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现代都市 > 畅读佳作推荐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

畅读佳作推荐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

沐紫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沐紫颜”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季文轩盛夏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她本是名医之后,嫁给他之后,新婚当天丈夫出国,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扶持家族成为名流,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为了让白月光正名,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废物?离婚?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主角:季文轩盛夏   更新:2024-07-12 21: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文轩盛夏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佳作推荐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由网络作家“沐紫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沐紫颜”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季文轩盛夏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她本是名医之后,嫁给他之后,新婚当天丈夫出国,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扶持家族成为名流,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为了让白月光正名,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废物?离婚?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畅读佳作推荐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精彩片段


想到这一点,季文轩眸子沉了沉。

亏他之前还以为盛夏对自己有情,不想和自己离婚,却原来她早就做好准备了。

呵呵,真是虚伪。

季母见她连协议都拟好了,生怕盛夏想要分割他们季家的产业,于是歪头凑过去看,一脸紧张。

盛夏道:“首先是这房子……”

听她提房子,季母赶忙道:“这房子是我们季家买的,是文轩的婚前财产,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别妄想分房子了!”

盛夏嗤笑,“房子我不要你们的,但是婚后一次性补齐的两百万房贷应该有我的一半,你需要补偿给我。还有房子的家具家电都是我们盛家买的,我会全部带走。至于房子的装修,考虑到你们以后还要居住的人性化角度,你们可以选择补偿给我装修款两百万。”

季母一听这话简直要疯了!

她跳脚起来指着盛夏,“盛夏你疯了吧!你居然要把家具和装修都拆走?这是我季家的房子,里面的东西都是我季家的,你什么都带不走!别白日做梦了!”

盛夏也不恼,淡淡道:“是不是白日做梦,你们看看婚姻法就知道了。”

“季文轩婚内出轨,按理说是要净身出户的,但是我不稀罕你们季家的东西,所以只要把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我就算和你们两不相欠。”

“否则,这事就是闹上了法庭,你们付出的只会更多。”

盛夏的话一字一句落到季家人耳中,那句“婚内出轨”让季文轩听着极其刺耳。

季母不说话了,她虽然没学过法律,但是家长里短听说过的这种事儿不少,确实有这么回事。

上个月同小区的王家就是,他家儿子在外面包养女大学生,被媳妇当场捉奸,离婚直接将房子车子都补偿给媳妇了,甚至连家产都分了一半走了!听着都让人肉疼!

盛夏继续道:“另外,这两年季奶奶在医院的费用一千二百万是我出的,还有季文月学费总计一百二十万,至于其他日常的生活花费和给你们一家人买的东西,我就不要了,全当扶贫了。总共你们需要支付我一千六百二十万,我给你们抹个零,给我一千六百万就好。”

听到盛夏张口就要一千六百万,季母当即都要气炸了,开口就骂。

“盛夏,你少白日做梦了!这些钱你说是你花的就是你花的啊?你有证据吗?即便是有,这些也是你婚姻期间应尽的义务,凭什么要我们还!”

“我告诉你!一分都没有!”

盛夏嗤笑,“每一笔支出都有记录,你们如果不同意我们就让法院评判,到时候季文轩这两年的工资都要分我一半的,你们真以为娶我就是来给你们季家免费扶贫的?”

季文轩却是在听到盛夏给他们家花了这么多钱之后,脸上感觉火辣辣的疼。

尤其是“免费扶贫”那四个字,更是彻底打他的脸!

可是一千六百万啊!盛夏两年居然给他们家花了一千六百万!这些他居然通通不知道,盛夏也从来没和他说过。

为什么不说?是不是想让自己感觉亏欠他?

他到底还是有些男子汉骨气,正色道:“这些钱,我会一分不少都还给你的。”

说着,季文轩抬起眸子,“盛夏,我不会欠你的。”

盛夏漠然点头,“好,既然这样,签了协议,我们就去办手续离婚吧。”

尽管季父季母不同意,但是季文轩执着,他们根本无力阻止。


不过这些与她无关,她也没有多问。

昨天和季家人也算是撕破了脸,所以季文轩也没有管季家里里外外那些破事,吃过早饭就出门去了。

她需要回盛家一趟,那里到处充斥着她所有家人的影子,她很少回去,生怕自己承受不了。

但是马上要离婚了,离开季家以后,她还是要回到盛家的。

王妈将所有她在自季家的重要东西全部偷偷带了出去,她想要把这些东西都拿回盛家去,顺便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

没想到一出门迎面就撞见了一个熟人,正是云际餐厅的负责人之一刘总监。

见到季文轩,刘总监亲切地打招呼。

他对于季文轩是十分熟悉的,毕竟曾经盛家人就是他们餐厅的常客,而且是他们顶头老板交代的,只要是盛家人来用餐,通通免费。

只不过,盛家人不肯,每次都是要给钱的。

季文轩笑问:“刘总监,你怎么亲自来我家了?”

刘总监面上有些窘迫,“这事说来惭愧,是季太太从我们餐厅预定了一顿晚饭,还没有结账,你也是知道的,云际餐厅从来都是不赊账的……”

唉,他也不好意思来要钱,毕竟有季文轩在。

但是账上对不上啊,云际餐厅的财务严格,他也不能自己补上,只好舔着脸来要钱。

季文轩一听就明白了,释然一笑,“哦,季太太就在里面,你去找她要吧。”

刘总监还想解释,季文轩却直接道:“刘总监,不用顾及我的面子,她订那顿饭我并不知情。”

说完带着王妈就走了。

可刘总监却从这句话听出了弦外之音,她不知情,那不就意味着这事和她无关吗?

