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武侠仙侠 > 我在大明当纨绔

我在大明当纨绔

糖加三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晨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普通打工人,毕业之后努力工作,终于攒够了买房的钱。他以为终于可以拥有美好的生活,哪知道竟然因为救一只落水的猫咪而一命呜呼。苍天有眼,再次醒来之后,他穿越到了大明朝,并且成为了一个纨绔富二代。叶晨做梦都想做富二代,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但身边危机重重,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主角:叶晨,洛小依   更新:2022-07-16 05: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晨,洛小依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在大明当纨绔》,由网络作家“糖加三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晨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普通打工人,毕业之后努力工作,终于攒够了买房的钱。他以为终于可以拥有美好的生活,哪知道竟然因为救一只落水的猫咪而一命呜呼。苍天有眼,再次醒来之后,他穿越到了大明朝,并且成为了一个纨绔富二代。叶晨做梦都想做富二代,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但身边危机重重,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我在大明当纨绔》精彩片段

“这是穿越了?”

叶晨呆呆的坐在床头,看着房间内古色古香的建筑,还飘荡着一丝丝很好闻的香味,再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古装。再凭借脑子里支离破碎的记忆,他知道自己这次穿越了。

他本来是现代社会的一名良好少年,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刚刚买了房,可是在救一只落水的咪猫的时候,自己溺水死了,却不曾想因此穿越到了明朝这个世界。

“啊!少爷,少爷你居然醒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丫鬟端着一碗药推门走了进来,见到叶晨坐在床头,激动的手上的药碗都摔落在了地上,然后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那表情也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恐。

很快,一帮人跑了进来。

为首的一位老者,是这个家族的族长,叫叶承天,也是这个世界,叶晨的父亲。

“哎呀,我的儿啊!你终于醒了。”

叶承天快步跑到叶晨跟前,捧着他的脑袋,老泪纵横,开心的裂开了嘴。

叶承天老来得子,所以对这唯一的儿子很是宠溺,也正因为他的纵容,叶晨在一次寻花问柳的时候,被人打的昏迷不醒数月,没想到居然醒过来了。

“啊,我头好疼啊!”

叶晨此时脑子里的记忆是混乱的,只有星星点点的一些破碎记忆,此时的他头疼的快要炸裂,痛苦的捂着脑袋。

“快,快去请大夫!”

叶承天见儿子如此痛苦,急忙让下人们去请大夫。

很快,大夫就赶过来了,经过大夫的一番诊治,确诊叶晨是因为头部遭到重击,导致失忆了,不过没有生命危险,休息几日便好。

这个结果让叶承天跟夫人心里都是松了一口气。

“儿啊,你好好休息,你放心,你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时候叶晨的娘急忙宽慰道。

……

几日之后,叶晨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这几天家里面都是山珍海味得到伺候着,所以恢复得很快。

这几日叶晨也了解了家里得情况,叶家坐落在叶家庄,叶承天是江南一带有名得富商,家产百万,良田千顷,更有数十家商铺,经营着各种生意。

他走出了房门,舒展了一下身体,心情十分愉悦。

“既然叶家那么有钱,那么自己怎么也不能辜负了富家少爷得身份,至于那个揍自己得张家小儿,自己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叶晨嘴角微微扬起一抹邪笑。

这次自己会挨揍,也是因为他看上了春风得意楼得一个歌姬,而恰恰这个张家小儿也看上了,于是两个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结果自己却遭到了对方得暗算,被一板砖拍中了脑门,一命呜呼。

“少爷,你好些了嘛?”

这时候,叶晨的书童,叶石头一瘸一拐的来到了自己跟前。

叶晨瞥了他一眼,知道这次自己挨揍,这小子也遭了罪,不仅被张家小儿带来的人暴揍了一顿,回来还被父亲狠狠打了二十板子,差点也丢了性命。

“石头,你好的挺快啊,都能下地走路了!”

