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现代都市 > 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全本小说阅读

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全本小说阅读

序连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文姒姒刘煊,是作者“序连”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她是镇南侯府的四小姐,父亲为镇南侯,母亲昌平郡主。哪怕是在温柔繁华富贵如云的京城,她亦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上一世,她被指婚给太子。可在与太子成亲当晚,还未圆房,太子便去了侍妾那里,从此之后,她成了太子府下人眼里的笑柄。后来她才知道,太子与侍妾情根深种,娶她只是为了巩固皇位,还让她一直遭受虐待。重活一世,她果断离开潜力无限的太子殿下,改嫁注定无缘皇位的冷漠王爷。却没成想,婚后她被这个冷漠王爷宠上了天.........

主角:文姒姒刘煊   更新:2024-07-13 21: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文姒姒刘煊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全本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序连”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文姒姒刘煊,是作者“序连”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她是镇南侯府的四小姐,父亲为镇南侯,母亲昌平郡主。哪怕是在温柔繁华富贵如云的京城,她亦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上一世,她被指婚给太子。可在与太子成亲当晚,还未圆房,太子便去了侍妾那里,从此之后,她成了太子府下人眼里的笑柄。后来她才知道,太子与侍妾情根深种,娶她只是为了巩固皇位,还让她一直遭受虐待。重活一世,她果断离开潜力无限的太子殿下,改嫁注定无缘皇位的冷漠王爷。却没成想,婚后她被这个冷漠王爷宠上了天.........

《重生归来,不嫁太子嫁王爷全本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次日一早,文姒姒便回了文府。

她刚刚回来,坐下来喝了口茶,还没有歇一会儿,竹月便从外面过来:“大小姐,老夫人那边听说你回来了,让你过去一下呢。”

文姒姒点了点头。

每次她从宫里回来,对此最热络的往往是文老夫人。

文老夫人总爱打听一下她在宫里遇到什么事情,太后赏赐给她什么东西。

这次文姒姒倒是不急:“只有老夫人一人?”

旁边的念珂道:“堂姐也在府上。”

文姒姒微微点头:“好,我知道了。”

许念巧现在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整个人围着文老夫人团团转。

“我看,她不想嫁给太子的话八成是假的,哪个女人不想嫁给太子?”许念巧嘟着嘴巴道,“她就是这样,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对您说着她不想嫁给太子,到了太后跟前,说不定又是另一套。”

文老夫人叹了口气:“巧儿,你遇到事情,先沉得住气。太子妃这个位置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现在遇到一点事情就跳脚,等将来到了太子府,你怎么办?”

听了这句话,许念巧赶紧闭嘴,低头看向自己的鞋尖。

没过一会儿,文姒姒已经从外面进来了。

许念巧一眼就看到了文姒姒头上戴的松鼠宝石金簪,这只簪子的做工甚为精巧,便是宫里都难看到这样的手艺。

她看着有些眼热,表面上不说,心里却妒忌得不行。

文姒姒向文老夫人行了一礼。

文老夫人点点头:“姒姒,你坐下吧。进宫陪同太后,是个精细的差事,太后娘娘可有提及你的婚事?”

文姒姒闻着一室的珠兰茶香,低头喝了一口略有些寡淡的茶水,她笑笑:“太后娘娘有什么安排,姒姒尚且不知,也不敢猜测。”

文老夫人听着她的意思,知道她是不愿意和自己说。

不过,文老夫人没有说什么,叮嘱了文姒姒两句,让文姒姒好好注意身体,便让她回来了。

这边许念巧急得不行,等文姒姒一走,她便嘟囔道:“准是她糊弄着让太后把太子的婚事许给她。”

文老夫人扫了她一眼,她乖乖闭上了嘴巴。

晚些时候宫里突然来了圣旨,圣旨上把文姒姒从头到尾夸了一遍,将她赐婚给了靖江王。

圣旨下来之后,昌平郡主当即就懵了。

文光远看看自家一脸无辜的小妹子,再想想刘煊平日里冷漠无情恶做派,也有些懵——在他眼里,这两人无论如何都绑不到一起去的。

唯一欢天喜地的恐怕就是许念巧了。

许念巧开心得就差蹦起来:“真的?你说真的?皇上下旨让文姒姒嫁给靖江王?不是太子?”

那边丫鬟确认了一遍又一遍:“的确是真的,圣旨上写得明明白白,昌平郡主不大相信,看了好多次呢。”

许念巧激动得不行。

京城中适龄待嫁的女子就这么些,比许念巧出身好长得好只有文姒姒了。

现在文姒姒已经许配给了大皇子,许念巧觉着太子妃的位置非自己莫属了。

虽然大皇子被封了靖江王,但王爷和太子之间隔得犹如天堑。

许念巧深吸了一口气:“我去文姒姒那里,亲自向她道喜。”

文老夫人拦住了她:“巧儿,你不能去。”

文老夫人看得清楚明白。

许念巧这次过去,表面上是道喜,实际上肯定会把文姒姒从头到脚给奚落一番。

许念巧顿住了:“婆婆……”

文老夫人道:“你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着,哪里都不能去。”

许念巧有些不甘愿。

文老夫人淡淡的道:“她被赐了婚事,你的婚事赐下来了?”

