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蛇纹

蛇纹

根正苗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徐明月是个怪胎,在六岁那年生了一场怪病之后,身上便开始长出暗红色的蛇纹。因为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有人点名要一条白蛇,于是父亲便拿起捕蛇工具进了山。父亲果真带回来了一条白蛇,不过当晚却惨死家中。第二天村里的仙姑主动找上门,原来父亲捕的那条白蛇,竟然是修行了一千多年的蛇仙……

主角:徐明月,柳如风   更新:2022-07-16 0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明月,柳如风 的女频言情小说《蛇纹》,由网络作家“根正苗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徐明月是个怪胎,在六岁那年生了一场怪病之后,身上便开始长出暗红色的蛇纹。因为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有人点名要一条白蛇,于是父亲便拿起捕蛇工具进了山。父亲果真带回来了一条白蛇,不过当晚却惨死家中。第二天村里的仙姑主动找上门,原来父亲捕的那条白蛇,竟然是修行了一千多年的蛇仙……

《蛇纹》精彩片段

我六岁那年,家门口来了个算命的。

他指着我说,这丫头天生童女命,活不过十八岁,以后还要嫁给一条蛇当媳妇。

我奶奶听完直接拿着棍子把人打了出去。

结果那算命的刚离开,我就发了高烧,整个人烧的直说胡话。

当时家里人抱着我又去医院又用各种土法子退烧都没有用,后来找了个跳大神的仙姑折腾了半天,我烧退了,但与此同时也得了一种怪病。

我脖子以下的皮肤上长出一道道暗红色的纹路,像一条条小蛇钻进了皮肤里,将肌肤撑的爆裂了一样。

然后每逢下雨天,这些暗红色纹路就像活过来一样,在我皮肤上肆意乱窜,疯涨到我全身,痛痒难忍。

久而久之村里人就开始传我是被我爹连累了。

要不是他打蛇吃蛇,他也不会遭到报应,生了个蛇女当闺女。

我爹之前一直靠进山打蛇谋生,活的抓走拿去卖钱,死的剖出蛇胆入药。

直到我发了这种怪病,他才不再进山。

可惜事情并没有随着我爹金盆洗手而平静,又在一个下雨天,我疼的在炕上翻滚哭喊。

我爹纠结一阵后,还是把那套打蛇的家伙事拿了出来。

我娘说有人出大价要一条头顶白包的大蛇,只要我爹抓到那条蛇,就有钱带我去城里最好的医院看病了。

我记得那天,雨水是黄色的,还带了一股子腥臭味。

我爹凭借多年打蛇的经验,当晚就带回来一条血迹斑斑的大白蛇。

他高兴的说明天给雇主送去换钱,却没想到这一遭成了我们全家的灾难。

早晨天刚亮,我娘感觉到身边的人不断的在被子里蠕动,结果掀开被子,扑鼻而来一股浓重的蛇腥味以及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尸体的皮就像蛇蜕皮一样被整张脱了下去,空荡荡的腹部又钻出来数条小蛇,里面内脏早就被咬碎分食了。

我爹惨死的时候,我才八岁,啥也不懂,只看到好像有一条大白蛇缠在了我爹的身上,可是大家好像都没看见。

我害怕地躲在我奶身后没敢说,之后几天我便一直食欲不振,什么东西也吃不进去。

直到我爹头七那天。

我看着遗像前的贡品直吞口水,贡品都是生的,可对我来说有种说不上来的香。

尤其是那碗鸡血和拔了毛的生鸡。

我趁着我娘和奶奶不注意,咬下一块生鸡肉,喝了鸡血,心满意足地躲在桌子底下睡着了。

梦里我梦到了那条缠住我爹的绿眼睛大白蛇。

它直勾勾盯着我,然后向我游过来,钻进了我衣领里。

我吓的哭喊尖叫,想要把大白蛇扯出来,它却滑溜溜的让我怎么抓也抓不住,直到我娘的骂声把我叫醒。

我娘看了看我脸上残留的鸡血,大声骂着:“你这死丫头怎么把桌子上供的东西都给吃了!鸡是生的也治不住你这张馋嘴!”

我娘骂到一半时候突然停下来了。

她伸手撕开我的衣领,在看到我脖子和胸前的东西后,一下跌坐在地上。

我低头看了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身上的暗红色纹路上,竟然长满了湿冷的白色鳞片,像极了我爹那晚带回来的大白蛇。

我直勾勾的盯着我娘,想说话却发不出什么声音,就连身子也软的厉害,根本无法站起来走路。

身前一片接着一片的蛇鳞,犹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我又痒又痛在地上扭曲攀爬着,想靠近我娘,让她救救我。

可是在我娘抱住我的同时,我又控制不住的用双手死死勒住她,我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像极了像一条蛇一样,并且还想要将我娘活活勒死!

就在我娘两眼翻白的时候,门被踹开了,紧接着一个穿着花马褂的中年妇女闯进了我家里。

她揪着我的后脖颈,用力一提,将我从我娘身上扯下来:“冤有头债有主!谁惹到你,你去找谁,磨一个孩子干什么!”