叶晨一脸同情的说道。

“拖少爷的福,捡回了一条贱命!”

在古代,家仆的命运尤如草芥,主子出了事,不让他赔命已经很好了。

“少爷,你说张家狗少为什么要下那么重的手呢?”

坐在叶晨身边,叶石头小声问道:“一个女人也不值得他冒这么大的风险吧?”

张家也是附近比较有名的富商,虽然跟叶家相比,虽然有些差距,但是差距不大。

“你问我,我问谁去!”

叶晨白了他一眼说道。

经过这次事情,叶承天专门花了大价钱,请了不少人武师来保护宝贝儿子。

“对了,石头,你不在房里歇着,找本少爷什么事?”

叶晨淡淡的问道。

“少爷,难道你忘了吗?今天可是西湖有名的百花盛会,咱们再不出发,可就真晚了。”

叶晨愣了愣。

原来西湖每年春季,百花盛开,风景十分怡人,所以每年的五月初八这一天,江南所有的文人墨客,世子佳人都会齐聚西湖,赏花,在画舫上吟诗作对,西湖边更会举办各种盛宴活动。

叶晨立即回房换了衣服,带着叶石头跟丫鬟小翠出门了。

叶家庄距离西湖有四十多里地,坐马车也要两个时辰才能到。

“少爷,痒~”

一路上,叶晨一点也不老实,他让叶石头在前面驾马车,自己则跟丫鬟小翠坐在车内,一双贼手很不老实的在小翠身上放肆着。

“嘿嘿,小翠,少爷帮你看看身上有没有长虱子!哎呀,小翠回头少爷给你买点胭脂水粉,让你每天都香喷喷的,好不好!”

这几天叶晨比较老实,就占了些手上便宜,主要是他的几位娘亲看管的比较严,没事就来叶晨房间嘘寒问暖,有好几次差点逮到叶晨动手动脚,这也使得叶晨别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

现在车上只有两个人,叶晨有点按耐不住内心的火热。

外面几人叶晨根本不去管,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太正常不过了。

“少爷,饶了奴婢吧,这要是被老夫人知道了,肯定会打死我的!”

小翠可怜巴巴的看着叶晨。

“怎么了?有本少爷在,你怕什么,少爷会护着你的,你是不是不喜欢本少爷了?”

叶晨装作生气的样子,一脸的不高兴。

“奴婢不敢,只是……”

说着望了望窗外。

叶晨知道小翠的意思,也不好强求,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

一行人来到西湖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此时百花盛会早已开始。

叶晨不想错过看美女的机会,快步朝前面人群跑去。

“呦~这不是叶家的大少爷吗?怎么还没死啊?”

从旁边突然传来阴阳怪气的吆喝声,接着就是几道人影挤了过来。

叶石头赶忙站到叶凡身前,向叶晨小声说道:“少爷,他就是张家狗少张好古!”

叶晨朝张家小儿瞥了一眼,见他长得细皮嫩肉的,个头比自己矮了半个头,要是身上换上女装,估计都能被认为是个女子,但就是这样一个外表清秀的少年,骨子里却透露着满满的阴险。


“哼,你给我等着,这笔帐,本少爷自会找你清算!”

叶晨现在不想跟这个垃圾浪费时间,因为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不然他早就动手了。

张好古见叶晨跑了,以为他是害怕自己了,嚣张的哈哈大笑:“叶大少爷好走啊,石头,赶紧上去扶着你们少爷一点,别一会不小心摔死了!”

他身后的一帮狗腿子也跟着嚣张的大笑起来。

“少爷,……”

叶石头都不敢多看人家一眼,急急忙忙跟上叶晨的脚步。

“叶少,听说你最近生病了,在家卧床了数日,不知现在身体好些了嘛?”

叶晨闻声转过头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身后还跟着两个仆从!

