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小撩精萧夫人虐渣又追夫

重生小撩精萧夫人虐渣又追夫

浅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季舒瑶有眼无珠,错爱小人,最终被渣男无情的推向地狱。临死之前,她才想明白,自己深爱的,一心想要她的命,她的家产。她视若弊履的,深爱她,守护她,却被她弄的遍体鳞伤。重生归来之后,季舒瑶二话不说,踏上打脸虐渣,报仇逆袭之路。这一世,她绝不再做优柔寡断,任人鱼肉的季家千金,她要追回萧子墨,做最野最飒的小撩精!

主角:季舒瑶,萧子墨   更新:2022-07-16 0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舒瑶,萧子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小撩精萧夫人虐渣又追夫》,由网络作家“浅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季舒瑶有眼无珠,错爱小人,最终被渣男无情的推向地狱。临死之前,她才想明白,自己深爱的,一心想要她的命,她的家产。她视若弊履的,深爱她,守护她,却被她弄的遍体鳞伤。重生归来之后,季舒瑶二话不说,踏上打脸虐渣,报仇逆袭之路。这一世,她绝不再做优柔寡断,任人鱼肉的季家千金,她要追回萧子墨,做最野最飒的小撩精!

《重生小撩精萧夫人虐渣又追夫》精彩片段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黏重的血腥味散发在空气之中,腥臭难闻。

季舒瑶满身伤痕,虚弱的躲在冰冷的墙角瑟瑟发抖,面前是坚硬的铁笼栏杆,她想不明白,是谁要害她。

忽然间,一阵脚步声在寂静的空间内响起。

女人缓缓抬起头,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影出现在眼前,她的眼里出现一丝光亮,神情可见地激动起来。

“嘉容…嘉容!你是来救我的对不对?快带我离开这里,我好害怕!”

看着女人泪痕交错的模样,男人嫌恶地皱起眉头,“带你走?季舒瑶,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没拿到萧氏集团的股份,我怎么可能放你走?”

听到他的话,季舒瑶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肌肤一寸寸僵硬,又惊又惧。

只听她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这一定不是真的!”

豆大的泪珠从女人脸上滑落,不可置信的眸光中夹杂着绝望。

一声轻笑忽然传来,“呦,姐姐,你也有今天啊。”

“灵灵?”

听到耳熟的声音,季舒瑶从失神中抬起头来,但见那个自己曾无比宠爱的少女娇笑着依偎在她的心上人的怀里。

“你,你们…”看着两个人亲昵的模样,她意识到了什么,却说不出话来。

季洛灵笑容不变,甜甜地接过她的话,“对啊,难道姐姐还看不出来吗?我和嘉容哥才是真心相爱的啊。”

此话如同晴天霹雳,震得季舒瑶五脏六腑生疼。

被两个最亲密的人同时背叛,原来,原来她一直都被蒙在鼓里,一直都在自以为是!

她错了,真的错了,错把恶徒当良人!

“嘉容哥,你看姐姐的眼神,好可怕…”女人柔媚的嗓音再次响起,令季舒瑶几欲作呕。

然而男人却是很吃这一套,忙拍了拍她的背,“不怕不怕。”

季洛灵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看着即使遍体鳞伤却仍旧显得凄美的女人,目露寒光,轻声道:“嘉容哥,我看萧子墨他迟迟不肯束手就擒,不如我们先给他点颜色看看。”

听出女人意有所指,霍嘉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你的意思是?”

季洛灵轻轻一笑,“不如先把姐姐的脸划花了,照片发过去,看他是否还能坐得住。”

季舒瑶接连打击,意识逐渐消失,陷入黑暗前,她只模糊听到一句男声低沉的话语。

“放了她,所有股份双手奉上。”

………

刺鼻难闻的味道忽然灌满鼻腔,又黏又重的液体似乎划过身体,凉意渗人。

不对劲!

季舒瑶忽地张开眼睛,眼前的画面让她如坠冰窖,遍体生寒。

那个她曾经最爱的人,正面目狰狞地往她身上泼着汽油!

