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狂妻天天在线洗白

重生狂妻天天在线洗白

今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司念蠢到她第二世还在骂。前世,她被他强娶,所以她轻信别人的谎言,夺走了他的命。这一世,她擦亮双眼,找到渣男后立即展开狠厉报复,找到恶女,她更是狠狠手撕坏人一家。最重要的事,就是她要弥补上辈子自己亏欠的司景萧。生生世世,此生唯爱!

主角:司念,司景萧   更新:2022-07-16 02: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念,司景萧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狂妻天天在线洗白》,由网络作家“今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司念蠢到她第二世还在骂。前世,她被他强娶,所以她轻信别人的谎言,夺走了他的命。这一世,她擦亮双眼,找到渣男后立即展开狠厉报复,找到恶女,她更是狠狠手撕坏人一家。最重要的事,就是她要弥补上辈子自己亏欠的司景萧。生生世世,此生唯爱!

《重生狂妻天天在线洗白》精彩片段

郊区的一片空地上,四周都是穷凶恶极的野狼,一男一女被铁链囚禁着。

狼群咆哮,看着那一男一女流下了恶心的口水。

不远处,付恒川面目狰狞地看着这一幕。

“念念,杀了我!”

司景萧红着眸子,额头青筋暴起。

满是污垢的大掌倏地握住了司念的手,逼着她捡起了那把镀着银光的刀子。

这张脸,本应是万人瞩目,矜冷尊贵,可却为了司念,变成了满脸疮痍……

“杀了我,你就还有活的机会……”他的嘴唇艰难地蠕动着。

骤然间,司念浑身一颤。

她瞳孔涣散,脑海中闪过他们婚后这几年的生活片段,心中顿时冲出来了一个声音朝着她叫嚣。

告诉他真相,告诉他一切都是付恒川利用自己精心设置的陷阱,是为了得到司氏,策划了多年的阴谋!

噗——

不等她说一个字,鲜血就喷洒到了她的脸上!

“不!”

司景萧扶着司念的手,将那刀子一寸寸地刺入了自己的心口。

鲜血直流,火热的温度好似要灼伤司念,她尖叫着,眼睁睁地看着司景萧倒下。

“不!”她扶着司景萧的身体,双双跌在了地上,刺骨的冷风扑簌簌地吹透了她的心。

狼群被人带走,付恒川一步步走向那两个狼狈的人儿,眼底的兴奋不言而喻。

他选择司念当这个诱饵,果然没错。

司念低头痛哭,嘴里呢喃着:“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说夺走司氏就可以了吗,为什么逼着他去死……为什么!”

嫁给司景萧四年的时间里,她虽然恨,可却从来都没有想要司景萧去死!

一席纯白色的西装衬托的付恒川高高在上。

他睨着冰冷的眸子,轻笑。

“司念,你在说什么啊,怎么会是我逼着他死的呢,分明是你一直不喜欢司景萧,所以在刚刚杀了他啊。”

“你说什么?”

司念惊恐地睁大双眼。

还没等弄清楚怎么回事,一道香水味飘了过来,女人雷厉风行地站到了司念的面前,狠狠地甩了司念一巴掌。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司念被打倒在地,她吐了一口血,满目混沌,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恒川,你怎么还没有杀了她,那个司邵哲我已经弄死了,狗东西,居然还想咬我,幸亏我把他的牙齿都提前敲碎了……”

司念脑子里那根紧绷的弦儿,骤然间松动。

她眼眶猩红,盯着面前的何若琳,嘴唇颤抖道:“若琳姐,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什么敲碎牙齿……你的意思是,我哥哥,被你杀死了?”

听到这话,何若琳不由得看着付恒川,眼中浮现了几分诧异。

“你还没告诉她真相?难不成,你没有告诉她这一切都是骗她的?”

四周寂静无声,何若琳恍然大悟,有些气愤道:“难不成你心里面还有这个贱人,都舍不得告诉她要跟你结婚的人其实是我?”

司念顿时愣住了,“结婚?跟付恒川结婚的人,怎么会是你?”

何若琳脸上顿时浮现了几分讥讽的笑意,她睨着司念,一副嫌弃的模样道。

“不是我难道是你么,你也不看看自己那蠢样,都是被司景萧玩过的女人了,恒川怎么可能会要你?”