叶晨对这个人有印象,此人叫唐小强,也是一个富家子弟。

唐小强身体消瘦,两眼凹陷,一看就是那种平日里在女人肚皮上卖力过度导致的。

“原来是唐少啊!”

叶晨抱拳行礼道:“多谢唐少关心,我身子基本无碍了。”

“叶少,你这也是要去参加百花盛会的嘛?”

唐小强抱拳,笑着问道。

“那是自然,这可是一年一遇难得的盛会,我怎么可能缺席呢。”

“嘿嘿,我猜叶少,今天也是为了洛小依而来的吧!”

唐小强坏笑着说道。

“……”

叶晨一脸疑惑,这个名字他倒是想不起来了。

“听说洛小依就是为了陆为民才现身的。”

“陆为民?”

这个名字叶晨更是陌生。

“少爷,陆为民是咱们这儿比较出名的才子,听说最近刚考中举人,才华横溢,一时无两。”

叶石头知道自家公子失忆了,急忙上前解释道。

叶晨点点头,不过他不没有在意这个什么才子,也不关心那个什么洛小依,对于这种已经心有所属的女人,他不想浪费心思,他今天来只是单纯的看看美女,并没有什么心仪的对象,对于那些大家闺秀,他并没有多少期待。

“叶少赶紧走吧,再不走恐怕就看不到什么了。”

唐小强赶忙拉着叶晨快步向前走。

像他们这样的二世祖,根本不招人待见,尤其是那些大家闺秀和才子佳人,如果去的早了,还能看看美女养养眼,如果再晚就只能站在门外。

被唐小强拉了一个趔趄,叶晨赶紧快走几步。

“登登登登登登登……”

还没靠近西湖边就远远传来丝竹之声。

西湖畔,古树旁,才子佳人话惆怅;眼传音,心思量,情真意切难向往。

--

“张公子,久仰久仰!”

“王公子,幸会幸会!”

“李公子,最近可好?”

……

西湖畔聚满了人群,吵杂之声络绎不绝,有熟人之间的招呼声,也有小商小贩的吆喝声。

“叶少,小弟我租了一个花船,不如跟我一起斟上几杯?”

唐小强邀请道。

叶晨没有早做打算,所以现在也没有地方可去。

“正好,那就叨扰了。”

叶晨没有客气,直接欣然接受。

这时候天色还比较早,一些重要的人物还没有出现。

两人来到一处花船停泊处,上了一艘停在岸边的小船。

这种花船就是妓院的一种,客人可以在船上饮酒作乐,甚至可以夜宿在这里。

几人上船之后,美酒佳肴已准备妥当,还有一个蒙面女子坐在一旁,一手抚琴,一手调弦。

“叶少,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女子乃西湖有名的姗姗小姐,一首《何日君再来》俘获众文人的青睐,小弟也是花了不少银子才包下姗姗小姐一日,今日我们兄弟俩把酒言欢,一起欣赏姗姗小姐的妙音。”

唐小强也听说了一些叶晨的传言,知道他有些事情已经失去了记忆。

“不错不错~”

看到这位名叫珊珊小姐的身段,叶晨也有些欣喜,虽然看不到脸,但从一些肢体还是能看出来是个美女,再说了,不是美女,怎么可能做这种职业?

有的女人是靠肉体来博的男人的欢心,这是纯粹的妓女,还有些女人是用才艺俘获男人,这样的女人就是清倌人,卖艺不卖身。

看到两人坐定,姗姗小姐也已经调好音调开始轻轻弹奏起来,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们什么话都没有说……”

美妙的声音在花船中流窜,声音如杜鹃啼鸣,清脆而婉转,声音中还带着淡淡的思念和忧伤,一时间竟然让叶晨有些错愕,

“这歌词似乎有些熟悉。”

叶晨心中暗暗想到,“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当午夜的钟声敲痛离别的心门/却打不开你深深的沈默/那一天送你送到最后/我们一句话也没有留/当拥挤的月台挤痛送别的人们/却挤不掉我深深的离愁/我知道你有千言你有万语却不肯说出口/你知道我好担心我好难过却不敢说出口/当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荣耀/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面带着微微笑用力的挥挥手/祝你一路顺风……”

“靠!这不是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吗?只是有些歌词改动而已,不会她也是穿越过来的吧?”

