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这个炮灰反上天了

这个炮灰反上天了

做梦的小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予笙是一名快穿者,三千小世界的过客。她万万没有想到,三千小世界的任务圆满完成后,她这个满级大佬回到原世界,居然成了炮灰女配。炮灰女配又怎么了?宋予笙照样吊打女主,一路逆袭,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只不过,那位世子殿下是怎么回事?对她好像有点宠啊……

主角:宋予笙,赵玉桓   更新:2022-07-16 0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予笙,赵玉桓 的女频言情小说《这个炮灰反上天了》,由网络作家“做梦的小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予笙是一名快穿者,三千小世界的过客。她万万没有想到,三千小世界的任务圆满完成后,她这个满级大佬回到原世界,居然成了炮灰女配。炮灰女配又怎么了?宋予笙照样吊打女主,一路逆袭,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只不过,那位世子殿下是怎么回事?对她好像有点宠啊……

《这个炮灰反上天了》精彩片段

伴随着匕首插入血肉的噗嗤声,宋予笙缓缓睁大了眼睛。

她低头,胸口血红一片,疼痛来的那么清晰,一双白玉般修长的手握在匕首的另一端,鲜红的血浸染了他的手,谪仙般的脸庞上,因为鲜血的迸溅,图添一抹邪肆妖冶。

对上男子冷漠且毫无感情的目光,宋予笙忽然闭上眼,无所谓地扯了扯嘴角:“幸好……”

话没说完,系统声音就疯狂响起,像是急着要把宋予笙扔出这个世界:“嘀嘀——检测到宿主本次任务完成,宿主即将脱离任务世界!”

宋予笙对着那男子笑了一下,轻轻地将后半句话说完。

“幸好我还来不及喜欢你。”

宋予笙已经无力去想,这句话到底是这个快穿任务中,女帝本身想说的话,还是她的真实本意。

但已经不重要了,她不过是一个快穿者,三千小世界的过客。

随着意识不断下沉,俊逸男子的面容,随着胸口处的疼痛,都渐渐模糊了起来。

她昏昏沉沉地想,这应该是最后一个任务了吧,她很快就能获得新的生命值,把任务中的纸片人,都忘掉。

忘了,就都不重要了。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被什么东西狠狠一拽!

整个人像是突然有了着落,宋予笙神思瞬间清明,但随即,脸上传来一阵火辣的疼痛!

“二姑娘与外男私通,有辱侯府门面,继续掌嘴!”

凌空又传来巴掌挥起的声音,宋予笙猛然睁开眼睛。

院子里只听见一声“咔嚓”,宋予笙将面前正挥过来的手腕猛然捏碎!

宋予笙面色沉冷,寒冰一般的目光凝视着要给自己掌嘴的人。

面前被她捏碎手腕的婆子,正发出惨烈的叫声,婆子扶着自己软趴趴地垂下去的手,转头对着身后的安乐侯夫人哭诉:“夫人,老奴可是奉命行事,二小姐竟然毁了老奴的手!”

宋予笙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普天之下,还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么放肆过,一句呵斥正要出口,目光扫视过高座上的那位“夫人”时,骤然一顿。

上面这个人不是她快穿之前的嫡母,安乐侯夫人吗?

看到安乐侯夫人嘴角那颗显得尤其刻薄的痣,宋予笙终于有了真实感。

她终于完成所有快穿任务,退休重生回原世界了!

她不再是任务中高高在上的女帝,而是安乐侯府没什么地位的庶女。

此时,安乐侯夫人眼看着就要勃然大怒,同时心里惊疑不定,宋予笙这个庶女,一直以来都唯唯诺诺,从来不敢反抗她这个嫡母,如今却敢折了嬷嬷的手!

当真是兔子急了才咬人么?

宋予笙揉着久跪的膝盖站起来,紧盯着上面的安乐侯夫人:“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私通外男?”

安乐侯夫人还没有回答,耳边就传来一个娇弱担忧的女声:“妹妹,你就不要狡辩了,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是好好和母亲认错吧!”

这白莲花味儿满满的声音,是宋予笙的嫡姐,安乐侯夫人的亲生女儿宋纤妡无疑了。

如果没记错,快穿之前,自己就是死于这场私通陷害。

宋予笙冷笑:“这人证是怎么来的,到底是谁在私通,你心里没数吗?”

分明是宋纤妡在和她的未婚夫欧阳恭私会时,被她贴身丫鬟环儿撞破,他们残忍杀死了环儿不说,如今还将杀人的脏水泼到了她身上,又捏造她私通的罪名。

“二妹妹,你私通府中客卿钱宇被环儿发现,你暗害了环儿,却不知环儿早就防备着你,将这件事告诉了妹妹柳儿,如今柳儿告发你,你辩无可辩,竟然想诬陷于我……”宋纤妡的眼眶里登时盈满泪水,要掉不掉,我见犹怜。

柳儿正跪在地上红着眼,歇斯底里:“二姑娘,我亲眼看见你害了姐姐,我姐姐的命好苦啊……”她哭天喊地着。

宋予笙走到柳儿面前,突然嗤笑一声:“环儿是夫人派来伺候我的,分明是个孤女,死后就突然有了妹妹?侯夫人,我也觉得宋纤妡私通外男了,你要不要也凭着我一张嘴,给她定个罪?”