“也就只有司景萧那个笨蛋才会对你死心塌地,可惜啊,他已经被你杀死了~”

何若琳满脸漠然地望着不远处的尸体,在司念的面前故意趾高气昂地笑话她。

那一刹那,司念感觉自己好像坠入了深渊……

什么最爱的人是自己,什么只要自己帮他把司氏弄到手就会娶自己,什么可以给哥哥找到肾源移植,原来都是假的……

全部都是付恒川和何若琳为了利用自己编出来的理由!

而且,还利用她杀死了司景萧!

“你们,居然一直在骗我!”

最后的一根弦儿彻底崩断,司念激动的大喊了起来。

她挣扎着站起来,直接扑在了何若琳的身上,撕心裂肺地喊着:“我要你们偿命,给司景萧偿命,给我哥哥偿命!”

何若琳满面惊恐,她慌乱地摸索出了腰间的东西,抵在了司念的胸口。

砰—

骤然间,司念瞳孔放大,她满面惊讶地看着何若琳,一直到血模糊了她的视线,一直到她被推翻在地……

耳边是何若琳和付恒川厌恶的声音,司念被踢到了一旁,如同一个玩偶一般被彻底丢弃。

她抽搐着,费力地转过头去,看着司景萧的尸体,她大声哭了起来,哭喊声穿透了整个天空,一道闷雷劈过,惊得司念元神一颤。

“对不起……我早就应该知道的……”

忍着剧痛,司念扯起地上的衣服盖在了司景萧的身上,最后,用尽全身的最后一丝力气,指尖缓缓地握住了他的手。

掌心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司念一字一顿,缓缓道。

“等等我,我……这就去找你……”

……

Z城郊外的天乌云密布,俭朴的小屋内,老式挂钟里面的钟摆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刹那间,床上躺着的女孩满面惊恐地睁开双眼,她的眼眶噙着泪,宛若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惩罚,心头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痛意。

司念低声呢喃着什么,她猛地起身,却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

乡下的那个老钟,破旧书桌上的相册,一旁还摆放着自己的日记……

这分明是养父母的房子。

眸光触及到一旁的日历,司念惊讶的秀眸圆睁。

难不成上天眷顾她,让她重生了?

“轰隆隆——”

窗外下着不小的雨,司念下意识地朝着门窗那边看去,倏地,一道熟悉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那个脚步声,她永远都不会听错!

哗啦一声,门被扯开,黑暗中,一双深邃的褐瞳满目欲望地看着床上的人儿,冷冷的风夹杂着雨水钻了进来,刺的司念浑身发抖……

床上的司念眼底翻起了惊涛骇浪,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几乎不能用任何语言形容。

“司景萧!”

她一字字,坚定又缓慢地念着这个令人心动的名字。

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软糯糯的声音彻底刺激到了司景萧的神经,他如被囚禁许久的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地拥住了床上的人儿。

那股子带着雨水的味道直冲冲地钻进了司念的鼻腔,她眼眶一红,险些哭出声来……

看见他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司景萧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了她,可在触碰到她的泪水时,那双修长的手倏地顿住了。

心窝里那股酸涩强烈,甚至不由分说地涌上心头,司景萧眼底的欲望渐退,他极力克制着,低沉的嗓音颤抖道:“别哭,念念别哭,我这就走……”

他卑微地,手忙脚乱地松开了司念,那双往日阴鹜的双眸此刻写满了怜惜,生怕弄痛了面前的瓷娃娃。

可就在司景萧要离开司念的最后一秒,女孩温暖的小手钻进了他的腰间。

“不是的。”

司景萧浑身一僵。

见司景萧不动了,司念红着眼睛,闷闷道:“我是太想你了,所以才……”

蓦然,她的嘴唇被男人锁住,司念被迫抬起头来,剑眉星目,那被雨水打湿的碎发彰显着司景萧的仓促。

她记得前世这个时候,司景萧突然闯进来要了她,是因为他被下了药。

“念念,我的念念。”

男人一遍遍地在她耳边呢喃着,语气中带着难以遏制的激动。

窗外狂风暴雨,风铃被吹得撞在了墙上,发出了阵阵的响声……

夜半三更,司景萧眼底所有的欲望褪去。

惊喜渐渐消散,他回过神儿来,面色凝重地看着身旁的女孩,只见她乖巧地看着自己,眼底没有任何厌恶之意。

这不可能,以往的司念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难不成她是在怪自己?