那他还在乎什么,要就是了!

要知道,云际餐厅送货到家的服务本来就不是对外开放的,只有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才给送呢!

给季家送,纯粹是看在季文轩的面子上。

于是,刘总监本来抬不起的头,瞬间就抬起来了。

当季母发现自己被追债上门,第一反应就是找季文轩来付钱,可是却发现季文轩根本就不在家!

她板着脸道:“我儿媳妇没在家,等她回来我让她转给你。”

“真是的,不就是一顿饭钱吗?还能少的了你们的吗?也至于上门来要?我们季家也算是你们餐厅的VIP客人吧,给你们贡献那么多,你们就是送我们一顿都合情合理!”

其实这顿饭花费也不过五万,但是季母就是不想掏自己的钱。

她前半辈子穷怕了,只想把钱都握在自己手里。

现在有钱大方了,也是花别人的钱大方,花她自己的,不行。

刘总监在这行干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客人他见多了,当即就看出来了,季母想要赖账。

开玩笑,他们云际餐厅开业以来,还没有敢吃霸王餐的呢!

刘总监不卑不亢,“季太太,我们只向预定人收费,餐是您和我们订的,我自然要找您收费了。”

季母脸一横,“那你等等我儿媳妇,或者你晚上再来,找她要!”

刘总监当然知道季文轩是不肯给她出的,如果她要给,刚才遇见他就说给了。

他也没动怒,而是正色道:“季太太,我们云际餐厅从来都是只上门催债一次,您如果现在不给我,我们就要采取其他方式了。”

季母一听就炸了,尖着嗓子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餐厅打工的,居然敢威胁我?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们季家是什么身份,会怕你吗?”


季文轩也是面色涨红,“爸妈,你们怎么来了啊!”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直接推门进来?

季文轩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这时,门口再次进来一个人,季文轩的身影缓缓出现。

众人在看到季文轩后,更是齐刷刷的面色惨白如纸。

季文轩没有说话,淡定拿着手机直接咔咔就是一顿拍,用视频和图片将这美好的一幕记录保存。

看到她在拍照之后,季文轩恼羞成怒,忙用手遮挡着自己和云澜的脸!

“季文轩,你在乱拍什么!”

季文轩语气淡淡道:“在记录你给我精心准备的,新婚夜惊喜。”

季文轩莫名其妙,“什么新婚夜,什么惊喜,谁给你准备了啊!”

季文轩的目光落到满脸慌乱的季母身上,幽幽道:“妈说我们分开两年,今晚你在这里给我准备了浪漫惊喜,原来就是这样的惊喜啊……”

“真是刺激。”

季母闻言身子一僵,下意识否认:“不不,不是的,这里面有误会……”

“误会?”季文轩冷笑,“他们俩都赤身裸体抱在一起了,还有什么误会?”

“你该不会想说,他们俩盖着被子纯聊天吧?”

“要不现在掀开被子看看?你们亲自检验一下,如果他们俩干干净的,我就相信这是误会。”

“季文轩!”季文轩再也受不了羞辱,直接怒喝一声。

“是又怎么样!我早和你说过,我爱的是云澜,我要和你离婚!”

季文轩眸子一片森冷,“你吼什么?你很有理吗?还是你想把所有人都喊来看看你婚内出轨的名场面?”

“季文轩,你如果回来那天大大方方离婚,我还真能相信几分你们之间是真爱,也愿意成全你们的所谓爱情。可是你为了利益改口说和云澜只是同事关系,又口口声声说不离婚,你在这样朝三暮四,朝秦暮楚,在利益与感情之间摇摆不定,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在这里叫嚣!”

“你违背对我的承诺在先,背叛我们的婚姻在后,不管在感情还是婚姻里你都是一个妥妥的背叛者!你既想要娶其他女人,又惦记着我盛家的好处,想要鱼和熊掌兼得?季文轩,这世上没有这样便宜的好事!”

季文轩被她骂的脸色通红,感觉自己的男性尊严在这一刻被羞辱殆尽!

他涨红着脸,固执道:“我没有!我从来没有贪图你的钱!我之所以不离婚,还不是因为你给季家公司……”

“季文轩!”眼看季文轩要说破他们编造的谎言,季母赶忙开口打断!

“季文轩!你得意张狂什么?就仗着你家里有几个臭钱,你就在这辱骂你的丈夫?”

“文轩后来说不离婚,那是我和他爸可怜你,想要挽回你和他的婚姻,让你还有一个家!你倒好,不知好歹!”

季文轩嗤笑一声,“我不知好歹?季太太,我还没说你的事呢!”

“你今天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你和季先生要来这里?”

说到这,季文轩顿时又想起了这一点。

是啊!他爸妈来干什么呢?

好好的为什么要来云际酒店呢?

季母一噎,面上浮现出慌乱,这些事当着儿子和云澜的面她自然不能说!

不过她不说,季文轩会替她说!

“因为她今天是来捉奸的,她找好了一个野男人,本来是打算把我骗过来,设计将我捉奸在床的。”

话音一落,季文轩面上震惊!

“妈!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这种卑劣下贱的手段,他的妈妈为什么会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