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现代都市 > 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优秀文集

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优秀文集

序连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火爆新书《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序连”,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镇南侯府的四小姐,父亲为镇南侯,母亲昌平郡主。哪怕是在温柔繁华富贵如云的京城,她亦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上一世,她被指婚给太子。可在与太子成亲当晚,还未圆房,太子便去了侍妾那里,从此之后,她成了太子府下人眼里的笑柄。后来她才知道,太子与侍妾情根深种,娶她只是为了巩固皇位,还让她一直遭受虐待。重活一世,她果断离开潜力无限的太子殿下,改嫁注定无缘皇位的冷漠王爷。却没成想,婚后她被这个冷漠王爷宠上了天.........

主角:文姒姒刘煊   更新:2024-07-15 2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文姒姒刘煊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优秀文集》,由网络作家“序连”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序连”,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镇南侯府的四小姐,父亲为镇南侯,母亲昌平郡主。哪怕是在温柔繁华富贵如云的京城,她亦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上一世,她被指婚给太子。可在与太子成亲当晚,还未圆房,太子便去了侍妾那里,从此之后,她成了太子府下人眼里的笑柄。后来她才知道,太子与侍妾情根深种,娶她只是为了巩固皇位,还让她一直遭受虐待。重活一世,她果断离开潜力无限的太子殿下,改嫁注定无缘皇位的冷漠王爷。却没成想,婚后她被这个冷漠王爷宠上了天.........

《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优秀文集》精彩片段


这边文姒姒还没有嫁过去,已经做好了独守空房的准备。

她对任何事情不抱太大的希望,只要不怀有太大的期望,到时候也不会有太多的失落。

不像前世似的,怀着满心的憧憬进入太子府,真以为太子像她平时看到的那般温和,希望抱得越大,失望来得越痛。

这一次文姒姒只想好好的活,她要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也要保全母亲和兄长的余生。所有她在意的一切,都不能让她厌恶的这些人给破坏了。

文姒姒还在想着事情,锦葵去外面听了小丫头子的传话,过来对文姒姒道:“小姐,文老夫人那边送来两匹缎子,说是恭喜小姐和靖江王订婚。”

文姒姒微微点头:“带过来让我看看。”

文老夫人那边的丫鬟赶紧抱着东西过来。

文姒姒这些年在董太后面前熏陶了那么久,什么东西好,什么东西不好,她是分得清的。

文老夫人一向喜欢藏着掖着,表面上喜欢充大方,实际上小家子气,一点子茶叶都要藏起来。

这次送来的这两匹锦缎,色彩鲜艳而不失庄重,图案繁复却不显杂乱,触碰起来的手感细腻柔滑,仿佛云朵一般绵软。

哪怕如纱般轻盈,它的质地却很厚实,适合制成冬日的衣裳。

文姒姒微微一笑道:“老夫人倒是费心了,替我谢过她老人家。”

过来的丫鬟口齿伶俐,笑眯眯的道:“这样鲜亮的颜色,穿在四小姐的身上才合适,老夫人特意给您挑选的。”

文姒姒让竹月拿了一把赏钱给这个丫鬟,将人送走了。

旁边的念珂道:“四姐姐,你也该准备嫁衣了吧?正好我在这里,我帮你缝制。”

寻常人家女子出嫁时穿的衣裳,都是女孩子提前几年自己准备。

文家这样的世家大族,嫁衣都是请专门的绣娘过来。

文姒姒想起上辈子的场景,光是她出嫁时穿的那件嫁衣,就不知耗费了多少绣娘的绣工,昌平郡主斥资近万两银子。

只是,当晚太子压根就没有过来,转头便去了楚侍妾那边。

锦葵笑着道:“珂姑娘,您不知道,四小姐出嫁时穿的衣裳,肯定是请绣娘来缝制的。”

许念珂在许府过得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在文姒姒身边这些时日,她每日抢着做各种活计。

一些粗使丫头扫地浇花的活儿,她也抢着去做,生怕哪里做得不好,文姒姒就把她送回许家。

文姒姒道:“这段时间闲着无事,我自己来缝制嫁衣吧,你们过来打打下手。”

锦葵笑了:“小姐,您亲自缝制嫁衣?”

