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现代都市 >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畅销巨作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畅销巨作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是作者“刀上邪”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迟为简苏星蕴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我没皮没脸地追了他好些年,成功结婚生子,但听说,他白月光影后已经回国了。很多人都说我配不上他,他一个校草级的人物,成绩好,还是圈内太子爷。而我……的确是到了我该挪开的时候了,我给的爱于他而言,是那么的卑微。可没想到的是,车祸意外后,我却重生回到了高考前……这一次,我累了,真不追了……...

主角:迟为简苏星蕴   更新:2024-07-10 21: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为简苏星蕴的现代都市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畅销巨作》,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是作者“刀上邪”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迟为简苏星蕴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我没皮没脸地追了他好些年,成功结婚生子,但听说,他白月光影后已经回国了。很多人都说我配不上他,他一个校草级的人物,成绩好,还是圈内太子爷。而我……的确是到了我该挪开的时候了,我给的爱于他而言,是那么的卑微。可没想到的是,车祸意外后,我却重生回到了高考前……这一次,我累了,真不追了……...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畅销巨作》精彩片段


年级学生群里还在撕扯,消息一下接一下地刷。

迟为简拿起自己的手机,修长的手指划开对话框,往群里发了个微笑。

死亡微笑。

死亡凝视。

群里,顿时安静。

没人再敢发一条消息。

手机外同样鸦雀无声。

迟为简脸色冰冷周身戾气,谢骁舜和周洺玺跟他是发小,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少爷脾气,见他如此都心底发怵,抿紧嘴,没敢往外蹦出一个字。

半晌。

迟为简抬头,突然问,“这两天班里哪有聚会?”

“啊?”

谢骁舜一脸懵,没明白迟为简要干什么,但他积极响应,连忙在班级群问。

周洺玺明显是懂的,见迟为简脸色稍稍能看了,话里便带了笑意,“域哥,有聚会她也不会去,人现在不在京市呢。”

谢骁舜还是一脸懵。

迟为简低头,点开某个对话框。

最后一次对话,还停留在五月。

她嗲嗲地说刷题好累好累,缠着让他给她加加油。

他发了个加油的表情。

她欢天喜地,连着回了好几条消息和语气坚定的语音。

“迟为简,我一定能考上你保送的学校!一定!!”

再往上,都是她一连串地给他发消息,从不会做的题到天上的云朵好白,她叽里呱啦,总有说不尽的话要对他讲。

他偶然回个嗯。

这时。

迟为简破天荒地第一次主动给她发消息。

【苏星蕴,我和白嫣落没什么。】

发出去的消息前小圈转了转,而后变成一个红色的感叹号,一条系统消息出现在下面。

“……………”

迟为简本就冰冷的俊脸顿时雪上又加层霜。

旁边的谢骁舜被冻得更懵了。

周洺玺冒死瞥了眼,看不到具体的内容,但那红色的小感叹号很醒目,苏星蕴这是,把迟为简给删了啊啊啊,他死死憋住笑。

一本正经地说,“域哥,暑假见不到没事啊,到时都读一个大学,横竖她都得回京。”

迟为简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凉飕飕的。

谢骁舜还在状态外。

“见不到谁?谁啊?跟你和域哥同一所大学?”

七月,苏星蕴在苏市。

八月,苏星蕴还是没回京市。

高等学府华丽的录取通知书拿到手,林暖被采访。

镜头里林暖意气风发,被问到她马上要到清大读书了,有什么想法,她说,“很期待,也很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我同桌没跟我念一所大学。”

采访记者听到她说起另一个学霸,很感兴趣,“你同桌也是学霸?”

“对。我能上清大是自己努力,但是能以这样的高分考进清大,还能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专业,多亏了我同桌。我原先数学和物理不算好,是我同桌带我一起刷题才刷上去的。”

“这么说,你同桌还是数理学霸?”

“嗯,她也是别人帮她补的。”

“你同桌考了多少分?”

