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武侠仙侠 > 离婚后我桃花遍地

离婚后我桃花遍地

颜鲸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怀孕九个月,孩子马上就能见到这个多彩的世界,可是丈夫却在最关键的时刻,选择救心中的白月光。最终陆雨薇失去了腹中胎儿,同时也失去了一颗真心。五年后,陆雨薇重新回到了这座城市,此时她褪去了一身稚嫩,化身为复仇使者,只想为曾经失去的一切讨回个公道!

主角:陆雨薇,秦于韶   更新:2022-07-16 06: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雨薇,秦于韶 的武侠仙侠小说《离婚后我桃花遍地》,由网络作家“颜鲸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怀孕九个月,孩子马上就能见到这个多彩的世界,可是丈夫却在最关键的时刻,选择救心中的白月光。最终陆雨薇失去了腹中胎儿,同时也失去了一颗真心。五年后,陆雨薇重新回到了这座城市,此时她褪去了一身稚嫩,化身为复仇使者,只想为曾经失去的一切讨回个公道!

《离婚后我桃花遍地》精彩片段

 “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下身濡湿,剧烈的疼痛感令陆雨薇面色惨白,她急促喘息,死死攥着医生的衣服,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她的孩子已经九个月了,明明,明明马上就能来到这个世界了,怎么可能会保不住呢?

他那么活泼,今天早上还踢了她……

刚刚听的话在耳旁回响,陆雨薇死死咬住下唇摇头,固定的不肯相信。

她想开口,可疼痛感却令她说不出半个字。

见状,医生脸上划过不忍,“抱歉,陆小姐,医院血库不足,秦先生吩咐了,先救安小姐。”

话音刚落,犹如晴天霹雳,令陆雨薇脑袋一片空白。

她手指一松,骤然像是失了全部力气。

方才的残留的奢侈幻想被瞬间砸的支离破碎。

聪明如她,怎么可能听不出医生的言外之意?

顾婉!跟她,只能救一个!

恐惧交织让陆雨薇全身发抖,她拼尽全力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孩……子……他也……不救吗?”

就算不救她,孩子也不要了吗?

那可是他的亲生骨血!

闻言,医生撇开头不看她,狠心道,“秦先生说,以顾小姐为主!”

救了这么多人,他倒是第一次见到不救老婆救别人的。

这陆小姐,怪可怜的。

他低低叹了口气,陆雨薇眼中黯淡的光彻底熄灭,她绝望的闭上了眼。

恨!

她真的好恨啊!

就因为顾婉是他秦于韶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女人,所以,哪怕她是他名义上的秦夫人,也轻贱的连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情人都比不过!

她五年的付出得来的只有厌恶?

陆雨薇嘲讽的扯了扯唇角,蓦地一笑。

她笑的寂凉,眼前一片黑夜无边。

她仿佛看见了年少出轻狂的自己,揣着那本结婚证正笑得娇羞。

她可真蠢!

为了一个秦于韶放下了骄傲,为了一个秦于韶放弃了自由,为了一个秦于韶甚至丢了孩子……

身下的血流的越来越多,腹部微弱的动静逐渐消失的一干二净!

她知道,她的孩子真的保不住了。

眼角流出一滴泪,陆雨薇彻底陷入了黑暗。

手术室外。

秦于韶按着伤口,冷声警告,“救不回顾婉,这个医院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秦先生放心,800c足够给顾小姐救治用了。”

护士拿着血袋,匆匆离开。

男人冷漠的垂眸,望向“手术中”的字样晦暗不明。

半晌,他指尖颤动,来到了安静至极的另一家间手术室。

不知多了过久,陆雨薇逐渐恢复了意识。

空虚的痛感牵扯神经,她下意识看向腹部。

原本高高隆起的地方,一片平坦。

陆雨薇颤手抚住小腹,只剩凉意。

旁侧伺候的人影听到动静连忙开口,“陆小姐,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床上的人却像是没有听到,反而直直看了过来,“李妈,我孩子呢?”

百灵鸟一样美好的嗓子沙哑至极。

李妈不忍的抿唇。

陆雨薇心沉到了谷底,她牵强的呢喃,“孩子是不是在医院保温箱里?他早产,肯定身体不好……”

“陆小姐,您小产了,但是…孩子总会再有的。”这个从她嫁进秦家后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心疼至极。

她看着陆雨薇那张素惹人疼的脸蛋变得憔悴的惨白,似是没了牵线的精致布偶,几次调整语气。

“秦先生亲自送你回家……”

“他在哪!”不待李妈说完,陆雨薇蓦地打断,她像是瞬间冷静下来,“我想见秦于韶。”

“陆小姐,你这又是何必?”李妈哑然,满是疼惜。

陆雨薇知道她要说什么。

不过是别做徒劳的挣扎。

可,秦于韶在亲自葬送她的孩子后,凭什么还能心安理得?