她可是记得,自家小姐的针线活儿并不高超,做双鞋子做件衣服是可以的,缝制嫁衣这么重要的活计,自家小姐应该完不成。

董太后年轻时才貌双全,喜欢自家的女孩子读书,文姒姒跟在董太后身边的时间很长,平时大都忙着看书写字,花在针线活儿上的功夫就少了。

文姒姒同样笑笑:“不试试怎么知道。”

前世她在太子府的住处犹如冷宫,身边人一个接一个的去世,文姒姒从日出守到日落,每日能做的只有一些针线。

文老夫人这个时候送来一些东西,文姒姒明白她的意思。

太子妃的位置,文老夫人想让许念巧来坐。

现在上头还没有传达意思下来,文老夫人心里不稳当,担心文姒姒自己不要,跑过来阻挡许念巧的路,特意安抚安抚文姒姒。

实际上,文姒姒才没有闲工夫阻拦许念巧。

她与许念巧不和,不是一年两年了,从小到大她俩都是死对头,许念巧处处想压她一头。

对方上赶着走文姒姒走过的老路,文姒姒若是阻拦她,她反而不领情,以为文姒姒要害她似的。

文姒姒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坏人。

可活了一世,她也不是那种善心泛滥给敌对方的好人。

......

此时此刻,太子府中。

太子刘赫脸色扭曲:“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居然要嫁给刘煊!”

楚如愿同样感到棘手。

她瞄准文姒姒,不是一天两天了。

昌平郡主对自己小女儿有多宠爱,外人都看在眼里。文姒姒若是出嫁,肯定带着不少嫁妆。

等以后文姒姒死在了太子府,她膝下无子,这些嫁妆还不是自己的?

楚如愿出身贫寒,哪怕父亲兄弟被太子安排了官职,家底子依旧比不过那些名门世家的贵女。

太子的那些兄弟都不是省油的灯,哪怕太子有心去收下面官员送来的好处,也不敢做得太夸张,万一哪个兄弟揭发,他从此失了圣心,岂不是得不偿失?

现在,太子和楚如愿都期望着一个家底丰厚的太子妃嫁入太子府。

他俩没想到的是,太子妃这个位置被多少女人趋之若鹜,文姒姒居然丝毫不动心,转头和大皇子刘煊定下了婚事。

刘赫眉头拧起:“这可怎么办?”

楚如愿眼睛转了转:“太子,你先不要急,京城里还有其它小姐。她们家里或许比不上文姒姒,亦能给您提供支持。”

刘赫突然想起了许念巧。

许念巧的父亲是户部尚书,官职二品,与文家还有姻亲。

另外,许念巧三番五次的对他挤眉弄眼,一看到他就搔首弄姿,上赶着要嫁给他,这样的女人看着就好拿捏。

董太后前两日给他说的一些姑娘中,其中一个便是许念巧。

刘赫眸色暗了暗。

“若本宫的母后还在人世,哪里用得着董太后这个歹毒的老虔婆,”刘赫脸色阴沉,“她们看着本宫没有母后,一个一个的都想踩一脚。”

楚如愿赶紧安慰刘赫:“太子莫难过,假以时日,等您登基成了皇上,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您。”

刘赫冷哼一声。


看着刘赫的背影,文姒姒的眉头拧了起来。

她能听清楚刘赫话语里的威胁之意。

对刘赫来说,文家无疑是最合适的联姻对象。

一方面有了文姒姒的兄长和父亲的支持,刘赫的太子之位会更稳固。

另一方面文姒姒这种受到良好教养的大家闺秀,最适合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前世文姒姒陪嫁去的那么多嫁妆,全都被刘赫和楚如愿一点一点暗算拿去。

换做别家的小姐,肯定没有这么丰厚的嫁妆。

现在刘赫把自己的心意暗示给董太后,董太后再询问文家的意见。

倘若文家不同意,按照刘赫的作风,他八成不会罢休,或许会光明正大的上门提亲。

这样一来,虽然有可能得罪董太后,但他的目的依旧可以达到。

文姒姒心口一凉。

她得在刘赫有下一步动作之前,想方设法的把自己的婚事给定下。

和谁订婚好呢?

文姒姒把各家现在未订婚名声好的公子都想了一遍。

对这些人,她从来没有见过面,只从外人口中听说一些事迹,知晓他们人品不错。

在前世,这些公子都会和其它家的小姐订婚。

按照原本的走势,嫁给这些公子的小姐都会收获一份很好的姻缘。

要是她给抢了,那位原本好运的小姐嫁给恶人怎么办?

自己岂不是利用重生夺了无辜人的缘分?