“693。”

“很高的分数呀,没去清大,是被清大隔壁抢走了?”

“不是。她选了南方那边的大学,学医,本硕博连读。”

“啊啊啊??”

“她算是出身中医世家吧。我考最后一科地理前生了病,是我同桌的外公帮我治好的。”

京市考生考了693,没报清大,消息一下炸了。

附中年级学生群也炸了。

苏星蕴能上清大,却放弃了?!!

她不仅放弃当初死活要考的大学,她连这座城市都放弃了??要说学医,难道693不能填京市的顶级医学院吗??清大医学也很强啊!!本硕博连读啊,苏星蕴这得一去他市多少年!

这消息好炸裂。

“所以,苏星蕴她是放弃追迟为简了吗?”

“我知道了,她肯定是跟迟为简表白,然后被拒了。”

“不可能,迟为简拒过她很多次好么?你见她退缩过?”

“那不一样吧?示好被拒,跟表白被拒,到底不同吧?”

“不知内情,只觉脸被打得好疼,感觉是我误会了苏星蕴。也许她本来就不喜欢迟为简?”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弱弱问一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有些女生专门找理科强的男生做男朋友,然后考试考研完,一脚踹开。”

“啊?找的免费家教??”

“你们说苏星蕴是不是这样?”

“啊这……………”

“不能吧,她也不算白、迟为简,毕竟她给迟为简送过那么多礼物,都不便宜...”

“啊!脑洞好大,所以苏星蕴说那些早餐零食和礼物是拿来答谢迟为简的,还真的只是答谢么??是我们误会她在追迟为简??”

“好抓马!”

京市某会所。

“域哥,林暖的同桌是苏星蕴没错吧?”

“嗯?”

“苏星蕴的志愿没填清大?!!!”

“?”

谢骁舜把采访视频拉到最前面,外放,林暖和记者的声音传了出来。

周洺玺顿时炸了。

苏星蕴这把玩的高端局啊!他都没敢去看迟为简的脸色。

她没填他保送的大学。

迟为简是真的没收住脸上的表情,阴阴沉沉的俊脸,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暴雨冰雪欲来。

谢骁舜再迟钝,也看出了不对劲,琢磨着琢磨着也懂了个大概,心里窝草窝草个不停。


顿时就没法理直气壮。

这…还不如记不起来哎哎哎!

迟域不动。

苏迦妮低声跟身旁的室友们说了两句,然后踢着红白球鞋向他走去。

她身后是女生们的叽里呱啦。

“好帅!”

“很眼熟,草!那…那个国民校草啊草!!”

“真是迟域?”

“他不是京市清大的?怎么来苏市了?”

“不是说他有女朋友了?”

“他女朋友…是我们迦妮??”

“我就说,哪有那么巧,一模一样的头绳。我就知道他俩绝对有猫腻!!嗬嗬嗬~”

立刻就有人举起手机,拍了照片,发到了高校联盟圈,就是吧,那照片发出去转了大半天,愣是没通过。

迟域惊现苏医大的配文消息,发出去了半天,自动变成仅自己可见。

京市清大那边,实验室里打酱油的周洺玺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周少,我们拦截到迟少在苏医大被拍的照片,您看要不要放出去?】’

周洺玺点开校盟圈APP负责人发过来的截图,笑着地回过去。

【这我也做不了主,得问问。你们先拦着。】

苏医大外。

黑色添越开在路上。

迟域开车,苏迦妮坐在副驾。

等红绿灯。

车内两个人从学校出来就沉默,此时气氛诡异又暧昧,苏迦妮扛不住,先开了口,“你还没回京市?”

“嗯。”

“你们今天没课吗?不是说开学就进项目组了,很忙的?”

迟域侧过头看苏迦妮,“前段时间忙,赶出了这几天的假期。”

苏迦妮抿住唇,想问也不敢问了。

她怕一问,又是一个惊天暴雷。

嘴闭上,脑海却已完全炸开。

什么叫前段时间忙,赶出了这几天的假期?