叶晨细思极恐。

“难道我们是一类人?”

“嗷嗷……”

当叶晨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叶晨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私人花船由远及近,船头坐着一个女子,虽然薄纱蒙面,但隐隐透着光亮。

身披一缕青纱,头梳一缕青丝,藕白手臂轻抚琴弦,动听音旋震荡开来,美妙而生动。

“洛小依,我爱你!”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顿时周围群众一起大喊,

“洛小依,我爱你!”

声震四野。

叶晨也有些惊诧,不是因为洛小依的美貌和才华,而是洛小依弹奏的乐曲,似乎略有耳闻。

“公子~”

这时候,正弹奏古筝的姗姗突然开口,

“公子可是感觉姗姗弹奏的没有洛小姐好听?”

“呃~”

听到姗姗小姐的话,叶晨有些不好开口。

两人弹奏的各有所长,姗姗弹奏的宛阮而悠长,似乎一个有情女子正在等待远方归来的有情人,期待而不失优雅。

洛小依演奏的却是另一种情景,澎湃而激昂,就像是身临战场,那种热血和激情,更能使热血青年激动和忧伤。


“姗姗姑娘误会在下了,本公子只是听到姑娘优美的琴声给吸引了,有些不能自己了,本公子一腔热血,也喜欢那种激情与张狂!”

叶晨略显尴尬的解释道。

“嘻嘻~~”

姗姗用绣帕掩口娇笑起来:“公子无需解释,洛小姐的才华在这杭州府谁人不知呀,小女子对她的才艺也是倾爱有加呢。”

叶晨听了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嘿嘿一笑道:“姗姗姑娘当真是我的知己啊,想来姗姗姑娘也与在下一样都是性情中人,不知可否让在下一亲芳泽?”

“你?”

听了叶晨的话,刚才还是笑脸相迎的俏佳人,一下子脸色沉了下来。

“真是抱歉,叶公子,小女子身体忽觉不适,先行告退了!”

说完,姗姗板着张脸转身入了后帐。

“……”

叶晨懵逼了,自己难道说错话了?

“叶少,你这也太放肆了,人家姗姗姑娘可是清倌人,可从来不陪客夜宿的!”

唐小强一脸埋怨的说道。

他此刻真觉得这个叶晨是不是被打傻了,自己可是垂涎美人许久了,要是这么容易就能弄上床上,那自己早就用强的了。

“呃~其实,我只是想要看看她的容貌而已,没想到却唐突了姗姗姑娘!”

叶晨急忙解释。

“呃~”

一帮众人在一旁面面相觑,都是无语死了。

“快看!是陆公子~”

忽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一下子尴尬的气氛瞬间沸腾起来了。

“呀!当真是陆公子~”

“陆公子,小女子仰慕公子许久了~”

“陆公子,我好好爱你哦~”

“……”

顿时,各种声音喧嚣尘上,尤其是女人的声音尤为出众。

只见一名长相还算帅气,身材高挑的青年男人挥舞着手臂,向四周人群打着招呼。

“呵呵~大家好!”

“大家辛苦了~”

看到自己的男神对自己打招呼,四周的女青年更是热血澎湃起来,

“陆公子,我要嫁给你~”

“陆公子,我身轻、体柔、易推倒!”