破坏别人原本姻缘的事情,文姒姒干不来。她前世就因为一场失败的婚姻丢失了性命,还让身边的人惨遭谋害。这次上天怜悯她让她重来,她不能在阴差阳错之中坏了别人应有的姻缘。

唯一一个又没有结婚、人又不错的——

文姒姒只想起了大皇子,也便是新封的靖江王。

不远处。

任若跟在刘煊的身后,目瞪口呆:“太子居然这般下作,调戏人家小姑娘。文小姐真是淡定,面对这样的场景既保持了体面,又没有惹得太子大怒。”

刘煊狭长的眸子扫过文姒姒。

他几年前应该和文姒姒见过面,文姒姒和董太后关系亲近,参加过一些宫宴。

然而,他对几年前的场景全无印象,却莫名觉得文姒姒有些熟悉。

一看到她,心口便有些隐隐的疼痛,仿佛触及了什么往事一般。

少女身着一袭雪白的衣裙,外面笼着一层绯红的罗纱,墨发如瀑散在身后,一张精致的侧颜尤显清艳,风拂春衫,她在风中显得有几分柔弱,仿佛下一刻便会随风而去。

任若看着自家殿下的目光落在文姒姒的身上,他“嘿嘿”一笑道:“殿下,四小姐是不是长得倾国倾城?奴才在宫里宫外见了这么多美人儿,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这位一根手指头的。”

刘煊声音冷淡,他拂袖而去:“平平无奇。”

回去的路上,刘煊遇到了三皇子刘霖。

刘霖与刘煊关系一般,两人一直都是竞争对手。

但这么多年来,无论是武功还是文采,刘霖都没有能比得过刘煊的地方,现在刘煊又早在他之前封王,这让刘霖心里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

刘霖皮笑肉不笑的喊了一声“大哥”,刘煊依旧和平常一般,淡淡的点了点头。

刘霖道:“大哥被父皇封了郡王,兄弟几个都很高兴。本来我打算摆一桌酒给您庆祝的,皇妃董氏昨个儿被查出怀孕了,我得回去陪着,改天再给您庆贺。”

刘煊吩咐任若一句,让他改天去三皇子府送一份贺礼。

任若赶紧应了一声。

刘霖其它地方比不过刘煊,却有个好母妃,娶了个好皇妃。

皇妃董氏是董太后家里的小姐,出身名门,和他成婚不过半年就查出了身孕,是个好生养的。

反观刘煊,他能力突出又如何?刘煊的母妃是已经去世的黎嫔,黎嫔是清河国的公主,身上有胡人血统。

刘煊常年在外出征,至今未娶皇妃。

单单在外戚这一块,刘煊就比不上他。

刘霖笑着道:“多谢大哥的贺礼,兄弟就不拒绝了。不过,大哥也该早早娶个王妃成家了。你看太子都要准备亲事了,到时候剩你一个人多孤单。通房侍妾再好,也比不上一个出身高贵的正妻。”

刘煊皮笑肉不笑:“我说这次回京,三弟为什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原来整天都在想后宅私事。”

话语间两人已经出了宫门,刘煊起身利落上马,带着随从们离去。

刘霖被气得脸色铁青,胸口微微起伏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刘煊处理公事到深夜,冷水冲洗了一番,就要上床歇息。

任若轻手轻脚的从外面进来:“殿下,陶侍妾做了羹汤,要不要放她进来?”

“让她回去。”

“是。”

外面陶侍妾穿着一身轻薄的抹胸长裙,身上脂粉香气浓郁,翘首以待。

任若回绝道:“殿下已经歇息了。”

陶侍妾脸色有些绷不住。

她是皇帝赏赐给大皇子的人,大皇子居然碰都不碰。

现在大皇子被封了靖江王,他还没有正妃,陶侍妾望眼欲穿,她连侧妃都没有混上,就整天期望着自己什么时候被扶正。

房中灯火熄灭,刘煊很快入睡。

梦中莫名出现一道纤弱的身影,女子一袭白衣,缓步走在梨花树下。

簌簌花雨落在她的肩头和发间,刘煊只能看到她的背影,看不清她的正面。

许久才听到有些冷清的声音:“昨日是我的生辰,我在佛堂跪了一整天,却想不通,为什么最后会走到这一步。殿下这次出征,千万保重自己的身体。”

刘煊同样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等你明年生辰,本王给你献上一份厚礼。”刘煊道,“整个京城上空都会是你最喜爱的烟火。”

莫名其妙的一段话语出现在梦里。

刘煊醒来之后,依旧觉得心口有几分疼痛。

他想不通昨天晚上为什么会梦见文姒姒。

文姒姒是狐狸成了精,会给人托梦?

刘煊不得其解,不过今日他还要早朝,府上太监看他醒来,赶紧送来衣物伺候他穿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