陆雨薇眨眼,干枯的泪腺刺痛,瞬间刺激她眼眶发红。

李妈难受,“陆小姐,秦先生不在医院,您见不到他的。”

“那我就去找他!”

陆雨薇眸色发冷,挣扎着要下床,李妈赶紧阻拦。

以她现在的身体,哪能来回奔波。

但陆雨薇铁了心要离开,一时间,李妈竟拦不住。

两人骤然僵持,就在李妈动摇之际,蓦地被推开。

秦于韶沉稳的身影映入眼底,他音色冷冽。

“陆雨薇,你闹够了没有。”

“闹?”陆雨薇讥讽,“难道我还要欢欢喜喜的庆祝?”

祝贺她的孩子死了?

比起来,他才没有半分父亲的模样。

痛苦,悲恨,后悔涌上心头,陆雨薇失望至极,她一字一顿,“秦于韶,你真让人恶心。”

话落,男人却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淡漠吩咐,“李妈,看好她。”

“秦于韶!”陆雨薇再也控制不住,气的浑身发抖,“你真的没有其他的话要说?”

“说什么?”秦于韶终于正眼看她,里面却冷的没有丝毫温度,“你费尽心思怀上孩子时,就应该做好这个准备。”

畜生!

陆雨薇满眼猩红,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

“啪!”

男人脸颊略偏,浮现五个手指印,周身气势顿时冷了下来。

李妈被吓得一个咯噔,“秦先生,陆小姐她不是故意的,您别介意。”

说完,她拉住陆雨薇的手,“陆小姐,你给先生道个歉!”

秦于韶有权有势,要是动起怒来可不是陆雨薇能招架的了的。

她苦口婆心,陆雨薇却恨不得将他扒皮抽骨。

“李妈,他不配!”

“再说一句,滚出秦家。”秦于韶冷声,动了怒。

“我现在就走,不劳你费心。”陆雨薇讥讽转身,片刻,含了愧疚,“李妈,这几年委屈你照顾我了。”

“陆小姐……”李妈心中浮现不好的预感。

秦于韶冷眸,“让她走。”

三个字让陆雨薇身影一顿,下一刻,决绝离开。

半个小时后,她站在顶楼,纵身一跃,娇小的身影消失在无边的寂静里。


 外卖店。

“小陆,你骑店里的车,出去送个餐。”

店长将电车钥匙丢了过来。

陆雨薇从容地应了一声,似乎早已料到。

三年了,A城早已经忘记了曾经那个风华绝代的陆雨薇。

就连她,都在这五年以来两点一线的生活里逐渐忘却了五年前的伤痛。

孩子……

秦于韶……

又或是顾婉……

陆雨薇心中一悸,不愿再去想那些曾经。

她攥住钥匙,正要开车,衣兜里的手机却蓦地震动。

她动作微顿,滑向接通,下一刻,对面传来压低的声音,“陆姐,我们好像暴露了。”

“嗯?”陆雨薇眯眸,言简意赅,“地址发我,保护好自己。”

“好的,陆姐,你进来的时候小心点,这里门卫查的很严。”

闻声,陆雨薇干脆挂断电话。

骑着摩托车极速朝手机里的地址而去。

不久,屹立的别墅出现在眼前,陆雨薇身着宽大的外套,压低鸭舌帽走向保安亭,“你好,送外卖。”

她声音平稳,看不出丝毫异常。

保安没有怀疑,扭头进门,“进外卖?你等等,登记一下。”

“好。”陆雨薇干脆应道,却在保安消失的刹那,擦着摄像头盲区蓦地钻了进去。

片刻,她抬起手散开高高扎起的马尾,披下长发,将发圈套在腕间。接着又脱下宽大的外套,随手扔进一旁的草地,露出一身休闲装。

至于快餐,早已经被扔进了某个垃圾桶。

笑话,既然要行动,自然不能留下痕迹。

她甩了甩长发,准确的走到得到的地址,却在要进门时蓦地顿住。

封存的记忆骤然袭来。

她瞳孔微缩,厌恶皱眉。

这不是当年她和秦于韶新婚住过的地方!

