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现代都市 > 逍遥秘书精品阅读

逍遥秘书精品阅读

洞房波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逍遥秘书》,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陆渐红安然,作者“洞房波败”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2002年有三件大事,第一件是上海获得了世界博览会的举办权,第二件事是事业单位机构改革,第三件事是陆渐红失恋了。...

主角:陆渐红安然   更新:2024-06-11 20: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渐红安然的现代都市小说《逍遥秘书精品阅读》,由网络作家“洞房波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逍遥秘书》,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陆渐红安然,作者“洞房波败”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2002年有三件大事,第一件是上海获得了世界博览会的举办权,第二件事是事业单位机构改革,第三件事是陆渐红失恋了。...

《逍遥秘书精品阅读》精彩片段


陆渐红莫名其妙地看着纪委的同志,领头的是个高个子,板着脸道:“黄书记,请给我们安排一个地方。”

“四楼会议室吧。”

四楼会议室装修得富丽堂皇,一般都是接待投资客商或者是重要领导的,没想到会成为纪委调查的办公室。

黄福林没有多说话,意味深长地看了陆渐红一眼,向他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进了会议室,几名纪委的同志立刻将门关得严严实实,那个高个子道:“我是县纪委的陆大友,论起来我们还是老本家呢。”

陆渐红笑了笑,坐了下来,道:“陆书记,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很好。”陆大友点了根烟,向身后的人说,“开始记录。”

“姓名?”

“陆渐红。”

“职务?”

“高河镇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

“家庭住址?”

…………

一系列的问话之后,陆大友直入主题:“我们收到检举信,信中列举了你的受贿行为,县委的政策是不举报不查处,现在有人举报了,所以我们要查清楚,陆书记,那么请你谈谈吧。”

“谈什么?我没有受贿的行为,你说我怎么谈?”陆渐红火气上冲,他从没想过居然会有人检举自己受贿。

“陆书记不要激动。”陆大友笑了笑,不少贪污受贿的违法犯罪分子一开始都是这种态度,可是最后都伏法了。

“我可以提示你一下,是关于到燕华采购设备。陆书记,你还年轻,我们的做法是保护干部,如果你现在把情况说清楚,算是主动交待,我们会宽大处理。”

“有证据直接抓我好了,我没什么可说的。”陆渐红心中有气,说出来的话也就不怎么客气了。

“陆书记是不配合我们的工作呀。”陆大友见得多了,认为陆渐红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们调查了你的收入情况,按照你的工资,是不可能买得起一辆桑塔纳的。”

陆大友眼神眯了眯,身体微微前倾,盯着陆渐红道:“陆书记,能说说,你的车是怎么来的吗?”

听到这里,陆渐红脸色怪了起来:“你们认为我受贿,不会就是因为这辆车吧?”

“当然。”陆大友点头,“只要你能解释清楚来源,我们就向你道歉。”

陆渐红没有解释,他只是拨通了安然的电话,在等待接通的过程中,对陆大友说道:“她叫安然,是我女朋友。”

陆大友莫名其妙的接过电话,心想你有女朋友就有女朋友呗,跟我说什么?

“渐红?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你?”安然声音响起的一瞬间,陆大友浑身一震,终于记起了这个名字!

这特么不是安董吗!

香江宝隆轴承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安董!

这一刻,陆大友终于明白陆渐红刚刚那奇怪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堂堂资产数亿公司的老总,给自己男朋友买辆车,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至于行贿,就更不可能了,安董那可是连庞县长都要讨好的人,这样的人物,犯得着贿赂一个镇委副书记?

陆渐红已经接过电话,和安然聊了起来,听着两人间的谈话,陆大友再无半点怀疑。

当陆渐红挂断电话后,向他郑重地道了歉,带着人回去了。

当天,纪委的调查结果公示,陆渐红同志行为端正,并无行贿受贿行为。

得知这个消息的王建双的心情很差,他的小伎俩又没派上用场。看来陆渐红的防守很严密,只有在工作中寻找他的失误了。王建双是这么想的,但是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找到陆渐红的茬,他已经落网了。

纪委调查的事很快过去了,在三季度的总结会上,黄福林特意把这事给提了出来,为陆渐红更正了名声,并说像陆渐红这样的好同志,是经得起纪委的调查的,也不怕纪委来调查,更欢迎纪委来调查,这样才能显现出我们的同志是廉洁自律的。

黄福林表面看起来是个温和的人,但是一旦动了杀机,那将是致命的。有句话叫做:不惹事不等于怕事。

黄福林就是这样的人,首先,就是将陆渐红被打那件事重新翻了出来,派出所长胡得贵全力配合,仅用了一天的时间,便将李飞拿下了。

与此同时,他收集了王建双养情妇、受贿的有力证据,将他拉下了马。不过王建双倒是个硬茬,并没有拔出萝卜带出泥,倒下的只有他一个人。

像王建双这样的小官员翻船实在是件小事,虽然在高河引起了小地震,但影响很快便过去了,可是在陆渐红的心里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让他意识到官场的残酷,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有的时候并不是你做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只不过是别人没有动你而已。

黄福林什么也没有对他说,但是陆渐红知道,王建双对付自己是一个导火索,黄福林这么做不仅仅是清除异已,更是在为自己扫平障碍,自己的身上已经深深烙上了黄福林的印记。

此时的陆渐红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工作的初衷,不再是享受工作的乐趣,在他工作的这段时间里,他看到了不少社会的问题,他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能掌握大权,一定要好好地做一些实事。

十一月份,国家对开采型企业进行审核取缔,高河镇的三家轮窑厂按理也在取缔之列,但考虑到这几所轮窑厂对高河税收所作出的贡献,经过与县政府协调,只取缔沿主干路在视线范围内能见到的两家。

十一月中旬,沿路的第一、第二轮窑厂被爆破,高耸的烟囱随着一声巨响轰然坍塌。

陆渐红大姐夫刘得利所在的第三轮窑厂因为离主干道有三公里,又有村庄遮挡,所以幸免于难,但尽管如此,刘得利还是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厂长赵长柱不务正业,这三窑被他搞得污烟瘴气,如果不是精通业务的刘得利撑着,早就垮了。陆渐红本来不知道这个情况,分管了工业之后才有所了解。

三个轮窑厂中,其实一窑、二窑的管理都比三窑要好得多,效益也好,他有心想留下来,只是不能与国家的政策相违背,能把三窑留下已经是开了后门。鉴于三窑的情况,陆渐红有了一套方案。

这一天,陆渐红到了黄福林的办公室,道:“黄书记,有件事我想向你汇报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