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福山甜妻相公有点拽

福山甜妻相公有点拽

绮丽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钟月馨穿成了架空王朝大志的第一贵女,国公府权倾天下,她身为国公府嫡女,自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她才貌双全,医术了得,一度成为京城所有青年才俊追捧的对象。却不料,十六岁那年,堂哥叛国,牵连到国公府,父亲和兄长难逃厄运。钟家只剩下奶奶、娘亲、怀孕的嫂子,从此,她带领一家老弱病残,开启种田致富之路!

主角:钟月馨,东庭月   更新:2022-07-16 02: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钟月馨,东庭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福山甜妻相公有点拽》,由网络作家“绮丽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钟月馨穿成了架空王朝大志的第一贵女,国公府权倾天下,她身为国公府嫡女,自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她才貌双全,医术了得,一度成为京城所有青年才俊追捧的对象。却不料,十六岁那年,堂哥叛国,牵连到国公府,父亲和兄长难逃厄运。钟家只剩下奶奶、娘亲、怀孕的嫂子,从此,她带领一家老弱病残,开启种田致富之路!

《福山甜妻相公有点拽》精彩片段

钟月馨前世就是医生,知道自己这时的高烧温度,已经很危险了,可惜她不能停下来。

她要带着仅剩下的几个亲人,平安的逃出去。

“小姐,少夫人闹着非要回京去,现在要跳马车。”马车外边传来了张婆急躁的喊道。

钟月馨忍住头疼,起身下了马车。

第二个马车,嫂子孙氏在挣扎怒吼着。

“走开,我要打掉这个孩子,放开我,我要离开......”

“少夫人,你肚子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

“滚开......”孙氏推开了丫鬟们,眼中仇恨的看着四周的人,随后一口吞下了手中的那粒药丸。

“孙氏......”钟月馨悲痛的大喊到。跑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

“七月大的孩子你吃打胎药,你不要命了么?”

“我呸,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你钟家叛国杀主,你那个大哥到死都喜欢别的女人,你们对不起我,我不要生孩子,我不要生下那个男人的孩子......啊......”孙氏失控的喊道。

钟月馨心痛无比。

孙氏憎恨的人,是她这一世的亲哥哥。早在一个月前,被判处斩首,和她爹一切身首异处,死在了菜市场十字路口......

她钟月馨,已是两世为人!

前世她是中医学院的高材生,却因为医者不自医死于疾病。

再次睁眼她胎穿成了国公府钟家的嫡长孙女,受尽宠爱十六年。

钟家历代忠良,却不想大堂哥阵前叛国,出卖了三皇子和小元帅,亲手砍下他们的首级献给敌军。

开国元勋转眼成了叛国罪人。

钟家被抄家!

爷爷用丹书铁卷,保住了奶奶,娘亲,怀孕嫂子和她的命,而他因为以前的功劳,被砍去双腿,免于一死!而其他人,都被斩首了。

孙氏恨她大哥,因为大哥到死爱的都是她,而她机关算尽,没有得到大哥的爱,还沦为了阶下囚,所以她不忿,将仇恨都转移到了肚子的孩子身上。

钟月馨拿出怀中的银针,扎在孙氏的穴位上,给孙氏催吐。

孙氏没吐完就发作了,在马车中疼的直打滚。

钟月馨眼中闪过急迫,对车外说道。

“张青,给我抓药!”

张青是张管家和张婆婆的孙子,国公府树倒猢狲散,只有张管家一家忠心耿耿的跟着他们。

“小姐你说。”张青说道。

孙氏的惨叫声音越来越大,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刻薄。钟月馨也在争分夺秒的和死神做斗争。

好久,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响彻天地间。

钟月馨看着瘦弱的孩子,笑了:“大哥的孩子......”说罢,眼泪又流了下来。

小心的将孩子包好,交给孙婆婆,让她抱到爷爷所在的马车,才转身继续医治孙氏。

孙氏已经奄奄一息,却依然冷冷的看着钟月馨:“我恨你,恨你们......”

“我已经告诉爷爷,给你一封和离书,你无碍了,便要人送你回孙家。”钟月馨淡淡的说道。

“和离,哈哈,我不会放过你们,我让你们生不如死。”孙氏眼中都是恨意。


就算孙氏恨钟家,钟月馨还是救了孙氏的性命。毕竟她也为钟家生下现在唯一的男丁。

孙氏活过来了:“你哥哥毁了我一辈子,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们,那个孽障,就算生下来了,也不得好死。”

一个母亲,既然对自己的儿子说这么恶毒的话。

“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张管家,让人送她走。”钟月馨本来还想留她两天,但是现在......

早走早好!

孙氏带着憎恨,被张管家送走了。

想到孙氏临走时看她的眼神,钟月馨就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们钟家也算对不起她,恨便恨吧。

来到后面的马车,三个长辈见她上来,都看向她。

“馨儿,她走了?”她娘亲刘氏虚弱的问道。

“恩,她既然无心,便离开吧。。”钟月馨扶住她说道。

刘氏悲痛不已:“都是我的错,当年我就不该拆散秀儿和你哥哥,你哥哥死都念着秀儿啊......”

“娘,哥哥和秀姐也许现在都见面了呢,哎呀,娘快看看宝宝,好可爱,爷爷,小侄儿起名字了么?”钟月馨不想母亲伤心,忙说道。

钟乐山闻言看向那婴儿,目光柔和:“起了,大名就叫钟玉希,小名平安!”