随着脖颈的疼痛,我的身体一下子恢复了支配权,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刘仙姑,你怎么过来了?”我娘捂着脖子认出来进屋的女人是谁。

“我再不过来,你们一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仙姑冷哼了一声,把我放下。

她是我们十里八村最出名的出马弟子,也是当年救过我的那个仙姑,人称刘半仙儿,能够让她心急火燎跑过来解决的事情,想必很棘手。

我娘也是想到了这一点,顿时变了脸色。

“刘仙姑,这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了?前段日子,你男人抓回来的那条大白蛇,是乌骨山的山神,修行了一千多年的蛇仙,只要这次历劫成功就可以位列正神了,结果渡劫时候被你男人把肉身毁了!”

“蛇这种动物最记仇,才不会管你们这一家谁无不无辜,他只想把你们一家折腾的家破人亡。”

我娘大惊失色的求救,刘仙姑神情诡异的看了我娘一眼,“不过想要救你闺女,也不是没办法,就看你敢不敢来……”

紧接着我娘就和刘仙姑走出了屋子。

再然后,我娘消失了一整晚,在我又一次发病在地上扭曲挣扎时,我娘带着一身泥泞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娘把我从地上抱起来,手里拿出一颗白色的珠子强行塞进了我的嘴里。

奇怪的是在这莫名其妙的珠子,被我吞进去后,身上蛇纹带来的痛痒突然止住了。

就连身上疯涨的鳞片,也消失了。

“娘,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怎么不见了,我好害怕!”

我娘一脸狼狈的看着我,却不发一言。

直到我奶奶处理完我爹的后事,急匆匆赶过来,我娘把我往我奶奶怀里一塞。

她对我奶奶说:“我给明月喂的这颗珠子,能保她十年顺遂,但十年后还有大劫要应,到时候你一定要带她去找刘仙姑救命。”

我娘交代完几句话后,就头也不回的从家里离开了。

她犹如人间蒸发一样,怎么也找不到,从此我也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奶奶痛骂不知道刘仙姑出了什么主意,她曾找刘仙姑问过数次我娘到底去哪里了,刘仙姑却始终不肯告知。

一晃十年已过,这些年以来我和奶奶相依为命,过得风平浪静,除了时常在梦中会梦见一条大白蛇盯着我以外,生活便没有丁点波澜。

然而这种平静的生活,却在我十八岁那年被打破了。

夜晚,我又一次梦到了那条熟悉的白蛇,可是它一反常态的向着我游了过来。

它像十年前的那一天一样,钻进了我的衣领里,只不过这一次它没有消失在我的身上,而是一圈接着一圈把我缠的牢牢的。

从上身开始缠绕上我的腰间、腿上,冰冷的触感使我感到窒息,但我却动弹不得。

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腿间黏腻一片,大腿内侧也火辣辣的疼。

屋里的那股子蛇腥味,无时无刻提醒着我童年那段恐怖的经历。

我捂着心口,却触碰到一片湿冷。

我低头一看,我身前的蛇纹竟然又一次出现了白色的蛇鳞!

我顿时惊得心神不宁,直接请假回到了老家。

“奶奶,快带我去找刘仙姑吧!这恶心的东西又在我身上出现了……”

奶奶浑浊的眼睛在看到我身上的鳞片后变得更加发暗。

奶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阵纠结后,咬牙道:“刘仙姑那劳什子半仙顶个屁用,十年前不知道给你娘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她丢下你这半大的孩子就跑了,这么多年都不肯回来看看你。

孙孙,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奶奶没有带着我去见刘仙姑,而是在当天带我去见了县里很出名的一个道长。

“我找了很多人打听,这位钱道长本事大得很,他一定有办法救你!”

说到底奶奶仍然对刘仙姑抱有怨恨,于是带着我去了钱道长的道观。

钱道长看起来四十出头,穿着一身青蓝色广袖大褂,打扮的很有仙风道骨模样,只不过他上下打量我的眼神,让我实在不舒服。

我拉了拉奶奶的衣服,低声说着:“奶奶,我们还是回去找刘仙姑吧。”

我奶奶不肯同意,直接上前双手合十求道长救命。

钱道长继续看着我,最后视线落在我身前:“身上长蛇鳞了吧。”

还没有说病症,钱道长就一语道破了,这让奶奶更加确信找对了人。

我点了点头说:“是。”

“只是长了蛇鳞?我看不止如此吧。”钱道长意味深长的说。

他伸手扯了扯我的衣领,脖子上的青紫红痕露了出来。

我顺着他指向的镜子看过去,顿时脸上一热。

这痕迹像极了……难道我昨晚并不只是做x梦,而是那条蛇真的和我那个了?

“没错,你家十年前惹到那条白蛇又来作乱了,只不过这一次它可不是只让你长满蛇鳞蜕皮而亡。”

我心脏抖了抖:“那它还想怎么样?”