迟域他刻意赶出了这几天假期的嘛?

赶出时间来陪她的嘛?

他说这样的话,就不怕她乱想嘛?

还是他就是这个意思,就是想让她乱想?

不不不!

苏迦妮用力拽紧衣角,骨节发白,不断地告诫自己,冷静冷静,别想别想。

多想想前世。

前世迟域他......

他从来都不会这样丢直球啊啊啊!!!

苏迦妮感受到迟域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她不敢跟他对视,她有点坐不住,似乎车内空气越来越稀薄。

她开窗。

冷风灌进来。

呼!

绿灯亮。

迟域才转过头去开车。

苏迦妮稍稍松了口气,这时,迟域的手机响了。

来电人,周洺玺。

响了一遍,迟域没反应。

打到第三遍。

“帮我接。”

“啊?哦。”

苏迦妮摁了绿色接通键,周洺玺的声音传了出来。

“嘛呢域哥?”

“开车。”

“你在苏医大被拍,几十个学生在校盟圈发了你和你女朋友的照片,我们继续拦着,还是域哥你顺势官宣?”

??

苏迦妮先是惊讶到张嘴,想要问些什么,后来又想到了什么,表情像是被雷劈中般,怂得根本不敢开口,甚至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生怕手机那头的周洺玺听出她在。

“欸,域哥?听到了吗?我刚说的话。”

“嗯。”

“那怎么说啊?官宣?”

又一个红绿灯。

迟域转过头来看苏迦妮,“你说呢?”

手机那头的周洺玺抖了抖,总感觉域哥这声音,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像是冰山上那个雪啊,叮咚叮咙的,就砸得人心里头那个颤。

“不是,域哥,我这拿不准才问你呢,你怎么又问我?”

“没问你。”

“欸?那问的…”

谁字还没说出来,周洺玺已经意识到答案是什么,他果断战术性撤退,“那...成,回头你俩商量好了,再告我。”

苏迦妮手里拿着迟域的手机,看着匆匆挂断的电话,顿时就觉得手很烫脑里一团乱麻。


饭店洗手间。

苏迦妮颤抖着洗手,温暖的热水滑过她的手背手心和手腕,她却还是感觉很冷很冷,彻骨的寒冷。

前世的画面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卑鄙无耻的她,卑微讨好的她,被嫌弃被唾弃的她,一事无成的她……

前段时间在苏市外公家好不容易养回来的那点底气和娇气,瞬间又被打散,散得干干净净。

她像是骤然失去了所有的防护罩。

随便什么都能伤她。

她怕。

她很怕她又会把前世的路走一遍。

透过洗手池前的镜子,她看到的不是青春洋溢的苏迦妮,而是前世那个百孔千疮郁郁寡欢却还要强装微笑的苏迦妮。

“姨,姨姨………”

“亮………”

“宝贝,你想说阿姨漂亮是不是呀?这可不是阿姨,是姐姐,来跟妈妈学,姐~姐~”

“介……介…”

苏迦妮从镜子里看到,一位年轻的妈妈抱着一岁多的孩子从第三洗手间走出来,此时正笑眯眯地看向她。

她长长的睫毛扇了又扇,心底的柔软突然被狠狠地揪了一下,桃花眼里像是拧开了水龙头,豆大的泪珠汹涌而下。

思念来得如此汹涌。

儿子。

她也有儿子啊。

啊啊啊啊!!

她重生到现在。

才第一次想起她的儿子。

她那只有一岁半的儿子。

那么可爱软萌。

她居然丢下他。

她不配为人母。

她不配!!!

“介......哭......”

“诶?”

那位年轻的妈妈赶忙单手抽出一长条的纸巾,递给苏迦妮。

“小妞,别哭啊。遇上什么伤心事了?是不是高考没考好?没事儿,人生可以走很多条路,实在不行,咱再考一次?”

