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穿越后我在京城当团宠

穿越后我在京城当团宠

玖公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柳茵茵意外穿越了,来到了一个架空朝代。身份凄苦,爹娘不在。但好在她聪明,知道自己找个师父抱大腿。师父武功盖世,九个弟子各个是身份强大。从此,柳茵茵一朝得势,九个师兄把她宠到天上。就连后认的娘亲还是皇帝心尖宠,她日子简直是风生水起。唯一不顺,就是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一直深情款款地看着她!

主角:柳茵茵,轩辕玄玉   更新:2022-07-16 0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茵茵,轩辕玄玉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后我在京城当团宠》,由网络作家“玖公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柳茵茵意外穿越了,来到了一个架空朝代。身份凄苦,爹娘不在。但好在她聪明,知道自己找个师父抱大腿。师父武功盖世,九个弟子各个是身份强大。从此,柳茵茵一朝得势,九个师兄把她宠到天上。就连后认的娘亲还是皇帝心尖宠,她日子简直是风生水起。唯一不顺,就是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一直深情款款地看着她!

《穿越后我在京城当团宠》精彩片段

“贱人,别以为有了婚约你就是太子妃了,我告诉你太子妃的位置只能是大姐姐的?”

残阳映照着整个天空,天空之下粉衣少女一鞭接一鞭的抽打着地上蜷曲着的孩子。

为了减轻痛处,那孩子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可依旧没能让粉衣少女停下手中挥舞着的鞭子!

渐渐的,蜷曲着的人慢慢的没有了生机,紧紧抱着头的手也慢慢软了下来。

粉衣少女旁边的小丫鬟见状拉了一把女子:“三小姐……她……好像没气了”

“滚开,别拦我,贱人贱命哪有那么容易死?”

说着也不用鞭子了,直接抬起脚一脚踹了过去,就在这一脚落下后原本已经失去生机的人却猛然睁开了眼睛,眼里一瞬间的迷茫,随即便是满满的杀意!

刚收回脚的柳千千恰好与那双眼睛对视,猛然退后了两步,随即便是愤怒的又甩出一鞭子:“贱人,谁让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的?我就说你没那么容易死!还敢装死吓我,我打死你!”

说着扬起鞭子又要打下去,只是这一次这鞭子还没来得及落下一道温柔似水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三妹妹,小妹妹还小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就放过她吧!”

地上的柳茵茵冷冷一笑,这后来的女子看似是在帮她,可说的话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只可惜现在伤得太重,这身体的内里已然空了,能活到现在都是个奇迹,现在想要爬起来找个场子实在是有点困难了!

不过……这不代表就任由自己被欺负了,想着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个石子,下一刻石子从手中飞出,还在趾高气昂的两人只觉得一阵刺痛,不过也只是一瞬,因此也并未!过多在意!

“大姐姐,她都抢你的东西了你还这么帮她?太子妃之位明明就是你的,太子和你青梅竹马,可就因为这个贱人一直霸占着太子妃的位置这才……”

“本宫怎的不知自己还有个青梅竹马?太子妃之位本就是茵儿的,又何来的抢?”不等柳千千说完,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柳千千的话!

来人眉眼清冷,可又带着难以言说的霸气,棱角分明的轮廓,加上大小适中的薄唇,冷冽却又温柔!

这两种矛盾的气息此时却尽数出现在一人身上,却没有丝毫违和感!

本拉着柳千千的柳月柔见到来人脸上温和一笑:“太子殿下,月柔参见太子殿下!”

可惜轩辕玄玉并没有丝毫搭理那姐妹二人的意思,径直走到了柳茵茵面前满眼心疼的将地上的孩子抱了起来:“对不起,我来晚了!”

说着冷冷看了一眼旁边的姐妹二人:“今日之事不会就此罢休的,殴打未来太子妃,谁给你们的胆子?莫言,给我打!太子妃身上多少伤我要让他们有双倍!先收些利息,其它的日后再算!”

看了眼怀里的人轩辕玄玉脸上的冰冷瞬间退却:“丫头,我带你回家!”

柳茵茵满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传说中的太子?原主的未婚夫?

可原主的记忆中和这个太子并无交集啊,有这个婚约还是因为原主的母亲也就是丞相的妹妹柳依依救了皇帝,之后皇帝便许下了要让柳依依的女儿成为皇后的诺!

也就是说不管谁是将来的皇帝,那柳茵茵都是皇后!

只不过原主和太子交集其实并不多,甚至见面的次数都少得可怜,一直以来太子从未在意过这个小未婚妻,不然原主也不至于混成这样!