为什么会在这里?

陆雨薇迟疑的掏出手机,心沉了一半。

当年顾婉费尽心力只为做秦于韶的情人,算算日子,如今,两人应该结婚了。

啧,渣男赔贱女,天生一对!

红唇微抿,陆雨薇并没有离开,小弟既然求救了,断没有舍弃他们的道理。

她不能从正门进。

思绪掠过,陆雨薇看准后侧,刚要绕过去,却听到身后的别墅里突地传来一声惊叫。

不好!

陆雨薇本能蹲下,下一刻,里面冲出来几个人。

她顿时戒备,反应极快的从抓了把草垛里的泥土抹到脸上,甫伏在地,小心翼翼的等着前方的人走远。

两分钟后,陆雨薇心中一松,还没来及起身,蓦地顿在原地。

一具身体砸在了不远处的地面,鲜血淋漓。

侧过头看来的脸,赫然熟悉至极!

顾婉?

怎么会是她!

这个名字在陆雨薇的脑海里炸开,掀起滔天的浪,她抬眸精准朝楼上看去。

只来得及发现一闪而过的黑影。

呵。

有趣了。

顾婉死了,却不像自杀。

秦于韶怕是要伤心欲绝吧?

没有丝毫波动,陆雨薇平静的移开视线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门口一个小男孩却忽然别墅跑出来。

正前方,是疾驰的汽车。

“小心!”

身体快于思绪,陆雨薇一个箭步上前抓住男孩的胳膊往怀里揽去。

“碰!”

车并没有没及时停下,陆雨薇蜷缩着被撞到了别墅的墙壁。

刹那间,脊背火辣辣的疼。

陆雨薇轻“嘶”了口气,脑袋嗡嗡作响,片刻,彻底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鼻间充斥了清浅的熏香。

这是在哪?

周围的装扮不像医院!

陆雨薇皱眉,片刻,耳中传来了交谈声。

“这位小姐伤的不重,只是身体不太好,又突然收到了惊吓,这才晕倒,出院后好好养着就没事了。”

是医生。

她迅速判断,然而接下来言简意赅的“嗯。”字,让她猝然冷脸。

秦于韶!

真是晦气!

陆雨薇扯掉手背上扎着的点滴,下意识要跑,但才下地不等走上几步路,脚蓦地一软,她狠狠跌到在地。

动作扯动伤口发痛,陆雨薇这才发现发现腹部被缠上了一圈圈绷带。

啧,麻烦。

影响了她行动。

陆雨薇垂眸,撑着床沿刚要起身,门倏地被推开。

男人居高临下看向她。

五年不见,时间似乎只是留下了几分沉稳作为岁月的赠礼。

恍然中,仿佛又回到了痛不欲生的当年!

陆雨薇指甲掐进了掌心,几秒后,她硬生生忍痛站了起来,语气淡淡。

“这位先生,麻烦让一让。”

话音落地,空气骤然冷了几个度。

秦于韶薄唇微掀,“你没死为什么不回来?”

短短几个字,激的陆雨薇怒过腾起。

听听这理所应当的语气。

她回不回来跟他有半毛钱关系?

眼角嘲讽,陆雨薇深吸了口气,竭力保持冷静,“我说,请让一下。”

截然没有要回的意思。

秦于韶眸色顿时暗了下来,他猛地抓起陆雨薇的手腕,“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他可不信,她失忆了。

男人眸子里是明晃晃的质问,陆雨薇瞧见忽而笑了。

“秦先生,你现在要关心的对象,是不是错了?”

“顾小姐从高楼一跃而下,您怎么走错病房到我这里了呢?”

她眼角眉梢都是讽意,清澈的眼里,他熟悉的爱意已经消失殆尽。

秦于韶喉咙滚动,突地生出一股烦躁!

“顾婉死了。”

良久,冷冽的话砸下。

陆雨薇似笑非笑,“哦?跟我有什么关系?”

人又不是她杀的?

失了耐心,她猛地一挣,想趁机逃脱,但男人力道大的惊人,牢牢禁锢住她。

“放手。”陆雨薇冷声,“秦于韶,如今我跟你可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就算没有正式办理离婚手续,但三年的分居,已然达到条件!

她漠不关心的表情让秦于韶神色凉的厉害,下一刻,他霍然用力,将她抵在了墙边。

脊背生疼,陆雨薇忍不住恨声,“秦于韶,你到底要干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