爷爷钟乐山一辈子忠君报国,老了却因为孙子拖累,承受丧子丧孙之痛,还要被罚打断双腿,背着骂名出京,何等的屈辱!

奶奶和娘亲,丧子之疼难忍,在她大伯一家和她父兄被斩首之后,就卧病不起,如果非她一身医术,恐怕她们已与世长辞。

“馨儿,爷爷想和你说会儿话。”钟老爷子叫住要离去的钟月馨。

钟月馨乖巧的留下,看向钟老爷子。

钟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

“孩子,爷爷一直都知道你和子凡的感情,爷爷曾经也和你说过,会找个合适的时机会和福王府那边退婚,可是现在......

要我们断子绝孙的是皇后和老元帅。你一个人如何能对抗他们?我们唯一的一条活路,就是去福山福王府,争取让福王府认下你的这个婚约,能得到福王府的庇护,你侄儿才有可能平安的长大。”

钟月馨浑身一颤,她对钟老爷子摇摇头:“爷爷,你不要在这件事情逼我,我......”

“爷爷知道你放不下子凡,可是他离去这么多年也无消息,馨儿......哎,你想一想吧。”钟老爷子看她痛苦的样子,还是没有忍心逼她。

钟月馨为他盖好被子,而后下了马车。

脚落地的一瞬间,她浑身一晃,脑袋一空,伸手忙扶住马车,才站稳没有摔倒。

她恍然的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拿出一个鱼形的玉佩,忆起了那个和她青梅竹马的男子——欧子凡。

他是欧大将军的独子,他五岁那年,他父亲战死母亲殉情,她的父亲就将孤苦无依的他接到府中。从此,他们就朝夕相处,一起长大。

二年前。

他去南方清缴海贼,走之前他将这个鱼形玉佩给了她。

“馨儿,等我建功立业回来,我就娶你!等我,一定要等我......”

钟月馨的泪落在玉佩上。

“你让我等你,我等了你二年,可是你却音信全无,子凡,你在哪里......”


夜晚将至。

钟月馨让张管家祖孙三人停下马车,在一间破庙中栖身休息。

她等家人熟睡后,叫出张青,让她陪着自己上山找草药。

她发着烧,而家里这几个人,也是病的病,伤的伤,她今晚必须多采些草药,不然他们难以维持。

夜间草药很难分辨,找了半夜,钟月馨才找齐。

钟月馨虚弱的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就地生火,张青帮她熬了药。又烤了野味吃下,这时钟月馨感觉好多了,缓了一会,她和张青才下山回转破庙之中。

“不对!“

刚走到破庙附近,钟月馨就感觉不对。

跑进破庙里面,张管家父子已经倒地不起,受伤不轻。奶奶和娘亲痛哭失声,爷爷也昏倒在一边。钟月馨跑过去为他查看,没有受伤,只是急怒攻心晕了过去。

“馨儿,快去,他们抓走了你侄儿。”她娘亲痛哭喊道。

钟月馨眼中闪过戾气,给钟老爷子吃下了一粒药,转头对张青说到:“去马车拿我配好的金疮药给张爷爷和张叔上药。张婆婆麻烦你照顾我奶奶和我娘亲。”

说完之后,钟月馨拿起自己的宝剑施展轻功追了出来。

她会武,前一世因为身体关系,长年卧床,所以这一世,她从小就开始学武,没有想到圆梦的一个打算,现在却成了保护家人的技能。

她追踪被践踏的草地,很快找到了那伙人。

他们都是高大魁梧的男子,手上拿着大刀,为首的怀中的抱着一个婴儿,正是她的侄儿。

“赵子越,你还抱着那个孩子干嘛,直接宰了。”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愤愤不平的说道。

“莫聪,你少给老子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老子下不去手。”赵子越愤愤不平的说的。

“哼,你下不去手,你想一想咱家小元帅是怎么死的!可怜老元帅一辈子镇守边关,三个儿子都为国捐躯,就剩下那么一个孙子,还被那叛国贼杀了。

钟家那混蛋让老元帅孤独终老,无人送终。虽说稚子无辜,可他们钟家出了那样的逆子,就应该断子绝孙。”莫聪恶狠狠的说道。

暗处的钟月馨知晓了他们的身份,林老元帅身边的两个家将,他们这是为了小元帅报仇的。

老元帅为人让人敬重,自家堂哥害了他唯一的孙子,绝了他香火,钟月馨心中也愧疚难安,可是她却不能看着小侄子枉死。

她拿出银针,在赵子越要动手的时候,发针射到了他的胳膊上,同时她飞身而起,一息之间已经将自己小侄儿夺过来抱在坏中。

她揭开被子看见侄儿睡的很香甜放下心。

“钟月馨。”莫聪很轻松的认出她,钟家大房男女老少全部被斩首,二房是隔房,钟老爷子用丹书铁卷为老弱妇孺保了命。

所以,钟家男丁尽灭,唯一能拿出手的也就是这京都的第一贵女——钟月馨。

“两位将军这样赶尽杀绝,不怕给你们的老元帅抹黑么?”钟月馨笑着问道。

“小丫头,你还有脸提我们老元帅,老元帅那么英雄盖世的人物,就被你们钟家断了血脉,这个仇我非报不可。”莫聪说完,举起手中大刀:“丫头,看在你爷爷残腿的份上,我放你一条生路,放下孩子滚!”

“不可能!”钟月馨冷冷的说道。

“那就无话可说了,为了老元帅,杀......”莫聪大吼,率先冲上来砍向钟月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