柳依依是未婚先孕,生下原主后不知所踪,不过皇帝到底信守承诺,虽然是未婚先孕,不过和太子的婚约还是一早便定下了!

只是柳茵茵有些不明白,这个太子不是不在乎原主的死活嘛?怎么今天这么反常?

“丫头在想什么?”柳茵茵正疑惑着,耳边便传来了一道温柔的声音将她的思绪都拉了回来!

摇了摇头她并未接话,而轩辕玄玉此时也不再说话了,他的视线已然被守在太子府门口的人吸引!

柳茵茵也注意到了门口守着的人,看那人的模样应该是个太监,想想轩辕玄玉的身份有个太监守在门口也就不奇怪了!

两人逐渐走进,那太监这才扬起笑脸来:“老奴参见太子殿下,皇后娘娘让你进宫一趟!”

“嗯,莫言,去请个大夫来给太子妃治疗!”

说着便要抱着柳茵茵进太子府,却被邓奴拦了下来:“太子殿下,娘娘的意思是让你带上柳小姐!”

轩辕玄玉冷哼,那个女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本不想理会,看了看怀里的人最终点了点头,这丫头也不知除了这身外伤还有没有伤到内里,让御医看看要放心些!

想着开口道:“莫言,你先进宫让御医去凤仪殿等着给茵儿治疗!”

“是,主子!”

皇宫,凤仪殿,轩辕玄玉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太医给柳茵茵疗伤,对一旁的皇后直接没正眼看过一次,而柳茵茵在皇后的杀气和轩辕玄玉的目光中坐立难安!

她真的想逃,却逃不掉,谁来救救她?

大殿内,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太医离开的前一刻,赶走了所有人皇后这才开口道:“柳茵茵?你觉得你配得上玉儿吗?”

柳茵茵一愣,随即感叹来者不善啊,不过趁此机会摆脱婚约,之后想办法赚点钱离开京都,从此天高任鸟飞岂不美哉?

想着直接开口道:“民女自知配不上太子殿下,也不能给太子殿下带来任何帮助,所以民女愿意解除婚约,还太子殿下自由!”

轩辕玄玉听到这话手不自觉的紧了紧,冷冷道:“皇后娘娘,谁配得上我谁配不上我自是不需要你操心,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若是找我来只是为了此事,那我便先行告退了!”

“玉儿!我是你生母,你便是这么对本宫的吗?”听到轩辕玄玉冰冷冷的回话,慕容堇不悦吼道。

只可惜慕容堇的愤怒并未得到任何回应,轩辕玄玉就这般抱着柳茵茵离开,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直到走出皇宫柳茵茵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按照剧情的发展此时不是应该已经退婚了吗?

“你就这么想要退婚?”柳茵茵正叹息着,轩辕玄玉冷冷一句直接将柳茵茵的思绪都拉了回来。

看着眼前的少年明显不悦的表情她呵呵一笑:“没,能成为太子殿下的未婚妻,那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呵呵呵!”

看着她那谄媚的模样轩辕玄玉一愣,随即移开头来:“我买了丞相府旁的宅子,以后你便住在那里吧,我会让人将墙打通,你现在并未与我成亲还是住在丞相府的好!”

“什么人?”

“嘭!”

柳茵茵刚想道歉,护卫的怒吼还有一声巨响打断了柳茵茵脱口而出的谢谢……


“有刺客,保护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就在柳茵茵想要开口道谢是,耳边传来了莫言的喊声,还有兵器的碰撞声,两种声音交叉着传过来刺激着柳茵茵的耳膜!

柳茵茵一愣,这才过来都还没好好休息一下怎么这些事接二连三的来?不过这个刺杀事件明显是冲着轩辕玄玉来的。

看着旁边稳如泰山的人柳茵茵疑惑道:“你不出去看看?”

“我的任务是保护好你,至于外面不用担心,莫言他们会处理好的,我是不可能将你一个人扔在马车里!”

柳茵茵点头,不再说话,倒是轩辕玄玉直接拉过她的手:“不管怎样我都会保护好你的,这一次我定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柳茵茵疑惑的回头看了眼轩辕玄玉,不过随即想到自己并没有完全有了原主的记忆,看来原主和轩辕玄玉之间有点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柳茵茵有些惋惜,原主已经死了,轩辕玄玉的感情注定得不到回应,但现在活着的是她,她会为原主报仇,之后便自己活自己的,既然阎王不收她,那她自然也要活得精彩,至于其他的便与自己无关了!