这句话一出,许念巧顿时怔住了。

虽然她觉着,没有文姒姒在,太子妃的位置已经板上钉钉了。

但是,万一有什么变故,谁都说不准。

许念巧咬了咬唇角,不甘不愿的回了自己的住处。

文光远那边还在安慰着昌平郡主:“母亲,靖江王天潢贵胄,咱们这样的人家,是高攀了对方,您不要太生气了,气大伤身。”

昌平郡主愤愤不平:“他生母黎嫔是外族人,皇上完全不看重他,你妹妹嫁给他,和他一样坐冷板凳?不行,我一定要进宫问问太后。”

文光远给文姒姒使了个眼色,让文姒姒赶紧回房间。

文光远不停地安抚着昌平郡主:“母亲,这个时候您不要生事了。圣旨已经下来,您公开表达不满,事情传到靖江王的耳朵里,姒姒嫁去之后怎么做人?”

昌平郡主久在后宅,对事情看得不够透彻。

文光远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知道自己一家的荣光和太后脱不了关系。

皇上看在太后的面子上,对文家多有宽容。

但太后年纪这么大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驾崩。

文姒姒嫁不了太子,嫁给靖江王,已是不错。

甚至,靖江王能力出众,如今又有了自己的封地,比嫁给太子更为安稳。

但是,昌平郡主心思纤细,断然接受不了这样的回复。

只能等她慢慢接受这个事实。

文姒姒这边也回了自己的住处。

锦葵和竹月同样愁眉不展。

锦葵轻声道:“皇上怎么会下这样的圣旨?奴婢还以为,小姐将来会嫁给太子的——”

文姒姒现在有了圣旨,提着的心已经放了下来。

太后的做事速度比文姒姒想象得更快。

恐怕太后也知道,太子不是什么好应付的人,驳了他的面子,他会想方设法的讨回,必须赶在他之前行事。

锦葵和竹月虽一肚子的不解,但她俩看着文姒姒没有任何失落的表情,甚至看起来心情还不错,没有再说些什么。

文姒姒托着下巴坐在窗边,她倒没有其它想法,现在在想的是刘煊的反应。

刘煊早已弱冠,比文姒姒年长七、八岁左右,上次两人见面应该是几年前,当时的文姒姒还是个小姑娘,应该不会给他留下什么印象。

按照刘煊的性情,他恐怕很讨厌被人安排娶一个不认识的女子吧?

倘若成亲,自己要先做好被冷落的准备。


文姒姒知道对方性子冷,虽然有些失望,却不感到意外。

两个人一起睡是睡,她一个人睡也是睡。

前世那么尴尬的境地,她都挺过来了。

和前世相比较,她现在的处境简直好得太多太多。

文姒姒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王爷来了,我现在打扮还来得及么?”

“来不及。”

一道低沉冷冽的声音入耳,竹月回过身,发现靖江王已然走了进来。

竹月被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低着头垂着手站到了一边去。

文姒姒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出去。

竹月离开之前把门关紧了。

房间里一片寂静,不知道为什么,刘煊听到文姒姒方才的话语,心里有几分好笑。

“晚上是休息的时刻,不必特意梳妆打扮。”刘煊道,“天色已晚,你继续回床上歇息。”

文姒姒不知道旁人,她知道自己大嫂和母亲的习惯,家里的丫鬟嬷嬷在她面前念叨过。

倘若丈夫来了自己房里,在丈夫未歇息之前,大嫂和母亲都不会提前去睡觉。

一般等到丈夫睡了,她们才会洗干净自己的妆容,次日更是一早起来梳妆打扮,免得对方看见自己邋遢的一面。

文姒姒上前:“妾身伺候殿下更衣吧。”

此时的文姒姒一张面上未施脂粉,因为方才睡得很熟,雪白的面上浮着淡淡的绯色,墨发散下落在纤弱肩头,更显意态娇憨。

刘煊蓦然想起,文姒姒如今虽为人妇,年龄却比自己小了几岁,心性难免有些不够成熟。

大家闺秀做到她这个份上,已经是极好。

他握住文姒姒的手腕,轻轻的把她的手拿下。

她手腕果真纤细柔软,接触的感觉温润,比最好的丝绸质感更为舒服。

“不必,本王自己来。”

文姒姒想在刘煊面前表现得贤淑一些,她自然不会放弃这种表现的机会:“妾身来伺候您,既然嫁给了您,当然要尽到职责。”

说话的间隙,她已经把刘煊的外袍脱了下来。

紧接着文姒姒注意到了刘煊手上的伤口。

他夜里整理手稿的时候,将裹在手上的布条取了下来。

刘煊在外打仗时经常受伤,对疼痛并不是很敏感,包扎伤口的布条取了,他忘了再裹回去。

文姒姒两只手托着他的手:“殿下,您的手怎么伤着了?”

刘煊不以为然:“一点小伤而已,不必大惊小怪,你去上床歇息吧。”

文姒姒看着纵横的刀口,心想这叫一点小伤?

她拿了药箱过来:“妾身担心殿下晚上疼得睡不着觉,想来想去,还是包扎一下才好。殿下,您过来坐下吧。”

看刘煊对她态度冷淡,不愿意坐下,文姒姒拉了他的手臂过来,坐在了一侧,又从药箱里拿出一瓶治愈伤口的药膏:“涂药的时候可能有些疼痛,殿下暂且忍着。”

这个药箱是文姒姒提前准备的。

前世她和身边的下人有时陪同太子进宫,太子回来心情不高兴,觉着文姒姒说错什么话,窝心一脚踹过来,能让文姒姒疼大半个月。

她便在房中准备了药箱,给自己以及身边人疗伤。

这个习惯慢慢的就养成了,准备嫁妆来的时候,文姒姒同样带了一个药箱过来。

里面的药膏药粉基本上都是镇南侯府珍藏之物,外面完全买不到的,一些疗伤的药很有奇效。

文姒姒手上拿着的这个药膏叫玉肌再生膏,一些原本要留下疤痕涂上它,不仅能够快速痊愈,以后还不会留下疤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