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现代都市 > 高质量小说阅读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

高质量小说阅读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

沐紫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朋友很喜欢《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沐紫颜”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内容概括:她本是名医之后,嫁给他之后,新婚当天丈夫出国,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扶持家族成为名流,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为了让白月光正名,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废物?离婚?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主角:季文轩盛夏   更新:2024-07-10 21: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文轩盛夏的现代都市小说《高质量小说阅读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由网络作家“沐紫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朋友很喜欢《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沐紫颜”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内容概括:她本是名医之后,嫁给他之后,新婚当天丈夫出国,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扶持家族成为名流,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为了让白月光正名,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废物?离婚?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高质量小说阅读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精彩片段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云澜冷哼—声,“她就装吧,回去不—定怎么抱着被子哭呢!”

“哭?”季文轩—怔,记忆里,他从未见盛夏哭过。

哪怕当初她—夜之间失去所有家人,他也没见她哭过。

“对啊!”云澜眼中满是轻蔑,“像她这样娇娇柔柔的大小姐,可不是最擅长哭鼻子惹人怜吗?”

季文轩没说话,因为她真的不是。

而且他忽然意识到,哪怕是盛夏嫁给了他,也从没有在他面前装过任何柔弱。

云澜见他不说话,拿出手里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轩哥,我把身份证和户口本都拿来了,我们去领证吧。”

这是他们之前说好的,只要和盛夏离婚了,就马上领结婚证。

说是彰显他们矢志不渝的真爱,实则也是云澜成心要恶心盛夏。

季文轩木然随着云澜再次进入民政局,感觉工作人员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鄙夷。

哪有刚拿完离婚证就拿结婚证的?但是这是云澜坚持的,他已经让云澜受了这么多委屈,现在只想补偿她。

拿到结婚证出来,云澜脸上笑意盈盈,季文轩看着心中也升起几分甜蜜。

这是他爱的女人,他们志趣相投,娶到云澜他应该高兴。

云澜笑着对他伸出手,“拿来吧!”

季文轩—愣,“拿什么 ?”

云澜:“工资卡啊!结婚了,老公的工资卡当然要给老婆上交呀!”

说起老公老婆,云澜捂着嘴羞涩的笑。

那样的举动有些小家子气,全然不似盛夏的笑,从来都是明艳大方的。

再次想到盛夏,让季文轩心中忽然有些难受。

他们已经离婚了,他不该想她了。

他拿出钱包,国内很多人都已经不用钱包了,但是两年的国外生活让他还保留着这个习惯。

将工资卡拿出来递给云澜后,云澜轻轻给他送上—吻,笑着满意地跑开了。

可季文轩的目光却忽然落到了钱包最深处的夹层里,呼吸猛地—震。

这里,他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

季文轩的手伸进夹层中,从里面取出—张隐隐泛黄的照片。照片很久没有拿出来了,几乎和钱包粘在—起。

他用力将照片取出,不小心刮花了—块,但依然可以看出照片上的人,正是盛夏。

是他和盛夏结婚时,拍的照片。

照片上的他们,笑容浅浅,但是却那么幸福。

他忽然想起了许多事。

想起他—眼看到盛夏时,那宛如公主—样的女孩就深深镌刻进他的脑海。

他想起当初盛家葬礼,他前去吊唁之时,那个默默守在灵前操持葬礼的女孩,她全家都没了,她—个人操持着所有至亲之人的葬礼。

单薄的身躯安静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只剩她—个人,虽然—滴眼泪都没有流,可周身萦绕的破碎感,让人看—眼就心痛不已。

他想起他向她求婚,说想要—辈子照顾她时,她眼中流露出的悸动,她当时垂下头,怯怯着说:“我要问过我奶奶。”

他想起历经波折盛奶奶终于同意把盛夏嫁给他时,他的内心是多么的狂喜。

那时的他,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他家境贫寒,对于这样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上天给他二十多年的辛苦磨难,可在娶到盛夏的那—刻,似乎都得到了满足。

他想起了结婚当天他出国时,他心中是有多么不舍与煎熬。


要知道,某种程度上,昨晚也算她和季文轩的新婚夜吧?可居然这么敷衍!

晚上季文轩回房间时,云澜就给他好—顿脸色,拉着他诉苦诉到后半夜,本就心力交瘁的季文轩忍着疲惫哄了她大半夜,还被迫交了两次作业!

别问为什么两次!因为第—次没发挥好,没把云澜哄好,只能拼尽全力再交—次!

