈放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萧红绸裹着浴袍,湿漉漉的秀发披散在肩头,一只雪白的脚丫盘在椅子上,沈放无意间瞟到她领口和大腿处外泄的春光,只好赶紧将目光挪开。

“那个,拿到通知书,我马上就要去金陵了,以后恐怕不能再在身边照顾你了,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沈放低头说道。

“行啦,你安心去上你的学,不用惦记老娘,哦对了,你三师姐好像也在金陵,听说在那边开了一家什么公司,有时间你去找找她,平时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萧红绸满不在乎的说道。

“嗯。”

沈放点了点头。

以前就听大师姐说过,师父门下,除了他,一共还有七位绝代风华的女弟子,个个身怀绝技。

大师姐医武双绝,二师姐琴棋书画,三师姐叱咤商界,四师姐投身军伍,五师姐影视歌三栖封后,六师姐燕大资深学者,七师姐最为神秘,每次一谈到七师姐,大师姐总是三缄其口,不愿多聊。

不过,除了大师姐,其余六位师姐在师父走后,也全都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只有大师姐一直呆在这鸟不拉屎的盘龙村,默默守着师父的道观。

“还有,金陵有个王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当年受过我的恩惠,还允诺,等你成年之后,会将自己的孙女嫁给你,这是当年他亲自写下的婚约,你到了金陵,也顺便去一趟这个王家看看。”

萧红绸说着,又将一份婚约扔到了沈放的面前。

“噗!”

“咳咳咳……”

沈放正喝着汤呢,听见这话,差点没被呛死。

“啥?婚约?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起过?”

“这不是时间太久,忘了么,刚刚你提到金陵,我才猛然间想起来。”萧红绸撇了撇嘴道:“正所谓人生三大快事,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你个混小子,一下占了两个,真是便宜你了。”

“拉倒吧,对方长啥样都没有见过,万一是一丑八怪呢?”

沈放擦了擦嘴,有些无语的说道。

“所以呀,才叫你先去看看啊,要是长得漂亮,你就把婚约拿出来,要是长得太那啥,你就当做没这回事不就行了?”

“……”

沈放心说,你倒是挺会想。

“小子。”

突然,萧红绸笑容一收,脸上竟浮出一丝少见的伤感。

“从小到大,你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县城,金陵是大城市,不比咱们这种小地方,人心复杂难测,凡事一定要多留一个心眼,不要让师姐担心,知道吗?”

沈放神情一黯,点了点头道:“嗯,你也一样,我不在身边,你生活习惯上能改就尽量改改,少熬夜,少喝酒,真的对身体不好。”

“知道啦,不过……”

砰的一声!

他话才刚说完,萧红绸就又原形毕露了,突然从身后拎出一整箱啤酒,往桌上一顿,笑眯眯道:“今晚必须一醉方休,就当是为你践行了!”

“来,这五瓶是你的,剩下的我全包!”

“……”

沈放不由嘴角一抽,额头上一排黑线刷下。

窗外,夜色渐深。

屋子里,沈放已经喝得酩酊大醉,趴在饭桌上直接睡了过去。

萧红绸坐在对面,伸手抚摸向他的脸庞,脸上浮出一丝前所未有的认真,“十八年了,你长大了,确实应该出去走走了,我也不可能一直将你束缚在这盘龙村里。”

“只希望老三收到我的信后,能明白我的苦衷,不要……”


三天后,一列通往金陵的高铁列车上。

沈放坐在一个靠窗的位子,手里捧着一本古籍,看得入神。

突然,感觉到有人靠近,他抬头一转,一张五官秀丽的脸庞几乎快要杵到他的面前。

两人四目相对,都是一愣。

“姑娘,你这是……”

“啊,不好意思。”

女孩儿俏脸一红,连忙翻身坐回到对面的位子。

“哈哈哈哈……”

与她同行的几个女生见状,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梦婷,你刚刚可都快要跟他嘴对嘴的亲上了,你也太花痴了吧?”

“你才花痴呢,小点儿声,羞死人了。”

“怎么样,看清楚了没?他在看什么书啊?看得那么入迷?”

“不知道,没看懂,好像是什么道家书籍。”

“道家书籍?”

几个女生闻言,多少有些惊讶。

一个年轻人,居然会喜欢看这种书?

从上车开始,她们就注意到这个剑眉星目,面容清秀的男孩子。

几人先是叽叽喳喳的评头论足了一番,然后便怂恿石梦婷过去瞧瞧,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就在她们感到有些好奇,想要再次开口搭讪,突然,前方商务车厢传来一声呼救。

“来人,快来人啊,救命啊!”

只见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跪在地上,满脸焦急的朝四周喊道。

在她跟前,是一位身着唐装的老者,神情痛苦的躺在地上,嘴唇淤黑发紫,脸色煞白无比,浑身僵直颤抖。

“求求你们,帮帮忙,救救我爷爷,救救我爷爷!”