司景萧呼吸急促起来,他眸光灼灼,里面尽是不安:“对不起念念,我太冲动了,吓到你了……”

司念呼吸一滞,她想起来了。

前世的她从来不允许司景萧碰自己,唯一这一次,还是司景萧被下药了,用强的。

别说像刚才那样了,就是跟司景萧在同一个空间,曾经的司念眉头都会皱的老高,满脸都写着不情愿,有时候太过分了,还会伤到司景萧……

司念深吸了一口气,她的手习惯性地从枕头下面划过,想撑着身子坐起来跟司景萧解释,却没想到带出来了一个剪刀……

那是前世,司念为了防司景萧,所以才放在枕头底下的。

没想到自己刚才不经意之间给带了出来。

司景萧的心脏慢了半拍,方才的愧疚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落寞。

“原来如此。”

怪不得她今晚这么顺从主动,原来是等着这一刻。

她想让他死……

他低声呢喃着,已经干透了的墨色碎发细细碎碎地挡在额前,为那俊逸的面庞徒增了几分伤感。

司念当即心头一紧,知道他误会了,连忙将剪刀拿开,神色焦急:“不是这样的,这个剪刀是我……”

“好了!”

司景萧抬头,面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沉稳。

他眸光深沉,看不出任何情绪,唯有那紧握的双拳,彰显着他在极力地忍耐着某种情绪。

他什么也没说,一切看似宁静。

可宁静的表面下,却藏着汹涌无比的波涛。

下一秒。

男人大掌掀开了被子,三两下穿好了衣服,一言不发地朝着门口走去。

司念急了,她咬咬牙,猛地一个起身,决心将一切真相道出。

“其实我……砰……”

浑身酸软,司念就那样软趴趴地倒在了地上,顺带撞翻了一旁的水杯。

司念发誓,这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娇弱,而是因为……

她扶了扶自己那不堪重负的老腰,脸上满是羞耻。

司景萧从来都是将她捧手心疼爱的,根本见不得她摔倒磕碰。

顿住前进的脚步,不假思索地转身,将司念从地上抱起,不由分说地将她摁进了被子里面。

薄唇轻启,他眸光一暗,好像在忍耐着心中的怒意,低声反问道:“司念,你就那么想折磨我?嗯?”

女人全身的血液刹那间倒流。

司念双目惊恐,不是因为司景萧的话,而是因为她想到自己前世的回答。

她当时撕心裂肺地喊着:“对,司景萧,我恨你,我要你不得好死。”

现在想来,司念只想狠狠地给自己一个巴掌,她回过神儿来,连忙握住了司景萧的大掌,试图解释:“不是的,我没想折磨你。”

“没想折磨我?”

司景萧倏地笑了,那抹笑挂在他的嘴角,显得极其讽刺:“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念念,我给你,都给你了好不好?”

气氛压抑至极,老式挂钟发出了滴滴答的声音,就连窗外的暴雨也有了变小的趋势。

司念的心头好像被什么狠狠地撞了一下,她抿着唇,千言万语堵在嘴边,却没有一句话能描述她的心情。

指尖嵌入了自己的掌心,司念反反复复地呼吸着,她知道司景萧爱自己,却不曾想爱到这个地步。

是啊,不管前世今生,他都是愿意为自己去死的。

自己上辈子怎么就那么眼瞎,没发现他的好呢?

“对不起……”她轻轻地说着,瞧见司景萧疑惑的眼神,司念又鼓起勇气:“对不起,让你难过了,以后我不会像以前那样了,好不好?”

褐色的瞳孔闪过了堪比世界级的震惊,司景萧蓦地松开了大掌,局促地直起身来,眼神深邃地望着面前的人儿。

这还是那个自己一碰她,就恨不得要死的司念么?

平日经常傲视众人的司景萧,头一次,怕了。

他脑海中想起了司念曾经的反常,脚步也在渐渐地往后退去。

司念人傻了,她本来以为司景萧会激动不已,然后抱住自己,亲吻自己。

怎么说完之后,司景萧还往后退了呢?

这跟司念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

司念深吸了一口气,闭眼,整理好心态,勾起了一抹最甜美的微笑,柔柔道:“司……”

察觉到司念要再说出什么反常的话,司景萧直接转身推开房间的房门。

他不想听,更不信,不敢相信司念的甜言蜜语中,会有千万分之一的真心。

砰。

一阵关门声传来,打消了司念所有的思绪,她睁眼,望着那扇紧闭的门,心里蓦地一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