“……”

人群高涨的情绪甚至盖过了洛小依出场时的情景。

最后还是在陆为民极力劝解下,人群才得以安静,但仍有极个别激动的女生在那里活蹦乱跳。

“洛小姐,久违了。”

“陆公子,小女子有礼了。”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竟然一起来到岸边的亭台前。

“洛小姐还是如此美丽动人,小生很荣幸能认识小姐。”

陆为民还是一如既往的拍着马屁,但这样马屁让人受用。

“咯咯~陆公子有心了,小女子也很荣幸认识你这位杭州第一才子。”

洛小依也不吝赞美的夸着对方。

“小姐请~”

“公子请~”

两人谦让一番,一起走进亭台。

亭台不是很大,但坐上七八九人也不拥挤,只是没人敢如此唐突。

“陆公子,最近可有美诗佳句让我等一览?”

坐定之后,洛小依率先开口。

“不敢不敢!”

陆为民连忙摇头,

“不敢称为佳句,但小生最近确实创作了一首诗,还请洛小姐指点。”

洛小依纤手一伸,

“请公子道来,小女子和众道友洗耳恭听。”

陆为民也不谦让,站起身,望向远方,“暖风江逐浪,皓月独行舟。

两岸闻犬吠,江中叹白头。

老去异乡客,孤身渡晚秋。

狂饮千怀少,一醉万古愁。”

“好,好诗!”

“路兄果然吟的一首好诗。”

……

周围人不断奉承着,陆为民拱手答谢,

“谢谢各位夸奖,哈哈~”

“陆公子果然大才,不知这首诗可有题名?”

洛小依躬身一礼,缓缓问道。

陆为民回了一礼,说道:“实不相瞒,这首诗我昨晚才有感而发,还没来得及起名,不如洛小姐给起个吧。”

陆为民确实高明,这一建议确实让洛小依对其好感大增。

“小女子不才,不敢轻言。”

洛小依微微一躬,连忙拒绝。

虽然洛小依心中已有适合的题目,但还是委婉拒绝。

陆为民刚想再谦让一番,这时候突然有人打断。

“我看就叫《月夜行舟》吧。”

两人连忙抬头,只见一名白面书生打扮的人缓缓走来,手中拿着折扇正轻轻摇摆。

洛小依眼中露出一丝精光,因为这人说的跟自己想的一样。

“你是谁?”

陆为民有些不高兴了,原本想博的美女欢心,谁知竟被人打搅。

“呦~叶大公子什么时候也这么有才华了,我记得你好像没上过几天私塾吧,听说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哈哈~”

这时候突然冒出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众人寻声看去,就见一名面容更是清秀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张家狗少!”

有人惊呼出声。

张好古在附近比较有名,因为他平时没做过好说,偷鸡摸狗的勾当倒是做过不少,所以人称‘张狗少’。

被人叫出外号张好古也有些生气,虽然平时这个名字已经烂大街了,但在美女面前还是要一些尊严的。

抬头看了一圈,被他眼睛看到的人都忍不住低下头,生怕被张狗少惦记上找自己麻烦。

“张狗少?呵呵~这个名字确实和你匹配。”

叶晨也一脸的轻蔑。

对于这个仇人,叶晨虽不想跟他一般见识,但俗话说: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林明准备有时间给他来个狠的,争取一步到位,让其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哼~”

船舱内的姗姗有些生气,冷哼了一声。

原本她们这样的女子是不应该有感情纠葛的,毕竟她们的职业就是取悦男人,虽然她只是青官人,卖艺不卖身。

平时的姗姗也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人,只是为了那点黄白之物刻意装出一副热情的样子。

但不知道今天怎么了,自从遇见叶晨,原本平静无波的内心突然有了一丝波动,更是在叶晨走出船舱去见所谓的“才女”时有了一丝生气。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但就是感觉心中有什么被压抑着,不吐不快。

“叶公子、张公子,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虽然看起来两人不像什么好人,更不像文化人,但洛小依还是给两人行了一礼。

对于两人,洛小依并不了解,毕竟她们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但刚才叶晨的回答和她想到一块了,不免让其有些惊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