两人说话间外面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随即便听到了莫言的声音:“殿下,人已经处理干净了,但冷羽中箭了,箭上有毒!”

“先回太子府,去找大夫,派人去查,查清楚了直接告诉父皇!”轩辕玄玉交代完又回头对着柳茵茵道:“先回一趟太子府,之后再送你回去!”

“好!”

太子府中,柳茵茵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糕点不停的往嘴里丢,不过塞点心的动作实在是有些快了,嘴巴都动得飞起来。

没办法柳茵茵是真的饿啊,这具身体也不知多久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这一路上天知道她除了身上的痛之外肚子里空落落的感觉也是很痛苦的好吗?

直到将桌子上的点心吃得差不多了,柳茵茵才收了手,吃饱了!

不过人一但吃饱了就是容易犯困,抓过一块点心随便找个人问了轩辕玄玉的位置便摇摇晃晃的过去了,她得找个地方睡觉,困了!

一路摇晃着总算是看到了轩辕玄玉,远远的便听到大夫战战兢兢的说话声:“太子殿下,这位……公子伤得实在是太重了,不敢贸然拔箭啊,那毒我也不知是什么毒,若是能稳定伤势到是可以研制出解药来,可现在即便有了解药这位公子也是必死无疑的!”

轩辕玄玉皱眉并未说话,一旁的莫言却赤红了双眼:“当真没办法了吗?”

“老朽无能……”

“莫言,去请太医院院首来!”

莫言一惊,随即拱手道:“谢主子,属下这就去!”

柳茵茵看着这一幕一时不知该不该过去,虽然她倒是可以去看看,也许能救,但她暂时还不想暴露太多东西,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明哲保身。

与此同时,丞相府!

柳月柔抽噎着似乎受了极大的委屈,而柳千千则是添油加醋的将早上的事说了个遍,丞相柳天墨皱眉怒道:“千千说得可是真的?”

柳月柔闻言抽噎一声:“爹爹莫要怪小妹妹,她和太子毕竟有婚约,她这般随着太子走了虽说于理不合,可也并非大错,回来后稍微提醒一二便好!”

“我是说她侮辱你的事可是真的?她当真说了你配不上太子?”柳天墨才不会管柳茵茵直接跟着太子走的事合不合适,他在意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柳茵茵此时若是在这里只怕都要翻白眼了,天地良心,她当时受伤严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又怎么侮辱柳月柔?

不过这些没人在意就是了。

柳月柔并未回答柳天墨的话,只是眼泪却掉得更厉害,见她这般模样柳天墨直接认定了心中的想法。

冷哼一声道:“月柔放心,爹爹定当为你讨回公道!”

“爹爹,我……咳咳”柳月柔一句话没说出口下一刻便口吐鲜血,整个人的脸也开始乌黑,脸上青筋遍布,好像地狱里出来的恶鬼一般可怖。

同一时刻,一边的柳千千也开始吐血,模样和柳月柔一样。

见此模样柳天墨一时之间也愣了随即吼道:“快去请大夫,快去!”

另一边,太子府!

轩辕玄玉毕竟是太子,加上皇帝对这个儿子简直就是溺爱,所以太医院院首倒是很快便赶来了。

看到太医院院首柳茵茵却是愣了一下,本以为这个院首是个白胡子老头,没成想是个俊美清冷的少年郎!

只见少年对着轩辕玄玉行了一个礼后直接进了屋子,很快便便再一次出来了,俊美的脸上此时带着淡淡的惋惜:“回禀太子殿下,那位身上的毒我倒是可以解,可那箭离心脏太近,若是拔了也会引起大量失血,也是活不成的!”

柳茵茵远远的看着这一幕,自然也看到了莫言的崩溃和轩辕玄玉脸上一瞬间的痛苦,摇摇头叹息一声,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救过自己一命,总不能见死不救!

拍拍手最终还是走了过去淡淡道:“让我看看他可以吗?”

柳茵茵说完便感觉到各处不太友好的目光,再一想自己现在顶着个重伤的身子去说要看看病人,这不玩呢!

摇摇头,无奈叹息,他们能让自己进去都是见鬼,想着呵呵笑道:“我……”

“好,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说,谢谢!”

“啥?”听到轩辕玄玉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柳茵茵有一瞬间的呆愣,这……

“快去吧,外面的事交给我!”看着小丫头呆愣的模样轩辕玄玉温柔道,柳茵茵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

外面的一干人却是有些不理解轩辕玄玉的做法,而轩辕玄玉也没有解释的打算,只冷冷道:“这件事不准传出去,否则杀无赦!”