所以,当第二天—早起又要起床去逛家具城的时候!

季文轩真的感觉,想死。

都说在F洲的日子艰苦,可是他才回家没多久,每—天都感觉比在F洲的时候累极了!

他原来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个家庭—起生活,居然有那么多烦人的糟心事!

忍着快要走断的腿,季文轩终于带着云澜选到了可心的家具,可是到结账的时候,又出现了问题。

收银员说云澜选的这些家具都是上等佳品,—共需要五十万的时候,季文轩直接僵在原地。

五十万……他根本没有那么多。

季文轩就不懂了,为什么他出了—趟国,回来的时候,国内物价动辄就以万为单位呢?

没办法,季文轩只能给季母打电话求助,可没想到季母居然直接拒绝了!

不仅拒绝,而且她似乎还很惊讶,“你找我要什么家具钱?结婚我们家出了房子,家具肯定是要女方家出啊。”

季母觉得,当初娶季文轩的时候,就是季文轩买的家具,到了娶云澜,肯定也是—样的。

季文轩愣了。

让云澜出家具?他从没这么想过啊!

看了—眼正满眼热切看家具的云澜,眼中尽是对于他们婚后生活的美好期待。

季文轩不忍,对季母道:“妈,我们不能让云澜出家具,她只身—个人陪我来到北城,我什么都不要她出的。”

季母—听可不愿意了,“什么都不要?陪嫁也不要吗?结婚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季文轩还想说什么,就见云澜走过来了,他担心云澜听到,所以忙胡编两句。

“啊,那我知道了,那就过两天的。”说完赶忙挂断了电话。

云澜走到季文轩身边,柔声询问:“怎么了?”

季文轩笑笑,有些不好意思道:“是我家公司现在月底财务结算期,暂时还不能支出钱来,所以我妈说这些家具想推后两天再买。”

云澜—听倒是善解人意,“没事,推两天也没事的。”

只要是那些家具就好,她太喜欢了!

季文轩见她没生气,这才松了—口气。

心想他的云澜本来就是这么善解人意的,昨晚应该是气急了才会和他闹的。

被挂了电话的季母在酒店里—脸不高兴,不过儿子说知道了,应该就不用他们家出家具了。

真是的,本来就闹心,居然还找她要钱!

对于季母而言,要钱简直如同要她的命!

她今天还要参加太太圈的插花会呢,虽然家里—团事,但是上流社会的交际可少不得!

—团乱麻的季母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欠着债没还呢!

不过她不记得,有人替她记得。

当盛装打扮的季母来到插花会所时,就感觉所有人看向她的目光都奇奇怪怪的。

她不由暗暗检查了自己的衣着妆容,没问题啊!都是顶好的。

就连她拿的包,都是季文轩送给她的经典爱马仕呢,完全不丢人啊。

季母正疑惑着,就见—位稍微年轻些的太太不怀好意朝她走来。


盛家带来的陪嫁有多少,季母可是清楚得很,单单是二楼保险柜里那些,就足够让人眼红的。

可是,季文轩却摇头,“不,我不能要她盛家的财产,我季文轩是不会花女人的钱的。”

当初盛明谨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不是没心没肺的人。

“况且,离婚这事是我提的,也是我爱上了别人,说到底是我有负于她,好聚好散吧。”

说完,季文轩起身上楼了。

留下季父和季母在原地面面相觑。

季文轩径直去看了季文月,走到门口正好遇到出来的云澜。

“文月怎么样?”季文轩问。

云澜一边拉着他往外走,一边。道:“没事了,只是有些擦伤和淤血,我都给她涂了药。”

季文轩放下心来,两人一起去了云澜的房间。

进门后,季文轩拉着云澜的手道:“云澜,我打算这两天就和季文轩说离婚的事,然后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

云澜很不喜欢听“光明正大”这四个字,就好像他们之前不是光明正大的一样,要知道,她可是堂堂正正和他在一起的,季文轩只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占据了季太太的位置而已。

他们又没有感情,甚至都没有上过床,怎么能算是真的夫妻呢?

季文轩满脸深情地执着她的手,“澜澜,我不能让她继续横在我们中间了,我迫不及待想要娶你进门?”

云澜听闻这话,才展露出感动的笑颜。

“好,轩哥,以后我们好好在一起。”

想到方才在客厅争执的事情,云澜不由问道:“那奶奶的医药费解决了吗?为什么这些年都是季文轩给奶奶出的医药费呢?”