苏迦妮接过纸,鼻音很重,“不是,谢谢您。”

她捂着心口,离开饭店。

走得太急,气都喘不过来,坐在路边的石阶上缓缓。

眼泪止不住地流着。

她抱着双肩包,埋下头,脑海里全是她那小小只的儿子。

许久。

苏迦妮感觉到不对。

抬起头。

面前堵着个人,熟悉的黑色T恤。

再往上看。

“迟域........”

呜呜呜,她儿子还没长开,但眉眼跟他还是很像。

她的儿子啊。

苏迦妮呆呆地看着他,透过他,仿佛在看她前世的儿子。

迟域见她一双桃花眼水雾连连,抬起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他手指动了动,探上她乌黑柔软的发,见她没躲,他整个手掌摁住她的脑袋,往他怀里摁。

台阶的高度,刚好让她的额头抵着他的胸膛。

呜呜呜.....

苏迦妮眼泪流得更加汹涌。

迟域他知不知道,他们有过一个儿子呜呜呜......

她很想跟他说。

但她不能说。

她谁也不能说。

谁也不会知道。

呜呜呜......

“苏迦妮。”

他喊她。

清冷的嗓音拉回她的思绪。

“考不好没关系。”

“考不上清大也没关系。”

“等你18岁.......”

苏迦妮抬起哭得一塌糊涂的脸,“会遇到比你更好更优秀更适合我的人,是吗?”

他没少说这样的话,她背都能背出来了。

她自下而上看他,他黑色T恤被她的眼泪浸湿,他脸色很差,眸光冰冰冷冷的。

她泪珠还挂着,娇糯的声音却满是倔强。

“我知道了。”

“我会遇到的,借你吉言。”

“刚才是我失态了,谢谢你。很抱歉弄脏你的衣服,我就不帮你洗了,免得他们又说我找借口接近你。”

“..........”

迟域俊脸冷若冰霜。

苏迦妮吸了吸鼻子,背起包,跳下台阶,头也不回地走了。

*

填志愿。

苏迦妮填好,毫不犹豫地点提交。

接下来,大大小小的同学聚会聚餐,苏迦妮都没有参加,逢人邀约,她就说回苏市了,不在京市。

新建的年级群里盛传,苏迦妮没考好,躲起来哭。

她没进群不知道。

林暖气不过,经过她的同意,在群里甩出成绩单截图,“看清楚,我同桌考了693分!!!”

这分数,虽然没进全京市前20,但是上清大妥妥的。

没考好的同学酸了,各种阴阳怪气。

说苏迦妮薅迟域脑力才考出这样的分数,迟域给谁补习一年不能把成绩补成这样?

说苏迦妮填志愿铁定锁死清大,可怕的女生终于如愿以偿。

说迟域逃不出苏迦妮的魔掌,不知道被她这样追会不会夜夜做噩梦。

说苏迦妮躲着憋大招。

林暖一人舌战群儒。

班里人看不下去,纷纷下场,坚决拥护苏迦妮,顺带支持班对苏迦妮和迟域,若是成了,喜闻乐见。

“呵,苏迦妮和迟域天生一对,那我们白嫣落算什么?”

“就是,我们嫣落才是迟域的正缘。上赶着的苏迦妮,哪点配得上迟域?哪凉快哪呆去。”

“我们迦妮正儿八经的白富美,哪点配不上迟域?倒是白嫣落,怎么就迟域的正缘了?”

“迟域就是喜欢我们嫣落!!”

“你们说话要有证据,我们这有迟域和迦妮的双人照,你们看看这配一脸,你们有吗?”

好好的年级群,上演CP粉撕扯大战。

迟域在群里,但他从来不看消息。

谢骁舜看得上头,随口问道,“白嫣落和苏迦妮各有各味,不知道域哥喜欢哪一个?”