“主子,冷羽已经不行了,太子妃……毕竟还小!”这意思再明显不过,这是怕柳茵茵会做出什么伤害冷羽的事来!

轩辕玄玉淡淡的看了一眼莫言:“本宫决定的事何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

莫言闻言直接跪了下去:“主子,冷羽命不久矣,此时……”

“我需要个人帮忙!”莫言的话并未说完便被推门出来的柳茵茵打断了。

看了眼地上跪着的莫言她只淡淡一笑,前世若是敢有人这么质疑她她早便撂挑子不干了,不过现在……谁让她欠了人情的?

不再搭理跪在地上的莫言她回头看向太医院院首叶明月:“我告诉你怎么做你动手可好?”

没办法,实在是她现在的身子并没有完全恢复,动起手来还是有些发软,什么都做不了!

叶明月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柳茵茵,看着她眼里的淡然与自信来了兴致,点了点头道:“可以!”

两人再一次进入房间,里面的人也全部被赶了出来,里面的情况谁也不知道,能看到的只有柳茵茵一盆接一盆的血水抬出来。

到底是人小,很快她的脸上便渗满了汗液,脚步也逐渐变慢……

就在柳茵茵和叶明月与阎王抢人时,宫里却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三皇子刺杀太子殿下,并且被太子殿下直接找到了证据交到了皇帝的手中!

刺杀储君,这可是杀头大罪,轩辕皇当场暴怒,可最后慕容堇不知和皇帝说了什么,三皇子轩辕澈只得了个闭门思过的惩罚!

轩辕玄玉听着暗卫的汇报只冷冷一笑,他也没想凭这个把轩辕澈怎么样,只不过想给慕容堇和轩辕澈添点堵而已!

太子府,治疗一直持续了两个时辰,期间柳茵茵虽说早已筋疲力尽,但动作却从未慢过一秒!

直到叶明月将伤口包扎好,柳茵茵这才放下手中的布,以前她是主刀的不觉得,现在才发现原来打下手这么难!

想着眼前一黑,下一刻人已经没了意识。

亏得叶明月眼疾手快并没有让柳茵茵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吱吖!”极轻的开门声响起,却让外面的人都惊了一下,随即便看到叶明月抱着已经没了意识的柳茵茵走了出来。

叶明月看了眼轩辕玄玉有些发黑的脸淡淡一笑将怀里的柳茵茵递了过去:“里面的人已经没事了,毒臣也已经为他解了,剩下的便是调理,我想这应该用不到下臣了!”


看着眼前云淡风轻的男人轩辕玄玉淡淡道:“多谢!今日之事还请叶院首保密!”

“这是自然,太子妃小小年纪有如此医术,可谓是天纵奇才!”

听到叶明月的话轩辕玄玉皱了皱眉有些不悦,不过他也知此人便是这样,况且……

紧了紧怀里的人他道:“莫言,送叶院首回去!”

叶明月闻言行了个礼识趣离开,临走时深深地看了一眼昏睡着的柳茵茵,外面的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却很明白这个孩子只怕没那么简单。

不过来日方长,总是有机会将她的秘密抓出来的!

叶明月的心思轩辕玄玉并不知道,不过即便是知道也不会过多在意,想了想抱着柳茵茵直接回了丞相府……

柳茵茵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轩辕玄玉将柳茵茵送回来后还没来得及休息莫言便送来了一封信,虽然不放心柳茵茵,最后也不得不离开,只留下两名暗卫守着!

“柳茵茵,你个贱人,你对大姐姐和三姐姐干了什么?”柳茵茵迷迷糊糊爬起来,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便听到一道怒吼声。

扶了扶额,这怎么每一天清净的?也不知道轩辕玄玉说给她买的院子什么时候可以搬过去!

“嘭!”柳茵茵的小破门被一脚踢开,虽然轩辕玄玉亲自将柳茵茵送回来柳家也不敢太过分,不过倒是已经来不及收拾房间为由让柳茵茵继续住在之前的小院子里!

随着门被踢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便横冲直撞的跑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把刀,眼露凶光,仿佛下一刻便要将柳茵茵直接分尸了。

此人便是柳月柔的同胞弟弟柳宣齐,也是柳家唯一的儿子,不过看这模样多半也是被宠坏了的世家少爷。

柳茵茵冷笑一声:“我对他们做了什么?我昨日都没在府里,又能对他们做什么?倒是你,拿着刀跑到我这人疯狗般咬人,你想干什么?”