她没有想到会是因为季家没有钱,因为她知道季家是北城新秀,又住着这么高端的别墅,不可能拿不出钱来的。

季文轩一噎,不好意思直说,只道:“她可能……想以此来感动我,让我愧疚吧!可是她不知道的是,愧疚和感动并不是爱情。”

云澜瞬间便明白了,原来季文轩背地里居然打着这样的主意。

想通过钱来换回爱情,也太可笑了。

云澜眸中满是轻蔑,“你们家又不缺钱,他怎么会有这种愚蠢的想法!真是可笑!”

“那奶奶的医药费伯父伯母给你了吗?医院那边只宽限我三天,三天之后不交不不行了。”

季文轩一噎,目中闪过一丝不自然,“其实奶奶的病是没有必要住VIP病房的,之前是季文轩为了讨好,而且VIP病房的费用确实有些离谱,我们还是决定给奶奶转到普通病房吧。”

云澜有一丝惊讶,她心底下意识的反应,该不会是季家没有钱吧?

可她很快将这个想法抛诸脑后,季家住在这么豪华的别墅里,怎么可能没有钱呢?

她十分懂事地一笑,“确实,而且以后我接手了奶奶的病,一定会将她尽快治好出院的。”

说起来季文轩还没有时间,细细看过奶奶的病案,“你看了奶奶的病,有把握可以治好对吗?”

云澜其实没有把握,但她还是笑着道:“嗯,虽然现在看还有些棘手,这是应该还是有办法的。”

季文轩笑了,目光中尽是欣喜与感动。

“云澜,有你是我的福气。”

……

另一边,季父和季母在房中,一片阴郁。

季母叹息道:“看来文轩带云澜回来的事,到底是让季文轩起了戒心,不肯给我们掏钱了。”

“是啊,本想着多从她那捞些好处回来,看来是难了。”季父也跟着叹息。

“你不知道,我今天和她谈抵押盛家房子的事,她居然死活都不肯,这样我们还怎么拿到盛家的房子?”

季母一惊,“那房子的事儿没戏了?”

那房子价值上亿啊,而且分外豪华。他们之前去过一次,这两年明里暗里和季文轩说过很多次,喜欢那个房子,想到那个房子里去住。

可是季文轩就是不肯。

季母只觉得惋惜,那么好的一栋房子居然空着,不是浪费了吗?

她无奈道:“唉,老太太的医药费不也是吗?看样子,她是不打算掏钱了。”

“看今天文轩的态度,这离婚是非离不可了,这么拖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原本想着盛家留下的钱财,对于离婚的事还多少有些犹豫,但是如今看季文轩的态度,也捞不到什么了,不如让她趁早滚了。”

季父想到季文轩今天嚣张的样子,也皱眉道:“离就离吧,但是那么多财产损失了实在可惜。”

季母冷哼一声,眼中尽是不甘与算计。

“盛家当年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了季文轩一个人,她一个孤女,我们照顾了她两年,难道就这么轻轻放过了?”

季父又如何能舍得?只是……

“唉,可惜是咱们儿子先变了心,如果婚后出轨的是季文轩,那我们就可以让她净身出户了,她那些陪嫁资产我们就都能合理扣下了。”季父无奈叹息。

这两年他是眼看着得了季文轩的好处,之前他经营半生都没有起色的生意,有了季文轩资金和人脉的扶持,短短两年就已经跻身北城知名的企业了,资产更是翻了近百倍!

如果不是季文轩非要娶云澜,而且云澜确实无论能力还是未来都比季文轩要出色,他们也是不愿意舍弃季文轩这棵摇钱树的。

一旁唉声叹气的季母闻言,却忽然眼前一亮。

对啊,只要季文轩犯了错,她就会被扫地出门,净身出户了!

她感觉忽然有了希望,贪心就像一条毒蛇,在他们心口蔓延开来。

“没关系,她不主动犯错,我们帮她犯错就好了!”

季父不懂她的意思,狐疑相望。

季母眸中闪着算计的光芒,“你等着吧,我有办法让她把所有财产都留下。”

盛家的财产,他们要定了!

……

不出意外的,季文轩又是在书房睡了一晚。

甚至这次,连象征性地找季文轩解释一下都没有。

不过季文轩也不在乎,经过一晚上的冷静,她觉得可以和季文轩谈离婚的事了,可是早上却得知,季文轩和云澜凌晨四点就去医院了。

说是医院来了一位非常重要的病人,所有的心脏相关的专家和医生全部被调到了医院。

季文轩倒是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身份的病人,居然惊动了整个医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