周洺玺不答。

一旁躺沙发上的迟域掀开盖在脸上的书,没睡醒的脸冰冰冷冷,语气烦躁不耐,“关白嫣落什么事?”

“不是,域哥你不知道?白嫣落跟你绯闻传得很凶啊,很久以前就在传了,传得比你跟苏迦妮还凶。”

谢骁舜凑过去,给迟域看群里的风言风语。

迟域俊脸冷得骇人。


从高楼往下看,四处烟花腾空而起,完完整整的形状炸开在眼前,带来视觉上的享受。

跟地面上看到底不同,这里视野开阔,风景独好,要不怎么会有人说,站在皇久,会有坐拥天下的错觉?

十多分钟后。

包间的灯亮起,有同学发现少了关键人物,很纳闷。

“域哥呢?”

“找他女朋友去了?”

“找什么女朋友,你们真没看见还是假没看见?”

“看到什么?”

“不是吧,真没见到?就刚才,牵手了啊!”

“啊啊啊?牵谁手??”

“还能有谁?他女朋友。”

“域哥他女朋友??嘶……怎么又绕回来了,我捋捋,他女朋友原先就在这?在我们这群人里?”

蒙在鼓里的同学反应才过来,“卧、!你们早发现了不吱声?!”

“凭实力猜到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凭本事观察到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凭眼睛看到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

皇久楼顶。

苏迦妮稀里糊涂地被迟域牵着来到这里,悚得要死。

她想着要跟迟域说个清楚明白,看到眼前的景象,却吱不出声来。

大厦宽阔的楼顶,整层都沦陷在粉嘟嘟里,鲜花彩带和拱门是粉色的,包裹矮墙和护栏的丝绒布是粉色的,粉色的布偶娃娃和摆设随处都是,就连游泳池里的水面都泛着粉色的光。

偏偏,又能做到粉而不俗。

也是腻害得不要不要的。

光看这场地都能让人心疼设计师薅秃了头。

粉色造景树下。

苏迦妮沉默着,一双桃花眼睁得有点大,嘴角有那么点抽搐。

迟域侧过头,“不喜欢?你不是喜欢粉色?”

“………”

突然被戳中心窝。

苏迦妮视线开始模糊。

因为她喜欢粉色,所以,迟域就特意为她安排了这一整楼顶的粉吗?

他前世从来不会这样。

所有他给她的,都是她强求来的。

她记得前世她18岁生日,生怕他不给她送礼物,她提前好几天发截图给他,告诉他她很喜欢那件东西,很想很想要这样的生日礼物,她甚至怕他不懂央着他送她,他大概是被她闹烦了真的送,她欢喜了好久好久。

不是因为那件东西真的有多喜欢,只是因为是他迟域送的。

前世,她跟他一样读清大,她生日这一天晚上,她怕跨年找不到他,就伙同他的室友和同学们邀他参加院里的跨年活动,她自己外语系的活动都没管,硬要凑到他身边,霸占着他让他陪着她倒计时,没给任何女生接近他的机会。

她汲汲营营,只为了能在他身边多刷些存在感。

他没赶她,她就笑了。

从来没敢奢望他主动,哪怕一点点。

现在。

她重生,他送她手链,还为她准备这样粉幻的场景。

专门为她一个人准备。

终于让她知道,原来迟域也是会哄人的。

原来他的用心,她也能唾手可得吗?

那前世卖力讨好他的她,算什么?

无尽的委屈与心酸袭上来。

苏迦妮忍着汹涌的情绪,视线越来越模糊。

迟域墨黑的眸色沉下去两分,“不喜欢?”

苏迦妮一个劲地摇头,哽咽得说不出话。

“等下。”

迟域从树边提来个箱子。

打开。

拿出厚厚的滑雪羽绒服,裹在苏迦妮身上,“帽子戴好。”

努力忍着泪的苏迦妮:??