少女显然已经被吓坏了,完全手足无措。

爷爷刚才还好好的,跟自己有说有笑,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从座位上摔了下来,然后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几乎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很快,少女的呼救声引起了周围所有乘客的注意,沈放对面的那几个小女生也带着好奇围了过去。

可让少女感到绝望的是,这些人也只是围观,竟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施以援手。

“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在这时,一名乘务员赶到。

少女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连忙抓住对方,“帮帮忙,阿姨,帮帮忙,问问车上有没有医生,救救我爷爷!”

“小姑娘,你先别着急,我马上帮你联系乘务长,帮你播放求助广播。”

那名乘务员看了一眼老者的情况,估摸着恐怕是什么急性心梗之类的病情,不由也有些紧张起来,连忙通过对讲机联系到乘务长那边,将这里的情况汇报过去。

很快,车厢里便开始响起广播的声音。

“各位乘客,现在通知一起紧急事件,在商务车厢有一位老人疑是急性心梗发作,如果乘客中有医生的话,请立刻赶往商务车厢帮忙!”

“重复,现在通知一起紧急事件……”

……

广播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沈放沉吟了半晌,像是在纠结着什么,但终于,他还是将书一合,决定出手相救!

其实,在那名少女刚刚开始呼救的时候,沈放就已经看出,那老者寿元已尽,所以才一直没有起身的意思。

毕竟大师姐曾经说过,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如果强行替人续命,便是逆天而行,对将来的修行会有百害而无一利。

可看着那少女哭得如此撕心裂肺,一向心地善良的沈放,实在于心不忍。

与此同时,几名应该是医生身份的乘客也已经陆续赶到现场,那少女没有注意到年纪轻轻的沈放,只是向那几人求助道:“我爷爷是南宫文雄,金陵南宫家的家主,求求你们,只要你们能救我爷爷,到站之后,我们南宫家一定重谢!”

哗!

“南宫文雄?”

“这位老人居然是金陵首富南宫文雄?”

“原来是他,难怪我说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乖乖,这要是谁能救老爷子一命,立马就能飞黄腾达啊!”

听到南宫文雄这四个字,围观人群顿时引起一阵骚动。

沈放倒并不认识什么金陵首富,也不在意这些,微微皱了皱眉,便要走上前去。

却在这时,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率先一步穿出人群。

“我是金陵同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主任徐茂林,让我来看看。”

中年男子一边自报身份,一边走到老爷子跟前。

闻言,在场众人又是一阵骚动。

金陵同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那可是在全国都能排得上名号的公立三甲医院,而且这人还是心内科主任,看来老爷子有希望了!

有这样的人物出现,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了下去。

少女听到徐茂林的自我介绍,也连忙激动的抓住他的手道:“徐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我们南宫家一定会报答你的!”

“南宫小姐,你放心,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我一定会竭尽所能。”

徐茂林说完,朝身旁的乘务员递去一个眼色。

乘务员反应过来,赶紧将少女拉到了一旁。

徐茂林蹲下身去,先是为老爷子把了下脉,然后又检查了一下他的瞳孔,发现老爷子的脉搏已经近乎停滞,瞳孔也开始有扩散的迹象,脸上不由浮出一丝凝重。

看来真是急性心梗,而且耽搁了这一阵子,已经错过了最佳的黄金抢救时间!

别说眼下是在列车上,恐怕就算是在医院,也很难再救回来了!

“小刘,拿针来!”

徐茂林扭头朝人群中的一名年轻男子喝道。

那年轻男子闻言,当即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针袋。

刷!

徐茂林将针袋往地上一铺,只见一排晶莹剔透的银针出现在众人眼前。

“将他衣服脱掉,动作快点!”

徐茂林抽出其中一根,冷声喝道。

小刘连忙照做,将老爷子身上的衣衫解开,又脱去内衬,裸露出整个胸膛。

徐茂林深吸一口气,看着手中的针刃,略微犹豫了一下,一咬牙,朝着膻中穴刺了下去。

恩师曾经说过,自己的太素九针还没有学全,可眼下,他已经顾不了太多,只能放手一搏!


“这是准备用针灸的方式救人吗?”

“针灸怎么救人啊?扯蛋吧?”

见到徐茂林一针接着一针刺入南宫老爷子的胸膛,周围围观的乘客纷纷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玩意儿救人?

先前坐在沈放对面的那几名女生也不由皱起了眉头,她们虽然不是学医的,但按照常识,现在最该做的,不应该是对老者进行心肺按压吗?

不过,沈放看着徐茂林的施针手法,眼中却是微微闪烁出一丝惊讶的光芒。

他记得,大师姐自创的这套太素九针,好像只传授过自己一个人啊?