柳儿突然转头扑倒安乐侯夫人面前:“夫人!奴有证据,二姑娘给钱宇送过很多贴身物品,现在一定还在钱宇房中!”

安乐侯夫人立刻派人去搜,没过两下,几个女子的香囊、绣帕就摆在宋予笙面前。

安乐侯夫人一看,那帕子的用料是今年府上采买的云锦,正是府上小姐衣料的用度!

安乐侯夫人大怒,一拍案几:“当年你娘爬上侯爷的床,我一时心软让她做了侍妾,没想到,她生出的女儿也是个下贱胚子!来人,拖下去!”

高门大户,像宋予笙这样的庶女,被定下和他人偷情的罪名,为了门户名声,通常都是找个地方灌毒药弄死,再对外宣称暴毙。

而宋予笙,在成为快穿者之前,怯弱无能,毫无意外就是这么死的。

几个粗壮的婆子很快将宋予笙围住,宋予笙一个闪身,将地上的柳儿拎了起来,呼地一下扔到了安乐侯府众人面前。

柳儿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宋予笙蹲下身,扯开柳儿的外裙,将她穿在内里的衣裙撕了下来。

安乐侯夫人大怒,“反了天了!拿下她!”


宋予笙将柳儿的衣裙布料往安乐侯夫人面前一递,声音带着嘲讽:“这种布料,连侯府丫鬟都能穿得起,怎么就说是我的贴身物品了?”

院子里霎时落针可闻。

柳儿面色一变,开始口不择言:“不、这是大姑娘赏我的……”

柳儿突然捂住了嘴,惊恐地看着宋予笙。

“哦,也就是说,你之前没这个布料,大姑娘才有,她给你的?”宋予笙挑了挑眉,“那给钱宇送贴身物品的,到底是你,还是大姑娘呢?”

宋纤妡见柳儿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眼中闪过一丝阴翳,随后强咬着唇,站出来委屈极了的辩解:“妹妹,年初家宴,我看你总是衣着朴素,才特地给你分了一匹云锦,可你如今却以此为由要陷害与我……”

“那就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现在穿得的什么衣裳!”

宋予笙突然厉喝出声,抬起手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一遍自己身上的粗布麻衣。

然后嘲弄地看着安乐侯夫人和宋纤妡:“府中下人攀高踩低,作为侯府主母,会不知道我的吃穿用度,是如何被克扣和恶奴瓜分?我用得起云锦去给一个外男绣帕子?到底谁才是私通外男的人,夫人是不是要再多想想?”

宋予笙目光最后定在了宋纤妡身上:“你说呢,姐姐?”

宋纤妡被宋予笙那一眼盯的后背发凉,但是看着此时气势凌人,更添风华的宋予笙,她低垂的眸字冷冷看了柳儿,目露警告。

宋予笙虽然不知为何硬气起来,性子与之前也大相庭径,但她和欧阳恭有婚约,她必须死。

柳儿咬了咬牙,再度哭喊:“大姑娘赏我云锦,却不代表二姑娘没有这种云锦啊!我亲眼看到我姐姐被二姑娘乱棍打死,求夫人为我做主啊……”

宋予笙已经不耐烦了,她从身上摸出一根银针,指尖一弹,银针悄无声息的射入柳儿的穴位!

柳儿突然浑身一颤,巨大的痛疼从身上某一点袭来,冷汗瞬间浸透衣衫。

宋予笙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响起,恍如恶魔:“我没有私通,说实话,私会的人到底是谁?”

柳儿看到宋予笙眼底的杀意,骤然明白了身上的疼痛因何而来,柳儿疼的指尖发颤,最终是没忍住,痛哭出声:“我说,我说,二小姐没有私通,这一切都是大小姐……”

“混账!”

宋纤妡突然两步上前,一巴掌狠狠甩在柳儿脸上!

柳儿被打得脑袋嗡嗡,一时间无法继续说话。

安乐侯夫人也看出柳儿刚才那话,分明是要把宋纤妡牵扯进来,连忙怒喝:“来人,把这个欺上瞒下的奴才拖下去杖毙!”

柳儿连忙求饶,宋予笙看着这两母女做戏,忽然,门房从外头来传话:“夫人,钱宇回来了,要亲自求见夫人。”

此时,门外走进一个将近三十的瘦弱男子,正是宋予笙私通事件的另一主角,“在下钱宇,见过夫人、小姐。”

宋予笙看着钱宇,眼中闪过疑惑,钱宇竟然没死?

