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我与星辰皆归你

我与星辰皆归你

岭上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程棉是个在漫画圈摸爬滚打多年却依然赚不到钱的小菜鸟,但她也是除了不会赚钱,什么都能做得好的神奇人物。而宋屿是典型的律政精英,外表凌厉俊美,始终不苟言笑。同时,他是律法界出了名了不近女色。但自从他遇到程棉,万年冰山化了,天天念叨着想见她!

主角:程棉,宋屿   更新:2022-07-16 0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棉,宋屿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与星辰皆归你》,由网络作家“岭上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棉是个在漫画圈摸爬滚打多年却依然赚不到钱的小菜鸟,但她也是除了不会赚钱,什么都能做得好的神奇人物。而宋屿是典型的律政精英,外表凌厉俊美,始终不苟言笑。同时,他是律法界出了名了不近女色。但自从他遇到程棉,万年冰山化了,天天念叨着想见她!

《我与星辰皆归你》精彩片段

秋末,刚下过一场雨,夜晚的街道像漂浮着一层雾气,清冷而朦胧。

程棉站在门口往外望了望,已经十一点,便利店没什么客人了,她走去柜台,把包包从柜子里拿出来,换下工作服准备下班。

这时,一个戴鸭舌帽的青年走进来,趁程棉不注意,顺走了她随手放在柜面上的包包,正准备出去时,一道黑色身影冲进来,青年急忙往后躲,惊慌失措中推倒了几个货架,商品撒了一地,玻璃碎裂发出尖锐的声音。

程棉懵在原地。

便利店被搞得乱七八糟后,青年像泥鳅似的突然溜出了便利店,黑色身影紧追其后。

眼看他们竟然要逃跑,程棉大喊一声:“别跑,赔我的东西……”

黑色身影迅速转身,将一张名片准确的扔在柜台上,什么也没说,冲进了夜色中。

程棉赶紧去收拾满地的狼藉,货架摔烂了,好些物品都被砸得细碎,五颜六色的果汁淌在地上,她不小心滑了一跤,左手按在碎玻璃上,鲜血像一条红色的蚯蚓顺着手腕滑走。

程棉痛得咬住嘴唇,艰难的站起来,小心避开地上的东西,找到纸巾捂住伤口。

欲哭无泪,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这时,她瞥到柜台上那张极为简单的名片:宋屿——精诚律师事务所刑事律师。

精诚是鹿城最负盛名的律师事务所,听说里面都是国内顶尖的律师,案子交给他们,便胜券在握。

程棉想努力记起这个叫宋屿的男人的模样,但脑袋空白一片,仅剩下一道矫健的黑色影子。

事已至此,程棉只好先收拾店子,结果准备回去时,没想到柜子上的包包也不见了,那里面可是……

程棉差点晕过去。

闹这么一出,便利店老板不仅不给程棉结算这一个星期的兼职费,还让她去处理赔偿的事。这倒是次要,让她焦灼的是那个小偷抓到了没有,如果没有抓到小偷她就完蛋了。

从便利店出来,程棉拿出那张白色名片,拨通了这个叫宋屿的律师号码,他似乎在忙,几乎是在最后一秒接听了电话。

“您好,我是鹿城精诚律所律师——宋屿。”声音略有低沉,磁性而饱满,有经过了特殊处理的那种优质的悦耳。

程棉本要挂电话了,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激动不已。

“您好,我是那个……那个小偷……”

程棉简直想把嘴咬掉。

“抱歉,我没听明白。”

“就……就是昨……”

对方挂了。

程棉叹口气。

程棉走去公交站牌,等了十五分钟都没来车。

好不容易碰上一辆空的士,程棉跑上去正要拉车门,却突然冒出一个穿黑色夹克的男人,他仿佛根本没看到程棉,直接上了车。

程棉拽着车门微笑,她的笑容憨憨的可爱,有种人畜无害的纯粹。

“不好意思啊,这车是我先拦下的。”

男人低头看放在腿上的电脑,无视她的人,她的声音也自动屏蔽。

他不愿下车,程棉也不计较,“那让师傅先送我,待会再送你,可以吗?”

程棉上车,师傅回头道:“小姐,是这位先生先拦下的。”


程棉懵。

“去精诚律所!”男人并未抬头,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抬头。

竟然顺路,程棉忙说:“师傅,我也去精诚律所。”

车开动了,程棉尴尬的松口气,看了男人一眼,说了声抱歉。

到了事务所,程棉下车。

刚走到门口,保安拦住她。程棉忙把事情简单说一遍,但是门口的登记人表示没有预约无法进去,如果有电话,让她自己打电话。

“保安叔叔,你看,我有宋律师的名片,是他亲手给我的,我来之前也给他打了电话,能……”

“抱歉小姐,没有预约您不能进去。”

程棉无奈,正准备打电话时,一道清冷而威严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让她进来!”

程棉抬头看去,撞上的是这个叫宋屿的律师一双深幽的眸子,好看又漠然,像一种生活在潮湿洞穴里的生物。

不过……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刚才的士上那个全程忽视她的男人,不就是他吗?