迟域不知道去做了什么,没一会儿转过头来跟她说了句,“好了。”

“好什么了?”

迟域没答。

他低头看苏迦妮,轻轻地勾了下薄z唇,弯了个很浅很浅的弧度。


苏星蕴心颤得厉害。

再热烈的吻。

再激烈的动作。

她前世都跟迟为简做过。

然而此时此刻,却是不同的,这次是他主动的,只是他的唇贴到她的,她就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颤。

灵魂被震撼到的那种颤动。

她感触到了他的怒气,也感触到了他对她无遮无掩的独占欲。

是一种,叫做在意的情绪。

她前世疯狂想要从迟为简身上找到的情绪。

苏星蕴眼角突然湿润。

迟为简挪开唇,还抱着她在怀里,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我管不管得着,嗯?”

她没回答,眼泪突然从眼角滑出,滴落到迟为简的脸上。

泪珠往下滚,直到钻进迟为简的唇瓣。

咸的。

一颗接着一颗。

迟为简把人放回到长木椅上,又曲着小腿站在她面前看她,这次几乎视线跟她持平,“凶一点就哭?”

“都没做什么,就在我面前哭了几次,嗯?”

“之前不是百折不挠、丝毫不娇气的?现在把人骗到手,就不装了?”

苏星蕴摇头,哽咽得说不出话。

眼泪倒是止住了。

迟为简修长的手指帮她拭去残存的眼泪,“这事你哭也没用,我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人,苏星蕴。”

“你现在可以不接受,但你以后只能是我女朋友。”

“你也只能有我这一个男朋友。”

“别的,你想都别想。”

苏星蕴迷蒙着一双桃花眼看他,这是迟为简,却又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高冷校草迟为简。

迟为简似是洞察了她的想法,“苏星蕴,没看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就敢惹上来?”

他勾着唇看她,眼神如黑曜石般诱着她,眸里荡着清冽和澄澈,让苏星蕴完全挪不开眼,她下意识就缩了缩脖子,身体也往后仰想退开些。

迟为简手还贴在她脸上,突然往下滑捏住她的下巴,他整个人凑近,缩短两个人的距离。

她退一厘米,他就进五厘米。

她不敢动了。

迟为简满意地看她,撩唇问道,“怕我?”

“有…有点。”

“呵。怕也没用,以后乖点,记住我说的话。”

迟为简捏得不用力,苏星蕴稍稍晃了下脑袋,下巴就从他的禁锢中逃了出来。

他收回手,撑在她的腿侧,五根手指抓紧木椅的边缘,距离近得呼吸几乎喷薄在她脸上,“记好了?”

苏星蕴扭头到旁边,视线落在凉亭柱子粗糙的雕纹上,嘴里含糊着回答,“知道了知道了,记得很清楚了。”

她嘴上说知道,却没把这些往心里装。

刚才不过是气焰嚣张耍个嘴皮子,重生的她压根就没打算要跟谁谈恋爱,谈起来多浪费时间啊。

迟为简剑眉微蹙,稍稍站直了小腿,撑在她身侧的手臂也跟着绷紧,视线更高了些,“怕我还敢敷衍我,嗯?”

“没有呀。”

“苏星蕴,昨天你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应承说会视频,结果呢?”

他等一晚上她都没动静,他视频打过去,无法接通,电话打过去,关机了。

“这…我赶作业太晚,手机后来没电了,我又累得睡着了......”

“手机给我。”

“你要我手机做什么?”

苏星蕴问归问,手还是很诚实地把手机交了出去。

迟为简终于退开了些,站在她面前,拿着她的手机,也没问密码,径直就输了他的生日。

手机,解锁了。

解!锁!了!

迟为简勾唇,意味深长地瞟了她一眼。

苏星蕴表情有点僵,她平时都是用指纹和人脸解锁,很久很久没用到密码,以至于她完全忘记在重生前设定的手机密码是迟为简的生日,更别谈重设密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