钱道长眯了眯眼睛,语气危险:“它最近来找你做那档子事,是为了让你怀上蛇胎!”

我顿时一阵反胃惊恐,我一个人怎么会怀蛇胎?!

“它想用你的肚子重塑肉身,待你把蛇胎生下来的时候,就是你精血耗尽之时,到时候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奶奶听到后,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道长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孙孙,我家儿子和儿媳都被这妖蛇祸害了,我孙孙不能再出事情了啊!”

“钱道长,你有没有办法救我!”我也附和求救。

“有解决办法,但是……”钱道长话说一半停止了,继续打量我。

“但是什么?”我追问。

“需要你找一个八字硬,正气足的男人同房,在那白蛇把蛇胎种在你腹中之前,先怀上孩子,不让蛇胎有可乘之机。”

什么?!

我才十八岁,难道就要嫁人生子了吗?


听着钱道长的话,我不死心的问:“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尽快怀孕吗?”

钱道长肯定的点头。

我和奶奶离开道观后,我不甘心也不想接受钱道长这个法子,便想着要不要偷偷去找刘仙姑问一下有没有其他办法。

但奶奶似乎已经下定决心相信钱道长了。

“孙孙,奶奶这就回家找人给你说媒,尽快让你结婚。”

“可我不想这么早嫁人生子……”

“但也没有其他法子了啊,就当奶奶求你,一定要保住命活下去,咱们徐家就剩下你了,你要给徐家留个后啊……”

言至于此,我也无法在和奶奶争论。

只能认命一般和她一同回家。

奶奶找了村里说媒的张嫂,让她给我找个男人说媒。

可是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都还在外面上学或者打工,剩下的那些比我大的男人,家里一听说是我,又纷纷不敢同意。

更别说还要找八字硬、正气足的男人了!

奶奶每天愁云惨淡的叹气,终于在第四天坐不住了,她又带着我去了张嫂家。

“徐姨,真不是我不尽力给你家孙女说媒,只是人家一听说是你老徐家的丫头,都不敢娶啊。”

“我们不要彩礼,另给嫁妆还不行吗?”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谁不惜命啊,一听说你家那种情况哪还敢娶。”

奶奶火气有点上来了,“我家明月怎么说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大学生,长得也不差,怎么到你嘴里一说,我们倒贴还嫁不出去了?!”

“你和我着急没用,不过倒是有一家对你家明月有点意思……”

“哪家的?”

“村东的刘瘸子,他今早还和我打听明月来着。”

“刘瘸子?就是那个娶了两任老婆都被他打跑了,腿脚还不好的老光棍刘瘸子?”

“对,你可别嫌弃……”

张嫂的话还没有说完,奶奶便嘭的一声踢翻了身前的椅子。

“什么劳什子刘瘸子,你自己留着嫁吧!明月,我们走!”

奶奶怒气冲冲的拉着我离开了张嫂的家。

“也许这就是命吧,奶奶,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的。”我宽慰着她。

和张嫂吵了一架之后,更加没有人能娶我,就在我已经不报什么希望后,钱道长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奶奶接通后,脸色有些不好。

等她挂断电话,我问道:“奶奶,怎么了?钱道长说了什么?”

“他说时间紧促,要在七月十五之前把抓紧怀上孩子,不然……”

七月十五,那岂不是只有不到十天了?

我上哪里找男人还要在十天内怀上孩子!

奶奶纠结的看了我一眼:“道长还说,如果实在找不到能娶你的,他可以帮忙,只不过他是出家人不能娶你……”

“这是什么狗屁话?这是钱道长亲口说的?”

钱道长看着比我爹年龄还大,这让我怎么接受和他……

“明月,跟钱道长也比跟刘瘸子强,起码道长是有真本事的,以后还能护着你。”

奶奶这番话差点把我气过去,先不说让我和钱道长做那档子事,就说他一个出家人怎么还会主动提出这样的事情。

我心里止不住的开始怀疑起来,这钱道长真的可靠吗?

“奶奶,生死由命吧,让我随便找个男人过一辈子,我还不如死了。”

我赌气不再和她交谈,把自己关在家屋中,不肯开门。

约莫着到了吃饭的时间,奶奶敲响了我的门。

“明月出来吃饭吧,奶奶下午不该逼你和钱道长生孩子,不管怎么样人是铁饭是钢,你要吃饭啊。”

“明月,你在睡觉吗?你说得对,生死有命,如果蛇仙真的不肯放过你,我就跟着你一起去死,这样我们一家也好早点团圆。”

奶奶在门外的话,让我止不住的心软愧疚起来,说到底她也是担心我死掉,我怎么能把脾气往她身上发。

我垂着头从屋里出来,坐在桌子旁和奶奶道了歉,好在奶奶没有和我一般见识,还给我端了一碗汤。

只是在我喝了几口后,突然感觉眼前有些看不清东西,整个人也变得天旋地转的,体内一股燥热从内而外的折磨着我。

“明月,你别怪奶奶,我只是不能眼看着你被蛇仙折磨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