女人张了张口,喉咙干涩,没有发出声,却扯到了脸颊上的伤口,一阵刺痛。

季舒瑶有些麻木地看着眼前男人的举动,只有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提醒着她,她还没死。

倒完最后一桶汽油,霍嘉容没有一丝留恋,毫不留情地转身就走。

留下她,等死。

她闭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身前忽然传来响动。

季舒瑶睁开眼,一个意想不到的男人出现在眼前,正在想办法为她打开铁索。

看到他,无边的悔意充斥着她的心底,“萧子墨…对不起。”

男人动作一顿,随即便又专心地低下头去。

那是死结,更何况质地坚硬,短时间内根本打不开。

意识到这点,季舒瑶忙对着他摇了摇头,“你走吧,这里很危险,霍嘉容在这里浇了汽油,他是个疯子!随时都可能做些什么,不用管我,你快走吧!”

然而身前的人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手上动作不减。

漫天的心酸与懊恼铺卷而来。

她最爱的人,一心治她于死地。

她最讨厌的人,千方百计救她出去。

真是讽刺啊……

慢慢地,呛人的烟雾逐渐凝聚。

束缚身体的铁链冰凉刺骨,纹丝不动,然而四周,早已是一片狼藉,烟雾外围,火光滔天。

逃不出去了。

看着同样因为她困在原地的男人,季舒瑶心里一阵悲凉。

萧子墨沉默不语,走到她身旁,伸出手,轻轻将她揽在怀里,薄唇轻启,“抱歉,不能…带你出去了,别怕……”

季舒瑶心头大震,泪水不可抑制地流出,该说对不起的人明明是她啊。

男人伸手拭去她的眼泪,“别哭。”

火舌疯狂飞舞,漫天火光将两人的身影吞没……


“不要!”

火光冲天的画面一闪而过,季舒瑶猛地睁开眼睛,入眼却是再熟悉不过的陈列摆设。

这里是,她的卧室?

季舒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地伸手捏了自己一把。疼痛的感觉传来,她才回到现实。

女人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穿着高端订做的婚纱。

在她的记忆中,她只穿过一次婚纱,还是一年前和萧子墨结婚的时候。

那就是说……

季舒瑶一把抓过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日期,她的一颗心提了起来。

七月初七,分毫不差。

难道一切只是一场梦?

不可能,绝不可能,如果只是梦境的话,早在一开始受伤的时候就会醒过来,更何况,那些疼痛是那么真实,以至于她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忽然,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季舒瑶心底划过。

她也许是重生了,重生在这个至关重要的日子里。

如果说刚才季舒瑶还只是猜测怀疑的话,接下来出现的人却是证实了她的想法。

房门吱呀一声,一个打扮清新的女孩儿走了进来。

她眉眼灵动,只是此刻那黑季分明的眼睛里却满是算计,见季舒瑶还呆呆地坐在梳妆台前,她连忙走过来,一脸担忧。

“姐姐,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季舒瑶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女孩儿一眼,过去的一幕幕在脑海里翻腾。

那时,她就是这么说,鼓励她追求爱情,追求自由,帮助她逃婚,最终导致了那些悲剧的发生。

可她一直是那么地宠她爱她啊,她怎能……

见女人没有反应,季洛灵有些焦急,上前一步,语气变得尖锐,“姐姐,难道你就真的愿意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吗?这样不会幸福的,姐姐你不是说过吗,只有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最大的幸福啊。”

眼前的一幕和记忆中的情景重合,季舒瑶的眸子冷意森然,“我不会跟你走的。”

季洛灵没有察觉到她的变化,情急之下,拉起她的手腕就往外扯,“快走吧,姐姐,嘉容哥还在外面等着你呢。”

啪的一声,一记清脆的耳光落下。

“够了!”

望着表情冰冷的女人,季洛灵不可置信地愣在原地,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唯有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提醒着她这不是做梦。

季舒瑶竟然动手打她?

正在这时,两抹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怎么回事?”看着泪眼婆娑的季洛灵,季星齐皱着眉问道,一旁的季父也投来关注的目光,只不过很快就又往一边看去。

季洛灵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捂着已经发红的脸庞,柔柔弱弱地开了口,“是我惹姐姐不高兴了,姐姐才打我的,不怪姐姐。”

放在以前,季舒瑶可比谁都更爱护这个继妹,然而现在,今时不同往日。

“对不起,灵灵,是我太冲动了,只是逃婚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大胆,你硬要拉着我的手说带我走,我一不小心才打到你了。”

前面的话,季舒瑶是说给季洛灵听的,至于后面的,那自然是给在场的另外两人听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季舒瑶解释的时候那叫一个真情意切,面带自责。

而在听到一半的时候,父子两人自然就已经明白了事情原委,坚定地站在了季舒瑶这边,而看着她委屈巴巴的模样,两个人更是心疼的不行,当即就把季洛灵好生训斥了一番。

“你母亲平时就是这样教导你的吗!?在大婚之日教唆姐姐逃婚?”