他换了深蓝西装,身材颀长,大有不怒自威的气度。

程棉来之前特意去网上查了他的资料,精诚律所合伙人之一,金牌刑事律师,从未败过,且公正严明,不畏权贵,鹿城人称他为摆渡人。

程棉觉得网上是不是言过其实了,这人看起来像冷血无情的那类型。

宋屿手里拿着文件,无暇看她,只瞥了一眼便说:“跟我来!”

程棉愣了愣,忙跑上去,一刻也等不及的问:“那个小偷抓到了吗?”

宋屿嗯了一声,像极了敷衍。

程棉松口气。

进宋屿办公室路经大办公室,十几个律师各自忙碌,他们眼神专注,透着睿智,很有英气。

程棉觉得他们在开庭的时候那舌战群儒的气场简直让人佩服。

宋屿的办公室很大,采光极好,中间用书柜隔断,成了两间房。

他的办公室简洁干净,没什么特别,唯一特别的是摆在办公桌上的一盆水仙花,添了一份亮丽。

宋屿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给她,附带一只黑色精致的钢笔。

“程小姐,昨晚的事很抱歉,这份赔偿协议如果没有问题可以把字签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老板已经同意由你处理。”

程棉看了协议,和老板的估算差不多,她无异议,直接签了字。

签字后,宋屿收了文件,翻看几眼说:“你可以走了。”

程棉赶紧说:“我要去见那个小偷,他偷了我很重要的东西。”

宋屿带她去了警局,把犯人带出来后,程棉问:“大哥,我包呐?”

那小混混斜靠在椅子上,一脸漫不经心的说:“包?哦哦,丢了。”

程棉炸起,“丢哪儿了?”

“丢给他了。”混混瞥了一眼宋屿。

程棉转头问:“那个……我包呐?”

宋屿简单明了的陈述结果:“丢了。”

程棉:“……”

黑灯瞎火,水流湍急,混混将包作为武器扔向宋屿,宋屿下意识挡住,谁料包掉进了旁边的河中,一夜漂流,早不知去向。

包中没有现金,但U盘里的底稿是程棉的全部家当,如今丢失,稿费全无不说,违约金就能让她露宿街头。混混亡命天涯,扒了他的皮也赔不起,能让这个律师赔吗?

程棉绝望的看向宋屿,确认过眼神,是天煞孤星本人。


晚上,漫画部编辑打电话过来下达最后命令。

“程棉,明天就是月底,你的稿子如果再不交就别交了!”

“丽姐,你再宽限半个月行吗?我一定……喂——”

程棉看着手机,懊恼的想为什么不备份。

她这个菜鸟漫画手好不容易签约了一家漫画书刊,呕心沥血终于要把稿子交过去,结果存底稿的U盘丢了,心血全部白费,更要命的是明天月底,房租……

程棉坐在阳台上,眼前的城市霓虹灯璀璨,回头看十平米的租房,为了省一点电费漆黑的像一个无底洞,慢慢将她吞噬。

第二天一大早,程棉坐公交车去了精诚律所。

天很阴沉,忽然下起了小雨,程棉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针织套衫,黑色牛仔裤,出门前没带伞,只好先躲在一旁的树下,怕雨下大更过不去,又只好冲进雨里,瘦削的身子活像一只在雨中惊慌的鸟。

门口,保安拦住她,程棉没来得及整理被雨打湿的头发,有些狼狈的说:“保安叔叔,您好,我是来找宋律师的,我昨天来过,您应该还记得我,我找宋律师有急事。”

“抱歉小姐,如果要见宋律师,请提前预约。”

仍是那句万年不变的回答。

“可是——”程棉还想说什么,保安已不再搭理她。

幸好还未到八点,陆续有人进去,程棉站在一旁,焦灼的搜索人群中宋屿的身影。

没人注意到她,只有一个长相十分秀丽的女生看了一眼程棉后停下脚步问保安。

“这位小姐找谁?”

她的声音很柔,如优质的上等棉花一般,让人有种天然的亲切和舒适感。

“江律师,她是来找宋律师的,但没有预约,所以不能让她进去。”

与她一行的还有另外两个女生,听到这话便窃窃私语起来。

女生朝程棉走过来,善意提醒她,“宋律师今天要去见当事人,应该不会过来,他平日很忙,你如果有他电话,电话联系会更好一些。”

天色的暗沉和这女生的明眸皓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天地的存在都是为了衬托她似的。

程棉有些局促的点头笑说:“谢谢你啊。”

“不客气。”女生随即转身离开。

在原地等她的两个女生逗笑道:“婉婉,你要是再不和宋律师结婚,可又多了觊觎者了。”

“再多也没用,除了婉婉,谁能配得上咱们宋大律师啊。”

江璃婉嗔怪道:“可别胡说八道了。”

她们声音不算低,料是也没打算避着谁,程棉想,那张阴沉得瘆人的脸不知有什么好,放在悬疑剧里,就是演死尸的道具人。

雨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程棉没吃早餐,湿了的衣裳渐感寒意,给宋屿打了几个电话都是忙音,正丧气要回去时,一辆黑色小车停在律所门口,车上下来的人正是宋屿。

他穿着一件浅色外套,未打伞,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贴在胸前怕被淋湿,神情有些急促,脚步匆匆往律所大门走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