带着好奇,沈放决定暂不出手,先看看再说。

“哼,你们懂个屁?听说过杏林圣手郭盛清郭神医的大名么?我们徐主任施展的这套针法,便是他老人家的独门绝技——太素九针!”

那小刘听见人群中的骚动,不由嘴巴一撇,满脸不爽的说道。

郭盛清!

郭神医!

听到这个名字,在场众人再次哗然!

要知道,在华国,郭神医的大名那可是如雷贯耳!

号称就算病人已经咽气,但只要身体还没僵,便能起死回生!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恐怕就算华佗在世,扁鹊再生,也不过如此了。

“一、二、三、四……九!”

“还真是九根针!”

“难道这位徐主任真是郭神医的弟子?”

有人仔细数了一下针袋里的银针数量,发现还真是九根!

与此同时,徐茂林则根本没有精力去在意这些围观者的议论,这是他学会太素九针之后,第一次真正施展。

连他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眼下,若非情况危急,已经是死马当成活马来医,他也不会冒这个险。

徐茂林面色凝重,再次取出一根银针,深吸一口气后,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刺入老爷子的乳中穴里。

手法既快又稳!

单凭这一手,便瞬间镇住了在场所有人。

围观的乘客们终于乖乖闭上了嘴巴,如果说之前,他们还在怀疑那个小刘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几乎已经确信。

“有郭神医的弟子出手,南宫老爷子肯定有救了!”

众人在心中暗暗想道。

一针!

两针!

三针!

……

不一会儿,徐茂林已经连施了六针下去。

但此时,他的脸色已经微微有些发白,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这六针,看似简单,其实极耗心力。

每一针的下针角度,下针速度,以及下针深度,都有着极为严苛的要求,稍有不慎,便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见六针施完,南宫老爷子依旧没有恢复脉搏的迹象,徐茂林不由心情一沉。

太素九针,一针一生死!

若是六针都无法救醒老爷子,那就意味着……

“看来真的只能拼一把了,死就死吧,反正如果连我也救不回来,在这个列车上,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救他了!”

已经走到这一步,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施针。

按照他目前水平,根本无法保证第七针的成功率,即便是他恩师郭盛清郭神医亲至,也最多只能施展到第八针。

若是这第七针下去,还是不能将南宫老爷子成功救回来,那他也只能放弃了。

取针!

徐茂林目光一凝,从针袋里取出第七根银针,连续深吸了好几口气,找准穴位,两眼一闭,猛的一下扎了下去!

下一秒,他睁开双眼,目光中满是兴奋之色。

之前跟随恩师练习这套针法的时候,他每次施展到第七针,成功率最多只有两到三成,可现在,他竟然成功了!

但很快,徐茂林的脸色便又再次一沉。

第七针虽然施针成功,可南宫老爷子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并且,瞳孔的扩散已经开始加速!

难道还要继续施展第八针吗?

太素九针,每一针的难度,几乎是成倍叠加,这第八针,印象中,即便是自己的恩师郭盛清,生平好像也没有施展过几次。

眼见南宫老爷子还是没能苏醒过来,周围的乘客不由有些急了,那少女捂着自己的嘴巴,绝望的瘫坐在地上,发出压抑的哭泣声。

“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

“什么郭神医的弟子,不会是骗人的吧?”

“我就知道是骗人的,现在这种中医骗子多得很,郭神医什么人啊?怎么会将自己的独门绝技随随便便传授给一个外人?”

面对围观者七嘴八舌的质疑声,徐茂林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原本还算沉着的心态,也变得有些焦躁起来。

“妈的,我还不信了!”

徐茂林一咬牙,再次取出一根银针。

不过,还没等他下针,一只手掌却是突然拍在了他的肩上。

“太素九针,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你刚刚第七针都已经极为勉强,并且已经出现了偏差,难道还想继续强行施展这第八针吗?”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徐茂林浑身一震。

“这太素九针,用得好,的确可以活人性命,但若是稍有差池,那便会成为杀人的手法,你也不想弄出问题,到时候尸检的时候背上责任吧?”

徐茂林转过身去,发现说话之人,竟然只是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年轻人。

话音落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手中的那根银针,已经落入到对方的手中。

“还是让我来吧。”

沈放轻轻拍了拍早已是汗流浃背的徐茂林,面带微笑的说道。

太素九针,乃大师姐所创。

大师姐修的是正一派的道家术法,这第七针之后,便是需要结合正一派正统道术施针,才能成功。

徐茂林虽针法精湛,但他毕竟不是修道之人,再如何厉害,也不可能施展出真正的太素第七针,更遑论是第八针了。

看到年纪轻轻的沈放走了出来,在场众人皆是一愣。

徐茂林作为金陵同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主任,好歹也是医学界的专家,连他都束手无策,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跑来凑什么热闹?

真以为南宫家的人情这么好挣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