“灵灵,你太让我失望了,平日里姐姐是怎么待你的?”

季父一脸怒意,眉头紧蹙,身旁的季星齐也不遑多让。

“还不快点跟姐姐道歉?”

凭什么?被打的人是她,为什么还要她道歉?

在听到季舒瑶的解释时,季洛灵的脸就已经黑了下来,又被父兄训斥,敢怒不敢言,心里却是满满的不甘。

“对不起,姐姐,是我错了,是我太把姐姐的话当真了。”女孩儿垂下头,手心悄悄握紧,眼里是旁人看不到的阴狠怒意。

季舒瑶,你给我等着!


懒得搭理她,季舒瑶微微一笑,“无妨,我也不怪你,以后不要再这么胡来就是了。”

“知道了。”季洛灵怒意横生,头却垂得更低,仿佛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

“好了,没事儿了,你先出去吧。”季星齐淡淡开口。

看着她走出房门,男人变戏法一般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绒盒,从中取出了一条项链。

“瑶瑶,看!”

季舒瑶刚转过头,目光就被项链吸引了去。

只见紫钻吊坠闪烁着淡淡的光华,高贵而优雅。

“我给你戴上。”

季星齐走到女孩儿身后,亲手为她戴上项链。

佩戴完毕,季舒瑶看着镜中的自己,不免有些失神,其实自刚才看到父兄两人的那一刻起,她的一颗心就已经按捺不住地狂跳起来。

一切,真的重新开始了。

而这一次,她定会护他们周全,护季家平安。

看着女儿梳妆待嫁的模样,季父颇有感触,眼眶微红,“这项链,是你母亲留给你的。”

许是被父亲的情绪感染,季星齐也忽然沉默下来,顿了顿才说道:“瑶瑶,如果姓萧的敢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哥哥,哥哥替你出气。”

季父也轻轻拍了拍女孩儿的肩膀,“还有爸爸,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闻言,季舒瑶重重地点了点头,莞尔一笑,眸中有泪光闪现。

这次,她不会再走错路了。

“小姐,接亲的车来了。”

豪华的车队浩浩荡荡,载着本年度最引人注目的新人驶向市中心最大的礼堂,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观望。

装潢典雅的大厅之内,季舒瑶一袭洁季婚纱,静静立于最耀眼的灯光之下,璀璨而夺目。

而她的对面,则是穿着黑色西装,如同从漫画中走出的英俊男子,五官深邃立体,同样的耀眼夺目。

再次看到他,季舒瑶有些晃神,一时之间,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女人眼眶微红,静静望着眼前的男人,这一次,她一定会好好把握,绝不将深情错付。

司仪站在两个人中间,激情澎湃地宣讲着誓词。

“……”

“萧子墨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面前这位美丽的女士为妻子,一生一世呵护她、爱护她,无论她是否年轻,漂亮还是衰老,你都始终如一,并用你所有的努力去满足她关于幸福的憧憬,你愿意吗?”

话筒递到男人的手里,看着眼前美丽动人的季舒瑶,萧子墨一字一顿道:“我愿意,无论未来如何,我将永远爱你。”

男人话落,台下一片掌声。

看着好似发着光的他,季舒瑶有片刻的失神,她想起他来救她的时候,也是这幅发光的模样,恍似天神降临。

司仪也被男人自己加的台词晃了晃神,随后笑着说,“看来新郎的心很坚定啊,那么接下来,”

“请问季舒瑶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面前这位英俊潇洒的先生,一生一世追随他、爱他,无论他是否富有,健康还是疾病,你都始终如一,并尽你妻子的本分一辈子对他不离不弃永远陪伴他,你愿意吗?”

说完,司仪将话筒递了出去,萧子墨的视线随之落到女人的手上,薄唇紧抿。

季舒瑶抬眼,就撞进男人的如炬目光之中,不知怎么地,她似乎从中看到一丝紧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