她瞥了一眼宋纤妡,果然见宋纤妡脸色煞白,无法控制地后退了两步。

“你、你怎么……”她和欧阳恭明明派了人去做掉钱宇。

安乐侯夫人骤然打断宋纤妡失态的问句:“钱客卿不是已经离开了安乐侯府,又为何回来?”

方才把宋予笙找过来时,也派下人去唤了钱宇,但钱宇的住处空无一人,据街坊邻居说,已经好几日没见过钱宇,于是便猜测钱宇一定是杀了丫鬟以后,心中有鬼提前跑了。

没想到现在却回来了,而且看纤妡的反应,事情恐怕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钱宇深叹一口气:“某因遭到歹人劫持,多亏了晋国公府世子相助,才得以逃生,没想到一到侯府,就听到了一些荒谬传言,某位卑,但二姑娘是金枝玉叶,不可因某而毁了清誉。故特来和夫人证明。”

“你说谁相助?”安乐侯夫人一个激灵,霍然坐直了身体。

“恩人乃晋国公府世子,如今尊驾正在夫人院外。”

安乐侯夫人想起关于这位世子的传言,吓得一个激灵:“怎可让世子久候!”

说完带着人急忙就要去外面迎接。

一般人听到有外男把车驾开进自己府邸,还停在女眷门外,第一反应一定是愤怒对方的冒犯。

然而安乐侯夫人想到那位当年生剥人皮、囚父弑母的举动,背后瞬间流下冷汗。

连父母都能不在意的人,还能在意别人死活?


院外,果然停着一辆华贵的马车,安乐侯夫人正要靠近行礼,就被马车外的车夫像是拦着脏东西一样拦住:“世子身体不适,不能见风,侯夫人请回。”

安乐侯夫人何时被下人这样看轻过,正要发火,突然想起这是国公府世子的人,瞬间憋了回去:“钱客卿乃是侯爷器重之人,多谢世子相助。”

那车夫却突然笑了一下:“夫人不必多礼,世子爷方才看了一场侯府好戏,心甚悦。”

这晋国公府的下人可真会埋汰人,表面客气,却字字让安乐侯夫人尴尬。安乐侯夫人脸上的笑容瞬间维持不住:“让……让世子见笑了,都是府上刁奴作祟。”

说着转头呵斥下人:“还不把那个刁奴拖下去杖毙!”

经过方才那一闹,宋予笙已经自证了清白,如今加上国公府世子在场,安乐侯夫人只想快点把事情了结,别惹事端。

车夫却说:“惩治谁都是夫人的家事,世子只是和钱公子投缘,特地护送回来,这就不叨扰夫人了。”

说完,晋国公府的马车就掉了头,缓缓离去。

宋予笙见事情了结,也不打算多待,回忆一下自己的院子应该往哪儿走,刚转身,背后突然刮过一缕细微的凉风。

宋予笙霍然转头,两指夹住朝自己凌空射来的银针。

这银针有些粗,不是专门为了当暗器的特制银针,而是平时用来缝补衣服的银针。

也是刚才自己扎在柳儿身上尚未取下的银针。

宋予笙抬头,正好看到国公府世子的车帘缓缓落下,露出一角深色衣袍。

半晌,宋予笙轻嗤一声,把那根银针扔进路边池塘里:“多管闲事。”

……

另一边,国公府的马车刚驶出安乐侯府,充当车夫的暗卫首领彭山就没忍住问:“世子,你刚才为什么要让属下去帮那个婢女拔针,还试探宋二姑娘,难道宋二姑娘有什么问题?”

刚才他们早就到了侯府,只不过一直在外面听着里面的动静,直到宋予笙已经翻盘,才让钱宇进去露面。

马车里的人,一双桃花眼本应该最潋滟生辉,但这双眼底却没有丝毫情绪,恍若失去了所有生机的荒芜之地。

赵玉桓没有回答车夫的问题,他回忆着刚才宋予笙的面对陷害时的反击,和临走前对他那试探一针的敏捷身手。

宋予笙刚才那场反击的行事作风,像极了一个人——一个他亲手杀死的人。

赵玉桓突然问彭山:“刚才是从哪个地方拔下的银针?”

说道这个,彭山突然有点尴尬:“腋下。”

这针真是扎得有些无耻又实在,专找人敏感处扎。

赵玉桓眼底似乎铺开了一层涟漪,半晌,突然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

一瞬之后,眼底的波澜再度归于死寂。

赵玉桓缓缓阖上眼睛,浓密的睫毛打下一片阴影,皮肤更显苍白。

他语声毫无波澜,吩咐彭山:“找人跟着她,事无巨细,每日一报。”

而宋予笙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她七拐八弯地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看着衣柜里自己唯二两套换洗的衣物,陷入了沉思。

她快穿之前,原来这么穷吗?

宋予笙打开积分商城,正打算问问能不能兑换点这个世界的银子,结果看到积分那一栏里刺眼的“0”,眼前一黑!

“狗系统,滚出来!”

既然积分商城还在,就说明系统还没有卸载。但她这么多年穿梭在各个世界打拼下来的积分,竟然就这么清零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