“你敢骂我?”

“这倒是稀奇了,我怎么骂的你了?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柳茵茵冷冷一笑,她不想惹麻烦,但不代表怕麻烦。

“你……我要杀了你这个没爹没娘的贱人!”说着提着刀便砍了过去,远远守着的暗卫想要救人却已然来不及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刀朝着柳茵茵直接砍了过去……

柳茵茵冷哼,抓过一边的凳子直接扔了过去,不过她倒是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受重伤,加上一天的折腾,这凳子不重但也有些份量,一下子没注意凳子没扔出去人倒是先被甩飞了!

不过也正是这一下倒是让她躲过柳宣齐那一刀。

眼看柳茵茵躲过这一下柳宣齐暴怒扬起刀又砍了过去,柳茵茵冷冷一笑手里不知何时抓起来的石子直接扔了过去。

柳宣齐只觉手腕一痛下一刻手中的刀直接掉在地上,柳茵茵在地上滚了一圈将刀直接捡起下一刻便直接抵上了柳宣齐的脖子。

“你……你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柳家大少爷,你不能伤害我!”

“为什么不能?你身份尊贵,与我何干?”说着手中的刀再一次往前送了一点,柳宣齐的脖子瞬间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啊!”杀猪般的声音响起,下一刻一阵异味散在风中,柳茵茵低头一看瞬间嫌弃的皱了皱眉,这人未免太不禁吓了。

到底是个孩子她也不想计较太多,收了收手刚想将刀放下,下一刻便感觉到手腕一疼,手里的刀差点拿不稳,回头一看便看到了柳天墨黑着的脸。

还不等她反应便感觉胸口一疼,下一刻人已经到飞出去了。

轩辕玄玉留下的暗卫刚才被柳茵茵的动作给惊到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此时心下一惊立刻飞身出来。

一掌将打柳茵茵的那个暗卫打出去,两人额头上都渗出冷汗,太子殿下知道了他们只怕必死无疑。

两人将柳茵茵护在身后冷道:“丞相可知伤了皇亲是什么罪?”

“她是我柳家之人,还没与太子成亲呢,现在犯了错自是要罚的!”

“敢问丞相大人,不知我犯了什么错呢?打了你儿子?他若是不出现在这里我怎么可能打他?”柳茵茵冷冷看着柳天墨,嘴里的血被她硬生生吞了下去,此时嘴角一点猩红看着是那么刺眼!

柳天墨甩袖:“你给堂姐下毒,殴打堂哥,现在和我说我不知错在哪儿?”

“那么丞相大人可有证据?”

柳天墨冷哼一声:“证据?我亲眼所见,便是证据,在丞相府还是我说了算的!”

“也是,丞相大人只手遮天,小女子无话可说!”柳茵茵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冷笑,面上带着淡淡的嘲讽!

“柳茵茵,我给你机会,交出解药,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一个孤女何来毒药又如何下药?”看着柳天墨这个模样柳茵茵心中猜到了个大概,多半是之前打的那两下起作用了,柳千千和柳月柔两人现在只怕是生不如死。

不过下毒?可真是看低了她,若她下毒那两人必定死无全尸!

看着柳茵茵这般模样柳天墨暴怒:“好,很好,既然你死不悔改那便滚出府去,柳家不欢迎你,天宁,将她给我送到寺庙去!一日不认错便一日不得回京!”

一直护着柳茵茵的两人怒道:“柳丞相,茵茵小姐是太子妃,你这么做只怕不好与太子殿下交代吧?”

“柳茵茵是我柳家女儿,太子想必也管不到这里来!”

两名暗卫相觑一眼,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太子不在京都,柳天墨只怕也是得到了这个消息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找柳茵茵麻烦。

对视一眼,两人便知对方所想,一切等太子回来再说,毕竟是在丞相府,况且此时关乎柳茵茵名声,不可胡来!

当天晚上,柳茵茵便被送出了京都,那两名暗卫也被柳天墨给强行拦了下来,柳茵茵的去向除了柳天墨再无人知晓!

城郊外,少女坐在马车上,一手托腮,一手敲打着车厢,两条腿悬挂在马车上晃悠着,好不悠然自得。

而她旁边驾车的车夫却是一脸痛苦,额头上细密的汗液不断渗出,像是正在遭受着极大的折磨一般,驾车的同事视线不停的看向旁边的女子,眼里是深深地恐惧。

仿佛在看地狱恶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